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LVA薛
ELVA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33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1、前面部分感情线删的太多,以至于乐谢线发展太慢

2、原本设定的be眼下要生生扭转成he,结果造成了前面废话(废线索)太多

3、还有谁记得序章里挂掉的离朱妹子和第一章的夏夫人1.0……这俩原本是番外

4、原构思的昭明线与晗光线合成一条昭明线,对不起谢衣们

5、据说有叶海和呼延采薇出场过的同人,乐谢们都能修成正果,所以加了原本没有的海哥,顺带给采薇升到重要配角

6、鱼大壮去找武姑娘了,软妹你不考虑换个

7、羽哥……忘记最初写你是为了什么情节了,我真的不记得了

8、可怜的乐乐,第六章还在单箭头

9、2.0即将下线,3.0喧宾夺主,1.0永远活在回忆中

10、流水账长又长,删去啰嗦的废话和作废的设定,至少能省出一半字数……我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1 13:38)

6

雾泡

第一次被约的时候,阿阮曾问过夏夷则一个问题,她疑惑于自己究竟是哪里吸引到这个帅哥,毕竟自己怎么看都不是当下流行的讨人喜欢的那一款女孩儿,灰姑娘能够搭上王子也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公主——童话里的。

可现在早就连小孩子都不读童话了,夏夷则心想。

抛开那些有的没的,他其实挺喜欢她的,倒不是出于换口味,就眼前来说,这女孩有着纯净柔软的声音和干净透亮的眼神,尽管有点孩子式的娇气,但也在他容忍程度以内。通常来说清水芙蓉小家碧玉款的女生只要不太丑,就很容易让人交付信任。何况阿阮和丑完全不搭边,她虽然不走时尚路线,平时也不化妆,可玲珑的颧骨十分标致,这女孩的美貌不具备侵略性,身上也是一股草木清灵的味道,对身边人没有威胁和压迫,和武家那位是完全相反的类型。

他又发散思维,想到了别人身上。

说起来,阿阮给人的感觉倒是和谢衣有点像。或许是在一起十几年,相互之间同化了吧,谢衣也是,一张看似单纯又温和的脸。

关于谢衣的事,他多少知道点儿,当然了,其中也包括昭明那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7 14:03)

5
雏鸟

很长一段时间里,谢衣一直以为在傅清姣家里那次是和乐无异的第一次见面。
清姣姐的孩子很有趣,圆鼓鼓的脸蛋,闪亮亮的眼睛,乱蓬蓬的头发,怎么看都是个可爱且好玩的小家伙。
而且精得要命。
不幸中招掉了两辈的谢衣只能呵呵。
在那件事发生之前他从没把乐无异和记忆里的另一个孩子联系到一起。
说起孩子……呃,他挺早就知道自己没有女人缘,连老婆都娶不到的男人哪有资格带孩子。从二十几岁开始,但凡是与异性的约会,就没有一次不是无疾而终,谁也说不出原因在哪里,介绍人也只好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以后还有更好的,别心急等等。
这种话听了太多遍,久而久之让谢衣觉得自己这辈子注定要打光棍。不过他这人对世事看得开,倒也没有因为缺乏爱情的滋养而产生报社情绪,依然在浊世做着他的白莲花。
扯远了。
那个孩子……得联系到最后一次和女性看电影的经历,那是在多久之前了呢,他有点记不清了,只模模糊糊的有个印象,当时好像是和……采薇,嗯,是和采薇去的,刚刚破解完一组电码后两人都顶着黑眼圈,活脱脱一对从动物园跑出来的国宝,但是和肉体上的困顿比起来,精神上的疲惫显然要更要命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14:58)

4
公牛之眼(靶心)

 

十二两手端着咖啡进来的时候,瞳正在阅读他手上材料的45页。
他整理的这份资料长达一百二十一页,这是他第十一次翻阅。
听到声音他连头都没抬一下,甚至连目光没没交汇,十二就已经明了他的指令。这也算是长年磨合出来的默契吧。
十二本不叫十二,不过理科出身的瞳有着同样理性的机械思维方式,助手被分到他手里不到十分钟,就得了一个新名字,十二十二,听着多好,顺耳又好记。附带一提,瞳给他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起了名字,从二开始,十二结束。再顺口提一下,一……是华月,瞳自己给华月起的名字,不过除了他本人,没人记得华月还有这么个名号。
他外表三十出头——实际年龄还要再加上十几年,一张瘦脸五官深刻棱角分明,因为现在的流行审美正值面瘫当道,所以当他那神经坏死的英俊脸孔配上一副令人不快的傲慢时,还是相当抢眼的。
他在资料上划了重重一条横线,觉得不够,又描了一描。
七。
初七这个人……他认为可信,这和华月的看法截然不同。为了这个,两人还发生过一点小小的争执,不排除是女人的感性思维与宅男的理性思维的隔膜作祟。
显然,在华月眼里,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2 15:36)

3
我的心

一个人,在他几十年的人生里,总是会在某个时间点、某件事而在瞬间发生变化。
片刻决定永久。
一贯注重风度的夏家三千(公)金(子)此刻有种爆血管的冲动。
看着鼻青脸肿垂头丧气语无伦次口吐白沫(没有)奄奄一息(这个更没有)的发小,一股无名怒火油然而生,夏夷则站在玄关处,借着凉气打算努力地理顺下思路。
头痛的时候想事情真xx的费劲。
他在心底默默爆了句从别人那里听来的粗口。
无异,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装傻充愣不见得是件好事,可有时候除了这个你当真找不到其他可供交流的话题。
绑马尾的男生仍然把自己埋在沙发里,他的卷毛已经被抓成了一团乱麻,对于伙伴的明知故问也一声不吭,只有喉结动了几动——挤出一丝温和的笑来,可这笑容逼得他不得不往后退了退。
——从夏夷则的角度看去,他活像只把头埋在沙子里露出屁股的蠢鸵鸟。
房间里静极了,机械吞咽口水的声音被放大无数倍。
看到这不争气的模样,闻人羽简直气疯了,但是她最后还是松开攥了半天的拳头,决定暂时原谅他。

事情不是这样的,这家伙不应该如此失态。
夏夷则心想。
这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2 15:32)

架空向——作者脑洞过大+狗血糊脸+毫无条理——so,慎。
多年月季中毒者的恶趣味,每节都是以月季为小标题,男神就是我心目中的白月亮
0
夏日终曲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钟,她早早地坐起身,身姿笔挺,一如往日。或许是军队里养成的习惯吧,她无论做什么都是一板一眼。
处决安排在五点钟,她还有最后的三个小时可够挥霍。
过了半个小时,有人为她送来一条鲜亮的玫红羊毛裙,胸前和袖口的做工精致,没有毛球。配套的鞋子是同色的,软底无跟,她的身高已经很高了,不需要高跟鞋来为她增光添彩。况且无论是漂亮的裙子还是优雅的女士鞋,她二十几年来都没有穿过几次,陌生的装扮反而有点突兀。
不过内衣倒是很好,丝质,摸上去凉凉的,很舒适,她很喜欢。
四点一刻。
监狱长慢吞吞地走过来,还有个一脸严肃的护士,拎着个药箱。
应该是从她的脸上读出了什么,监狱长对其他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走了出去,只留下她和那个护士。
请换下衣服。
她摇头,表示不干。
请相信我,不然的话到时候你会很尴尬。我们不想弄脏这身衣服。
只要一会儿就好,请躺下来,好吗?
(为了你自己,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