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岩
南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146
  • 关注人气:4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南岩不南

◆南岩,男,生于19859月,江西临川人。客居广州、韶关。主编《大西北诗刊》。

◆诗观:用犀利的语言穿越人们的身躯。

◆邮箱:nanyan19850925@126.com

QQA317849510(已满

QQB:747435725

诗集:断裂层 《空心人》

《大西北诗刊》

广东法正司法鉴定所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 边界

比如,蹲在墙拐角的鼠洞边

我离洞中鼠的幸福生活只有三尺。

猜想洞中是只受孕之鼠

蹲在它的门前,像尊雄性的石狮,不动声色——

我能承受的爱的距离不足一米。

整个秋天,手掌里紧攥着一些硬硬的花生壳

蹲在墙的拐角

我认真地剥着花生

把花生饱的粒一一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我这样反复重复着这种单调而痛苦的动作

衣兜是个洞穴。

狭窄的洞穴啊

秋夜,瘦月的清辉下我拐进自己的长影子。

而某一天的黎明,我隐隐听到兜里有婴儿的啼哭声

我楞楞地站了起来,在小屋里来回踱着步子

双手插兜

双手在半尺远的暗处将自己的手指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写圆月亮
                             
——以安安的名义
文/南岩

这双粗糙的手,早已失去性感的词
剩下光光的前额还保持温暖
想去碰一碰月圆的日子
你嗷嗷待哭的日子,洁白如丝
时间的表面无法触摸,空间也许
一样,同在三十八万公里之外的
某个经纬线上打磨铁锈,以百越之光
写圆月亮,告知经过的人们
一一向你尽礼,涂上白莲上的水
在八月十五的数字里呼吸
让阿波罗为你照耀
狄安娜为你洒落粒粒白光


此刻,我面无表情,更无泪水
有的是:写圆月亮,好人终归还是多的
祖辈能给的都已给与,唯有自己
输给了放梦的乡音
弄丢了大大的门牙
AnAn,活着已是最大的幸福,何况
还有一堆黄土牵连的情
时间不对不要紧,空间不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4 15:29)


(从左至右:李傻傻、黄运丰、阿斐、万小刀、南岩,拍摄于2011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南岩

 

  “未知生,焉知死。”孔子的话犹如雨后春雷,总在耳旁阵响不停,敲打着我慌张的内心。是的,活着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活着,又怎么会知道死呢?所以人生最大的价值在于先活着,为信念而活,为了抵达内心最后一块空地,安置人类的灵魂而活。
  写诗的人,总以为自己的生命与世界格格不入,总认为暖昧的世界在刺伤圣洁的灵魂,总以为荒谬的是世界,与自己毫无相干。我能例外吗?信念是我们唯一的支撑,可最后信念成了诗人自杀的根据和目的,虚无成为这个时代仅有的标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惊闻诗人竹露滴清响,也就是李晓旭,因病逝世的消息,甚是心痛。虽已好久没去关注诗坛,但李晓旭这个诗人却是神交已久,拿出好多年前对其诗作的读感缅怀。——南岩

竹露滴清响的作品——南岩点评(诗选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水中的水姑娘A

         ——写给YT

 

文/南岩

 

 

双鱼座的姑娘站在天秤两端

捧着红丝线裹不住的水

占据血管的水,从裸露的乳房深入

喉结,清洗五脏六腑,黑色

漫过你雪白的脚趾,手无缚鸡之力的我

停顿在时间的上一秒,找不出

一个词语的声音,靠近呼吸,也听不到

一次叫喊,写一写阳光

照进一座木房子,面朝深绿的湖水

安静,紧拥深吻,彼此进入

各自的身体,打探前生今世,也许

耳朵没有甜言蜜语,也许

嘴巴扯不出幸福快乐,但飞鸟会来

驮着月亮,还有那高山流水间无比信仰的

族人,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而来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大西北诗刊》的朋友们,诗是彼此之心向往之。

《大西北诗刊》总第11期目录

卷首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超越时空的生命价值

 

文/南岩

 

以上帝名义扛一把菜刀

让世界切成两块,一块时间,一块空间

时间是一切交易的货币,每个人成年后

时间进行着生死买卖

时间支付着衣食住行

时间可以任意转移,但绝不消失

人们活在每分每秒的死亡里,都可

清晰地倒数死的日期,那空间

就一无所用

价值分崩离析,这时你可以想象

神的寂寞,可以

把身体掏空,脑袋掏空

过最简单的生活,学雷锋做好事

照顾亲人,善待

每一个从你生命经过的人

做回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80后,其实作为早出道的一批人,如果真有思想的和写作抱负的,早已挣脱这种所谓的年代束缚,而走向了一种真正写作意义,只有媒体和所谓的“公众”在起哄罢了。写作永远都靠作品说话,就算现时代所谓的曝光率,不过是文学史上的尘埃,迟早被清扫,只是时间的齿痕滞后一点而已。问候威廉和德南。

代际视野下的“80后”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写作在我看来永远是属于个人,不管评论家批评家如何进行他们视角的剖析,最终都还是回归作品,回归社会,回归人性。这就是文字最大的魅力,也是文学史不可动摇的航标。不管先锋也好,还是复古,最重要的是对汉语写作领域的拓展,这才是最重要的。仅仅南岩个人之见。

80后作家,代际视野下的牺牲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