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如海兰
清如海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057
  • 关注人气:4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7-07-24 19:52)




    有的女子,只涂一抹红唇,便极艳丽。
    我曾见过这样的女子。那是以前的同事。
    第一次见面时并不美好。我的座位在她旁边,她当时休假回来,从我身边经过,看了我一眼。只一眼,我看到她的全貌,称得上清秀,但眉毛过浓,除了一双眼睛透露一些灵气,整张脸可以说是有些低郁。她给我的印象便是这个人心事很重。
    第一感觉常能决定生死,这是真的。果然,开完会后,她坐下来开始细细盘问我,从每一段工作经历,工作起源,工作内容等等。我口干舌燥,极想休息,她仍不放过我。我开始有些怀疑,此时有些警觉刚才的会议上自己的发言。人要擅于藏,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3 19:48)




    看了满架书,突然觉得无书可读。
    那些书名不是面目可憎,就是索然无味。几年前,喜欢一个女作家,在京东搜罗了她所有的书。到了如今,所谓书,不过是一个书名,静静放在那里。那些爱书的心情,读书的时光,都到哪里去了呢?
    在家里呆了一天,倒是希望这雨下得再大一些。黄昏来临的时侯,和他们去吃火锅。是我提议的。昨天在新桥机场接到朵拉的电话,彼时刚刚洗过脸,正准备登机。也许有心灵感应,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刚刚哭得面目浮肿。此刻一想起父亲,眼泪又要掉下来。不过还好,昨天抱着笔记本,在机场利用侯机的时间,把最难的一件写作任务完成了。周围都是陌生人,我怕熟人,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数月前,在一个群里,听闻徐东大哥回来的消息。好久不写作的我,晚上特意赶出这篇小文。说实在,我对近年来写的东西极不满意,笔端毫无灵气,充满烟火与枯燥。只是日子浮浮燥燥,内心那点信与爱已经尽失,文字又如何能流动起来?
    曾被人问到,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那么,我最想做的,是在海边睡几天几夜,看海天一色,听潮来潮去,任风拂面。管它春花秋月,生计与未来,我自骑着仙鹤乘风去。
    对面又搬来新邻居。原来住着的大男孩,到澳大利亚留学去了,房子已经空了几个月。不知道这次的新邻居又会住多久?住了快十年的老邻居干洗店也搬走了,他们的儿子不知道考到哪所大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4 19:21)




    七月来临的时侯,我去剪了短发。
    常给我剪发的造型师已经不在了,我常常想起他来。如果你在城市的另一端,还被一个陌生人默默惦念,那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只是不知道在我的造型师的记忆里,是否还记着这样一个忠实顾客?
    没有好看的电影,没有好喝的啤酒,这个夜晚,便多了几许难耐。今天下班的时侯,意外得知,这周双休。那么,明天做什么呢?准备抱着笔记本,到咖啡店,坐完一个下午。昨天做了一个梦,竟然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2 20:56)



    在杭州的时侯,认识了一个外国友人。那个夜晚,他和同事到我的出租屋拜访,拿起搁在床头的圣经就看。这样算来,我认识上帝的日子够久了。仍记得那个夜晚,佛罗昂不嫌屋子简陋,靠着床边席地而坐。周日天气晴好的下午,我们坐在草地上,他拿起画笔,为我画像,一边凝视我,一边低头速写。他告诉我,妈妈是一个占星师。画像里的女子短发飘逸,巧笑嫣然,被我珍藏良久,夹在一本书中。我离开杭州的时侯,许多书都送了人,忘了取回这幅画。再想起,只觉惋惜。时至今日,历经磨砺,许多事心中再遗憾,也只淡淡一抹痕。其实生活中,还是有很多美好,来不及描写,只留在心扉,暖热每一个孤寂的瞬间。
    写博的日子也有几年,这两年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几天在饭桌上听了一个笑话,
     有机会讲给你听啊!
     好啊,现在就讲吧!

     自我走后,那座城市就成了海。
     我从来没听过那么好笑的笑话,我发誓,真的。
     那个人举着酒杯,笑容可掬,哈哈,想起来他的样子我就要笑破肚皮,我从来没听过那么好笑的笑话,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冰箱里只有一罐鸡尾酒了,冰凉冰凉,是我喜欢的味道。
    昨天从超市回来,提了一袋鸡尾酒。每次喝酒,我都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0 19:29)



    我一直在寻找一种味道。
    记得幼时,每逢麦子金黄时节,母亲总要提前十几天,准备一些大曲,等到发酵后开始泡酒。只见她忙里忙外,在屋内屋外穿梭。仍然记得那些午后,阳光透过窗棂,射到地面上,间或有公鸡的鸣叫,但始终打破不了这份宁静。那都是我熟悉的场景。
    至今仍不知,我小时喝的那种酒是米酒还是黄酒,大概是米酒吧!仍然记得,喝到底会有米粒,但家乡不生产糯米,我也是来到南方,第一次吃到粽子时,才知道世间有这种东西。那么,母亲泡的酒,到底是黄酒还是米酒?
    待到酒成熟时,母亲会把它灌到壶里。到了某个凌晨,她早早起床,唤醒家人,到地里收割小麦。到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里的红酒喝完了,未来得及买。只是此时此刻,很想喝一杯冰镇啤酒,偏巧只有黄酒。于是倒了一杯,放在冰箱,待到慢慢变凉,一口一口饮下。黄酒有些苦涩,不及红酒甘甜,正是这人生的味道。再后来,酒劲上头,伏在电脑前大哭一场。
    博客关了好久,近日才打开。朋友圈正在盛行,或者只有这个冷清的角落才可以说说一些真正的话。
    记忆中第一次饮酒,是在幼时。那时,乡间只有香槟。一个炎热的午后,我喝了半瓶客人剩下的香槟,初时甘甜,再喝,仍是香浓。然后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这一睡就是一个中午。醒来已是午后。那时侯,家里一切还在安稳,大哥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忘记是哪一天,我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打开冰箱,只找到一颗洋葱,好吧,就它了。

    顺手掰开一瓣,塞到嘴里,咬着有一丝清甜,伴着不易察觉的隐隐的辣。这以后,竟然喜欢上了。每次坐在电脑前,一觉得无聊,便会拿着一颗洋葱,一边咬着,一边上网,顿觉时光有了滋味。
    其实小时侯,洋葱是我最不爱的食物之一。老家做菜,通常是凉拌,作为前奏出现在宴席上。他们会将洋葱切成细长条,拌上香油和盐,滴几点醋,一道凉菜就上桌了,且极受欢迎。但我不爱吃,觉得它过于辛辣,加上盐的调味,吃到嘴里会生出甜不辣的味道。炒洋葱也不好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的老家,有一座村庄。村庄尽头,有一座小庙。父亲的菜园,便建在小庙上。他用棉花棵编织成围栏,那些菜呀、瓜呀,在中间肆意生长。

    当我看到父亲的时侯,他正弯着腰,提着桶,舀一瓢水,泼到菜秧根部。老实说,那些菜们长得并不好,一个个黄巴巴的,耷拉着脑袋。但这一片茂盛,让我绿了眼睛。问父亲,那是什么菜?父亲淡然答道:空心菜。他的水瓢浇上去,水很快浸湿土壤。连同落下去的,是父亲额上汗珠。蝉鸣在树林子里此起彼伏,一转眼,便叫了二十年。

    知道空心菜,是在南方。准确地说,是1994年的秋季。等到二十个秋季过去,我已经在这座城市扎了根。南方的青菜很多,我在超市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