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学祥
孟学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855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孟学祥简介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生于贵州平塘一个边远的小山村,爱好写作但常常都是眼高手低,虽先后在《民族文学》、《中国作家》、《文艺报》、《青年文学》、《山花》、泰国《中华日报》等发表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100余万字,却很难写出让人记住的文字。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山路不到头》,散文集《山中那一个家园》,两本集子算是对一段时间的创作做一个小结。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些集子里的作品,感觉上不是很尽如人意。这么多年还在不断地写却长进不大,能见诸报刊杂志的文字也就越来越少。因为写作,也得到了一些好处,散文集《山中那一个家园》获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散文《同病相怜生命线》获台湾文建会主办的“我心中的圣山”征文奖,大大小小的奖也获了10多次(不是交钱去拿的,多多少少都能拿到一小点奖金)。感觉在这条路上难修成正果,承蒙中国作协等各级协会的厚爱,有幸成为中国作协、贵州省作协、黔南州作协的一员,在忐忑不安中做了贵州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和公开发行文学刊物《夜郎文学》杂志编辑,一边挖空心思写自己的东西,一边认认真真看别人的作品。

新浪微博
文友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其它
原文地址:文学期刊在线目录作者:茅舍诗歌

文学期刊在线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猪槽井”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槽井”亦或“潮井”,因为没有记载,加上这片土地的人说话前后鼻音不分,“猪槽井”的中间那个字,到底是“槽”还是“潮”,很难说得清楚。喀斯特土地上的井,基本上都是以三个字来命名。就像这里每一个人的姓名一样,既要包含姓氏,也要有族人排辈的辈份字,最后一个才是取名的字,所以,这片土地上的人——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是很少有两个字命名的。村子里的人在说起这口井时,一直都不愿意称为“猪槽井”,只是简地说“槽井”两个字。

据说猪槽井是猪拱出来的井。以前喀斯特土地缺水,平时大家都是饮用望天水,如果天干不下雨,人们只好到很远的山洞里去挑水吃。山洞距村子很远,山大、坡陡、路险,加上路途遥远,一天只能挑一担水,水挑回家,除了做饭、饮用,就所剩无几了。牲口们往往都是饮用人们喝剩下的水,有时水剩下不多,牲口们就没有水喝,就只得忍耐。一天,一户人家的猪忍不住饥渴从圈里跑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火龙井是一口神奇的井,其神奇让村人们至今仍在津津乐道。尽管火龙井因大自然的造化早已经不再神奇,甚至于碰到干旱的日子也会断流,也不能再出水了。但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这一天,火龙井附近四乡八寨的老乡们,还是准备了酒水、猪肉、活鸡、糯饭,带着锅碗,到火龙井边来杀鸡祭祀。随后把杀好的鸡和带来的东西,以家族为单位凑在一起野炊,有的还邀来亲朋好友,喝酒划拳猛吃海喝,场面十分热闹火爆。每年的六月初六这一天,火龙井边的热闹决不亚于村里人家办酒席。

与别的水井不同,火龙井不是存在于山脚,而是存在于田坝中间,在一块近两亩大的大田坎下。火龙井是一口天然井,除了井台边放置的那块大理石上看到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外,其余的地方都看不到有人工修葺的痕迹。井的上方是田,井的下方也是一大片田,井的左边是一条小路,右边是一片草地。草地将近一亩,是村民们约定俗成保留下来,供来井边祭祀的人们聚会野炊的地方。过去大集体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喜欢这个封面


初心记·看云
密斯白的旧桃花泥—————白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冒沙井应该是连着一条河,而且是一条布满着金黄色沙滩的河。过去有水的日子里,一到发大水,井里就源源不断地流出沙粒,沙粒顺着水流冲刷出来的小沟,缓慢流向山脚的最低洼处。在那里,水渗透进了地底下,沙留在了地面上,天长日久,山脚不大的一块凹地里,就形成了一个大沙滩。

没有冒出沙子的时段,冒沙井是一口清澈透明的井。吃过冒沙井井水的人,回忆起在冒沙井挑水吃的那些日子,总是津津乐道于冒沙井井水的清凉和甘甜。说到那种甜,一些老人就会加重语气说:那是加了蜂蜜的甜,是润口生津的甜,是喝了一次后总是念念不忘的那种甜。没有喝过冒沙井水的人,在听了老人的一番描述后,都会不约而同地跑到冒沙井边,希望还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发短篇小说《牧童》,谢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这是一口记入村民族谱的井。其标志性的锅盖早已不知去向,井也荒芜得不再是水井了,但人们还是把它称为“锅盖井”。锅盖井边村民们口中那两棵大大的樟木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人盗伐后,井就彻底裸露了,并在后来的岁月中慢慢干涸。被盗伐过后的樟木树桩上遍长着一大蓬樟木苗,这些苗却总是长不大,最大的长有锄把大,长到一两米高后就不再见长了。樟木苗在樟木树桩的老根上互相争抢着生存空间,挤挨着往上舒展。也许是生存的空间太过狭窄和残酷,才让这些樟木苗不会长高和长大。这么些年来,村人们也没有想过要来间苗,让樟树桩重新焕发生机。相反地,有一些要柴火的村人为求方便,往往还会将那些大一些的樟木苗砍了扛回家,当柴火烧菜做饭。

这是唯一一口查出有文字记载的井,村民的族谱是这样记载的:公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姊妹井是一大一小两口井,大的在山脚,小的也在山脚。相距两米左右,小井在大井的上面,大井在小井的坎下,落差不到一米,稍不注意看还以为两口井是平行存在的。姊妹井的井水原来是满满当当的,自从距小井不远修了一个提灌房,一棵管子伸进小井背后的石缝中,将流进小井的水抽到半山的水塔,再由水塔将水从水管分流出去,流向四周的村子后,小井就干涸了,就没有水了。小井成了建造水塔的垃圾填埋场,乱石、混凝土填满了小井,将小井填埋得不再有井的痕迹。小井边的大树被砍掉了,树桩也被连根拔出,树曾经呆过的地方变成了水塔的泵房,泵房延伸出几条粗粗的电线,一直延伸到矗立井边的变压器上,织成一张与村子相通的网。这张网每天都要运动一次,在网线的运动下,那些曾经流进小井的水,就源源不断地流到了高高的半山上,通过四通八达的管道,源源不断地流进村子里的人家。小井的水断流了,在小井干涸后,大井也不驻水了,大井原有的水在某一天被太阳晒干后,就再也流不出水了。原先美丽的大井在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