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风窗
南风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6,076
  • 关注人气:9,0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连获殊荣

《南风窗》近期连续获多项殊荣:

获期刊协会评选为:“新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称号,

陈中社长获期刊协会评为:“新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人”称号。

《南风窗》官方网站“南风窗在线”获出版工作者协会联合评选为“2009全国出版业网站十五强”称号

获传媒大会2009年会颁发“金长城传媒奖•2009十大期刊”奖。

获传媒投资年会评选为“最具投资价值媒体”

获“南方阅读盛典”评为“新世纪十年最受读者关注的十大杂志” 

获龙源期刊网评为“2009年度中文期刊网络传播海内外阅读排行榜的亚洲区排行第8位、欧美区排行第27位”,成为“中文期刊网络传播国内阅读排行TOP100五连冠”

连续3年获得邮政评为“邮政发行畅销报刊”。

获新浪网、慧聪网等评为“最有影响力的杂志”

获上海评选为“超级品牌”称号

获厦门“读者喜爱的全国十佳报刊” 称号

分类
《南风窗》

南风窗在线

《南风窗》,永远在线!

南风窗在豆瓣

爱窗子的豆瓣们

几个人的共享博

《南风窗》的几个记者和他们的朋友

华哥

您的支持,是他的动力源泉

2011年调研中国
 2011年“调研”正式启动:2011年“调研”现正接受全国高校大学生报名,4月30日截止。“12+1”全新评选规则启动,多增加一支网络推选团队,为大学生创造更多入选机会。欲了解详情,请登录:www.nfcmag.com“调研”专区查阅相关信息。我们期待您的参与!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01-13 01:52)

  

  农业现代化是本届政府施政纲要中“新四化”的重要内容之一,农业如何现代化,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着中国新型城镇化和“城乡统筹”政策的成败。但中国农村发展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径,合理的未来中国农村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图景,是当前各界争议颇大,讨论并不充分的问题。这组文章,是希望通过回归中国农村现实的方式,给这一讨论提供新的视野。

  自从取消农业税,加上新农村建设的大量投入,中国农村发展进入了“黄金10年”,但与工业化下迅速推进的城市相比,仍然面临着从业农民收入偏低、家庭小农户经营技术水平落后、部分地区农地季节性抛荒、半工半农家庭造成的留守儿童和老人等现实问题。以资金、技术投入和土地流转等方式推进规模化经营和农业现代化,既是解决这些现实问题的重要手段,也是伴随着工业化发展中国农业必然取得的进步。

  但因为中国农村地域差距巨大,中国的村庄与工业化社区的关系已经呈现出多种形态。比如,在地多人少的东北和东部沿海及大城市郊区的村庄,推进现代农业的条件较为充分,而在中国最重要的传统粮食主产区,像华北、中原和中部等地,即仍无法离开农业生产生活的7亿农民生活的主要区域,现阶段面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1 11:22)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前曾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

  土地制度便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因为土地问题的极端重要性,所以围绕土地问题的争论才会持续地保持高热度。

  通过土地确权的实地调研,我们发现,和简单的“私有化逻辑”相反,农民要求的恰恰是现有的土地制度赋予的、但现实中没有得到完全落实的土地权利。

  实际上,所有权不是源头,也不是起始点。土地上财产权利的安排对于地租分配和土地利用的影响,才是问题的关键。土地级差地租为少数人占有,在某些地方甚至形成以掠取和占有地租为中心的一种激励机制,此为近十几年来社会矛盾的主因。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本专题中均简称《决定》)给出的农村地权改革路线图非常明确,就是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更完整地赋予农民法律意义上的地权——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集体土地入市也是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的一个重要决定。

  这些都为中国未来土地问题的改革确定了大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5 02:40)

  本刊记者 燎 原  摄影 钟 智  发自广东佛山、清远

  

  即使到了今天,余建凤的新浪微博粉丝也才200多个—这还是发生媒体对她“扬言炸政府被罚”的报道之后。不过,一个45岁、只有小学文化的村妇,学会上网、打字、发微博,本身就比常人付出更多。

  10月上旬,在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和平村一栋出租屋里,《南风窗》记者见到了余建凤,她从屋里抱出一堆信访材料,平铺在地上,记者问什么,她就从分类好的材料里抽出答复记者。她的外孙则在地上爬来爬去,有时会爬到这些上访材料上,随手抓起就往嘴里送或要撕掉,但被制止了。

  这个只有11个月大的孩子,显然还不知道这些材料对外婆及母亲的重要性。

  此事被媒体报道后,余建凤再次引起关注。不过,她这一次所做的,距离3年前家里发生的遭遇,已经渐行渐远。

  案 发

  余建凤本是广西荔浦县人,24年前来到广东佛山打工,并在这里认识了同在这里打工的清远籍男子陈亚卫。余后来嫁给了陈亚卫,并育有一儿一女。余是个要强的女人,在工厂计件打工的日子,她的工资几乎最高。不过,那是前几年的事了。

  变化始于3年前。2010年3月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独家策划

  我们该如何描述我们生存的时代?这本应是一个社会转型的大时代,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关键时期,是一个各种社会思潮碰撞,充满激情和未来的时代。但实际上,对一些人来说,这却是一个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时代,琐碎、平庸、无趣,是一个娱乐至死和卿卿我我的小时代。

  什么是大时代,什么是小时代?南帆先生这样描述:“大时代”意味着整个社会拥有一个相对集中的主题,人们仿佛齐心协力,共同完成宏伟的社会工程,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意识到自己在这种社会工程之中的位置。“小时代”是一个分散化的、甚至碎片化的社会,大多数人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动,目光不出三尺之外。这种时候,个人很难产生登高望远、栏杆拍遍的英雄情怀。

  那么,走向小时代是必然的吗?现代社会总是更加多元化和多样化,互联网时代更加剧了社会的分散化和碎片化。但是,小时代并不必然产生犬儒主义,产生文化的矮化和低俗化。

  在一个健康的时代,不会有一个统一的宏大主题让所有人整齐划一,普通人自然目光不出三尺之外,关心着自己小小的喜怒哀乐,有更多不受干扰的角落。但是,在一个健康的时代,一种思想观念的倡导,数百亿资金的流向,规划一个区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刊记者 甄静慧

  

  “从认识的那天开始,你就一直处心积虑要抛弃我!”—今年5月,曹昱的工作手机上突然收到这样一条短信,消息发送者是她的一位咨客,接下来,短信声接二连三响起,指责不断升级;随后电话铃响,对面传来气急败坏的谩骂……

  这戏剧性的一幕只是开始。没过多久,这个“不幸”的手机就被迫长期处于关机状态,因为只要开着,它就响个不停。好几个咨客轮番“轰炸”,“都是骂我的”,有人一天打了50多个电话,发了200多条短信,“铃声常常在半夜响起”。

  曹昱未曾想过自己会有被如此“围攻”的一天。她是有着多年临床治疗经验的心理咨询师、督导师,也是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教授、著名心理专家朱建军的太太。

  引发这一幕的,是2013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一部法律:新《精神卫生法》。第23条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第51条则规定“心理治疗活动应当在医疗机构内开展”。

  这意味着,“如果我继续像原来那样做心理治疗,就违法了。”曹昱说。然而,对神经症和人格障碍的心理治疗,往往是一个长时间持续的过程,哪怕不接新的咨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本刊记者 赵 义


  当下,减税问题已经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不仅关涉经济增长和就业,更关涉社会的公平正义。因此,我们需要把减税问题放到对整个社会,包括政府自身的影响的背景下,深入细致地进行一番梳理,让减税的逻辑更加明确和清晰。

  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长期从事财税理论、财税史研究的天津财经大学李炜光教授。

  

  告别“重税主义”

  《南风窗》:当前的减税,主要还是集中在企业层面,保证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指向很明确。政府的说法是“结构性减税”。但围绕整体税负问题,社会各界的争论也由来已久。您提出过“总量减税”,应该说超出了现有的结构性减税的内涵。那么提出的理由何在?

  李炜光:减税问题,不少学者包括我已经呼吁比较长时间了,而总量减税,是最近两年才由学界提出来的,学理依据主要来自供给学派的理论。大致意思是说,过高的税率会伤害人们的劳动热情,阻碍个人、企业的储蓄和投资,会带来经济效率和福利的损失,所谓拉弗曲线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当税率到达最高点后就开始下降,再提高税率也无济于事,因为高税负把市场机制给破坏了,经济运行提供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刊记者 张墨宁  发自北京

 

  “‘营改增’之后就不能再给政府部门客户多开发票了。”提及通信行业即将被纳入“营改增”范畴,某省移动公司部门经理对《南风窗》记者略带调侃地说。以前,关系比较好的政府部门想要多少就能开多少发票,对方则帮他们拓展业务。至于实际能否达到减税的效果,他并不是那么关心。

  而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显然无法做到漠视。有消息称,财政部的方案拟将通信行业的增值税税率定为11%,三大电信运营商对此进行过测算,认为税率从高将带来较大冲击。

  自2012年1月1日“营改增”在上海率先试点以来。新税制就对部分行业产生了震荡,随着试点分批扩大至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宁波、安徽、福建、厦门、湖北、广东、深圳等12个省、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影响波及更广的范围。今年8月1日,全国扩围后,新增了广播影视作品的制作、播映、发行等行业,铁路运输和邮电通信等也将被择机纳入。

  据官方测算,全部试点地区2013年企业将减轻负担约1200亿元;从上海试点算起,到2015年完成全部改革任务,预计减税规模将达到9000亿元。总体减负固然是利好消息,但是具体到不同行业,如何消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6 10:06)
标签:

杂谈

分类: 独家策划

  本刊记者 赵 义

  

  减税,是时候了。

  2013年新一届中央政府履新以来,稳增长的压力空前。稳增长,就是保就业;保就业,就是保稳定。

  政府的减税步伐明显加快:营改增试点推向全国,预计一两年内完成全部转型,减税9000亿左右;对小微企业中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和营业税纳税人,暂免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

  减税,是因为经济形势不好。经济形势不好,同时发生的就是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速也下降了。那么,政府就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花钱了,开支要压缩下来。这层逻辑,没有深奥之处,和居家过日子一个道理。

  

  改革的窗口期

  政府已经下决心要过“紧日子”。中央政府的各个部门的一般性支出,一律削减5%,不得有例外。说得直白些,就是公款吃喝、公款买车、公款出国旅游、会议费用等等,不像过去几年只是要求零增长,而是要降一点了。楼堂馆所也不要再盖了,暂停5年。领导干部的办公用房,超标的,9月30日前向中央上报腾退结果。

  严格地说,现在的“紧日子”还不是“苦日子”。这就像是来一次“紧急刹车”,把奢靡、享乐、讲排场之风遏制住,离真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5 04:28)

  

  在当下中国,说起税,“痛”就马上成为一种整体性感受,甚至是“集体无意识”。这就是税对社会“教育”的结果。否认,或者假装不知道这一点,已经没有意义了。经济降速一来,减税的潘多拉魔盒就打开了。

  是的,这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无论语言如何包装,税总会让我们暴露出真实的面目,“算计”开始了。毋宁说,历史就是在“算计”中前行的吧。当年英国的国王不算计贵族,贵族不算计国王,恐怕就不会有大宪章,甚至不会有代议制。

  谈到税,人们总是最坦率的;谈到减税,更是如此。转型的压力谁扛?改革的成本谁来承担?减税开始了,博弈也就开始了。

  博弈的结果会如何?过往的教训提醒我们,权力每一次被拿走一份奶酪,往往会在以后想办法,找机会,再从社会里拿回一份。这已然是一种自动生长的机制。那么,逃税、避税等公民习惯也继续滋长。此次减税后,结果是否还会如此?这就逼着我们不得不进入改革的“深水区”。减税,最终就会变成“一连串事件”。

  为了实现至善,我们不得不背负着“恶”的包袱前行。我们太过忽略税对政治至善的深刻影响,“历史意志”也许就是要用“算计”的“恶”让我们能够体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特约记者 李淳风  摄影 石 头  发自广东汕头

  

  有时候你听不到,但不等于没有人在呻吟。

  2013年8月5日,广东省汕头市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郑俊钦给《南风窗》特约记者展示了一叠厚厚的名单,上面每一行,都是一个“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信息。简单的信息,但却触目惊心。

  他们大多处于上小学或初中的年纪,无父有母,但母亲都已失踪,少部分双亲尚在,或者一方尚在,但都没有劳动能力,有的还有严重的精神病。

  按照国家对孤儿的定义,他们不是孤儿。媒体将这个人群简化称呼为“事实孤儿”,不过他们的处境,远比孤儿更艰难,解决不了温饱问题,甚至生存问题。

  这是社会的一个暗角,站在光亮处的人们看不到里面上演着的痛苦挣扎,然而这个社会始终还是要去面对。

  

  他们的父亲是英雄

  从汕头市区去雷岭镇的路,坑洼崎岖,颠得人五脏翻腾,一如刘晓虹、刘晓华、刘晓文仨姐弟不幸的人生。

  南溪村,一个算不上贫穷的村子,一半以上的房屋都是坚固的三四层小楼。刘氏三姐弟住在其中一幢白色的3层小楼里,那是他们的家,但那是伯父和伯母的房子。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