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heGuevara
CheGuevar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88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暂无博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暂无博文。
切·格瓦拉


 

 


 


 

  

﹎﹎﹎﹎﹎﹎﹎﹎﹎﹎﹎﹎﹎﹎﹎

 

是谁点燃了天边的朝霞?
千年的黑夜今天要融化。
也许光明就会提前到来,
我们听见你的召唤:切·格瓦拉。

 

是谁指给我闪亮的星斗?
心灵战胜了虚荣的繁华。
在寻找家园的十字路口,
我们看见你的身影:切·格瓦拉。

 

是谁带领我重新出发?
正义的思想再度升华。
前进路需要新的脚步,
我们跟你前仆后继:切·格瓦拉。

 

是谁站起来永不倒下?
身后的大地开满鲜花。
革命的意志百炼成钢,
我们决心和你一样:切·格瓦拉。

 

坚定我的心让红旗飘扬,
接过你的枪去奔赴战场。
唱起我的歌就有了力量,
走在你的路上我们找到新的方向。

 

崔健

 

 

★美国最伟大的乐评人莱斯特·班恩斯:摇滚乐是一种态度,而不是狭窄定义下的音乐形式。摇滚乐是一种生活方式。摇滚乐是你做事情的方式,是你处理事情的态度。写作也可以是摇滚乐,一部电影也可以是摇滚乐。

 

★黄燎原:感谢崔健,让我们听到了有生以来最真实的声音。

 

★李威:摇滚乐是一种精神不是简单的金属撞击和无谓的歇斯底里。摇滚乐是愤懑绝望后震颤心房的一声咆哮和竭尽全力的一记重拳。摇滚乐强烈的现实批判性像一把刀子直刺你的骨髓。摇滚乐主张个性张扬从来不肯也不屑于媚俗。摇滚乐只管发出令自己舒坦的声音不会照顾你的耳膜。摇滚乐很坚硬像块石头意如铁志如钢。摇滚乐很柔软触及心灵会滴血亦会流泪。

 

 

听说过 没见过 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 没的做 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 向前走 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 走过去 没有根据地

 

想什么 做什么 步枪和小米
道理多 总是说 大炮轰炸机
汗也流 泪也落 心中不服气
藏一藏 躲一躲 心说别着急

 

噢 1234567

 

问问天 问问地 还有多少里
求求风 求求雨 快离我远

山也多 水也多 分不清东西
人也多 嘴也多 讲不清道理

 

怎样说 怎样做 真正是自己
怎样歌 怎样唱 心中才得意
一边走 一边想 雪山和草地
一边走 一边唱 领袖毛

 

噢 1234567

 

——崔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魔岩三杰



矛盾虚伪贪婪欺骗
幻想疑惑简单善变
好强无奈孤独脆弱
忍让气愤复杂讨厌

 

嫉妒阴险争夺埋怨
自私无聊变态冒险
好色善良博爱诡辩
能说空虚真诚金钱

 

哦我的天高级动物

 

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伟大渺小中庸可怜
欢乐痛苦战争平安
辉煌黯淡得意伤感
怀恨报复专横责难

 

幸福在哪里
幸福在哪里

 

——窦唯《高级动物》

﹎﹎﹎﹎﹎﹎﹎﹎﹎﹎﹎﹎﹎﹎﹎

 


 

走出城市空空荡荡
大路朝天没有翅膀
眼里没谁一片光亮
双腿夹着灵魂赶路匆忙

 

烟消云散和平景象
灰飞烟灭全是思想
叫或不叫都太荒唐
疼痛短促如死道路漫长

 

天不怨老地长出欲望
麦子还在对着太阳生长
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
它只感到冷暖没有重量
 
耿耿于怀开始膨胀
长出尾巴一样飞翔
眼泪温暖天气在凉
归宿是否是你的目光

 

我没法再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愤怒生长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张楚《冷暖自知》

﹎﹎﹎﹎﹎﹎﹎﹎﹎﹎﹎﹎﹎﹎﹎

 



我们生活的世界
就像一个垃圾场
人们就像虫子一样
在这里边你争我抢
吃的都是良心
拉的全是思想

 

你能看到你不知道
你能看到你不知道

 

我们生活的世界
就像一个垃圾场
只要你活着
你就不能停止幻想
有人减肥
有人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何勇《垃圾场》

 

左小祖咒


 

 


 

 

高坡砍柴要留桩

平地起房要留窗
请个木匠好好装
留个花窗来望郎
 

清早起来把门开
一阵狂风撩起来
头上青丝风里乱
八幅罗裙两揭开

 

姐脱衣衫白如雪
郎脱衣衫白似霜
姐做狮子先睡倒
郎做绣球滚身上

 

新出大船打大浪
大荡河里好风光
姐要风光识两郎
船要风光支双橹

 

天上星多月不明
地下山多路不平
河小鱼多闹浑水
城里钱多乱了情

 

春天三月风暖和
百鸟衔柴修旧窝
阿姐有窝无鸟宿
阿哥有鸟却无窝

 

——左小祖咒《野合万事兴》

 

谢天笑

 


 


 

 

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

是怎么死的我也忘了

昨天晚上我忘了活了

是怎么活着我也忘了

什么能证明我活着

什么能证明我死了

天空中飘过的云朵

是不是我是不是我

我也没有尸体

我也没有呼吸

天像坟墓一样压着我

谁拯救我谁拯救我

 

——谢天笑《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