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蘑菇豆2
蘑菇豆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992
  • 关注人气:1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刚出来时候头脑一片空白,坐下来反刍又觉得挺细腻。我想我此时此刻,多少明白导演说的向经典致敬的心思吧。总体感觉,这不会是一部讨喜的商业电影。这部戏的情怀更多一些,表达的方式更像是一部文艺片。

想了两天,东鳞西爪的似乎处处都有切入点,却一直找不到一条线将它们串起来。想找《当年情》来听,却突然看到推荐《凡人歌》,这三个字戳中了我的某个穴位,瞬间就让我的感触有了一个更精炼的概括——英雄本色,便是一曲凡人歌。

我没看过86版的《英雄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影画面是从空镜开始的,红房子海岸航拍的空镜,描绘了美丽的故事发生地,一股怀旧的情怀扑面而来。《当年情》作为主题音乐一直出现在各种场合,从一开始就萦绕在耳边。


        以前听过杨震老师的小讲座,他说起为什么的人的耳朵能分辨出不同人的声音、不同乐器的声音,能区分音色。其实每种声音达到同样音高之后,声波的频率都是完全一样的,但不同来源的声音,声波频率的起点不一样。那么从起点到达标准音高频率的这微乎其微的一段变化区间,就是音色被人耳捕捉到的区别所在。

        可以这样说,单单只这几分钟的开头画面,就足以奠定这部电影浪漫的基调了。上一篇还说到这部电影的表达方式,更多的像是一部文艺片。导演的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看完电影之后,心思百转千回,脑回路就跟《盗梦空间》似的迂回曲折的打着旋儿。眩晕了一周之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想起这么一句。

        都说处女座是细节控强迫症,这部电影里也可见一斑,影片里出现了很多细节上的隐喻:片名里的X是一个红叉,长长的片头罗列了所有线索:石泓对隔壁在心理上的依赖、面对晓欣时候露出的狡黠与得意,陈婧对晓欣的倾心培养,长长河畔的市井百态,傅坚的眼神,唐川在讲座上一直强调的“跳出思维定式”,石泓带着唐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电影之前,我一样选择了不做任何功课,抱着最初始的心态去看这场三大男神鼎力出品。一是不愿受到原作与珠玉在前的先入为主,二是,没时间。。。然后,听了大半场隔壁大妈小声而热烈的讨论,我得说苏导这部《嫌疑人X的献身》拍得如同看选手走迷宫,明知道终点在那里,却始终不知道他怎样碰壁数次才能找到出口。

 

影片的叙事选了倒叙,在简短的交代了男女主人公的情况之后,作为核心线索人物的唐川就登场了。紧接着就是案发,顺着破案过程解密,一步一步还原了一个唏嘘的故事。

片头配音描述了主角石泓的生活环境,老旧的房子能随时听到隔壁的声响,而他也将这样的声响充当自己的时间节点,跟着隔壁的节奏生活。镜头切换描述他的生活轨迹,两点一线,无比固定。当切换到隔壁陈婧家的镜头,则显得轻快而明亮,特别是女儿陈晓欣房间的长镜头,还有那个在镜头下部显眼位置的小鹿玩偶。而小吃店的名字寄托情愫深藏,欣欣,欣欣向荣。反观石泓,古板的数学老师萎靡的没有什么存在感,吵闹的课堂里学生当他不存在,石泓沉浸在自己的数学世界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个三集小段落的第二集,依旧是剥笋底的过程。只不过这一次剥笋剥出来的事实,叫人觉得不寒而栗。

 

正片一开始就像是个科普课堂,原来拖延死亡时间的方法是真实存在的,只是,那并不是大家之前被灌输的各种改变尸体表面温度的、所谓干扰法医判断的方法,而是真的拖着一条生命要生不死的磨到所有生机耗尽。当TA这么做的时候被害人或许无知无觉,但这种心态,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好像关于叶梓夕的法医检测,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法医秦明》热播,让很多人都觉得法医这种能让尸体说话的职业牛的不行,但这部戏中法医出现的并不多。季白和许栩在案发现场找到线索之后,也是来跟法医求证的吧。感觉上这才是正常的法医地位:为案件侦破提供辅助证据,为案件侦破防线提供参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看完了最新一辑制作特辑,给我感触最深的是两句话:一是王凯说,认真、踏实,应该是个演员最常态化的东西;二是张开宙说,他们最少考虑的就是这部片子该针对什么样的观众。

      这的确跟标题异常契合——创作背后的坚持与艰辛。


       金庸小说里几乎各个主角都有一位“神爹”。然而有三个人,不是神爹,是整个江湖的神。

      《神雕侠侣》中的独孤求败,已然仙逝,却依旧凭着超我的墓志铭引导杨过登峰造极,进入“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不滞于物”的境界,是“内功为根基”的“体”的极致。

       《笑傲江湖》中的风清扬,虽已避世不出,但仍在一夜之间指点令狐冲独孤九剑,教会他“料敌先机”,告诉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是“无招胜有招”的“用”的极致。

       《天龙八部》中的扫地僧只在剧情进入高潮时惊鸿一现。大隐隐于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蜗牛有爱情》在网站上早已迎来大结局,但是电视播出平台的播放周期因故反而延长了一周。看起来这并不影响各路影迷朋友的观看和讨论的热情。有一次看到网友们将最后一集出场的赵琅比作季白的“江湖神爹”,让人会心一笑。
        这毕竟不是武侠小说,是充满了现实主义风格的现代剧。季白也有显赫出身、前辈引领,他有赵琅教导,还有战峰护航。多么巧妙却有变化的“江湖神爹”设定啊。这么老的梗,偏偏用的时候我们全无察觉,直到最后方才回过味来。然而讨论过程却又叫人有几分唏嘘,这个梗现在还有几个人记得?

        金庸小说里几乎各个主角都有一位“神爹”,出身显赫、师门强大,有德高望重的武林宿老加持。然而有三个人,不是神爹,是整个江湖的神:独孤求败风清扬 扫地僧。
        《神雕侠侣》中的独孤求败已然仙逝,却依旧凭着超我的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00:40)

       许栩小丫头心是够大的,一个人回来探查。但是她也不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突然有声音传过来的时候,还是一个激灵,打滚一样的爬起来。这一段也是经过了好久的推敲,警察不是神也是人,更何况是一个小姑娘,一点儿都不怕不合常理。

       在许栩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里,突然远远的传来一声“咔哒”,这么紧张的时候来这么一下,真能叫人吓得脑子“嗡”的一下。把许栩吓得一咕噜爬起来的,是端着枪走过来的季白。很推崇剧组不仅在角度灯光镜位这些视觉因素上逻辑严密,细节非常经得起推敲,连声音元素都考量在内。我记得录音大师陶经说过,声音,包括配乐,能够弥补一切语言传递不及之处——可以描述空间层次,可以传递场景环境,可以传递人物情绪,可以传递故事节奏以及它在整个剧情中的地位。

        那一声咔哒的声音,我原本以为是大门门锁的声音,但是季白的出现,让我觉得自己的猜测实在是太想当然了。就像季白说的,这个时候最有可能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是凶手,是极具危险性和反侦查意识的凶手!他发现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照例还是先贴(上)的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545e2d0102xiz6.html       

-----------------------------------------​

       叶俏自己承认杀人,那就要从传唤对象变成疑犯了,上交私人物品被拍成具有仪式感的一幕。站在侧面的女警再给一个好评,不知道这位群演是不是正职警察,在叶俏说手链跟妈妈有关请求留给她保管的时候,那位女警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这会儿的叶俏褪去一身戾气,变得温顺柔和起来,她的请求听上去也很楚楚可怜。       关于叶俏母亲的故事一笔带过,但在三言两语间透露出来的也是上一辈的豪门纠葛。姚檬的举动很老练啊,刑警不能有怜悯,但她却是出于真性情安抚了叶俏。

       萌妹子也受到了情绪影响,还没学会给自己安个金钟罩。毕竟每个人都有一颗肉长的心。纠结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温暖的赵寒啊。每个人都要为他们的行为负责,世界是公平的,同情其实是破坏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继续作大死,分上下贴)

 

      引子,是部分事实,却不是全部的真相。看叶梓夕和叶俏两人这架势,绝对不是闲话家常或是威胁吵架。叶俏有求于叶梓夕,但从叶梓夕的回应来看,却又不只是希望她退出,自己挽回家庭关系这么简单。隔了这么久再来看这一段,突然想起,刀片绑架案里,叶俏不是向五金部“借”了两百万现金来给张士雍赎身吗?那么,她除了希望叶梓夕离开张士雍,估计还向叶梓夕求助帮她想办法解决那笔钱吧。

       但叶梓夕拒绝了叶俏。看叶俏的表情,大概是恨透了这个堂妹。什么都跟她抢,她是堂姐,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儿吗?看她在客厅腰背挺得笔直,开口求助,大约这已经是她能够向叶梓夕做出的最卑微的姿态。但是叶梓夕那么轻描淡写的就拒绝了她,甚至将她一个人晾在客厅。很难说叶俏是不是也曾经动过杀意。

      就像张士雍说的,人在商场,谁没得罪过几个。叶梓夕这大概是把叶氏的人都得罪了一遍,尽管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