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承德张秀玲
承德张秀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957
  • 关注人气:3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张秀玲:河北德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家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承德市第十四届政协委员,郭小川研究会副会长,《国风》诗刊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诗选刊》《诗林》《黄河诗报》《北京晨报》《绿风》《中华诗词》等。著有诗集《底色》。 
我的邮箱: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国风》诗刊2017年第3(秋季刊)总第53目录

    小川故乡诗意浓·丰宁杯诗歌大赛专刊

      管: 承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办: 承德市郭小川研究会

             承德市山庄诗歌研究会

名 誉 主编: 刘向东  歩九江

      编: 刘福君

常务副主编:  

   编: 杨林勃  姚崇实  崔雁侯  李海健  白瑞兰

             韩闽山  齐宗弟    张秀玲

编辑部主任: 张秀玲                                      

美 术 编 辑:叶海慧  张君慧

通联发行部

  任:张秀玲

副主任:李艳霞

编辑部地址: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翠桥路银领社区向阳小区106底商

邮政编码:067000

E-mailguofengshikanshe@126.com

 《国风》诗刊面向社会长期征稿,欢迎诗歌爱好者踊跃投稿!


目 录

卷首语

点赞丰宁诗领先/步九江

诗赛献词

写给“小川故乡诗意浓·丰宁杯”诗歌大赛的致词/方志勇

写给“小川故乡诗意浓·丰宁杯”诗歌大赛的贺信/刘文勤  柴  山

“小川故乡诗意浓·丰宁杯”诗歌大赛的贺联、贺诗/张君慧 许祥

“小川故乡诗意浓·丰宁杯”诗歌大奖赛获奖名单和举办单位

获奖作品选

4 这充满诗意的家园 (组诗)  /黄淑华

8 丰宁三题/贾  永

10 游燕山大峡谷/胡维军

11 家乡巨变/边  静

14 放歌丰宁/陈  仲

17 莺啼序·赋丰宁并贺满族自治县成立三十周年/孙艳华

18 七律·小川故里牵诗心/郭玉璞

18 七律·丰宁九龙松/王占民

18 丰韵祥宁/陆  离

20 凤山备忘录/李雅平

23 丰宁诗词颂/肖淑珍

24 丰宁感怀/王实诚

24 在丰宁这片土地上/马晓彦

26 京北第一草原/黄发国

27 念奴娇·缅怀郭小川/张连娥

28 咏丰宁/王  坤

28 七律·丰宁坝上草原骑马有作/杨  杨

29 小川诗意浓 家乡阔步行/安福林

33 诗意丰宁/王旭岚

33 美丽故乡——“波罗诺”/杨玉兴

37 诗人的土壤/金  升

38 凤山,我离你多远……/郑新华

40 诗韵丰宁/张玉龙

41 走进丰宁(组诗)/邵百伶

45 丰宁的土地(组诗) /曹铁山

48 丰宁揽胜/赵士红

49 走进京北第一草原/姜玉华

50 九龙松感怀/杨洪文

53 小川故乡诗意浓/石玉海

56 故乡献词(组诗)/韩景尚

60 如画丰宁/石子涵

62 燕北情/姜长国

参赛作品选

67 走向春天的腹地(组诗)/马桂林

69 美比天堂/孟宪歧

71 草原骏马/张士华

72 这里的诗飘着酒香/张国强

73 约定/云川逸羽

74 童年的村庄/王月平

75 乡村,乡居,乡民/牟福明

76 八间房/于  莉

77 故乡的云/王庆江

78 走进丰宁草原/李士侠

78 大滩,美丽的坝上草原/于振彬

80 潮河水/佳懿臻

82 小川公园/李小红

83 快点走,把乡愁追随/刘凤申

84 心灵深处的驿站/赵  勇

85 林中的笛声/马龙文

86 坝上油菜花/李晓明

86 故乡/常胜春

87 站在诗人窗前/高汉文

89 故乡之恋/陈国玉

91 花乡恋歌/曹瑞冬

92 草原夜行/曹文秀

93 暖一壶秋色 嗅一缕暖香/尹瑞娟

95 家乡的诗/刘建国

96 西官营戏楼/刘  志

97 范营村老榆树/宋殿军

98 过小坝子新民居/王春德

100 “八间房”一首崭新的诗篇/王奎侠

102 平顶山一直在我的视野里/徐惠敏

104 九龙松/于  莉

105 坝上草原/张建勇

106 那一抹鹅黄/张九福

107 白凤仙诗选/白凤仙

107 满乡诗韵/李亚平

108 咏京北第一草原/黄守东

109 九龙松/孔宪科

109 小川书屋感怀/郭文兴

109 丰宁之春/杨玉琳

110 鹧鸪天·丰宁/高常贵

110 九龙松歌/尹志杰

110 又回凤山/郭建文

111 七律二首/杨玉森

111 七绝二首/冯  富

111 沁园春·丰宁/燕山雪湖

112 满庭芳·大美丰宁/赵树云

112 沈连贵诗二首/沈连贵

113 肖海利诗二首/肖海利

113 刘杰诗二首/刘  杰

113 寻仙问古白云洞/柳景馨

114 坝上行——满族图腾/郭艳洁

114 赞护林员/吴志勇

114 美丽丰宁/叶金梅

114 牛河/黄承旭

115 登丰宁喇嘛山/田玉清

115 游丰宁/于  广

115 草原策马行/鲁景华

116 小城丰宁/李建东

116 北国之春/梁汉军

116 九龙松/陶青山

117 赞九龙醉/王凤祥

117 临江仙·春日丰宁/张学玲

117 古韵丰宁/王荣国

118 大美丰宁/刘运峰

118 塞外坝上观雪/温俊满

118 咏九龙松/曹咏梅

118 丰阜康宁/王  哲

119 九龙山杏花/李炳鑫

119 水墨丰宁/郭紫玉

120 美丽的家/郭清涛

120 颂丰宁/高启松

120 廉政勤政歌/肖连旺

121 夜色丰宁/张俊杰

122 乡村晨曲/白金玉

122 山村见闻/陈树斌

123 后大庙游记/邓茂增

123 诗词二首/杜亚玲

124 沁园春·喜看新貌/韩  英

124 青玉案·新农村/何明来

124 醉花阴·千松坝四题/梁宝清

125 立县奋斗三十年有感/刘汉军

125 临江仙·县庆篇/毛  燕

126 丰芜康宁赞/任建昌

126 家乡巨变/师耀武

127 我爱丰宁/石汉德

127 美丽乡村/孙仲君

127 丰宁胡麻营风光/杨丽娟

128立夏日游燕山大峡谷感怀/周玉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在2017总第51期夏季《长河》文学期刊的诗歌二首

此去经年

         /张秀玲

总是在那条熟悉的路上
光阴倒叙
一只蝴蝶追赶童年

我还没有走进家
还没有推开门,喊一声妈妈
还没有看见,人世间最温存的眼神儿

该死的风,怎么一下子
就把妈妈吹老了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记住
她年轻的样子

        

秋风吹过高岗
        /张秀玲    

等一下,风正在把
匍匐的时光扶起来

天空向低处延伸
试图把草原抱紧

那些等待拍日出的人
站在秋天的高岗
对准东方,一次次调试
现在还早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时间的焦距
被拉长,被缩短
镜头里的事物
往事一样忽远忽近

也许我就在你的镜头里
和草木一起侧着身子
或者是个小小的背影
请让我走出去
把自己放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在2016年10月《意文》杂志的组诗《哈里哈,比想象的更加生动》


 哈里哈,比想象的更加生动(组诗)

                          /张秀玲


哈里哈,比想象的更加生动

                   

炊烟升起的时候

山川安抚好昨夜的月光

牵着手,互相依偎

哈里哈比想象的更加生动

 

亮起来的光芒

抱紧乡村

轻轻抚摸每一块砖瓦

抒写时光的序言

 

每一朵花,都是一炷香火

被太阳点燃

跳动的火焰

瞬间抬高生活的表面

 

马背上的语言

逐渐被风简化

文字跌落在天空里

时间长出翅膀

 

已经用旧了的泥土

依然被新的雨水恩宠

到处都是郁郁葱葱

推开河流与道路

 

一些人走过来

一些人走过去

他们的影子偶尔重叠在一起

带走彼此的一部分

 

脚下的草,不会屈服

总是把疼痛喊回骨头里

再一次风起时

它们会把自己扶起来

 

不拒绝闪电雷鸣

一株株向日葵

仰起脸,哈里哈的乡愁

在秋天格外醒目

 

自己不再是遥远的人

 

离开三义号村,依依不舍

我想留下来

在这白墙灰瓦的乡村里

作一回主人

 

我会穿上粗布衣衫

扎一块蓝色围巾

手臂可能粘满了泥土

发梢也许贴着一枚叶子

 

给门前的树木修剪枝杈

给院子里的青与黄浇水施肥

数一数木栅栏上的牵牛花

开出了多少好时光

 

与风一起慢下来

草木打开底色

轻描淡写的日子

想怎么爱就怎么爱

一切都是生活的原样

自己也是真实的

 

早晨,点燃灶膛里的火焰

炊烟补在天空的缝隙

村庄从泥土里站立起来

 

黄昏,走在小路上

两边的野花竞相开放

跟过往的乡亲们打着招呼

自己不再是遥远的人

 

夜晚,把故乡捂在心口

与星星对话

 

爱上一颗土豆

 

面积:五千亩

区域:哈里哈乡

品种:荷兰十五

目标产量:每亩三千公斤

在示范牌上

土豆有了新的名字

也有了新的意义

乡亲们还是习惯叫土豆

就像是一位母亲

叫自己孩子的乳名

 

你想象不出

五千亩的土豆有多么辽阔

一棵挨着一棵

一片连着一片

看不见大地和天空

浩浩荡荡的绿

从时光里延伸出来

 

它们的花朵

粉的鲜亮,白的通透

这些涉世未深的红颜

在伊逊河的回声里

转过身就是来世

 

从春天到秋天

暴风雨之下,一颗颗土豆

隐忍无数的河流

抱紧闪电雷鸣

狠狠地爱

狠狠地疼

千疮百孔的身体里

挖出泥土与孤独

黑暗涌动

时间的刀锋

削平每一个棱角

 

田野里的那个人

弯下腰身

拨开层层的大地

秋天,和泥土

隔着一双手的距离

 

七月的哈里哈

 

七月的哈里哈

到处都是诱惑

不用修饰也不用技巧

一切都刚刚好

 

山谷里的风

每天都把所有的事物

轻轻抚摸几遍

哪怕是弱小的一棵草

也不会错过

就像是一位母亲

把爱放在尘世的最深处

 

格桑花开的不紧不慢

软绵绵的小时光

又轻又细

被一双双翅膀

举在天空之外

 

不忍心停下来

一遍遍从日子里穿过

只想遇见你

 

 

秋风吹过猎苑小镇

 

阳光下的猎苑小镇

总有一种神秘的色彩

旌旗打开旧时光

烈马一路狂奔

从皇家猎场的雾霭里

踏破清朝的暮色

一幅幅木兰秋狝图

不期而遇

 

怒吼声 呐喊声 鼓鸣声 欢呼声

撕裂时间的缝隙

鲜活而又生动的脸谱

从幕后走到台前

 

现代的风

吹走了几百年前的故事

而今,卷土重来

那些曾经的人物

皇帝 王爷 勇士 兵卒 哨鹿者

一转身,就是今朝

 

在这片乡村的土地上

他们的身份和地位

只是一个名词

被风吹来吹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捡起散落的光阴

——读张秀玲的诗集《底色》

 吕乃华

       在一个接一个的诗歌丰收年里,我在放大着读诗的毛病——读自己了解的诗人作品。一是忙于工作和生活,没有时间去赶诗歌的“闲集”;二是把自己定位于为诗歌跑龙套的人,自然就做不了“管得宽”的事儿;三是人性决定作品,没有了解一个人的修为时,就不能对他的作品产生渴望。文学需要一点个性,诗歌亦应沾上“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边。只是必须声明,真正优秀的作品,是不会以个人的忽略而消失的。我的喜好,仅受限于我文学行为的立锥之地。

未接到秀玲的作品之前,就在各路传播媒体上看到了诗集《底色》的介绍。第一感觉就很亲切,细加思考,是源自于生活的晾晒,却还显露着本真的一种用心。同时,又是经历了岁月剐蹭,却依然不失从前的追求。“底色”正是怀揣着这样一种企图,把初始的坚持、放大,把原有的挖掘、定型;把模糊的还原、求证。诗歌起步于如此朴素、纯厚的动机,行走在常规人性的通道之上,其作品的接地气、亲水土、重乡谊,一定是顺理成章了。我看重这类绕开虚无飘渺的嗜好去写诗的态度,喜欢在真实的生活圈子里,写遇到的切肤之痛,书引以为荣的大爱。让大众共有的时代感怀落地,把远离尘世、怪癖苦涩的念头扬弃。诗歌是智慧化了的生活表述,诗歌是让人学会用哲学的尺度定义事理。不扩大悲痛,不晒摆丑陋,不把云山雾罩的粗糙揉进生活的主流,以诗做担保,修炼哲思、明理、敬业、乐群的美好人格。

《底色》的第一部分为《鸣响》,收录了以《稻草人》《千层底》《土炕》《父亲》等近百首抒写乡愁、亲情的诗作,秀玲主观的立意,是要从成长亲历的年轮中,理出诗的清晰纹路,然后以思维升华、打包推送、宣告成立的方式,把爱恋的山峰和草原,把生养自己的母亲和父亲,把成长中的疏忽和孝敬,把观察社会的麻木和警觉,把家乡经历的战争和英雄,一一登记在册。这里有文化的良知,有脚踏实地的心灵洗礼,有对亲情内疚的深刻自责。比如:“这些很早就该做的事情/到四十多岁才动手/母亲转过身的瞬间/我的骨骼开始重新排列”(《秋风穿过季节》)在孝敬问题上,人们说过这样的理儿,说孩子病了,伤着了,大人毫不迟疑地抱起去医院,而爹娘病了往往要兄弟姐妹商量一番。乍听这是个关爱与孝心落差明显的现象。但仔细考虑,彼此对应的现场条件是不同的,当中有监护人与共同责任的存在。但无论如何,孝敬老人不能讨价还价,不能排序等靠,要用第一责任人的担当,在第一时间处置生病或需要救护的父母。这正是迎合了秀玲“我的骨骼开始重新排列”的思想坚定。

在《幸福的石头》中秀玲写道:“每天清晨来临/塞罕坝高远的天空/携手草木和阳光/向一块块石头敬礼”。当年塞罕坝首任党委书记王尚海,带领工人植树时,战严寒,斗冰雪,用烧热的石头取暖,从而成就了今天的“尚海林”。与其说是草木和阳光向石头敬礼,不如说是向王尚海等三百多名当年的林场工人敬礼。秀玲诗写作的起意因自石头,但秀玲诗的用意已完全倾注到了那些造林英雄的身上。“诗高尚”的技巧把握得到了准确利用。这种寄诗歌以担当的诗写观,应该得到提倡。

想比于《鸣响》,第二部分《暗语》的写作,跳出了据实写实、中心提示的书写习惯,而是熟练地使用了诗表达的生华、跳跃、留白和拓宽。这种广焦式、长镜头、局部高光的诗歌深入,是所有致力于诗歌写作的人希望把握、乐于拓展、使劲驾驭的手法。因此形成的界面之宽、景深之远、特写之妙,效果之好,肯定是公共认可的。但是,高强度的夸张、玄妙,往往使一些人进入走火入魔的疯狂,或是貌似深奥的神经,从而不顾诗歌写作的主题,层次结构也出现了内乱,甚至是痴人说梦和狂人乱语式的字词乱放。举两个例子:女儿四岁时,和她做过这样的游戏,我说“帽子”,让她说“沙发”;我说“杯子”,让她说“相机”。以此锻炼女儿捕捉、认知器物名称的能力,坚持下来,屡试不爽,女儿睹物说名的能力进步极快。再有一例:某人智商不算太高,能对话,但不能进行思想交流。他喜欢串门,常是一进门就问“去呗?”被问的人一头雾水,“去哪呀?!”,然后他说出若干天前两人一起说过的事,这时被问的人才恍然大悟。不关联,大跨度的词语碰面,就特像今天一些人写的诗歌。有人问我如何写出让别看似深奥的诗,我说你家有识字卡片吗,如果有你这样:抓一把识字卡片朝空中一抛,然后随意捡起,再随意排列、分行就成了。朋友会意的大笑。这似乎有些贬低写诗人的,但某些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的诗作,真的让你啼笑皆非。

回到秀玲《底色》《暗语》中《巡夜的词》。夜是遮挡心灵窗口的幔帐,夜是引人思考的开始,独处一室,向隅而立,古人能写出“床前明月光”“静夜四无邻”,今天的秀玲为何就不能写出《巡夜的词》?“……寂寞在一只空酒杯里/测量黑夜的深度/红唇是流血的伤口/面目全非不曾相识/把自己从身体里挖出来/抛光打磨淬火还原/知道会有万般的疼痛/只想在过程中赎回自己/巡夜的词/是风一遍遍游走的字幕/推开门,和碎裂的时间/一起出走”人非圣贤,孰能无忧。生活中的自己,悔恨、自责、愤懑是常有的事。那么如何活下去,这就需要擦亮望远的眼睛,果断剥离各种羁绊和缠绕。捶胸顿足是一种方式,而走出情感的低谷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人生窘境不多,但烦恼往往始料不及。果若如此,我们只有“把自己从身体里挖出来/抛光打磨淬火还原”。面对现实,诗歌是试探、假设、比兴的喻理取向和形而上的走姿,它不能照本宣科的还原生活,指导生活。这是我们必须清楚的,反之,诗歌将会成为枷锁而套牢你的生命。

在秀玲轻车熟路的诗写过程中,“一只鸟的目光,打开油菜花的金黄”(《向光阴问路》)“已经用旧了的泥土/不再乎雨水的宠爱”(《草原比想象的更生动》)“为什么要躲闪呢/每一根箭/都是你归还我的骨头”(《暗语》)。走到这些诗句的背后,我们会看到,诗人期待的是超脱于季节的生长,是岁月留痕的精准解读,是化干戈为铁骨的自警、自励、自强。这样说来,诗真的是一项理性、智慧的力气活,非有饕餮般的大笃,为诗是一种笑话。诗不是谁都能写的,太文化了漂浮,太底层了泻淡,太扇情了做作,太深奥了孤僻。如何把持诗写在人类心灵感知的有效范围,需要修养,需要清空安宁的心。

读《底色》,说诗歌,难免遭遇一管之见的指控,却也无妨;说诗歌,读诗人,谁能做到字正腔圆的拿捏,都属正常。这正是,诗歌的流向有外因的作用,但诗歌河流的改道却是许多人左右不了的。据此,我祝愿秀玲永远珍爱着自己诗歌的底色,在未来的诗写征程中,发现更多珍贵的宝藏,炫出自己的风采。虽说光阴似箭,但只要“常常弯下腰/捡拾起散落的光阴/补在时间的缺口”,收获一定会满满的。

                               2017.7 于衡水冀州


           与吕乃华老师合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在《虞美人》2017年第二期总第10期的诗歌:张秀玲的诗(六首)

               

种 子

       

是一朵花的前生

也是一朵花的来世

 

没有人关注曾经的风吹雨打

也没有人记得当初那细小的芽

在大地深处

孤独地生长着

也曾眷恋春日暖融融的阳光

也曾在黎明拥抱青春旋舞

 

用旧了多少光阴和泥土

才结出这一粒小小的种子

 

风,不敢轻易吹拂

那些弯腰的草木

正在托付自己的一生

    

底 色

          

眼泪也要节俭

不能让身体的甬道淤塞

失去奔流的意义

 

十六岁那年,母亲教会了我

用身体哭泣

日日,年年

每天都需要练习

在自己的泪水里游泳

沉淀的日子也会浮上来

 

可有时候

还是忍不住大哭一场

比如白发在头上滋生

比如走着走着前面的人就不见了

比如草木吹落一地秋风

而我,仍然有童年的恍惚

 

那一点亮光
       

只要那一点光,亮着
就够了
我带着无尽的黑而来
一层层一簇簇一团团
穿越孤独与春天

黑,是打败黑的最好工具
颠覆底色不是罪过

用你的光
用我的黑
兑换一个词语
或者一个字

然后,夜
一点一点沦陷

钥 匙

     
走出房间时
我习惯性地像往常一样
带上放在门口的钥匙

新的主人换了锁
这把钥匙,已经
无处开启

六年了
这把钥匙还在
有时候,我会把它握紧
再一点一点转动
直到打开身体
   

 

写给母亲

           

可是,妈妈

此刻,我除了想你

还是想你

 

想你站在风中

一遍遍喊我回家

想你弯着身子

抱着青和黄穿过季节

想你攥紧流血的手指

目光里依旧有天空的蓝

想你对着门前的柳树

数着春天到来的日子

 

而现在,你的身子

就像一根拐杖

每走一步

我都害怕

把大地戳疼

 

 硬时光

          

年根儿,小雪妈终于回来了

从初一开始,她就牵着小雪的手

一家一户的去拜年

 

每天,她都抹粉描唇画眉还弄个黑眼圈

每天,她都换身新衣服

每天,她都说着城里的好

每天,她都狠狠地抽打身上的尘土

 

本来可以过完十五再走的

她初十就走了

只有风知道其中的真相

 

小雪的手又和奶奶牵在一起

奶奶眼神儿不好

经常走着走着她们就倒下去

 

拽着坚硬的时光她们爬起来

小雪咬着嘴唇,看天

奶奶咬着残缺的牙齿,看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于2017年一期《燕赵作家》的组诗《秋风吹过高岗》

                              作者:张秀玲


◆秋风吹过高岗

等一下,风正在把
匍匐的时光扶起来

天空向低处延伸
试图把草原抱紧

那些等待拍日出的人
站在秋天的高岗
对准东方,一次次调试
现在还早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时间的焦距
被拉长,被缩短
镜头里的事物
往事一样忽远忽近

也许我就在你的镜头里
和草木一起侧着身子
或者是个小小的背影
请让我走出去
把自己放生

 

 ◆种 子

 

是一朵花的前生

也是一朵花的来世

 

没有人关注曾经的风吹雨打

也没有人记得当初那细小的芽

在大地深处

孤独地生长着

也曾眷恋春日暖融融的阳光

也曾在黎明拥抱青春旋舞

 

用旧了多少光阴和泥土

才结出这一粒小小的种子

 

风,不敢轻易吹拂

那些弯腰的草木

正在托付自己的一生

     

◆桃花劫

 

隐忍无数冤屈

不哭不喊

春风来时

交出自己的清白

 

光阴是最好的礼物

有那么几朵

至今还在唐诗宋词里

在千百年的琴声里

盛开着。花香沉醉

多少人迷了路途

不愿转身离去

 

身世在泥土之下

泥土之上的人们

却把前生和来世

涂上脂粉烟黛

不止是亵渎

还要背上千古的罪名

 

桃花,这么好听的名字

被借来借去

唯一借不走的,是容颜

 

◆又是新年

       

来来去去的

无非是把时间打乱

重新排序

 

雪总会铺天盖地的来

风依旧朝朝暮暮地吹

无数的影子被大地抱紧

 

找回出走的骨头

虔诚地还给自己

学会用灵魂取暖

 

鞭炮炸响的那一刻

日子从低处升高

有声有色地送给每一个人

 

只要心怀花朵

春天就不会亏待你

听,新年的钟声多么响亮

 

 ◆打不开夜的黑


逃不脱俗世
向风低头,给雨让路
向世间所有的美好
屈服。向把我扔高
又接住的那个人,傻笑

举起空空的杯
独饮月色
掌心里握着闪电与雷霆
也握着花朵与河流

我试图走过去
打不开夜的黑

◆ 底 色

眼泪也要节俭

不能让身体的甬道淤塞

失去奔流的意义

 

十六岁那年,母亲教会了我

用身体哭泣

日日,年年

每天都需要练习

在自己的泪水里游泳

沉淀的日子也会浮上来

 

可有时候

还是忍不住大哭一场

比如白发在头上滋生

比如走着走着前面的人就不见了

比如草木吹落一地秋风

而我,仍然有童年的恍惚

 

◆ 暗 语

                

擦肩而过的时候

我装作没有看见你

而你,昂着头

看天空的蓝

 

你的背影

弯成一张弓

对着我,射出冷箭

 

为什么要躲闪呢

每一只箭

都是你归还给我的骨头

 

◆
          
你把我的手,握在你的手里
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外挤压
用力,怕我疼
不用力,也怕我疼

那一刻,你像个孩子
眯着眼睛,鼻子耸立在一起
细密的小汗珠,在额头上
给阳光让出道路

我的手被你捧高
放在嘴边的时候
我抽了回来,不忍心
你动用身体里的美好

你不知道
这个秘密一直藏在我的心里
感谢那只蜜蜂
把我变成一朵花,送给你

           

◆冤家

        

我是你锁在心头的仇人吗

穿越刀山火海

走过滚滚尘埃

不厌不倦

寻遍前世和今生

 

在一棵婆娑的树下

不悲不喜   等你

来吧,请举起那道寒光

要亲眼看看

我的血怎样顺着你的刀锋

把满树洁白的花

一朵一朵染红

 

火焰升腾

时光断裂

 

◆一匹马在夜里奔跑
        
总是怕忘了
把藏在心里的话
对自己说上几遍
相见时的场面
也要在熟悉一下
还有虚构的时间
细微的小动作
看海时风吹起的眼神儿
星辰里默默的相望

我们的距离
不远也不近
刚好是一只手臂

一匹马在夜里奔跑
抖落的光阴
长出青苔

◆烂 漫

那扇门一直虚掩着
只有天堂和地狱
才能临摹它的情节

我还年轻
泪水充沛      声音响亮
能把自己从骨头里喊出来
能把周身的血液喊成花朵

哪怕跪下——尘世里
深深的尘土,也要扶起

跌倒的时光
酒杯里的红唇
一点一滴
舔舐溢出的黑暗

 ◆ 

              

咣当一声她摔了下去

他以最快的速度

把她抱到路边

 

她的哭喊足以让夜颤抖

可我却听到另一个细微的声音

别哭,疼吗


我路过的时候

裹紧了大衣

好像这样就能把这四个字揣进怀里

                                 

◆感谢一棵青草

       
跪下来
大姐和二姐的哭声
风,都吹不走

我的眼泪,很安静
一滴一滴落在黄土上
砸出两个小小的坑儿

清明节再去
其中的一个小坑
长出了青草

感谢这棵青草
代替我
跪在父亲的坟前

 

◆月季花

 

天冷的时候

父亲都会把院子里的月季

移植到盆里,摆在窗台上

总有那么几朵盛开着

冬天,隔着一层玻璃张望

 

这些年,母亲学着父亲的样子

花儿也学着原来的样子

总有那么几朵盛开着

冬天,仿佛还是那个冬天

隔着一层玻璃张望

 

今年,母亲用一些稻草

把月季盖在了寒风之下

她的头发

开成一朵洁白的月季花

冬天,已不再是那个冬天

隔着一层玻璃

隔着一层冰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