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风窗
南风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5,147
  • 关注人气:9,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连获殊荣

《南风窗》近期连续获多项殊荣:

获中国期刊协会评选为:“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称号,

陈中社长获中国期刊协会评为:“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人”称号。

《南风窗》官方网站“南风窗在线”获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联合评选为“2009全国出版业网站十五强”称号

获中国传媒大会2009年会颁发“金长城传媒奖•2009十大期刊”奖。

获中国传媒投资年会评选为“中国最具投资价值媒体”

获“南方阅读盛典”评为“新世纪十年最受读者关注的十大杂志” 

获龙源期刊网评为“2009年度中文期刊网络传播海内外阅读排行榜的亚洲区排行第8位、欧美区排行第27位”,成为“中文期刊网络传播国内阅读排行TOP100五连冠”

连续3年获得国家邮政总局评为“中国邮政发行畅销报刊”。

获新浪网、慧聪网等评为“最有影响力的杂志”

获上海评选为“中国超级品牌”称号

获厦门“读者喜爱的全国十佳报刊” 称号

分类
《南风窗》

南风窗在线

《南风窗》,永远在线!

南风窗在豆瓣

爱窗子的豆瓣们

几个人的共享博

《南风窗》的几个记者和他们的朋友

华哥

您的支持,是他的动力源泉

2011年调研中国
 2011年“调研中国”正式启动:2011年“调研中国”现正接受全国高校大学生报名,4月30日截止。“12+1”全新评选规则启动,多增加一支网络推选团队,为大学生创造更多入选机会。欲了解详情,请登录:www.nfcmag.com“调研中国”专区查阅相关信息。我们期待您的参与!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03-16 00:42)

  南方朔台湾政论家

  古代3世纪到16世纪,丝路的商队络绎不绝,也是中国通往阿拉伯西亚世界的主要通道。古丝路的中亚部分乃是越过伊朗高原,抵达今天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这个终点,再从大马士革这个集散地,分送到中东各地。

  大马士革自古以来即地位重要。基督教早期最重要的传教士保罗,他本来反对耶稣,但在大马士革经历到神迹,从此皈依了基督教。中古世纪,十字军东征,伊斯兰这边最伟大的战士是萨拉丁(Saladin),他就是大马士革的苏丹,1184年死于大马士革,陵墓至今犹存。

  因为大马士革的历史地位和战略地位重要,它对中东的政治有极大的凝聚力。中东最重要的自主团体“哈马斯”及“真主党”都受到大马士革支持,因此2005年美国副国务卿博尔顿将叙利亚也列入所谓的“邪恶轴心”。但欧盟和美国不同调。2004年欧盟反而和叙利亚签署了伙伴协议。正因欧洲对叙利亚问题上下同调,美国导演的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最后才无法达成入侵叙利亚的目标。

  除了叙利亚的政治敏感外,前几年,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贝哲民(Ben Simpfendorfer)写了一本《新丝路:崛起的阿拉伯世界如何远离西方而重新发现中国》。该书指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石 勇

  

  不出所料,在全国“两会”上,公务员“加薪”的议题成了一个热点。

  这很好理解。毕竟在此之前已经有了一波公务员的叫苦潮,包括网上,媒体上,也包括地方的“两会”。舆论的发酵,为其在全国政治舞台上的公开言说作好了铺垫。

  有人说公务员在言论上是一个“弱势群体”,这需要辨析。他们只是在官民关系的紧张中,作为公众眼中的“特权阶层”而在道德上处于劣势,使其某些利益诉求的正当性值得怀疑。但这一点从来没有妨碍他们在博弈上的优势。毕竟,手中掌握的权力,使他们绝不是这个社会的弱者。即使不方便大声地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也会有自带干粮的代言人帮他们干。

  全国政协委员、作家何香久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自带干粮的代言人。他提交提案建议提高公务员的工资,给出的说明是,自己有不少公务员朋友,对他们的收入比较了解。

  无法证实或证伪何香久委员所说的是否为真。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一提案,网上一片骂声。有人问,何香久委员不知有没有农民工朋友,会提议给农民工加薪吗?言论中,隐隐透露出对精英阶层利用全国“两会”这个平台为强势群体说话的不满。

  好像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刊记者 赵 义

  3月5日,履新一年的总理李克强首次代表中央政府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当李克强做完报告回到主席台座位的时候,掌声并未停下来,总理只得重新站起来,再次向全场鞠躬致意。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全国“两会”上互动的细节。当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总理,的确很不容易。从周恩来总理开始,人们就常常亲切地将总理称为共和国的“大管家”,反映出这个位置劳心劳力的程度。

  今日第七任总理肩上的担子是无比繁重的,从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稳定经济增速、化解财政金融风险到社会治安、环境治理、社会民生等可说是荆棘遍地,积累了不少沉疴积弊,既要在不太长的时期内见到明显改变,又要着眼长远,依照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通过改革形成更加定型有效的制度体系。其间的抉择和拿捏功夫是一个重大考验。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将今日之“大势”阐释为:“全球经济格局深度调整,国际竞争更趋激烈。我国支撑发展的要素条件也在发生深刻变化,深层次矛盾凸显,正处于结构调整阵痛期、增长速度换挡期,到了爬坡过坎的紧要关口,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爬坡过坎,意味着不进则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8 00:18)
标签:

文化

   本刊记者 李北方

  

  赵氏喜剧《乡村爱情圆舞曲》伴着过年的爆竹声在若干省级卫视同时开播。这是《乡村爱情》的第七部,从2006年第一部算起,这个系列剧已经拍了200多集,创造了国内电视史的纪录。

  《乡村爱情》系列一直保持着不错的收视率,在东北地区的影响力更是大得惊人。该剧为什么能成功?有评论人认为,嘻嘻哈哈的“不走心”风格的作品是当下的主流,《乡村爱情》是其中的一个。南开大学周志强教授把《乡村爱情》称作是“傻乐主义”的代表作。此外,该剧在前几年也惹来了一些批评,比如“俗”、“伪现实主义”等;对此赵本山很生气,他说他从来就不是个高雅的人,电视剧只求“好看”,“承担不了更多的社会责任”。

  任何文艺作品都包含两重功能:审美的,和意识形态的。《乡村爱情》也不例外,虽然该剧小品式的风格将故事情节打得很散,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思想倾向,但它“不走心”的表面下仍然包含着坚硬的内核。这个内核可以概括为对两个“长”的膜拜:乡(村)长和董事长—前者象征权力,后者代表资本。不仅《乡村爱情》如此,赵本山的很多作品中都贯穿着这条“图腾崇拜”的主线。

  赵本山拒斥“高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4 01:57)

  全球出产的智能手机,六成是在中国完成最后组装的“中国制造”。经过多年苦干实干,中国的GDP规模已经世界第二,按这个趋势,再过五六年可能就会成为世界第一。这些听起来很了不起,不是吗?

  可是,在这些表象背后,藏着什么呢?

  拿智能手机打个比方吧。当我们玩手机的时候,看到的是漂亮友好的界面,我们看不到芯片,也看不到操作系统。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是表象,不是本质。智能手机简单好用,好像人人都了解它,但事实上没多少人真的懂。

  GDP最终反映只为一个数字,它跟真实的经济运行世界的本质存在多远的距离,没人能说得清楚。《潜伏》里有句经典台词,“两根金条放在这,你能告诉我哪一根是高尚的,哪一根是龌龊的?”同样的道理,从统计数字上看不出谁获得收益,谁承担成本。

  “世界工厂”模式的发展取得了GDP规模的迅猛增长,是否就意味着该模式的成功?经济体量的增长,是否就意味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强?好多这样的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都需要进一步探讨。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礼。本专题在国家利益和发展主义的视野范围内,关注两个层面的问题。首先是中国的发展模式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慧瑜 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

  

  最近,一部不温不火的谍战剧《渗透》慢慢“渗透”进人们的茶余饭后,这部非典型谍战剧再次展现了电视剧的“与时俱进”。大众文化的魅力在于总能往类型的骨架中塞进新鲜的血肉,以实现旧瓶装新酒的效果,《渗透》不经意间触及了当下最敏感的社会话题。如果说一浪高过一浪的反腐风暴成为新一届领导人整饬吏治、树立执政威信的利器,那么《渗透》则用谍战剧的外套讲述了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内部如何丧失信仰、腐败溃败的故事。剧中,“渗透”意味着让“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地下党加速国民党的腐化堕落,因此,这位打进敌人内部的渗透分子不仅要随机应变、刚强坚毅,还要善于经营、八面玲珑。与此同时,军统特务也准备用“渗透计划”对付新中国,成为“看不见”的“糖衣炮弹”。这个故事耐人寻味地提供了一个关于政党政治、关于国共关系新想象的维度。

  

  间谍故事再度流行

  谍战、反特题材曾经是冷战年代最为流行的大众文化现象,不管是拯救“自由世界”的英伦特工007,还是在“无形的战线”上发出“永不消逝的电波”的“英雄虎胆”,这些飒爽英姿、神勇无敌的间谍成为少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刊记者 燎 原

  

  2月7日,正月初八。开年上班第一天。往年这个时候,陈晓(化名)会和一些同事跑到林伟忠办公室,乐呵呵地向他讨“利是”。但今年,显然不可能了,因为林已经“进去”了。

  案发前,林伟忠是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部长、人大副主席,同时兼任宝塘社区党支部书记。林出事的导火索是房子:2013年11月12日,有人在网上举报他有上百套房产、超20亿资产。

  举报他的人,不仅能说出他妻子、孩子的姓名、身份证号、车牌号,甚至清晰说出林伟忠的家庭住址和多处物业所在地。网帖揭示了林伟忠违法的敛财史、发家史。足见此人和林伟忠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些事,在冠以《中国超级大贪官、大老虎—现代版“和珅”再现》的标题后,在网上迅速传播。尽管镇官家产“20亿元”的数据有些夸大,但基本坐实了林伟忠所犯的事。举报发生17天后,东莞市纪委对外称,经初步查明,林伟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月15日,东莞市官方再度对外发布消息称,东莞市纪委对林伟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经查,林伟忠存在贪污公款、以权谋私违规获取使用集体土地等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刊记者 甄静慧

  

  21世纪的都市人群像是一只只背着厚厚外壳的蜗牛踟蹰前行—这里指的不是“房贷”、“名利”之类老生常谈的压力和欲望,而是那厚厚的社会面具,有时它已经厚到变成一个“壳”,甚至是维京诺曼式的盔甲。

  记者曾采访一位女企业家,她的事业、婚姻在社会意义上都很成功,她自己也为此而自豪。没想到采访后她突然问我,“能找个时间出来喝喝茶吗?聊点女人的话题。”那刻她的眼神无比落寞。原来在她内心深处,最引以为荣的成功同时也是个沉重的包袱:公司里,她需要在下属面前保持威仪;与同行及客户一起,充满各种利益算计;最无奈的是,即使面对关系最亲密的丈夫依然无法完全敞开心扉,需要太多技巧和智谋来避免女强人式的婚姻失败。

  当一个人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在现代社会孤军奋战,每日觥筹交错,心灵却越来越孤寂,到最后竟要找个准陌生人才能吐露内心苦闷—类似的故事每天都在人群中发生,然而这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存在主义心理大师欧文·亚隆认为,我们生而为人必须面对四大终极困境:死亡、自由、孤独和无意义—人们被孤单地抛进存在,没有一个注定的生命结构和命运,且终将独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9 05:10)

   石 勇

  

  贫穷的背后只要有社会不平等的刺激,富贵的背后只要有特权在支撑,都容易扭曲人性。

  它们的区别只是背后的社会心理机制不同—贫穷的人遭受到生活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双重剥夺,心理畸变,人性被破坏;有钱、有权的人,在既定的制度环境下,则往往要先压抑自我,付出人性的代价才能获得权力、金钱这些稀缺资源。

  人性被破坏后,其后果就是人们会倾向于 “报复”,在心理上、行为上都对自己、他人、制度、社会具有破坏性。穷人因其生活环境和实施条件,破坏可能是指向自己(极端是自杀),也可能是指向别人(极端是杀人),从精神的、肉体的暴力层面瓦解着这个社会;富人、官员,同样因为生活环境和实施条件,摧毁着这个社会的规则基础。

  最近发生的很多事,一再警示这一点。

  中央的反腐在继续强力推进,“大老虎”和“苍蝇”一起打。媒体披露出了落马的腐败官员、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涉贪的一些内幕,说他在老家河南濮阳市中心修了一座“将军府”。他的家人还有一个占地约20亩地的别墅区。同时,抄家时,抄出了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各种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卡尔·波普说:“民主就是在不流血的情况下将政府赶下台。”全球越来越多卸任首脑的出现,预示着代议制民主和首脑任期制已经深刻改变了这个世界的面貌。

  卸任,曾经是一个让掌权者尴尬、恐惧和痛苦不已的话题,从权力的巅峰跌入平民状态,不亚于政治生命的完结。但政治文明发展到今天,正式的权力受到多方制衡,民间享有更多非正式的权力,首脑卸任却在某些社会领域保持一定影响力,甚至名利双收,已经不是不可能。像卡特、克林顿那样,卸任后做一个全球公民,未必就比在权力的重负下板着一张扑克脸、生活得不到舒张更为难自己。而像杰斐逊、森喜朗那样“发挥余热”地幕后操盘后继首脑人选,以守护自己或本党的政治遗产,依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其必要性已经大打折扣。

  卸任成为一种制度化的正常状态,喻示着与一套风险很高的政治体系诀别。前苏联最高领导人中,仅被赶下台的马林科夫、赫鲁晓夫和如今健在的戈尔巴乔夫拥有退休生活;1960年代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逾七成的元首是因为政变、战争或外部入侵而下台的;如今尚未被颜色革命侵袭的几个中亚国家,大选“常胜将军”的超高得票纪录,对于他们的施政路线能在过世后延续,其实并无多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