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文丨王华中

“时髦”,“冷艳”,“妖冶”…在搜索引擎输入木玛的名字,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诸如此类,在那一代摇滚音乐人中十分少见到的标签。

作为1998年成立的“木马乐队”主唱和吉他手,除了那些颇为引人注目的标签外,木玛所做的音乐更是成为了不少资深摇滚爱好者对于一个时代的回忆。

时代或美好或动荡,总会过去。如今的木玛形容自己的方式颇有些戏谑的味道,“就是一个炮灰级的音乐人”。

事实上,成为炮灰并不一定非得是木玛的命运,在此之前,木玛同样面临过选择。“我以前做过摄影师,准专业级的,干摄影我估计现在很有钱了”,木玛边说边笑,“比音乐挣得多!”——在当时那个年代,选择了音乐事业就意味着要和困顿划上等号。

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音乐行业发生了不小的转变,木玛作为一个音乐人依旧活跃在舞台之上,今年的全国巡演“以梦为木马”正在进行当中,将在三十个城市陆续开唱。

对于木玛个人而言,一路走来的得失并不能用“简单”二字来形容。在音乐这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7 00:12)
标签:

杂谈

​这个主题来自海子的诗,海子借梦驰骋,英雄主义。木玛借梦玩耍:“我觉得梦是人很重要的一个体验,没有梦想的生活就太枯燥无聊了。

从木马到木玛

“游乐场里,木马停止转动,马儿还在那里”

樊夏:你们的专辑我一直在听,《果冻帝国》后,乐队和作品都算是进入另外一个阶段,但真正有那么一群人,怀念那支在迷笛地下室排练的木马乐队,怀念诸如《我终于失去了他》《爱得像蜜糖》《美丽的南方》等作品。当然,那个时期的木马,在商业上是远不及现在的木玛,所以对你来说,哪一个时期更纯粹?

木玛:做了3张专辑之后,胡湖离开,1年多新的成员之间也没有碰出任何火花,我意识到要转变,不变我就会不快乐,所以我及时决定,停止木马乐队。

不管是木马还是木玛,我都是在表达,我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用音乐表达自己。

木马是我的一部分,我们几个也都是木马的一部分,游乐场里,木马停止转动,游客都回家了,马儿还在那里,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7 00:07)
标签:

杂谈

​这个主题来自海子的诗,海子借梦驰骋,英雄主义。木玛借梦玩耍:“我觉得梦是人很重要的一个体验,没有梦想的生活就太枯燥无聊了。

从木马到木玛

“游乐场里,木马停止转动,马儿还在那里”

樊夏:你们的专辑我一直在听,《果冻帝国》后,乐队和作品都算是进入另外一个阶段,但真正有那么一群人,怀念那支在迷笛地下室排练的木马乐队,怀念诸如《我终于失去了他》《爱得像蜜糖》《美丽的南方》等作品。当然,那个时期的木马,在商业上是远不及现在的木玛,所以对你来说,哪一个时期更纯粹?

木玛:做了3张专辑之后,胡湖离开,1年多新的成员之间也没有碰出任何火花,我意识到要转变,不变我就会不快乐,所以我及时决定,停止木马乐队。

不管是木马还是木玛,我都是在表达,我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用音乐表达自己。

木马是我的一部分,我们几个也都是木马的一部分,游乐场里,木马停止转动,游客都回家了,马儿还在那里,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6 23:14)
标签:

杂谈

这个主题来自海子的诗,海子借梦驰骋,英雄主义。木玛借梦玩耍:我觉得梦是人很重要的一个体验,没有梦想的生活就太枯燥无聊了。

摄影师:刘轩岐

木马到木玛

“游乐场里,木马停止转动,马儿还在那里”

夏:你们的专辑我一直在听,《果冻帝国》后,乐队和作品都算是进入另外一个阶段,但真正有那么一群人,怀念那支在迷笛地下室排练的木马乐队,怀念诸如《我终于失去了他》《爱得像蜜糖》《美丽的南方》等作品。当然,那个时期的木马,在商业上是远不及现在的木玛,所以对你来说,哪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2 00:19)
标签:

杂谈

前几天排练路上看见李志发的苦难微,回顾了下,出来给这厮点个赞。

我与b哥

  其实算起来总共没见过几次,第一次知道大约是06年左右,yoyo飞msn发了首歌给我叫梵高先生,说你听听有那么点儿像木马。第一次会面应该是丝绒巡演到成都一起饭过,不熟也没咋深聊。后来人来人往处聚过几次,也没聊啥,但据b哥自己说最早会晤是木马巡演到南京红色气球酒吧,台上台下。

  聊得最深的一次是b哥巡演重庆,那天深夜我正犯肠胃炎边闹肚子边批阅朋友圈,b哥来电,接,彼方一群兄弟喝高兴了上来二话不说免提合唱了一首木马老歌,给我震了,一整首啊弟兄们!唱完先坚果老鬼上来聊完,b哥接过去聊半天,细节不表,最后挂的时候跟我说:“q哥,我知道你这些年不易,以你才华一定能写出好歌,加油,我支持你”。我挺感动,眼泪眼屎,意守丹田,接着默默的闹完了有史以来最怪异最感慨万千的一次肚子。

  后来我在一些行业上的问题请教过,b哥答得踏实,我觉得这厮,聪明,有情义。

b哥的歌

  说李志的歌不好听李志只是一种现象的人,肯定没怎么听过李志。b哥的乐队在声音上确实按摩不了我喜欢新奇的耳朵,但我认得出对美和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2 00:15)
标签:

杂谈

  昨天早上排练路上看见李志发的苦难微,回顾了下,出来给这厮点个赞。

我与b哥

  其实算起来总共没见过几次,第一次知道大约是06年左右,yoyo飞msn发了首歌给我叫梵高先生,说你听听有那么点儿像木马。第一次会面应该是丝绒巡演到成都一起饭过,不熟也没咋深聊。后来人来人往处聚过几次,也没聊啥,但据b哥自己说最早会晤是木马巡演到南京红色气球酒吧,台上台下。

  聊得最深的一次是b哥巡演重庆,那天深夜我正犯肠胃炎边闹肚子边批阅朋友圈,b哥来电,接,彼方一群兄弟喝高兴了上来二话不说免提合唱了一首木马老歌,给我震了,一整首啊弟兄们!唱完先坚果老鬼上来聊完,b哥接过去聊半天,细节不表,最后挂的时候跟我说:“q哥,我知道你这些年不易,以你才华一定能写出好歌,加油,我支持你”。我挺感动,眼泪眼屎,意守丹田,接着默默的闹完了有史以来最怪异最感慨万千的一次肚子。

  后来我在一些行业上的问题请教过,b哥答得踏实,我觉得这厮,聪明,有情义。

b哥的歌

  说李志的歌不好听李志只是一种现象的人,肯定没怎么听过李志。b哥的乐队在声音上确实按摩不了我喜欢新奇的耳朵,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6 13:16)

  看见李志写的,也小范围抒发一下,沾不沾边儿的,都不失为一种角度。

 

  95年来北京开始做音乐,19年,两个乐队,5张唱片,演出不停,从参加MIDI在学校阶梯教室举办的中国第一个音乐节开始,我参加过几乎90%中国举办的摇滚音乐节,经历总算是不少。过去,身边全是做音乐迷音乐追理想的朋友,知其乐,也知其中艰辛,后来这里面很多朋友转行成了幕后或者主办方或者媒体,开始有了别的形态,他们和我们,构成了中国原创音乐初步的粗浅的行业布局。

 

  以前,我的音乐节演出几乎没有合约或者只有简单的责任义务费用金额和何时付款的合约,为什么?很简单,需要生存,我只关心也只需要关心最关键的部分!后来有了标准的合同范本,上面从机酒到表演时间各种细节都有。但约定很漂亮,执行起来未必能按约进行,很多时候只能靠经纪人或助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5 09:50)
  昨晚看舌头乐队演出感慨万千,当年一起在midi学校楼下排练室打隔壁,在闷热狭小的房间里摸爬滚打出自己风格的音乐;在偏僻的东北旺和树村游荡;在没有完整设备的外地酒吧一起演出。。。那个时代如今已经过去,我并不想怀旧啥,但我记得,当时中国的音乐世界里有一帮年轻人,单纯而执着的追寻着发现着自己的灵魂,并在音乐里描绘出这灵魂的轮廓。得罪人的说,舌头的音乐是中国至今摇滚乐队里仅有的几支真正的原创,这种原创极为珍惜和可贵,尽管,没有任何东西是永恒的,但我认得出来那种气味,那种热血的,不顾一切的态度。因为我也参与其中,这种类似生命闪现的偶然,我有资格说:这无比珍贵,也一点儿也不珍贵,就像荒野凛冽的冷风里吹荡的垃圾,其中的一小片碎纸片上用铅笔歪歪斜斜的写着:青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整个团队大半个月的准备,终于换来一场完整和精彩的演出。过了几天,感觉就像刚刚演完一样,咱15个人团队的微信群里仍然还活跃着各种聊天,大家都意犹未尽,我爱这个团队和每一个人。我觉得很快,应该就有机会在别的城市演出我们的不插电。
    演出虽然是周二,还下着雨,但是场内朋友们的热情都很高,场面很热烈,我很开心。感谢在周二工作日还能到场的朋友,也感谢那些坐在家里观看了直播的朋友,这些歌都是我们精心编排过的,乐队演奏极为完美,是我脑子里构想的那种音乐的美感。还是那句话,我也许没有做到最好,但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0 11:01)

  我最喜欢创造的一类歌曲,是我最爱的游戏,我会先自己构想一个近乎完整的电影,剧情,影调都差不多,各种细节也都有,但又跟早上回忆昨晚的梦一样的那么飘渺,然后我以这种意像为基调为主角写歌,《爱得像蜜糖》就是这样。当年我在胡湖朋友的房子里用了2天时间写了这个歌完整的结构,歌词和吉他,排了一个礼拜吧,就进棚录了。

  这个故事大约关于一个女孩从小失明,跟她的妈妈生活在一起,然后一个男孩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男孩是特别好的,特别爱这个女孩,但是表达爱的方式却过于直接粗暴,电影以男孩最后的自杀结局。电影的细节我倒是记得清楚,但不多说,你也可以自己试试去想象一下,创造是个很好玩很私密的奢侈行为。

  这次我要不插电这首歌,歌词做了小改动,因时光推移,懂了一些事也还有些事仍然不懂,有些词已经不再喜欢了。有趣的是曾被说成是歌特乐队,一直让我挺好笑的,所以“面向着太阳,哥特式的离开”是一个反讽,也想表达其实自己的心并不黑暗,而是追着阳光的。虽然这被很多身边哥们玩笑拿来挪揄我,但开心就好,我无所谓。

 

愛得像蜜糖

命運 在你母親懷裡


刺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Muma木玛
Muma木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462
  • 关注人气:4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