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洋游子
南洋游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5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玫瑰

葡萄酒

巴隡羅

唐吉訶德

湯瑪斯摩爾

旅游

分类: 感悟随笔

遊地中海免不了參觀葡萄園和酒廠﹐我們在西班牙的第一站就來到了巴隡羅納郊外一家叫托列斯的酒廠莊園。萍是紅酒迷﹐重點在酒窖﹐我對葡萄酒過敏﹐只能欣賞葡萄園。

  可惜初夏的葡萄樹長得不大不小﹐沒有茂密纍纍的葡萄垂藤而下﹐背景也看不見美麗的地中海﹐完全不是我期待中有丘陵起伏有陽光海岸的葡萄莊園﹐而是一片平坦得毫無生趣的葡萄「田」。比較引人注目的﹐倒是那些鶴立雞群的玫瑰。大約每兩排二十來株葡萄樹的田埂﹐頭尾就各有一株玫瑰﹐縱排的葡萄和橫列的玫瑰﹐陣勢整齊劃一﹐依舊是毫無生趣。這些玫瑰有點不修邊幅﹐不像是玩賞的花木﹐更不可能是可以賣錢的副作物。

  想必是許多好奇的遊人已經問過了﹐導遊沒等我們發問就揭了謎底﹕玫瑰是用來保護葡萄樹的。因為嬌嫩的玫瑰抵禦病蟲侵襲的能力遠不及葡萄樹﹐有什麼風吹草動﹐在田埂外守望的玫瑰會先倒下﹐植物大夫從帶病的玫瑰身上就能探清病蟲的家世﹐給園丁充份的時間挽救躲在後排的葡萄樹。牺牲了玫瑰﹐成全了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

  可憐一身帶刺的玫瑰竟也救不了自己。可憐歌德筆下嬌縱的曠野裡的紅玫瑰﹐不但沒有護花使者來救美﹐還身不由己的給那些沒有擔待的葡萄樹當了護「花」使者。詩人湯瑪斯摩爾曾經給夏日最後的玫瑰留下傳世的哀悼﹐可憐這些默默為葡萄美酒而倒下的花魂﹐可有飲者疼惜她們的奉獻﹖

  西班牙有一部十七世紀的小說名著﹐作者塞萬提斯筆下虛擬的紳士唐吉訶德﹐在騎士精神已經沒落的年代﹐幻想自己是一個弘揚正義的末代騎士﹐到處行俠仗義﹐把磨坊的風車當作巨人來決鬥﹐在無情的現實社會裡吃盡了苦頭。如今在唐吉訶德的故鄉﹐聖潔的玫瑰竟淪為人質﹐當了替死鬼﹐唐先生在書中有知﹐恐怕又要騎著他的瘦馬﹐穿上破漏的盔甲﹐拿著生鏽的長矛﹐向托列斯酒廠巨大的釀酒鍋爐挑戰決鬥了。

全文发表于北美世界日报世界副刊 2009/10/181 

==> http://worldjournal.com/bookmark/404387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1 02:16)
标签:

写信

伊媚兒

随笔

杂谈

分类: 感悟随笔

收到一封從赤道上的國家寄來的信,一封用手寫、用信封貼了郵票、走過鄉間小路、飛過大洋藍天、經由許多無名的郵遞員輾轉折騰才送到的信。好久沒見過這種「古代」人的通訊方式了,想到在遙遠的熱帶雨林,還有一位童年時的好友,依然執著於傳統的書信傳遞,感到溫暖也覺得茫然。曾幾何時,一些平凡(或許也值得保留)的事物,已經被超速奔馳的電子時代所拋棄;那個昵稱伊媚兒的小晚輩,只消幾秒鐘就能完成這封信飄洋過海、周折一個星期的旅程。

 

不管我們有沒有買票,我們已經上了這年代的特快列車,離站越來越遠,對那些被我們匆匆遺落在月台上的傳統行李和包袱,恐怕連回頭揮別的時間和空間都不存在了。

 

全文发表于北美世界日报世界副刊 2009/9/11 -->> 超速的年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修善寺

文學之鄉

伊豆半岛

川端康成

修禅寺

秋的懷念

枫叶

日本

旅游

分类: 感悟随笔

......三年前﹐曾經在京都的哲學之道被暮春漫天飛落的櫻花碎瓣所震懾﹐沒想到紅葉告別﹐也是如此絢麗動人﹐它們不在乎終點的蕭瑟﹐只一心一意的發揮過程中的燦爛﹐...

==========================================================================

去年十二月初,意外在日本伊豆半島的修善寺山間,邂逅了日本的文學之鄉,也趕上了晚秋的紅葉。

當初選擇來伊豆度假,完全沒有附庸風雅的竊思,日本是回程必經的轉機點,出發前三天還不能決定如何打發旅程剩餘的幾天,隨手翻開書架上收集的旅遊資料,發現幾張修善寺的小冊子,被縱橫的爬山步道所吸引,就匆匆訂了下來。沒料到附庸文學之鄉的風雅之餘,還遇上了晚秋紅葉動人的餘韻。

伊豆半島在東京以南,被稱為日本的文學之鄉,和近代許多文人墨客有很深的淵源,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川端康成根據他旅遊伊豆的體驗所寫成的〈伊豆的舞孃〉,這篇膾炙人口的短篇小說,成為他日後在1957年獲諾貝爾獎的作品之一。如今開往伊豆半島的列車,就命名為踴子(舞孃)號。修善寺是伊豆中部的一個山城,乘踴子號特急列車約兩小時車程。城外的桂川小河兩岸,是古雅的溫泉街,和式溫泉旅館沿著川邊的石板路羅列,河邊的千年古剎修禪寺是溫泉街的中心,相傳一千一百多年前,高僧弘法大師在修禪寺前,以法器獨鈷戟砸破溪石引出溫泉,為路過的孝子治癒了老父的病,從此修善寺的「獨鈷之湯」聲名遠播,成為東瀛名湯。

修善寺是伊豆文學之鄉的一部分,歷代文人在這方圓兩三里的溫泉鄉,留下了深厚的足跡。晚秋時節,走在溪畔古樸的石板路上,或在林間婉轉的步道邊,一轉彎,也許就是一處文學史蹟的驚喜,一抬頭,也許就有一簇紅葉的驚豔。山上有一條「文學與花之步道」,兩側林立的句碑,刻錄了名人的俳句詩文以及他們和修善寺結緣的典故。

近代文學史上享有很高地位的夏目漱石,在修善寺的史蹟最多,自然公園的楓林裡有漱石詩碑,山上虹之鄉公園裡的漱石庵,是夏目養病寫作的菊屋旅館舊址,後來改為夏目漱石紀念館,裡面保存了他部分的手稿。

川端康成的事蹟也是坊間所樂道的,伊豆舞孃故事的男主角,就從這裡展開他和少女舞孃青澀的初戀旅程,川端經常入住面對桂川的菊屋旅館,館內保留了他的房間和文物。川端的知交島木健作,在修善寺養病時,從溪邊的紅蛙得到啟示而完成了他的遺作〈赤蛙〉,鎮上的人在他心愛的竹林附近建了一個小小的赤蛙公園,立碑紀念這位英年早逝的左翼作家。

名劇作家岡本綺堂在二十世紀初年流連於修善寺,創作了歷史名劇《修禪寺物語》,說的是鐮倉幕府時代發生在這裡的悲劇故事,桂川兩岸到處都是當年的史蹟和紀念岡本的碑文。

有一百三十多年歷史的新井旅館,是登錄在案的國家有形文化財,鎮館之寶天平大浴堂,是昭和初年(八十多年前)用台灣衫木大圓柱打造的,吸引了許多文人和藝術家,傳統畫巨匠橫山大觀經常在新井舉行文人雅集,館內有橫山的山水珍品和文獻展覽室。

由於不能完全掌握日文的含義,對文學之鄉的雅趣,只能領略其大意,所幸桂川兩岸紅葉辭行的風韻,是完全不需要語文詮釋的。

行前並沒有對十二月還可能殘留在伊豆的紅葉抱多大的希望,路上從踴子號車窗望出去,也只見山邊隱約忽現的一兩點淡黃和殘紅,想必是來晚了。到了修善寺,才發現風韻猶存的晚秋帶著紅葉,躲在桂川的溪畔鄉間,兌現了留守到十二月上旬的承諾。

到山裡的第一天大雨傾盆,把古鎮山溪洗滌得分外清麗,第二天豔陽高照,晚秋呈現了它落幕前最亮麗的風采,第三天秋風凜冽,明顯敲起了季節的晚鐘,大自然彷彿刻意把整個多變的秋季濃縮在三天裡,給遲到的遊人道別。

下榻的新井旅館,是一個完美的秋的世界﹕迴廊轉折,隨處有紅葉的驚喜,古意盎然的內庭,框不住滿滿的楓紅藍天和盈盈的秋水倒影。面向桂川的和室,窗外是一幅秋的彩畫,隱約可見名聞遐爾的竹林小徑,紅葉撥開濃密的翠竹,垂探桂川的動靜,聆聽流水和溪石的對話,畫裡的桂橋上,有三兩遊人靠在大紅欄杆上賞楓,背景是河岸店家的嬝嬝炊煙,從後院的楓樹間滲透。這時在窗前的榻榻米上讀《伊豆的舞孃》,可以完全融入作者營造的清純境界裡。

清晨從窗格子望出去,一群群的楓葉像放學的孩子們,不曉得什麼時候離開了枝椏,和晨風在陽光裡追逐,一陣嬉戲飄蕩之後,或停在早已覆滿層層秋葉的地上,或落在緩緩的溪流中繼續趕路,或貼伏在糊白紙的窗格子上不肯離去,或捲上藍天,消失在刺眼的陽光裡。

在山間的步道上,風是紅葉的牧者,趕著一山該回家的殷紅與金黃,時而凌厲催促,呼嘯而過,時而溫和放任,一蕩一蕩落在秋葉砌成的紅毯步道上。十二月的林子裡,不見成群的遊人,只有樹梢濤聲的澎湃,和腳下踏著碎葉的清脆,時而還有山坡上落葉翻滾的私語。

落在水上的紅葉,又是另外一番風情。這裡的楓葉纖細小巧,每片只有兩三個手指的寬度,飄落時還保留著八成的秀色,灑在水面上,片片像平貼在明鏡上的珍藏。新井旅館的迴廊院落中有個楓樹圍繞的池子,一夜秋風後,滿池的繽紛,在微風拂過池面時輕輕蕩漾,背景是深藍的晴空倒影,交錯的一池秋色,分不出是水上的落葉,還是樹上紅楓的倒影。

三年前,曾經在京都的哲學之道被暮春漫天飛落的櫻花碎瓣所震懾,沒想到紅葉告別,也是如此絢麗動人,它們不在乎終點的蕭瑟,只一心一意發揮過程中的燦爛,不是淒美,不是低迴,是坦然的欣喜,是美到最後一刻的愉悅。鋪陳著一幅瑰麗的浮世繪來謝幕的晚秋,似乎在提醒人們,萬物四時是永恆的輪迴,自然界說再見從未食言,明年登場的,又將是一輪全新的春花秋葉。

有一首很老的歌,淡淡地傾訴秋的懷念﹕「秋靜靜地徘徊,靜靜地徘徊……/她永遠懷念、懷念著代代慈祥的草原/她永遠懷念、懷念著年年可戀的村間……。」今年秋的徘徊和秋的懷念,全寫在修善寺的楓葉上,在林間、在地上、在水面、在風中,在馨逸的文學氣韻裡。

 

(南洋游子)

 全文发表于北美世界日报世界副刊2009-08-29 -->> 文學之鄉巧遇晚秋紅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8 00:50)
标签:

山寨

拉斯维加斯

赌城

摄影

随笔

信手摄来

旅游

杂谈

分类: 信手摄来

最近大家对山寨指指点点,炒得沸沸扬扬,其实全球最华丽最名副其实的山寨是美国内华达沙漠里的赌城拉斯维加斯。它盘踞在荒漠里,过往客商少有不曾留下买路钱的,是名符其实的古代山寨。它现代山寨的身份就更亮丽了,除了万里长城之外,实景比例的寨名胜比比皆是,从巴黎铁塔可以望得见埃及的金字塔,从古罗马的喷泉徒步到威尼斯的广场只要十分钟。至于这些财源滚滚的高档拷贝有没有取得历代原创苦主的授权,那就不得而知了。

- 南洋游子摄于赌城拉斯维加斯/20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8 00:43)
标签:

随笔

摄影

信手摄来

翡冷翠

意大利

旅游

分类: 信手摄来

城市人冒着蜿蜒山路的折腾来看乡野小村,羡慕村家朴实的红瓦土墙,延绵的丘陵,和看不厌的绿野。可是这宁静的画面里,也隐藏了另外一度空间,那几支看似无辜的天线,悄悄的把十万八千里外的世界带了进来,红瓦下,也许有人正在憧憬着电视里熙攘的罗马城。两个世界,永远无解的「围城」迷思:城外的人要进来,城里的人要出去。            。南洋游子摄于意大利翡冷翠  城外的古山村/2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熔炉

美国

洛杉矶

唐人街

旅游

分类: 信手摄来

如果说美国是一个民族大熔炉,那么洛杉矶市政府前的路标就是大熔炉的小见证,一边是日本城小东京,往前是唐人街,临近还有墨西哥裔早年筑城的老广场。尽管第一第二第三世界的人们如何激动的抱怨美国、数落美国,骂完之后还是一个个往熔炉里跳,明的暗的往炉里挤。其实这五味杂陈的炉里乾坤与火候的冷暖,即便是在炉内搅拌过的人,恐怕也难说得準。

。南洋游子

摄于 洛杉矶

城中心/2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庞贝古城

随笔

野花

信手摄来

旅游

杂谈

分类: 信手摄来

野花不知人世的沧桑,兴高采烈的在千年残延上攀爬斗妍。没有记忆的包袱也许是一种幸福,她们灿烂的笑颜里不沾一点历史的尘埃,不见两千年前火山埋城的大灾难,无视于多少帝国东征西讨的流离,也容不下废池乔木尤厌言兵的无奈南洋游子摄于意大利 庞贝古城/2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故乡

故国

国歌

马赛曲

杂谈

分类: 故乡话题

有些感触,会随着时间愈存愈浓,重写旧作,发表于北美世界日报09年3月29日的世界副刊

(南洋游子):

          . . . 多少年來走過何止八千里路的雲和月,認真的唱過何止五六首不同

                的國歌,如今白了少年頭,卻對故鄉故國的界定和認同越來越模糊. . .

 

女兒回來小住幾天, 說是探望我這病後的老爸, 其實她還更想念媽媽的炒豆腐乾.  午後沒事, 我們在電視機前上下調撥頻道,隨意停在經年累月播放好萊塢經典的電影台, 正在上映<北非諜影 >(Casablanca).女兒說這是她最喜歡的電影. 我心裡一怔, 我們兩個不同時代的人怎會同時對這另一時代的黑白片刮目相看?

女兒說她喜歡<北非諜影 >裡令人心碎的浪漫, 喜歡那種現實裡找不到的愛的付出. 她問平時不喜歡愛情故事的老爸, 為何對一部四十年代的舊片情有獨鍾? 倒讓我一時不曉得從何說起.

電影給人的觀感, 因品類繁多而很難比較, 根本說不上最喜歡哪一部, 我對<北非諜影>印象深刻,是因為其中和愛情故事無關的一個小片段. 我很少會為電影情節落淚,可是多年前當我第一次看完這兩三分鐘的片段時,還真是熱淚盈眶.

故事說的是二戰期間, 歐洲已淪亡在德軍下, 非洲北端的卡薩布蘭卡是一個法屬的邊緣城市,龍蛇混雜,酒店裡聚集了歐洲的三教九流. 一天晚上,有幾個德國軍官一面喝酒,一面彈鋼琴唱軍歌,流亡的捷克地下組織成員維多剛從巴黎逃出來,見德軍囂張,就帶領其他酒客唱馬賽曲(法國國歌)打對台,聚唱的人越來越多,有酒保,有舞孃,有賭徒,有走私者,有失意的商人,也有流亡的志士,大家越唱越洪亮,越唱越激昂,雄壯寬厚的歌聲漸漸的把德軍軍歌淹沒了.

一群亡國的陌生人,來自不同的國度,不同的階層,也從來不曾交集過,卻能在一瞬間,把他們心中的失意和希望,借別人的國歌宣泄出來.在那短暫的時空裡,馬塞曲是這群異鄉人共同的支柱,像故國故土那樣可以攀附,那樣值得驕傲.

 大部份的觀眾應該不會太在意這無關大局的小片段,可是它卻像閃電似的震撼了我心中一個偏僻的角落,一個留給所謂故鄉的角落. 多少年來走過何止八千里路的雲和月,認真的唱過何止五六首不同的國歌,如今白了少年頭,卻對故鄉故國的界定和認同越來越模糊,我的馬塞曲越來越無法定調,<北非諜影 >這悲壯的片段,讓我羨慕那群異鄉人瞬間的充實.

也許等她再經歷多一些風霜,女兒才會了解老爸莫名其妙的感動;也許我只能把這份無關大局的感悟,永遠留在心中那靜僻空白的一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6 13:59)
标签:

秋天

俄勒岗州

北美

摄影

旅游

分类: 信手摄来

北美的秋色,数枫叶国加拿大和美国东北新英格兰最为绚烂。太平洋岸的俄勒岗州并不以秋景闻名。感谢老朋友的顺风车,得以在俄勒岗的乡间走了一趟,意外的发现那里的秋意点到为止,有一股清淡的美。原来秋天不一定要浓妆艳抹,略施脂粉的俄勒岗也一样迷人。(南洋游子)

 

 

 

 

 

 

 

 

 

 

---河畔准备下岗的野菊

 

 

 

 

 

 

 

 

 

 

 银白的秋色来自芦苇-芒草的家族

 

 

 

 

 

 

 

 

 

 

 

 

枫树簇拥的廊桥

 

 

 

 

 

 

 

 

 

 

 

 

秋收农忙过后,

风吹草低见牛羊

 

 

 

 

 

 

 

 

 

 

 

 

 

它们可能是蒲公英的兄弟,白球花籽早已随秋风流浪播种去了,留下枝丫守着晚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31 01:44)
标签:

学画

随笔

未了愿

锺正山

杂谈

分类: 感悟随笔

    意外的收到快递邮件送来一个小包裹,是波士顿的老同学送來的生日禮物﹐看似一本書﹐不過比普通的書本稍大﹐裝訂精美﹐上面印了一款凸起來的簽名﹐是畫家梵谷的手跡。翻看內頁﹐全是白紙﹐才知道是畫本。撫著沉甸甸的畫本﹐頓時感慨萬千﹐遠方的朋友想必是要我重拾未了的畫願吧﹗

    印象中和畫畫有關最早的記憶是在小學三年級時﹐爸爸借回一本武俠小說﹐封面上有彩畫﹐我看了愛不釋手。其實我完全沒在意那本“七劍十三俠”裡的武俠世界﹐吸引我的是封面的彩畫。那時我們生活在英屬殖民地的窮鄉僻壤﹐小學課本中﹐除了英國旗那一頁有彩色之外﹐其他全是一片黑白﹐因此我對任何有彩色的圖片都特別感興趣。爸爸看我著迷﹐逗我說如果把武俠畫出來﹐就賞我一毛錢買糖。我花了一個下午﹐用鉛筆和粗鈍的蠟筆﹐把那幾個劍俠臨摹在一張平時不捨得用的白紙上。那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認真的作畫﹐而且還賣了一毛錢。

    小學畢業後﹐轉到城裡唸初中﹐教美術的鍾老師是一位剛從美專畢業的年輕畫家﹐初二那年﹐他帶領學生組織課外的美術研究會。我还畏畏缩缩不晓得有没有资格参加,钟老师已经点名指定我入会,我很幸運地得到了钟老师的启蒙﹐高中時還糊裡糊塗的當了一任美術研究會的會長。我们这一群少年画友,课后聚在一起尝试各种绘画媒介和技巧,经常似懂非懂听老师论画,週末随老师骑脚踏车到野外写生﹐還大膽辦過幾次集體畫展。我們第一次參加校外比賽﹐就囊括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獎項﹐從此重理輕文的校長就不再干涉我們旁門左道的活動了。

    那是少年岁月裡和畫畫結緣的一段美好時光。有近十位畫友畢業後進入了美術專科學校﹐圓了他們的畫願。可是這個機會兩次和我擦身而過。初中畢業時已經有兩位同學毅然投考五年制的美專﹐我曾心動過﹐卻被家裡攔住了﹐理由是窮人家子弟不該走這種不能掙錢的門道。高中畢業後也沒走成﹐上高一那年﹐我因為數理成績不錯﹐校長強制分發我上理科班﹐畢業後問誰都說不能浪費了數理的根底﹐一定要唸工程去﹐就這樣我又被“勸退”了﹐和繪畫漸行漸遠。

    有一年回老家渡假﹐遇上了當年的畫友們﹐有的是職業畫家﹐有的從事攝影﹐還有幾個是廣告公司的大老板﹐我很佩服他們當年甘冒掙不到飯吃的風險﹐選擇了自己的道路﹐一條當時誰也看不清楚的岔道。我們大夥相約到鐘老師的畫室敘舊﹐品茶論畫﹐大家興致勃勃﹐攤開宣紙集體揮毫。我自嘲說武功已廢﹐被電腦挑了筋﹐除了紙上談兵論畫﹐已經不能出手了。時光倒流的畫會﹐從傍晚一直持續到深夜﹐離開畫室時﹐已是曉風殘月時分﹐手裡拿著老師和師弟們合作送給我的畫卷﹐黯然神傷。

    今天收到波士顿舊友送來的畫本﹐勾起了許多畫事回憶。人生這單行道﹐往往在你選擇了方向之後才出現遲來的標誌。不過誰也不知道那條沒跨過去的岔路﹐有沒有更明媚的風光。

(本文發表於2008年9月22日 北美世界日報世界副刊﹐不含圖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