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公民

文化

教育

时评

分类: 评论杂谈

2018年10月某天在某群与15人对话录要

李乙隆

相对而言,粗略而分,网络平台聊天群主要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顺民群,一类是公民群。前者包括左粉、mao粉、拳民、五毛、“正能量”、“岁月静好”等,后者包括反传统文化的比较极端的自you民zhu派,以及不反优质传统文化的比较包容的pu世价值观者。李某当然属于后者的后者。

顺民与公民争论时,顺民常常理屈词穷,但顺民往往同仇敌忾。

也许顺民的智力等各方面比较弱,喜欢躲在群体里面借助群体力量,所以缺乏独立精神。他们热爱自己所在的共同体,即使在共同体中处于被压制被剥夺的地位,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由他们的思想水平决定,他们“集体主义”却不可能也不愿意为共同体多做贡献。他们膜拜共同体中的权力,如果让他们掌握一定的权力,只要权力不受制约,他们中的多数人也会以权谋私。

公民与公民之间,却常有争论。

当然还有一类人,既不愿做顺民也不争做公民,他们喜欢“搭顺风车”。他们不在李某讨论之列。

李某属于比较包容的pu世价值观者,应该不会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爱故土到爱祖国,从爱吾师到爱真理

李乙隆

本文多次用到“如果”,写此文属于假设推理。假设推理是根据非现实情境抽象出其实质成分并得出逻辑结论的思维过程。请喜欢举报的人细看,不要认为李某此文抨击现实而举报。谢谢!

李某家乡本来山秀水绿,有一条名叫赤米溪的河碧波荡漾,家乡出水口处,“两岸青山相对出”,怪石嶙峋,形成一道瀑布。

听家乡老辈人说,每年某个时候,总有大量的鱼逆流而上,到了瀑布下,腾身而起,跳到瀑布之上的河流中,死伤不计其数,因此,家乡出水口处名叫“鱼跳”。后来下游建了水库,大坝断了鱼路,上游建了水库通过水管把水引到电站发电,绕过了赤米溪,于是“鱼跳瀑布”名存实亡。

李某自小喜欢琢磨,小时候听到“鱼跳”之说就琢磨开来。后来总算弄明白,那些鱼是回到出生地产卵,产卵后它们就死了。鱼跳上瀑布后再游一会,就到了一个较宽较深、水流较缓的地方,它们就在这里产卵。这里适合它们的小鱼生长。小鱼稍大之后就顺流而下进入大海,到了产卵期,就回来产卵。不管路途多远多难,它们都要回来。有相当多的鱼死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9 11:42)
标签:

李乙隆

小品文

分类: 微型小说

小Q

李乙隆

某岛小Q的身世十分可怜。

走肖爷49岁生日时,老Q赶来庆贺被门卫拦住,忙自称是走肖爷本家,走肖爷赏了他一巴掌骂道:“你也配姓走肖么?”

走肖爷用力过猛,再加上老Q饿得发昏,竟被一巴掌打得滚下台阶,死了。

小Q抱着父亲的尸体哭泣,走肖爷动了恻隐,叫来负责饲狗的仆人吩咐道:“把小Q带去狗房吃狗槽里狗吃剩的饲料,以后就让他与狗睡在一起,就当是多养一条狗吧!”仆人们都夸走肖爷慈悲。

小Q就这样吃着狗吃剩的饲料长大了。

走肖爷妻妾上百,有时她们房里有搬重物之类的粗活,婢女干不来。走肖爷不喜欢男人进妻妾房间。小Q说自己愿阉割为太监,为走肖爷妻妾干粗活,以报答走肖爷养育之恩,走肖爷恩准了。

走肖爷70岁生日,满岛欢庆,说是岛的生日。李某说,这是走肖爷的生日,不是岛的生日。

小Q听见了,愤怒地扑了过来,打了李某两记耳光,骂李某不仁不义不忠不孝。

李某问:李某何以不仁不义不忠不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4 13:36)
标签:

申诉

博主

分类: 其他文稿

新浪博客负责人:

您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号按:一所高中举办“热爱祖国”的主题演讲。有一位女同学的演讲,其清醒认识超过我们大部分成年人,震撼了好多人的心。如果中国下一代多有这样的认识,那中国的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能看到此文在朋友圈不断刷屏,是好事,但在网上看到此文大量的来自成年人的跟评,却感到可悲。简言之,那些人嗅到了此文的PU世价值味,就要呕吐的。截至2018年9月19日,本号在网上所搜到的本文的跟评,支持数远低于反对数,有些网站,所有跟评全是反对、漫骂、讥讽。成年人漫骂一位少女,有些言语十分不堪。

本号对此演讲稿持赞赏态度。但本号发现演讲稿中有些段子,早就在微博或朋友圈看过。如果是引用,请注明。本号一贯倡导“尊重原创,诚实写作”。

下面是演讲稿全文,并附有一篇评论的摘要,本号略有改动。

版权说明:除“本号按”外,图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向原创者致谢!

本号按:“上等人”从娃娃抓起。中国人民大学文学硕士、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电视评论员、专栏作家、教授项某某把自家孩子们叫来一起看新闻联播,还教育孩子们说上等人都看新闻联播,不看新闻联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也说说成吉思汗与忽必烈

李乙隆

年轻时李某对我们这个社会怀有美好愿望,也把文坛看得比较神圣,被一位文坛前辈拉进了某省作家协会。随着对这个社会了解的加深,便有了批判精神,也便发现,这个社会的所谓文坛,有独立精神的作家甚少,大多附媚权贵,高举紧跟,李某便不再把所谓文坛当一回事了。入会以来,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收到一张报纸,李某偶尔也会瞟一眼,看看某D对作家又有什么旨意,这也有助于李某更准确地评论时政,预测时局,就像看着随风摇晃的墙头草便知道风向一样。

不久前收到的会报,头版头条照例是D组扩大会专题传达学习贯彻某D某位领导的讲话精神。这种领导上至最da,下至副bu。反正都是“官大手表准”之类的官话、套话、废话、谎话。

此期报纸倒有两篇文章吸引李某一读。一篇是游览元朝上都遗址,在遗址上发思古之幽情,这类俗套李某理解。此文主要还是通过解读英国诗人柯勒律治的著名诗篇《忽必烈汗》,大肆赞美元朝上都的宏伟壮丽、金碧辉煌。全文看不到一丁点“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人文情怀。另一篇则纵情讴歌成吉思汗的文治武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全球第二的电信运营商三件小事

李乙隆

有人说,某国各大网站几乎找不到某国Y动的负面新闻,是因为几乎没有一家门户网站不做无线业务,而无线业务的生杀大权就在某国Y动的手里。

某国Y动,是全球第二、某国第一的电信运营商。

李某在另一篇文章中说过,不管是通过自由竞争逐渐取得垄断地位的民营企业还是依靠政策保护的国营垄断企业,垄断对用户而言,肯定不是好事。传统的说法总是用户是上帝,但在李某看来,处于垄断地位的企业,才是上帝呀。任何一个用户个体对他们而言,都无足轻重,而用户却需要这些企业的产品或服务。他们要搞残一个用户,就像揉死一只蚂蚁。忠言难免逆耳,苦口才能治病。希望处于垄断或接近垄断的各大集团中的人士,认真看完李某此文,不要心浮气躁,一目十行,以为李某在说你们坏话,给李某小鞋穿。请用心体察李某的良苦用心!

在某国活到一定岁数的人,从计划经济时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没有一个普通百姓没有受过国营企业的气。就在二十多年前,报装电话得交初装费两千元,交费后得耐心等待,如果你急着用,便得托人情。那时候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议检查员扔烟头诬陷环卫工

李乙隆

卫生检查员扔烟头诬陷环卫工的事已过去一些日子。这一事件与问题疫苗在同一时间段出现,太过“微不足道”了。

关于问题疫苗的评论虽铺天盖地,但不久又会被更加可怕或者更加刺激的事件盖过而销声。李某在疫苗事件中没有独到的见解,便只能分享别人文章至各群,不说什么。

烟头事件虽也有人评论,却总没有击中要害,李某便不得不说几句了。

其实,这与“栽赃执法”、“钓鱼执法”、“借鸡生蛋”是一样的,执法是假,罚款创收是真。众所周知,罚款不开收据则直接进入自己腰包,开收据则可完成上级下达的指标,还可拿提成。

在某个等级森严的guo里,卫生检查员应该是有编制的,如果不是公务员,便是事业编制吧,可能还顶着环卫工的头衔。真正的环卫工,也就是扫大街的那些人,往往是临时工、农民工,工资很低。在一部电影中,警察段奕宏对协警邓超说:“你为什么不考公务员?我们一样出生入死,你们协警的工资,是我的五分之一。”写到这里李某不禁想起,好多年前有个数据,在某guo,吃“皇粮”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官场笑话

校园笑话

分类: 短笛无腔

“坐在床上看娇妻,越看越美丽”

李乙隆

本来我是不打算当主播的,因为普通话讲不好!讲不好普通话,会常常闹笑话。不信吗?下面我就讲两个有关的小故事吧。

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很拥挤,挤到什么程度呢?挤到可以把人挤成相片。我前面有个老太婆,对我说:“你别爱着我!”我说我没爱你呀!她说:“还说没有,你老爱着我,还说没有!你爱得我好辛苦!”……两个人吵了半天才弄清楚:原来,她把“挨挨挤挤”的“挨”,说成“爱”了!

有些当官的,就因为普通话说得不好,丢了官。某副市长带着大领导坐着轮船在海上围着郊区视察。副市长诗兴大发,念了两句“诗”:“坐在船上看郊区,越看越美丽!”他把“郊区”念成“娇妻”。把“轮船”的“船”念成“睡床”的“床”。前后鼻音我也念不准。大领导听了肯定会想,你坐在你家的床上看你的老婆,跟我有什么关系?想拿老婆来讨好我吗?你老婆多大年纪了,我能看上眼吗?到一个乡下去视察,在吃饭之前,先吃用香蕉做成的特产“香蕉糕”。副市长对大领导说:“先吃先糟糕”。剩下两片,一片大一片小。副市长又对大领导说:“你吃大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2 11:33)

某岛

李乙隆

在有微博之前的《李乙隆快语》到有微博之后的《李乙隆微观天下》《李乙隆语录》,十多年来在各网络平台各群发表过大量段子,不少段子写到“某岛”。聪明人问:“你笔下的某岛那么坏,是T湾还是R本?”傻瓜李某斩截地说:“都不是!”聪明人又问:“那是哪里呀?”李某摸了摸脖子,说:“寓言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现将找得到的一些关于“某岛”的段子辑录成文,博你一笑!首辑题为“某岛”,今后辑录到更前的题为“旧某岛”,写新的则为“新某岛”。

某岛为洪魔所控。洪魔霸占某岛所有土地,用很高的价卖给岛民建房子,还霸占石油、天然气、水、电、电信等资源,也用很高的价卖给岛民,还向岛民收很高的税,连医药等举世公认的福利也拿来赚钱,还不断印钱来稀释岛民辛苦积蓄的一点用于救急的钱。岛民大多活得很苦,表面看上去比较宽裕的,也被房地耗去了钱财,一场大病足以变成贫民。附近有个小岛,原为某岛所辖,仅有235人。小岛有两派,各推出一个候选人,由岛民选出当家人。小岛上除了两个精神病人外,都厌恶洪魔,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个人资料
李乙隆
李乙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130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朋友欢迎您!
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这里!这里所有文字,皆为李乙隆习作。网上转帖,请说明出处,保留作者署名;报刊转载,请征得李乙隆同意。要寻找李乙隆更多文章及相关资料,请百度一下“李乙隆”。谢谢!
 
李乙隆另一个新浪博客“李乙隆的书”,则以发表书稿为主。欢迎访问。请指正!
微信
普通号:
liyilongcs 

订阅号:
liyilongzuopin
(李乙隆作品)
李乙隆百度百科
博主简介
李乙隆,原名李乙农,1966年秋末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读初中时开始在学生报刊发表诗文。至2001年已出版过四部著作,至2007年已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过小说、散文、杂文、时评、诗歌共400多篇(首)。曾在基层政府部门从事文化工作。后教了八年书,教过小学语文、中学语文和历史。离开讲台后,当过报刊编辑、记者、企业策划部经理、副总经理、网站总编、民办学校副校长等。创办并主编过多份企业报刊,为企业撰写过大量应用文。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有汕头、韶关、上海、深圳、南宁、北京、广州等。主要著作有:情感文集《不见当初的夜晚》,乡土文集《姐,回家吧》,散文随笔集《劝善》,微型小说集《雨中的背影》,中短篇小说集《破祠堂的那一夜》,歌词集《古道西风瘦马》,短文集《短笛无腔信口吹》、短信文学作品选《打开尘封的日记》,爱情诗集《短信时代的365封情书》,小品文集《志愿军战俘》,时评杂文集《只为那千年一脉的进退忧伤》、《为何我的眼睛总是满含泪水》、《李乙隆快语》,五十万字自传《世界最长的信:我的甲申年及瞻前顾后》(又名《世界最长的信:一个普通人的自传》),系列小说集《每一次遇见都是久别重逢》、《畸情》,百万字玄幻小说《万年孤独》。
链接一

菩提树下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度脱之……

祝您健康

祝所有来到这个博客的网友身体健康!

潮汕文友

链接这一个,就等于链接了所能遇到的新浪潮汕文友,真好!

人在天涯

同是天涯人,何必曾相识!

学生作文

阅读训练与作文训练有机统一!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有机统一!趣味性与目的性有机统一!上网与学习有机统一!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