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闲置物品寄玉树

地址:青海省玉树州称多县尕朵乡人民政府 

收件人:白玛旦周

电话:15809761388

邮编:815100

感谢红杏女士为我们联系了这个表达爱心的通道!

 
衣服捐给需要孩子
@李小帆v微博达人【微公益】本校需要小孩的衣服,新旧不限。请问周围有没有四到十岁孩子的旧衣服和鞋子,洗干净就可以。地址:甘孜藏族石渠县西区长沙贡马乡小学 邮编:627350 校长:达洼15884044467。如果没有合适的衣服,帮忙转一下也好。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6-03-20 07:57)

归途

 

 

盛开月光的路

让哀伤引导你

指往遗香的城池 照照

每一扇褴褛的门 暖暖

每一颗孩子的心

说三月的阳春吧

我奔她而去

身伏幽灵

穿过阴冷的巷道

脚步沉滞惊悸

我再次举杯

垂下头颅

敬畏逐渐巨大的淹没

它扑面而来

无法阻挡,

呻吟

 

 

被无限折断的翅

在空中闪动

无法驱逐的阴影 占据街道

迈步的一刻

什么也没消隐绵

久的扼杀

躺在白色与白色之间

松懈和死亡同样虚假

我们在无奈与渴求中轮回

畏惧孤独吧

走兽

被城池捕获囚禁

内心渴望更多的不公平

此刻满怀从容和悲悯

辉煌的音符啊

拯救困惑的期待吧

挖掘笔直的通道

在天色昏暗中交织幅射

 

枝叶从北方到南方支撑冬天

搬运季节和天空

它亲历土地上升的过程

残暴的垄断下

地使它陷落吗?谁

在风中欢跳,谁

把姿态做成飘尘 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我是大智慧

一、

2012年夏,在前门一处静雅的会所我见到了虹妈妈虹爸爸,是他们把渐冻人这个特殊的人群带进了我的视野,虹妈妈是基督教徒,近十年来,她对渐冻人王甲的无私帮助正是她对上帝交出的优异答卷。我对她充满敬意,同时也开始关注渐冻人群。

查阅了一些资料,方知在这个世界上竟有这样一种残酷的疾病,患者经受着几近残酷的心理考验,患者冷暖苦痛全知,却逐渐失去了和告知和处理冷暖苦痛的行动能力,他们的运动神经就像被逐渐冷冻了起来,因此患者被称为渐冻人。

时隔数日,我跟随智慧和虹妈妈一起拜访了渐冻人王甲。王甲和父母一起住在西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官场小说,三记怪招

2012-10-21 06:30:00 来源: 钱江晚报(杭州) 0人参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31 09:50)
标签:

杂谈

 

   孤立事件

 

 

文的丈夫死了

她还年轻

她的孩子正上初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30 09:45)
标签:

杂谈

温暖

 

你说常想起多年前一次偶遇

十米外有个女人

休闲鞋运动裤

还素面朝天

当时正在爬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6 19:48)
故乡
 
有过青垅稻香
玫瑰花房
有过姑姑跪求不嫁的月夜
有过奶奶肃立佛龛拨亮灯捻的虔诚
 
有过秋桂洞簘
长衫西装
有过刘家大少风光的婚宴
有过爷爷回乡路上落轿避让的佳话
 
2004年
我在只言片语中拼凑着故乡
 
四面八方赶来的亲戚
我认识得不多
他们大都不姓刘
他们都是来感恩一个叫刘瑶圃的乡绅
他是我爸的父亲
 
据说他乐善好施
来看我的人都受惠于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3 10:50)
标签:

杂谈

前几天,读到韩东一组诗,觉得极好,就推荐到微博上,荐辞写“读到韩东一首诗”云云,立刻有人来提醒,不是一首是五首,我狡辩说在同一情境中写的五首小诗,我当一首长诗读,且以为当长诗读则更好。就牵扯出诗题这件头痛的事,不妨强拉苏轼来说事。

苏诗多无题,有些题是后人加的,不少诗干脆以地名为题,除游诗外,苏诗多有“和、次韵、赠、别、谢、答”之作,出自友人之间的诗来诗往,可见宋人风雅。咱们现在友人之间,用手机发个黄段子算是问候了,人家宋人,兄弟相见,心生感慨,就书案铺宣悬肘运笔写诗代言。弟弟写:家居闲暇厌长日,欲看年华上菜茎。哥哥就次韵一下:欲看年华自有处,鬓间秋色两三茎。也难怪苏东坡瞧不起来犯辽人,诗里都透着蔑视,“何足争强弱,吾民尽玉颜。”世人道梦回大唐,若说大唐是块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23: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视剧《甄嬛传》收视火暴,引起一阵喧哗,高雅人士很不屑,感叹世风大衰,一个男人和一群女子互耍流氓而已,有这么好看吗?

我跟着老母亲看了几集,看着看着就看进去了,好看,真的好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5 18:54)

                                                  
   

诗词小翻最有趣,专读则苦。

先读到一位苦主:陈与义。查了一下,此人很会当官,位至副总理。

位高权重思虑多,别人呼呼大睡,他却披衣出门到河堤上散步,“人间睡声起,幽子方独步。”“倚杖看白云,亭亭水中度”。他走来走去,走累了就站着发呆,走走停停,看水中云朵度来度去,他却还是睡意全无,这可真要了命了,在今天就是抑郁症,百般无奈,老爷子又想出一招:数树。就是我们常说的数羊,诗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4 12:09)
标签:

文化



雾重雨急,小区赶热闹骤然停电。凑着灰濛濛的雨色翻看诗词。

词因燕律燕乐而来,在唐朝也称诗余。因这个余,总有一个“小”字先入为主,我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

因前几日友人大赞纳兰性德,就再翻出来读,仍然读不出好,有些情断情牵的真性情,说是堪比南唐后主李煜,我觉得差得远。纳兰性德词说“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读着拙,又太细具,囚住了自己,大不如李煜“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顺手又翻了其他清朝诗余,竟找不到好词句,翻到王国维时,找到少年时就喜欢的两句:“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清词左不过一些被前两朝用烂掉的典故比喻甚或牵强来的诗词意象。王国维饱读诗书,还能出些新意,难得。

读词也要回唐朝!

一首小令就读得云开月朗。张志和的《渔歌子》:西塞山前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置顶: (2006-03-20 07:57)

归途

 

 

盛开月光的路

让哀伤引导你

指往遗香的城池 照照

每一扇褴褛的门 暖暖

每一颗孩子的心

说三月的阳春吧

我奔她而去

身伏幽灵

穿过阴冷的巷道

脚步沉滞惊悸

我再次举杯

垂下头颅

敬畏逐渐巨大的淹没

它扑面而来

无法阻挡,

呻吟

 

 

被无限折断的翅

在空中闪动

无法驱逐的阴影 占据街道

迈步的一刻

什么也没消隐绵

久的扼杀

躺在白色与白色之间

松懈和死亡同样虚假

我们在无奈与渴求中轮回

畏惧孤独吧

走兽

被城池捕获囚禁

内心渴望更多的不公平

此刻满怀从容和悲悯

辉煌的音符啊

拯救困惑的期待吧

挖掘笔直的通道

在天色昏暗中交织幅射

 

枝叶从北方到南方支撑冬天

搬运季节和天空

它亲历土地上升的过程

残暴的垄断下

地使它陷落吗?谁

在风中欢跳,谁

把姿态做成飘尘 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我是大智慧

一、

2012年夏,在前门一处静雅的会所我见到了虹妈妈虹爸爸,是他们把渐冻人这个特殊的人群带进了我的视野,虹妈妈是基督教徒,近十年来,她对渐冻人王甲的无私帮助正是她对上帝交出的优异答卷。我对她充满敬意,同时也开始关注渐冻人群。

查阅了一些资料,方知在这个世界上竟有这样一种残酷的疾病,患者经受着几近残酷的心理考验,患者冷暖苦痛全知,却逐渐失去了和告知和处理冷暖苦痛的行动能力,他们的运动神经就像被逐渐冷冻了起来,因此患者被称为渐冻人。

时隔数日,我跟随智慧和虹妈妈一起拜访了渐冻人王甲。王甲和父母一起住在西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官场小说,三记怪招

2012-10-21 06:30:00 来源: 钱江晚报(杭州) 0人参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31 09:50)
标签:

杂谈

 

   孤立事件

 

 

文的丈夫死了

她还年轻

她的孩子正上初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30 09:45)
标签:

杂谈

温暖

 

你说常想起多年前一次偶遇

十米外有个女人

休闲鞋运动裤

还素面朝天

当时正在爬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6 19:48)
故乡
 
有过青垅稻香
玫瑰花房
有过姑姑跪求不嫁的月夜
有过奶奶肃立佛龛拨亮灯捻的虔诚
 
有过秋桂洞簘
长衫西装
有过刘家大少风光的婚宴
有过爷爷回乡路上落轿避让的佳话
 
2004年
我在只言片语中拼凑着故乡
 
四面八方赶来的亲戚
我认识得不多
他们大都不姓刘
他们都是来感恩一个叫刘瑶圃的乡绅
他是我爸的父亲
 
据说他乐善好施
来看我的人都受惠于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3 10:50)
标签:

杂谈

前几天,读到韩东一组诗,觉得极好,就推荐到微博上,荐辞写“读到韩东一首诗”云云,立刻有人来提醒,不是一首是五首,我狡辩说在同一情境中写的五首小诗,我当一首长诗读,且以为当长诗读则更好。就牵扯出诗题这件头痛的事,不妨强拉苏轼来说事。

苏诗多无题,有些题是后人加的,不少诗干脆以地名为题,除游诗外,苏诗多有“和、次韵、赠、别、谢、答”之作,出自友人之间的诗来诗往,可见宋人风雅。咱们现在友人之间,用手机发个黄段子算是问候了,人家宋人,兄弟相见,心生感慨,就书案铺宣悬肘运笔写诗代言。弟弟写:家居闲暇厌长日,欲看年华上菜茎。哥哥就次韵一下:欲看年华自有处,鬓间秋色两三茎。也难怪苏东坡瞧不起来犯辽人,诗里都透着蔑视,“何足争强弱,吾民尽玉颜。”世人道梦回大唐,若说大唐是块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23: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视剧《甄嬛传》收视火暴,引起一阵喧哗,高雅人士很不屑,感叹世风大衰,一个男人和一群女子互耍流氓而已,有这么好看吗?

我跟着老母亲看了几集,看着看着就看进去了,好看,真的好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5 18:54)

                                                  
   

诗词小翻最有趣,专读则苦。

先读到一位苦主:陈与义。查了一下,此人很会当官,位至副总理。

位高权重思虑多,别人呼呼大睡,他却披衣出门到河堤上散步,“人间睡声起,幽子方独步。”“倚杖看白云,亭亭水中度”。他走来走去,走累了就站着发呆,走走停停,看水中云朵度来度去,他却还是睡意全无,这可真要了命了,在今天就是抑郁症,百般无奈,老爷子又想出一招:数树。就是我们常说的数羊,诗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4 12:09)
标签:

文化



雾重雨急,小区赶热闹骤然停电。凑着灰濛濛的雨色翻看诗词。

词因燕律燕乐而来,在唐朝也称诗余。因这个余,总有一个“小”字先入为主,我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

因前几日友人大赞纳兰性德,就再翻出来读,仍然读不出好,有些情断情牵的真性情,说是堪比南唐后主李煜,我觉得差得远。纳兰性德词说“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读着拙,又太细具,囚住了自己,大不如李煜“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顺手又翻了其他清朝诗余,竟找不到好词句,翻到王国维时,找到少年时就喜欢的两句:“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清词左不过一些被前两朝用烂掉的典故比喻甚或牵强来的诗词意象。王国维饱读诗书,还能出些新意,难得。

读词也要回唐朝!

一首小令就读得云开月朗。张志和的《渔歌子》:西塞山前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轻轻地说出逻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293250100pph9.html

 

《暗箱》挺暗。

不仅是写的内容,单这个小说的名字,也很暗。

手法也暗。这里暗的意思是羚羊挂角。封面签印曰“长篇官商小说”,但要读到108页官商才真正出场,能用108页做伏笔的情节不是大菜就说不过去。

慵懒或者取巧的是,小说做了个城池又随手把它埋起来—毕竟穷其大陆,如此的酒吧只是很少人能享用,不见不知的即使官员富商也是恒河沙数—大家看到的是开封市,而真的东京汴梁在其地下8米,而大梁则要再向下13米。小说中,埋了不少这样的城池。

刘云波,这个市长归来做省长的“臭老九”,老上级当文人护;省委书记用书法试;他用《潜伏》剧中吴敬中附体应付一切。

麦立先,经济学教授的西装里有丘八的气势和买办的聪明,到处挣得麦丽素的待遇;

季子川,从记者到记者,说穿了她还是个孩子,所幸的是任性和理性都难能和独到,曹子建独得八斗才,她独得八斗运。

《暗箱》让各种阅读之花都能在这个故事里肆意摇曳。

 

打开暗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2932501017msc.html 

问题是暗箱也总有被打开的时候,人们总是好奇着真相,总想要探究自己的命运是怎样被决定的,甚至要质疑这种决定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揭秘和解密永远是人的天性和偏好,也是人的乐趣和弱点(更何况很多时候还是利益相关方),暗箱里面大有文章,但是暗箱本身又是拒绝阳光和害怕阳光的,于是打开暗箱成了一件危险的事情,当然,从读者或观众角度,这也就成了富有吸引力和刺激性的一次探险。

   好像还有更大的暗箱存在?

   南嫫是我二十多年前认识的诗友,她在继续写诗的同时,身份日趋复杂,又先后成了资深媒体人和电视策划人(这足以让她成为中国问题专家),她本身的经历大概也堪称传奇,但成了这样一本精彩小说的作者还是有点出人意料(这完全又得靠另一套功夫了),好在这是传奇的时代,我们要有心理准备。我期待能尽快看到《暗箱》的续集,让我心里的好些悬念能快点放下来。

 

 
一个值得欣赏的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293250100khtk.html

麦立先是一个非常值得欣赏的人物形象,也是这篇小说中刻画最成功,个性也最鲜明的人物之一。甚至我隐隐觉得,事实上季子川一直真正爱的人是麦立先,刘云波在子川的眼中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麦立先的一个影子而已,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影子也足以让美女记者在守望中消磨掉自己最美的年华而无怨无悔无所求。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单单就他能够得到孙菲和季子川这两大美女的青睐?他又是凭借的什么在这个变幻莫测的时代中既可以如鱼得水地弄潮浪尖(用季子川的原话就是“什么时髦都赶上了”),又能够在心中始终保存着年轻时最纯粹的那点东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