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苗勇
苗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79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今生无悔心中有爱

个人简介

  又名张志刚,生于四川巴中。四川省总工会副主任,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四川省记者文学研究会理事,四川省青联,巴中市作协副。

   出版有作品集《山韵》、《山民》、《丰碑》、《小曲乱弹》、《散落的文字》、《星星点点》、《历史不会忘记》、《地震中,工会旗帜在高高飘扬》、《见证天使》(与人合著)《刘瑞龙在川陕苏区》(合编)、《张国焘成败记》(合编)等。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2011年8月4日,《农民日报》第六版刊出《曾溪口》出版信息:《方言地域传奇小说<曾溪口>出版》

电子报刊网址:http://szb.farmer.com.cn/nmrb/html/2011-08/04/nw.D110000nmrb_20110804_11-06.htm?div=-1


图片
图片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8月2日,《中国青年商旅报》发表《海南日报》主编伍立扬对《曾溪口》的评论文章《<曾溪口>的冰山叙事法》
图片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8月1日,《南国都市报》发表海南日报主编伍立扬对《曾溪口》的评论文章《江湖传奇画卷》,存档于此:

电子报刊网址:http://www.ngdsb.com.cn/html/2011-08/01/content_383808.htm#*.htm


图片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信息时报2011年7月31日发表海南日报主编伍立扬对《曾溪口》的评价文章,题目《江湖传奇话卷》

存档于此: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原文如下:

原文链接: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11-07/31/content_1432865.htm###

江湖传奇画卷

大洋新闻 时间: 2011-07-31 来源: 信息时报

  《曾溪口》  苗勇、李国军著  中国工人出版社  2011年7月

  江湖社会是吸引读者注意力的一个文艺神话,但它对作家的笔墨处理要求近乎苛刻。稍有疏忽则荒腔走板、离奇古怪,而与文学审美全不搭界。然而堪称惊奇的是,《曾溪口》的作者苗勇和李国军的笔墨调遣能力在此书的表现,臻于炉火纯青,以基层空间为研究场域,以近于原生态的文学笔触描述、解释江湖社会的存在与活跃,还原近代中国的一个日常现象。由苏茂才和李月曼的惊险遭遇,切入万象迷离的监护社会。江湖、社会、码头、帮会、匪徒、地方势力、宗法社会……遂展开赓续无尽的传奇画卷。

  《曾溪口》讲述的是民国时期,在秦川交界处,延绵不绝的大巴山区这条历史悠久的商贸物流大通道上,衍生出了成千上万常年累月成帮结对往返在崇山峻岭以肩挑背驮贩运各种货物靠苦力挣钱养家糊口为生的“背二哥”群体。而往返于贩运货物途中,常会有山匪“棒老二”们打劫。各种恩怨情仇的传奇故事,也就由此在这苍茫古老的土地上流传开来了。虽然这只是一部不到三十万字的长篇,掩卷却感到类似《静静的顿河》那般的分量,厚实沉着,信息密集直攻人心,而如此的厚重密集来自无处不在的空白,造成故事与时间的丛叠交错,因而产生山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的特殊效果。

  《曾溪口》的情节随人物性格而辗转,从大巴山逶迤连绵的大地,钻探一般进入民国时期西南腹地的风俗社会。由主要人物的活动轨迹,迁出一系列的人物,形成卷式的连环。小说的最后,当虎墩由解放者身份回乡时,江湖说书人正在口若悬河讲述有关人物的前世今生……悬想他五岁时节在曾溪镇上欢跃的情景,即为炫动的时间、迢遥的岁月,做了意味深长的象征性诠解。

  伍立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7月30日,成都商报发布《曾溪口》出版的书讯,存档于此。


图片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7月28日,《文学报》发表著名作家、《海南日报》主编伍立扬评介《曾溪口》的文章,他在文中称:“……然而堪称惊奇的是苗勇和李国军的笔墨调遣能力在此书的表现,臻于炉火纯青,以基层空间为研究场域,以近于原生态的文学笔触描述、解释江湖社会的存在与活跃,还原近代中国的一个日常现象。由苏茂才和李月曼的惊险遭遇,切入万象迷离的监护社会。江湖、社会、码头、帮会、匪徒、地方势力、宗法社会……遂展开赓续无尽的传奇画卷。……”存档于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职工作家给力 首部大巴山方言叙事力作面世
——长篇小说《曾溪口》公开出版发行

  本报讯 近日,职工作家苗勇李国军联袂创作反映巴山背二哥(搬运工)的传奇小说《曾溪口》一书,近日该书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

《曾溪口》讲述的是民国时期,在秦川交界处,延绵不绝的大巴山区的一段传奇故事。在这条历史悠久的商贸物流大通道上,常年累月,衍生出了成帮结对往返在崇山峻岭以肩挑背驮贩运各种货物靠苦力糊口为生的“背二哥”群体。而往返于贩运货物途中,常会有山匪“棒老二”们打劫。各种恩怨情仇的传奇故事,也就由此在这苍茫古老的土地上流传开来了。锦被帮“背二哥”首领苏茂才带领弟兄们回老家曾溪口的途中,以其英武果敢,带领众“背二哥”弟兄,从土匪头子鲁大脚枪口下救下了曾溪口镇首富李四老爷的掌上明珠四小姐,并得到了传说中的藏宝图,由此开始了与土匪、民国官员的斗智斗勇。全书分《楔子》、《过年》、《驮运队》、《营救》、《匪事》、《仇雠》、《火并》、《尾声》八章二十四节,35万余字。

  据悉,该小说已被曾成功打造《末路》、《黑洞》、《康定情歌》、《国家公诉》、《茉莉花》、《插翅难逃》、《半路兄弟》等一系列经典影视剧的著名制片公司——四川昊天影视公司买断,经国家广电总局立项改编,即将拍摄成三十集电视连续剧。

  (本报记者 赵正旭)

  《曾溪口》故事简介  

  背二哥苏茂才过年回家,途中救下了被土匪劫持的曾溪口首富掌上明珠四姑娘李月曼,四姑娘对此人一见倾情。曾溪口彩龙舞庙会在即,苏茂才带伤舞龙,为曾溪镇博得头彩,再次赢得四姑娘芳心。

  正月初九,四姑娘目送苏茂才踏上行程。途中苏茂才等来老和尚空闻,和尚交给他半张藏宝图,嘱咐他保护宝藏,拯救民众。刀背梁下,遭遇张占奎带领的土匪伏击,激战一天一夜不能突围。苏茂才上山与张占奎交涉,苟学鄣与霍土根随行。夜宴中苏茂才突起发难,杀死张占奎,慌乱中苏茂才腿部中弹滚下悬崖。猎户春姑救起苏茂才,伤愈后却被阿牛出卖,李修武以通匪罪将苏关入大牢,暗地却逼问他藏宝图下落。

  苟学鄣得知苏茂才入狱多方找人营救。四姑娘赶到巴州,得知二哥关押了苏茂才,兄妹反目。牟老四联合四姑娘买通狱卒,慌乱中却与芝叶失散。土匪绑走虎墩,留书要苏茂才上山换人。苏茂才赶回曾溪镇与苟学鄣谋划营救虎墩。却被秋月出卖,两人被李修武毒打后投入大牢,只等秋后问斩。

  秋月主动献身李修武,一心想换回儿子。春姑一路寻来曾溪口,与四姑娘结为姐妹,两人商量先救出虎墩,再营救苏茂才。哪知土匪收钱后将两人扣为人质,并与李修武队伍对峙。苏茂才得知四姑娘被困消息,越狱出逃潜入山寨,火并土匪,救出四姑娘,春姑却中弹身亡。幺店子里四姑娘与苏茂才终成鸳鸯,霍土根半夜敲门饮酒,秋老板伤心情人卑劣,毒死霍土根,苏茂才知道霍土根先与土匪暗通消息,再与李修武勾结,自己却蒙在鼓里。

  秋月见李修武根本无意营救虎墩,方知上当,羞恼中刺杀李修武。李修武恼羞成怒,将秋月打入大牢,与苟学鄣关在一处。苏茂才带着四姑娘潜回曾溪镇。黄桷树下李修武正要枪毙人犯,四处突然枪声大作,慌乱中李修武胸口中刀,正是他过年时送给四妹的礼物。苏茂才恰似从天而降,后面跟着英姿飒爽的四姑娘,苏茂才双枪弹无虚发,团丁们纷纷四逃。救出苟学鄣、秋月后,四人跳入江中,从次杳无音讯……

  专 访

  一次大巴山的深度开掘与超越

  ——访职工作家、长篇小说《曾溪口》作者苗勇

  &#9633;记者 赵正旭 &#9632;苗勇

  题记:经过两年有余的准备,长篇小说《曾溪口》终于尘埃落定。由著名作家马识途题写书名,阿来、赵本夫、伍立扬等知名作家倾力点评,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并已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立项改编,将拍摄成三十集电视连续剧。这是《曾溪口》在抵达读者手中之前无法忽略的自信。这份自信是职工作家苗勇及其文友李国军在近千个日夜共同煎熬出来的成果,犹如种子撒播下去后,又经历过寒冬季节的沉淀和滋养,在初春艳阳的普照下,开花了!在《曾溪口》出版之际,本报记者专访了苗勇,首度向职工读者展示小说从诞生、创作以及收尾至今所发生的故事、细节,力求为您展现一个真实可信的职工作家、一条重新解读巴山蜀水的风情途径。

  谈小说

  &#9633;苗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采访!祝贺您的力作问世。首先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小说产生?

  &#9632;作为大巴山人,作为一个文人,为家乡的风物立传,是我很久以来的文学梦想。2008年底,一次朋友们聚会中无意间谈到了大巴山的深奥迷人,央视知名记者建军遗憾地说:“大巴山有太多传奇,就是缺像《边城》、《尘埃落定》这样一部文学作品,更没有像《红高粱》、《走西口》、《闯关东》这样的电视剧(电影),外人了解不多,真可惜。”著名制片人张湛大哥上了心,随后,他建议我写一部反映大巴山地域人情的长篇小说。 我有意作个尝试,便找来自己的学生李国军(现更是文友)商谈此事后,决定创作以巴山人文风情为题材的地域传奇小说。

  &#9633;在确定了以巴山地域人文风情为题材后,为什么会选择“背二哥”这样特殊的行业?你们怎么认识“背二哥”在巴山人文历史上的意义?

  &#9632;有了方向,我们便四处采风,力求找到最佳的角度来摹写和重建大巴山的魅力和传奇。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经过长时间的采风和甄选,2009年初,一个偶然的契机让我们走近历史上的巴山背二哥,这群常年活跃在崇山峻岭间的巴山汉子,用肩挑背扛贯通了大巴山与外界的物资流通。愈行愈深,耳畔似乎听到了他们洒落在山路上的粗野情歌,幺店子里狂野的玩笑和欢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们血液里流淌的粗犷,豪放、敢爱敢恨,正是我们寻找已久的巴山至美人性。

  &#9633;小说立足于巴山本土人文,借助一段藏宝的历史,将时间与空间的轴线聚焦于建国前的大巴山区,无论是文本间丰富庞大的大巴山方言,还是错综复杂的故事脉络,都吸引人往下读,你们一开始是如何构思的?

  &#9632;动笔之初,我们就确定了以大巴山方言来展开叙述,力求用最朴质的叙述,用最庸常的男女悲喜故事展开讲述,向世人介绍一个别样的充满浓郁风情的巴山。寻宝的暗线是在小说进行到三分之二时确定的,因为我们发现之前所有的情节都背离了最初设计的方向,而要把他们缀连在一起,就需要这条线,而这个传说,的确是流传在千里巴山的美丽童话。

  &#9633;在形成小说的过程中,是否发生过有趣或者令你们难忘的事情?而这些事情、细节或者想法最终让小说朝一个更开阔的方向发展?

  &#9632;有两件事:一是小说语言的确定。最初的一章文字,我们使用了两种不同的语言风格,然后商谈,争执,最终确定了方言入文的风格。朴实的方言,大俗大雅,也就是巴山最真实的表述。二是关于寻宝、护宝、夺宝的暗线,如前所说,我们是在小说初稿完成三分之二时才最终确定的,一旦确定,我们才惊喜地发现,小说朝着一个更广阔的方向发展下去。这就像本来在原定计划下进行的旅行突然改变线路,出乎意料。

  &#9633;这部小说耗时多长?是否深入到巴山蜀水的现场搜集适合的资料?

  &#9632;从准备创作到小说完全脱稿,耗时近两年。我们在2009年初着手准备创作,到2011年初才最终修改定稿。要写好写活小说,就需要掌握丰富的第一手素材,从2009年1月开始,我们分头寻找素材,四处采风,跑图书馆、文化馆,央求文友搜集乡野趣文。最终找到大巴山一些县(市、区)志书,比如通(江)南(江)巴(州)平(昌)四县县志以及一些乡镇的乡镇志,民俗、逸闻趣事、背二哥歌谣等等……复印了厚厚的几大本,等这一切准备得差不多了,已经到了暑气渐起的5月。

  &#9633;小说里繁复庞大的方言土语对于许多人来说新奇有趣,许多长期习惯都市生活的人读后的快感十分明显,这让人想起根据马识途小说改编的电影《让子弹飞》,甚至有些语言更加生猛,你觉得这些正在失去的方言重新回到公共视野,并且为人津津乐道,是什么原因?

  &#9632;我们始终认为,都市生活在带给人们极大物质丰裕的同时,也在逐渐泯灭人的个性和特质,让人变得面孔模糊。无处不在的影视媒体、网络最终左右了人们的语言,思维方式甚至是说话的腔调,也许这是一体化的痼疾吧!而那些散落在乡间草野间鲜活的民间语言,却灵动迷人,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就常常被这些传奇的语言打动。这样的语言还在民间存活着,而且有极大的生命力,它们少受时风俗语的熏染,却更直入人心。我们最终选择以方言展开小说的叙述,也是基于对这种语言的痴迷。我想,长期习惯都市生活的人读《曾溪口》后觉得语言快感明显,并津津乐道,是因为他们听惯了都市流行语产生了疲劳感,也基于对方言土语的认可和喜爱吧。

  &#9633;小说里过多的性描写,作为一名职工作家,您怎么看创作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和平衡性,是否介意工会系统的读者如何看待你?

  &#9632;文学即人学,我始终认为,伟大的作品永远绕不开性,离不开人的七情六欲。西方文学是这样,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和《红楼梦》也是如此,关键是作家在作品中如何把握一个度。我唾弃那种为性而性的文学。在《曾溪口》创作过程中,我们始终把握一个原则:男女欢情的描写必须是情节自然流泻的需要,我们不刻意回避,但绝不滥情。作为一个工会干部,我也曾对这个问题十分纠结,在小说第三次修改中,我们又隐去了几处性爱描写。我只能这样说,小说出版后,或许会有一些人对小说中这些描写不理解进而误解我,我只能苦笑。作为一名作家,艺术地真实反映那些源于生活本身的故事是我的立场。文本一旦面世,它就是一个客观自是体,每个人的解读都会因为各自的喜好、素养等而有不同,俗话说“一千个人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9633;作为作者,小说经过数次修改最后成熟,是否能简单描述下您对这部小说的感情?

  &#9632;对《曾溪口》到今天为止,我的感情是复杂的。我们没有想到《曾溪口》的创作过程中充满了那么多艰辛。我们都是业余写作者,当每天从白日繁忙的工作中停顿下来,坐在电脑前已是华灯初上,而心还在白日的纷扰中游离,难以沉静下来,其间的心灵涅槃和文思枯竭的痛苦无以言状。我只能说,在写作过程中,我们一行行敲击出内心的文字,敲击出对家乡的挚爱,用两颗文人善感悲悯的心,满怀虔诚和膜拜。

  谈人性

  &#9633;这样一部别样的地域小说,既有寻宝小说的迭宕悬念,又有侠义小说的神秘豪放;既有家族小说错综情仇与恩怨,又有情感小说浪漫与迷茫。如果能用几个字来概括,你们觉得是?

  &#9632;“苦”、“恶”、“黑”、“斗”、“侠”、“性”、“善”、“红”。

  &#9633;为什么要把人性的表现侧重面放在这几点上?

  &#9632;我们认为,这几点已经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是人性的表现。人性的变化和判断引导人对人生进行选择,而选择之后所产生的结果往往值得探讨。我们的小说就是根据剧情需要以及巴山儿女真实情感来展现人性的,这一点读者完全可以在小说里看到,比如:“苦”,大巴山人很苦,而且也吃得苦,半口山泉一块馍,二两烧酒消困厄,餐风饮露讨生活,而书中的“背二哥”就集中体现了这一方面。

  &#9633;作为作家,同时又身在职工系统,你如何在生活中观察人性、把握人性,同时能够在小说创作中提炼人性,你所提炼出来的人性方向是否能代表你的世界观?

  &#9632;人性即人的本性,包含兽性与道德。兽性源自自然选择,是原始的生存选择价值观。道德是一种品质和规范,是人类与其它物种唯一的区别。生活中我观察人性、把握人性主要是挖掘人的善性、良知。言为心声,这肯定是个人世界观的体现。

  谈心路

  &#9633;写作对您的人生来说,意味着什么?

  &#9632;写作我称它是一种高雅的折磨,作品好坏决定因素在于对生活的体验程度。我将写作当作一种生活姿态,一种自我修炼和丰富的过程,让生活更加迷人。

  &#9633;在结束《曾溪口》后,有没有新的打算?是否有意愿为广大职工创作一本属于他们的小说?

  &#9632;暂时没有,待电视剧《曾溪口》拍摄播出后再作新的打算。不过,我早已下定决心创作一部属于职工们自己的小说,这一两年主要是体验和观察生活,相信不久的将来,就有职工在我的小说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本报记者 赵正旭

  名家点评

  野性与柔情

  ——长篇小说《曾溪口》女性形象分析

  &#9633;李明泉

  《曾溪口》是川籍作家苗勇、李国军创作的长篇地域传奇小说,浓郁的大巴山风情,醇醇的乡音俚语,像一壶浓度很高的包谷酒,在文本飘香。紧张曲折的故事情节,跌宕有致的故事转换,一个个鲜活的大巴山民女子形象从书中走了出来。她们或柔媚或泼辣或放浪或婉约,仿佛大巴山变化的四季。

  四姑娘出身曾溪镇望族,从出生到成长,无不接受着李四老爷无微不至的关爱。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她全然无忧无虑地成长,随着年龄增长,四姑娘出落得婷婷玉立,乡野远近的男人,都为四姑娘的美貌辗转反侧。四姑娘在腊月走亲戚途中,却遭遇了土匪,万分危急的时刻却碰上了带队回曾溪口的苏茂才。苏茂才在四姑娘十分危急的关头,奋不顾身,英雄救美,赢得四姑娘的芳心。后来,苏茂才在龙城山遇匪,养伤落马川。四姑娘义无反顾大胆出走,四处寻找苏茂才,在得知苏茂才被投入大牢后,不惜与二哥李修武反目,与牟老四等人深夜劫狱,大闹巴州城,以至兄妹俩兵戎相见。劫狱成功之后,苏茂才被秋月告密再次入狱。而这时的四姑娘已由一个官宦小姐走向了另一条道路——随春姑上龙城山救虎墩——与家庭决裂。小说发展到这里,四姑娘的形象全然凸现,在这里四姑娘完全按照自己的内心世界行走,彻底印证了大巴山的山民性格,率真刚烈,敢爱敢恨,仿佛莽莽苍苍的大巴山,挺立在时光深处。

  秋月与四姑娘相比,这个女性相对要复杂些,她的爱有自己的私心。在得知四姑娘爱上苏茂才之后,她又因为自己儿子被绑票而迁怒苏茂才,向李修武告密并与李修武苟且在一起,以至于自己的公爹被活活气死。随着小说的发展,秋月知道李修武的罪恶后,趁李修武与她发生性关系时,突然对李修武发难,结果失手,被李修武投入狱中,却与被她告发的苟学鄣关在一起。此时的秋月已心如死灰,但随着苟学鄣劝说,秋月慢慢醒悟,渐渐爱上了这个读书人,开始憧憬另一种生活。小说对秋月的描写,单纯而有起伏,秋月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妇女,虽然生活被毁,但仍然希望满怀,对真爱保持渴望,虽然迷茫甚至犹豫,但始终保持自己内心的那种希望。

  开幺店子的秋老板,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女性,在自己的丈夫杳无音讯之后,与背二哥霍土根相好,在霍土根利欲熏心出卖了苏茂才之后,她毒死了霍土根,自己也喝下毒酒,坚决不做苟且之事,更不出卖自己良知。这个人物形象与其说是一个女性,但更多的却是侠气,一股豪侠之气跃然。

  三姨太本是风尘女子,风骚满怀,小说中的性爱描写,细致地刻画了这个女人耽于欢爱而不自省的轻佻与放浪,相对于前边几个女性,她应该是有别于大巴山清纯风情的另一类,唯其如果,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才显得更真实可感。

  总之,曾溪口的女性形象个个不同,各有侧重,完全呈现出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态势,或许,这与大巴山的地域走向有关,与那里的风情有关,当然更多的是与作者底蕴有关。

  (作者系著名评论家、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

  记者手记

  雕刻人性,传递希望

  初读《曾溪口》,已经是春天的事情。夏日刚至,小说出版,我猜测着当一本本新书在心思不同的读者面前一页页展开,伴随着宁静的书香,会带给他们怎样的体验,而这体验里有几分带着对紧凑情节的欲罢不能、几分对原始巴山风物的探究、几分又是对书中复杂人性的琢磨品味。

  你会记得苏茂才,记得他的兄弟,记得他生命中不可逾越的女性篇章,如:四姑娘、秋老板,因为他们带着人性的光辉。小说以巴山蜀水的昔日风光和历史背景作为底色,将这些各自具备鲜明性情的人放置其中。有人说,书里最吸引人的是几位女子,我倒觉得最大的特色应该就是主人翁苏茂才,此人从出场开始,就带着难以泯灭的江湖气,这份江湖气集结了他对善恶的分辨以及道义的坚持,如果没有这样的性情,之后也无法出现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是他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内心同样具备这些特质的人,也激发了人性恶的产生,才会有李修武藏宝图之争、霍土根背叛、秋月为子献身之选择……

  这整幅围绕一张藏宝图而展开的人间画卷,犹如一条不断调整宽度与速度的长河,流淌出善恶在事实面前的此消彼长,令人惊叹作者对人性澄色的判断力和驾驭力。职工作家苗勇在采访中谈到对人性的理解:人性即人的本性,包含兽性与道德。兽性源自自然选择,是原始的生存选择价值观。道德是一种品质和规范,是人类与其它物种唯一的区别,而他在“生活中我观察人性、把握人性主要是挖掘人的善性、良知”,已证明一名优秀作家在写作之外的用心。

  “时代”变化经历得越多,可能人大多会对时代本身的强势流变有些麻木,就像城市发展带给人更现代的生活,却使人心难得真灿烂,倒不如书里所描述的巴山儿女,在一片纯净山水中,即使有特殊时代的映衬与限制,也将各自的情感超越他们的现实格局,洒脱野性又不负他人,这里面的真、善、美,却是任何一种现代化的生活模式都不能给予的。而人性却是常人在其人生中不得不面临的课题,或随波逐流,或自主沉浮,或见风使舵,或两面三刀,或阳奉阴违……

  商汤王在洗澡盆上刻上: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同样,一本好的文学作品,会使人看透了人性的本质,又能发挥勉励的作用,如果人性向下的力量会是主流,人生之幸福将荡然无存,有心的读者幸遇好的小说,要像发现珍珠一样,使它的光亮能在黑暗中照亮一方净土。本报记者 赵正旭

    大家在说:

  [马识途]

  《曾溪口》是一部乡村叙事的成功力作。(著名作家、《让子弹飞》原作者)

  [阿来]

  长篇小说《曾溪口》最大限度地让乡村叙事成为了一种再生意义上的可能。(著名作家、 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

  [赵本夫]

  《曾溪口》中浓郁的地域风情和乡土情调,大大超越了小说故事本身的因果链条和时空的线性结构,让文本呈现出丰富的文化意义和独特的审美张力。(著名作家、《钟山》主编)

  [伍立扬]

  《曾溪口》描绘了一个别样的巴山,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哪一位作家有过这样成功的尝试,是一次对大巴山的深度开掘与超越。(著名作家)

  [王敦贤]

  野性与豪情并重的人物群像,悬念迭起、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奇异而浓烈的川东风情画,质朴灵动独具异彩的叙事语言都让人叫好。(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协名誉副主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7月26日光明日报报道曾溪口出版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7月28日,《文学报》发表著名作家、《海南日报》主编伍立扬评介《曾溪口》的文章,他在文中称:“……然而堪称惊奇的是苗勇和李国军的笔墨调遣能力在此书的表现,臻于炉火纯青,以基层空间为研究场域,以近于原生态的文学笔触描述、解释江湖社会的存在与活跃,还原近代中国的一个日常现象。由苏茂才和李月曼的惊险遭遇,切入万象迷离的监护社会。江湖、社会、码头、帮会、匪徒、地方势力、宗法社会……遂展开赓续无尽的传奇画卷。……”存档于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职工作家给力 首部大巴山方言叙事力作面世
——长篇小说《曾溪口》公开出版发行

  本报讯 近日,职工作家苗勇李国军联袂创作反映巴山背二哥(搬运工)的传奇小说《曾溪口》一书,近日该书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

《曾溪口》讲述的是民国时期,在秦川交界处,延绵不绝的大巴山区的一段传奇故事。在这条历史悠久的商贸物流大通道上,常年累月,衍生出了成帮结对往返在崇山峻岭以肩挑背驮贩运各种货物靠苦力糊口为生的“背二哥”群体。而往返于贩运货物途中,常会有山匪“棒老二”们打劫。各种恩怨情仇的传奇故事,也就由此在这苍茫古老的土地上流传开来了。锦被帮“背二哥”首领苏茂才带领弟兄们回老家曾溪口的途中,以其英武果敢,带领众“背二哥”弟兄,从土匪头子鲁大脚枪口下救下了曾溪口镇首富李四老爷的掌上明珠四小姐,并得到了传说中的藏宝图,由此开始了与土匪、民国官员的斗智斗勇。全书分《楔子》、《过年》、《驮运队》、《营救》、《匪事》、《仇雠》、《火并》、《尾声》八章二十四节,35万余字。

  据悉,该小说已被曾成功打造《末路》、《黑洞》、《康定情歌》、《国家公诉》、《茉莉花》、《插翅难逃》、《半路兄弟》等一系列经典影视剧的著名制片公司——四川昊天影视公司买断,经国家广电总局立项改编,即将拍摄成三十集电视连续剧。

  (本报记者 赵正旭)

  《曾溪口》故事简介  

  背二哥苏茂才过年回家,途中救下了被土匪劫持的曾溪口首富掌上明珠四姑娘李月曼,四姑娘对此人一见倾情。曾溪口彩龙舞庙会在即,苏茂才带伤舞龙,为曾溪镇博得头彩,再次赢得四姑娘芳心。

  正月初九,四姑娘目送苏茂才踏上行程。途中苏茂才等来老和尚空闻,和尚交给他半张藏宝图,嘱咐他保护宝藏,拯救民众。刀背梁下,遭遇张占奎带领的土匪伏击,激战一天一夜不能突围。苏茂才上山与张占奎交涉,苟学鄣与霍土根随行。夜宴中苏茂才突起发难,杀死张占奎,慌乱中苏茂才腿部中弹滚下悬崖。猎户春姑救起苏茂才,伤愈后却被阿牛出卖,李修武以通匪罪将苏关入大牢,暗地却逼问他藏宝图下落。

  苟学鄣得知苏茂才入狱多方找人营救。四姑娘赶到巴州,得知二哥关押了苏茂才,兄妹反目。牟老四联合四姑娘买通狱卒,慌乱中却与芝叶失散。土匪绑走虎墩,留书要苏茂才上山换人。苏茂才赶回曾溪镇与苟学鄣谋划营救虎墩。却被秋月出卖,两人被李修武毒打后投入大牢,只等秋后问斩。

  秋月主动献身李修武,一心想换回儿子。春姑一路寻来曾溪口,与四姑娘结为姐妹,两人商量先救出虎墩,再营救苏茂才。哪知土匪收钱后将两人扣为人质,并与李修武队伍对峙。苏茂才得知四姑娘被困消息,越狱出逃潜入山寨,火并土匪,救出四姑娘,春姑却中弹身亡。幺店子里四姑娘与苏茂才终成鸳鸯,霍土根半夜敲门饮酒,秋老板伤心情人卑劣,毒死霍土根,苏茂才知道霍土根先与土匪暗通消息,再与李修武勾结,自己却蒙在鼓里。

  秋月见李修武根本无意营救虎墩,方知上当,羞恼中刺杀李修武。李修武恼羞成怒,将秋月打入大牢,与苟学鄣关在一处。苏茂才带着四姑娘潜回曾溪镇。黄桷树下李修武正要枪毙人犯,四处突然枪声大作,慌乱中李修武胸口中刀,正是他过年时送给四妹的礼物。苏茂才恰似从天而降,后面跟着英姿飒爽的四姑娘,苏茂才双枪弹无虚发,团丁们纷纷四逃。救出苟学鄣、秋月后,四人跳入江中,从次杳无音讯……

  专 访

  一次大巴山的深度开掘与超越

  ——访职工作家、长篇小说《曾溪口》作者苗勇

  &#9633;记者 赵正旭 &#9632;苗勇

  题记:经过两年有余的准备,长篇小说《曾溪口》终于尘埃落定。由著名作家马识途题写书名,阿来、赵本夫、伍立扬等知名作家倾力点评,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并已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立项改编,将拍摄成三十集电视连续剧。这是《曾溪口》在抵达读者手中之前无法忽略的自信。这份自信是职工作家苗勇及其文友李国军在近千个日夜共同煎熬出来的成果,犹如种子撒播下去后,又经历过寒冬季节的沉淀和滋养,在初春艳阳的普照下,开花了!在《曾溪口》出版之际,本报记者专访了苗勇,首度向职工读者展示小说从诞生、创作以及收尾至今所发生的故事、细节,力求为您展现一个真实可信的职工作家、一条重新解读巴山蜀水的风情途径。

  谈小说

  &#9633;苗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采访!祝贺您的力作问世。首先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小说产生?

  &#9632;作为大巴山人,作为一个文人,为家乡的风物立传,是我很久以来的文学梦想。2008年底,一次朋友们聚会中无意间谈到了大巴山的深奥迷人,央视知名记者建军遗憾地说:“大巴山有太多传奇,就是缺像《边城》、《尘埃落定》这样一部文学作品,更没有像《红高粱》、《走西口》、《闯关东》这样的电视剧(电影),外人了解不多,真可惜。”著名制片人张湛大哥上了心,随后,他建议我写一部反映大巴山地域人情的长篇小说。 我有意作个尝试,便找来自己的学生李国军(现更是文友)商谈此事后,决定创作以巴山人文风情为题材的地域传奇小说。

  &#9633;在确定了以巴山地域人文风情为题材后,为什么会选择“背二哥”这样特殊的行业?你们怎么认识“背二哥”在巴山人文历史上的意义?

  &#9632;有了方向,我们便四处采风,力求找到最佳的角度来摹写和重建大巴山的魅力和传奇。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经过长时间的采风和甄选,2009年初,一个偶然的契机让我们走近历史上的巴山背二哥,这群常年活跃在崇山峻岭间的巴山汉子,用肩挑背扛贯通了大巴山与外界的物资流通。愈行愈深,耳畔似乎听到了他们洒落在山路上的粗野情歌,幺店子里狂野的玩笑和欢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们血液里流淌的粗犷,豪放、敢爱敢恨,正是我们寻找已久的巴山至美人性。

  &#9633;小说立足于巴山本土人文,借助一段藏宝的历史,将时间与空间的轴线聚焦于建国前的大巴山区,无论是文本间丰富庞大的大巴山方言,还是错综复杂的故事脉络,都吸引人往下读,你们一开始是如何构思的?

  &#9632;动笔之初,我们就确定了以大巴山方言来展开叙述,力求用最朴质的叙述,用最庸常的男女悲喜故事展开讲述,向世人介绍一个别样的充满浓郁风情的巴山。寻宝的暗线是在小说进行到三分之二时确定的,因为我们发现之前所有的情节都背离了最初设计的方向,而要把他们缀连在一起,就需要这条线,而这个传说,的确是流传在千里巴山的美丽童话。

  &#9633;在形成小说的过程中,是否发生过有趣或者令你们难忘的事情?而这些事情、细节或者想法最终让小说朝一个更开阔的方向发展?

  &#9632;有两件事:一是小说语言的确定。最初的一章文字,我们使用了两种不同的语言风格,然后商谈,争执,最终确定了方言入文的风格。朴实的方言,大俗大雅,也就是巴山最真实的表述。二是关于寻宝、护宝、夺宝的暗线,如前所说,我们是在小说初稿完成三分之二时才最终确定的,一旦确定,我们才惊喜地发现,小说朝着一个更广阔的方向发展下去。这就像本来在原定计划下进行的旅行突然改变线路,出乎意料。

  &#9633;这部小说耗时多长?是否深入到巴山蜀水的现场搜集适合的资料?

  &#9632;从准备创作到小说完全脱稿,耗时近两年。我们在2009年初着手准备创作,到2011年初才最终修改定稿。要写好写活小说,就需要掌握丰富的第一手素材,从2009年1月开始,我们分头寻找素材,四处采风,跑图书馆、文化馆,央求文友搜集乡野趣文。最终找到大巴山一些县(市、区)志书,比如通(江)南(江)巴(州)平(昌)四县县志以及一些乡镇的乡镇志,民俗、逸闻趣事、背二哥歌谣等等……复印了厚厚的几大本,等这一切准备得差不多了,已经到了暑气渐起的5月。

  &#9633;小说里繁复庞大的方言土语对于许多人来说新奇有趣,许多长期习惯都市生活的人读后的快感十分明显,这让人想起根据马识途小说改编的电影《让子弹飞》,甚至有些语言更加生猛,你觉得这些正在失去的方言重新回到公共视野,并且为人津津乐道,是什么原因?

  &#9632;我们始终认为,都市生活在带给人们极大物质丰裕的同时,也在逐渐泯灭人的个性和特质,让人变得面孔模糊。无处不在的影视媒体、网络最终左右了人们的语言,思维方式甚至是说话的腔调,也许这是一体化的痼疾吧!而那些散落在乡间草野间鲜活的民间语言,却灵动迷人,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就常常被这些传奇的语言打动。这样的语言还在民间存活着,而且有极大的生命力,它们少受时风俗语的熏染,却更直入人心。我们最终选择以方言展开小说的叙述,也是基于对这种语言的痴迷。我想,长期习惯都市生活的人读《曾溪口》后觉得语言快感明显,并津津乐道,是因为他们听惯了都市流行语产生了疲劳感,也基于对方言土语的认可和喜爱吧。

  &#9633;小说里过多的性描写,作为一名职工作家,您怎么看创作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和平衡性,是否介意工会系统的读者如何看待你?

  &#9632;文学即人学,我始终认为,伟大的作品永远绕不开性,离不开人的七情六欲。西方文学是这样,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和《红楼梦》也是如此,关键是作家在作品中如何把握一个度。我唾弃那种为性而性的文学。在《曾溪口》创作过程中,我们始终把握一个原则:男女欢情的描写必须是情节自然流泻的需要,我们不刻意回避,但绝不滥情。作为一个工会干部,我也曾对这个问题十分纠结,在小说第三次修改中,我们又隐去了几处性爱描写。我只能这样说,小说出版后,或许会有一些人对小说中这些描写不理解进而误解我,我只能苦笑。作为一名作家,艺术地真实反映那些源于生活本身的故事是我的立场。文本一旦面世,它就是一个客观自是体,每个人的解读都会因为各自的喜好、素养等而有不同,俗话说“一千个人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9633;作为作者,小说经过数次修改最后成熟,是否能简单描述下您对这部小说的感情?

  &#9632;对《曾溪口》到今天为止,我的感情是复杂的。我们没有想到《曾溪口》的创作过程中充满了那么多艰辛。我们都是业余写作者,当每天从白日繁忙的工作中停顿下来,坐在电脑前已是华灯初上,而心还在白日的纷扰中游离,难以沉静下来,其间的心灵涅槃和文思枯竭的痛苦无以言状。我只能说,在写作过程中,我们一行行敲击出内心的文字,敲击出对家乡的挚爱,用两颗文人善感悲悯的心,满怀虔诚和膜拜。

  谈人性

  &#9633;这样一部别样的地域小说,既有寻宝小说的迭宕悬念,又有侠义小说的神秘豪放;既有家族小说错综情仇与恩怨,又有情感小说浪漫与迷茫。如果能用几个字来概括,你们觉得是?

  &#9632;“苦”、“恶”、“黑”、“斗”、“侠”、“性”、“善”、“红”。

  &#9633;为什么要把人性的表现侧重面放在这几点上?

  &#9632;我们认为,这几点已经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是人性的表现。人性的变化和判断引导人对人生进行选择,而选择之后所产生的结果往往值得探讨。我们的小说就是根据剧情需要以及巴山儿女真实情感来展现人性的,这一点读者完全可以在小说里看到,比如:“苦”,大巴山人很苦,而且也吃得苦,半口山泉一块馍,二两烧酒消困厄,餐风饮露讨生活,而书中的“背二哥”就集中体现了这一方面。

  &#9633;作为作家,同时又身在职工系统,你如何在生活中观察人性、把握人性,同时能够在小说创作中提炼人性,你所提炼出来的人性方向是否能代表你的世界观?

  &#9632;人性即人的本性,包含兽性与道德。兽性源自自然选择,是原始的生存选择价值观。道德是一种品质和规范,是人类与其它物种唯一的区别。生活中我观察人性、把握人性主要是挖掘人的善性、良知。言为心声,这肯定是个人世界观的体现。

  谈心路

  &#9633;写作对您的人生来说,意味着什么?

  &#9632;写作我称它是一种高雅的折磨,作品好坏决定因素在于对生活的体验程度。我将写作当作一种生活姿态,一种自我修炼和丰富的过程,让生活更加迷人。

  &#9633;在结束《曾溪口》后,有没有新的打算?是否有意愿为广大职工创作一本属于他们的小说?

  &#9632;暂时没有,待电视剧《曾溪口》拍摄播出后再作新的打算。不过,我早已下定决心创作一部属于职工们自己的小说,这一两年主要是体验和观察生活,相信不久的将来,就有职工在我的小说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本报记者 赵正旭

  名家点评

  野性与柔情

  ——长篇小说《曾溪口》女性形象分析

  &#9633;李明泉

  《曾溪口》是川籍作家苗勇、李国军创作的长篇地域传奇小说,浓郁的大巴山风情,醇醇的乡音俚语,像一壶浓度很高的包谷酒,在文本飘香。紧张曲折的故事情节,跌宕有致的故事转换,一个个鲜活的大巴山民女子形象从书中走了出来。她们或柔媚或泼辣或放浪或婉约,仿佛大巴山变化的四季。

  四姑娘出身曾溪镇望族,从出生到成长,无不接受着李四老爷无微不至的关爱。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她全然无忧无虑地成长,随着年龄增长,四姑娘出落得婷婷玉立,乡野远近的男人,都为四姑娘的美貌辗转反侧。四姑娘在腊月走亲戚途中,却遭遇了土匪,万分危急的时刻却碰上了带队回曾溪口的苏茂才。苏茂才在四姑娘十分危急的关头,奋不顾身,英雄救美,赢得四姑娘的芳心。后来,苏茂才在龙城山遇匪,养伤落马川。四姑娘义无反顾大胆出走,四处寻找苏茂才,在得知苏茂才被投入大牢后,不惜与二哥李修武反目,与牟老四等人深夜劫狱,大闹巴州城,以至兄妹俩兵戎相见。劫狱成功之后,苏茂才被秋月告密再次入狱。而这时的四姑娘已由一个官宦小姐走向了另一条道路——随春姑上龙城山救虎墩——与家庭决裂。小说发展到这里,四姑娘的形象全然凸现,在这里四姑娘完全按照自己的内心世界行走,彻底印证了大巴山的山民性格,率真刚烈,敢爱敢恨,仿佛莽莽苍苍的大巴山,挺立在时光深处。

  秋月与四姑娘相比,这个女性相对要复杂些,她的爱有自己的私心。在得知四姑娘爱上苏茂才之后,她又因为自己儿子被绑票而迁怒苏茂才,向李修武告密并与李修武苟且在一起,以至于自己的公爹被活活气死。随着小说的发展,秋月知道李修武的罪恶后,趁李修武与她发生性关系时,突然对李修武发难,结果失手,被李修武投入狱中,却与被她告发的苟学鄣关在一起。此时的秋月已心如死灰,但随着苟学鄣劝说,秋月慢慢醒悟,渐渐爱上了这个读书人,开始憧憬另一种生活。小说对秋月的描写,单纯而有起伏,秋月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妇女,虽然生活被毁,但仍然希望满怀,对真爱保持渴望,虽然迷茫甚至犹豫,但始终保持自己内心的那种希望。

  开幺店子的秋老板,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女性,在自己的丈夫杳无音讯之后,与背二哥霍土根相好,在霍土根利欲熏心出卖了苏茂才之后,她毒死了霍土根,自己也喝下毒酒,坚决不做苟且之事,更不出卖自己良知。这个人物形象与其说是一个女性,但更多的却是侠气,一股豪侠之气跃然。

  三姨太本是风尘女子,风骚满怀,小说中的性爱描写,细致地刻画了这个女人耽于欢爱而不自省的轻佻与放浪,相对于前边几个女性,她应该是有别于大巴山清纯风情的另一类,唯其如果,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才显得更真实可感。

  总之,曾溪口的女性形象个个不同,各有侧重,完全呈现出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态势,或许,这与大巴山的地域走向有关,与那里的风情有关,当然更多的是与作者底蕴有关。

  (作者系著名评论家、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

  记者手记

  雕刻人性,传递希望

  初读《曾溪口》,已经是春天的事情。夏日刚至,小说出版,我猜测着当一本本新书在心思不同的读者面前一页页展开,伴随着宁静的书香,会带给他们怎样的体验,而这体验里有几分带着对紧凑情节的欲罢不能、几分对原始巴山风物的探究、几分又是对书中复杂人性的琢磨品味。

  你会记得苏茂才,记得他的兄弟,记得他生命中不可逾越的女性篇章,如:四姑娘、秋老板,因为他们带着人性的光辉。小说以巴山蜀水的昔日风光和历史背景作为底色,将这些各自具备鲜明性情的人放置其中。有人说,书里最吸引人的是几位女子,我倒觉得最大的特色应该就是主人翁苏茂才,此人从出场开始,就带着难以泯灭的江湖气,这份江湖气集结了他对善恶的分辨以及道义的坚持,如果没有这样的性情,之后也无法出现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是他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内心同样具备这些特质的人,也激发了人性恶的产生,才会有李修武藏宝图之争、霍土根背叛、秋月为子献身之选择……

  这整幅围绕一张藏宝图而展开的人间画卷,犹如一条不断调整宽度与速度的长河,流淌出善恶在事实面前的此消彼长,令人惊叹作者对人性澄色的判断力和驾驭力。职工作家苗勇在采访中谈到对人性的理解:人性即人的本性,包含兽性与道德。兽性源自自然选择,是原始的生存选择价值观。道德是一种品质和规范,是人类与其它物种唯一的区别,而他在“生活中我观察人性、把握人性主要是挖掘人的善性、良知”,已证明一名优秀作家在写作之外的用心。

  “时代”变化经历得越多,可能人大多会对时代本身的强势流变有些麻木,就像城市发展带给人更现代的生活,却使人心难得真灿烂,倒不如书里所描述的巴山儿女,在一片纯净山水中,即使有特殊时代的映衬与限制,也将各自的情感超越他们的现实格局,洒脱野性又不负他人,这里面的真、善、美,却是任何一种现代化的生活模式都不能给予的。而人性却是常人在其人生中不得不面临的课题,或随波逐流,或自主沉浮,或见风使舵,或两面三刀,或阳奉阴违……

  商汤王在洗澡盆上刻上: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同样,一本好的文学作品,会使人看透了人性的本质,又能发挥勉励的作用,如果人性向下的力量会是主流,人生之幸福将荡然无存,有心的读者幸遇好的小说,要像发现珍珠一样,使它的光亮能在黑暗中照亮一方净土。本报记者 赵正旭

    大家在说:

  [马识途]

  《曾溪口》是一部乡村叙事的成功力作。(著名作家、《让子弹飞》原作者)

  [阿来]

  长篇小说《曾溪口》最大限度地让乡村叙事成为了一种再生意义上的可能。(著名作家、 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

  [赵本夫]

  《曾溪口》中浓郁的地域风情和乡土情调,大大超越了小说故事本身的因果链条和时空的线性结构,让文本呈现出丰富的文化意义和独特的审美张力。(著名作家、《钟山》主编)

  [伍立扬]

  《曾溪口》描绘了一个别样的巴山,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哪一位作家有过这样成功的尝试,是一次对大巴山的深度开掘与超越。(著名作家)

  [王敦贤]

  野性与豪情并重的人物群像,悬念迭起、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奇异而浓烈的川东风情画,质朴灵动独具异彩的叙事语言都让人叫好。(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协名誉副主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