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小术
易小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263
  • 关注人气:5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易术
  我是易术,他们叫我龙猫。
  我左脸两个痘比右脸多。我光着脚踝在五一大道旁发呆,轻度近视,头发乱乱,拒绝感动。我曾经大声说我爱你,我曾经抱住你的腰咬你的脖子,你的手伸过来,我来不及抓住你又缩回;我有什么,我有什么。你却那么远。我尝试忘记,用笔来忘记,记录以后撕掉寄掉,烧毁背后的日历。可是键盘上的指纹是什么,唇边的血痕是什么,我不知道,或者,不敢知道。
  我终究无法摆脱的是我爱你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我们分手吧是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很安静地自己拿百服咛来退烧,敲一篇文章寄掉,看一集龙珠,吃几口汤,睡觉。我灿烂得不超过十五岁。如果你来拜访我,我已经准备好拖鞋,请擦一擦汗,坐下,喝一口可乐;故事慢慢讲,慢慢结束,你对我的感动却刚刚开始。我穿好跑鞋戴上SONY,我们出发。
 
  此博客内所有文字及图书插画,版权所有,未经易术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newnewchild@yeah.net
图片播放器
好朋友

粟智

老爷吉祥

张开

龄兮一动

石竹

前世今生

向丹

凤凰花开的路口

张梦石

长安回望绣成堆

旸旸

BIBO的亲妈

郑棵文

公主驾到

黄月

Miss.Moon

高翔

名媛高小姐

王相周

我家的天后

林杨

V帅

曾贞

肉丸子曰

刘科

酒神

姜薇薇

荡漾

苏喆

将军

易凌

弟弟

邓彦

一辩

文天俊

太阳

陈熠阳

小表弟

易术

萤火之墓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0-04 23:56)
标签:

杂谈

  很久以前,有段时间总是听阿桑的《叶子》。一个声音黯哑,很低调的台湾女歌手,那时她还没有离世,唱歌的感觉像在自言自语,旋律动人,歌词也很有深度。最近,经常在午夜某一刻打开音响,这哑哑的声音,孤单而坚韧地流淌出来。

  把人生比作叶子,是诗人与歌者惯用的意境。

  我喜欢中学时,靠窗的叶子。晚上演算习题,像一只瘦弱的猫,窝在课桌边,咬着笔头,冥思苦想。偶尔发呆神游,幻想自己变成童话里勇敢的小人,逃离这沉闷的教室,从窗口借着树叶爬出去,沿着树干,一直往上爬,去向一个未知的地方。外面下雨,打在叶子上,小小的声音传来,不会吵到我,但那一点细微声响,如同有人躲在角落浅吟低唱,在心灵一角弥漫开来。

  那时,年少的我,毫无征兆,不知哪天起便学会了可笑的多愁善感。

  中学时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的老房子里,父母晚饭时间过来看我,工作不忙时会提前来做饭,为锻炼我,也会手把手教我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2 14:08)

 

  特别美好的阳光,粟先生难得遇见阴历阳历生日是连着的。生日快乐。少年时认识你,这是陪伴你度过的第十一个生日,这些年你教会我更多,让我变得勇敢、内心强大、懂得珍惜。共同经历了很多挫折和伤害,但我们从不挂在嘴边,因为很感激上天已经给我们太多太多,而未来,也一定会是很美好的。所以,又何必做个贪心的人呢?

  这是五年前你生日时和洋洋的合影。那时我们笑得很懵懂,年幼无知,但我们拥抱得很用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31 01:41)

  我很想写一篇博客,但不知道写什么。

  最近过得非常好,时刻感觉到时光的流逝,好像越来越害怕年龄的增长。从前的一日一博,到如今偶尔的观望,我觉得我真的老了。经历一些事情,也拥有一点点所谓成功,于是就老了。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认识了一些新朋友,生活有了一些变化。从瞰都搬到了比较远的郊区,每次从市区开往回家的路上,有一种强烈的、充满希望的感觉,好像在去往一个满是未知惊喜的地方。

  好多好多的温暖,就像每天早上从窗帘缝隙里钻进来的阳光,就算不是给我的,我都觉得那么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4 03:16)



  今天是我和粟智来北京七周年纪念日,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是一个想掉眼泪的日子。在轻松的做出来北京的决定后,我和粟智几乎未做任何准备的来到北京。永远记得七年前的这一天,我们八个大包裹,棵文、钟林他们来火车站送我们。那时不懂伤感,只是一味的逃离,还有一些对大城市的向往——那是我大学失意的城市,我想把曾经自信找回来。

  七年不算长,自然也不短。很难概括这七年……波折的七年,浪漫的七年,勇敢的七年,疼痛的七年,隐忍的七年,快乐的七年,幸福的七年。

  去爬过长城,小时候来因故未能成行,成年后自己来。最终是爬到了一个足够高足够远的地方,也学着电视里的人们对着深谷大声喊。没有做英雄的感觉,却有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哭过,大笑过。

  拥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今天一定要写一篇博客,因为我太久没有写过了。

  我想我需要跟各位关心我的亲友一些解释与安抚,最近遇到一些工作上的波折,但已经过去了。从中我学会了很多,最让我受用的是王蒙先生的十二字真言——无视攻击,稳如泰山,活如清水。我想我暂时学不会宠辱不惊,但我觉得我真的可以做到无视,我想,对于一直斤斤计较、秉性暴戾的我而言,应该是人生一大突破吧。要拥有,要收获,当然就会有委屈,因为成功的人往往会遇到更多于常人的委屈。我偶尔做得不够好,但也在近期开始慢慢学会,告诫自己,原谅不明事理的人,原谅出言不逊的人,原谅一切给过你伤害的人,在宽容中让自己壮大。另外,关掉评论不是害怕什么,我的胆量一直都大,只是觉得现在的奥兹国比起当年的萤火之墓,多了很多浮躁喧嚣的叫嚷,多了很多陌生人的打扰,这里是我生活的地方,所以,请原谅我拒绝其他的声音。

  总结一下最近的一切。

  丹姐来了一趟北京,我承诺了给她好心情来弥补07年的遗憾,她坐在我的新座驾里感慨万千,当年她也曾是我新房子的第一位客人。可是因为工作繁忙我仍然没有好好陪她。来日方长,这绝对不是借口,真的方长,I swear。

  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到凤凰花开的时候了。

  丹姐结婚了。薇薇结婚了。我最担心的小梦,不但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小宝贝,宝贝出生后,她打给我,说:“真的好可爱啊,没想到这个小东西居然是我生的。”

  每年的夏天都让我想起很多从前的往事。那些在太阳下被晒得焦灼的青草的味道,那些在明亮阳光下睁不开的眼睛,那些据说毕业后就会忘记的誓言,是真正的就被忘记了。小梦复读时我去看过她,她经历完第二次高考时我很用力的握着她的手,总认为这样就算作力量的传输,那她也可以更有勇气;我很孤独的背着书包,从师大走到湖大,那是一个湿热又动荡的夏天,我和薇薇重逢在那个拥挤的广场,并肩坐在栏杆上说起更早以前的故事;丹姐毕业前约我见面,她说要去深圳了,不能常常看我,也不能从超市提来大袋的零食安慰我了,我们在鱼湾市的小巷子里吃麻辣烫,说着未来滑稽的计划,还有一些不可能再实现的梦想。我知道我是你们的骄傲,我一直背负着你们的期待闯荡,因为我曾答应过你们不再让你们失望,要做最强大的自己,并承载你们的梦想。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大学二年级时,当我知道爸妈分开之后在薇薇面前毫不顾忌的大哭,那是我大学四年哭得最痛快的一次;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1 00:57)

  上个月的某个周末,平淡无奇。去看了老师的演唱会,他很棒,但我仍然没能坚持到最后,因为我真的很饿。老师对不起,但请相信我会深深的祝福你,只是……有一段你飞起身念叨,我实在没有明白用意,也没听清楚您念的是咒语还是诗词,没所谓的,因为灯光很好,音响很好,老师唱得很好,绿光燕和钻石狸的性感妩媚都很好,唯一缺的是两杯纯的。

  棵文搬到了我家楼上,我们是分不开的亲人,我们必须相依为命,我们常窜门子,一起做饭玩游戏,过我们中学时曾想往的幸福生活。她还多了一项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在各种神奇的酒局帮我偷偷把杯子里的芝华士换成红茶,然后把醉成烂泥的我弄回来,并把我的车钥匙、门钥匙、眼镜、手机整齐的摆放在茶几上……我一度骄傲的认为那是我自己摆的。我指的是上个月,我家两位大小姐“第一美”和“爱美神”齐聚麦乐迪,“第一美”同学心情不佳拉我下水,不喝就撒娇,还不计形象三八到底,与老爷在舞台上表演姐弟版《色戒》,“爱美神”被我夺命追魂CALL叫来救命,推门进来大喊“谁欺负我的宝贝”时我已经神志不清。那是一个妖孽横行的夜晚,事实证明我们是有够空虚,但也证明我们都有好酒品,“第一美”变花痴听老爷唱歌,我瘫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一喝得天昏地暗,竟然还敢承诺上午十点出发去郊区看传说中的水长城,我的苍天~早上五点我还在出合同,醉成个一只烂虾居然还惦记着工作,但我是勤劳的好司机,我九点就起来还去把车洗了。七拼八凑还是有个看得过去的阵容,只不过,以我为首的懒猫们不肯爬水长城,结果还是被骗着走完了。还好农家菜还够味,还好晚上的杀人趴还够激情,不然我亲爱的五一假期,就这么白白白白的浪费掉了。我还是要狠狠的说一句,大爷的红衫军,让我去不了泰国。嗯,算了,我才回来。

  还是那些人,多了一位小朋友。


  终于看到了水长城的真颜,一截在水里。我又要念那句诗了……庐山烟雨浙江潮~

  SOSO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2 03:47)

  静茹是我念中学时挚爱的作家。过了很多年,05年在天津认识她,未曾想到,竟然可以和她一起吃饭,然后在南开校园的湖边行走,我有一些小粉丝的心态。看过她后来的文字,很倔强,又很坚持,后来和她与同一家出版社谈合作,得知她很强硬的要求,说若不能把书名叫作《福海》,倒不如不出了。佩服之余,更爱上这个名字,从此也成为我很多次写博无从下手时的标题。再后来,我又在一个学妹的文章里看到这个词……说是在后海的某一个地方,真有一个名叫福海的小世界,树影婆娑,凭湖临风,伸出双手,便可以抵达天堂。找到这个地方,似乎成为了许久以来的目标。

  今天没有什么想说的,只是在这个时刻,突然睡不着。突然想任性一下,让自己错觉回到若干年前,我在渔湾市的小房子里,听着歌,想着心事,黎明融化在窗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回来啦,通宵飞机,凌晨到达春寒料峭的北京。一周前,几乎所有人都非常关切的询问我们在泰国的安全问题,尤其是我们抵达的当天又发生了不少严重的伤亡事件。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感觉到紧张的气氛,这几天正好是泰国新年,连红衫军们也友好的拿着水枪到处泼水,司机热情的指着窗外给我们介绍这就是传说中的red shirt,我想如果我被抓起来可能也是个好事情,我时刻和叶子小姐保持着联系,也许她会发稿给媒体说呱呱制作人被红衫军抓起来之类的,那么借助现在当红的red shirt我也许可以上一次头条,成为继易中天先生和《色戒》里的易先生之外第三有名的易先生了。可是这些都没有实现,我们像之前所预料的那样拥有了一个愉快的假期,不知道该怎样赘述,只是都在回来的4个半小时飞行时间中慢慢回放,我讨厌飞机,因为我经常睡不着,睡不着便会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便会多愁善感,我不喜欢多愁善感,我答应过很多人要阳光又健康。可是这短短一周的光影又怎么可能不让我留恋……每天必喝的冬阴功汤,海边好吃的海虾和螃蟹,芒果糯米饭,芭提雅的太阳,海滩路的泼水大战,DJ Station门口的猪肉粉,1分钟1趟的嘟嘟车,英文说得#¥%@的小K,善良朴实的司机大叔,很美好的回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