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承德张秀玲
承德张秀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559
  • 关注人气:3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张秀玲:河北德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家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承德市第十四届政协委员,郭小川研究会副会长,《国风》诗刊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诗选刊》《诗林》《黄河诗报》《北京晨报》《绿风》《中华诗词》等。著有诗集《底色》。 
我的邮箱: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存谢。发表在迁安市作家协会主办的《燕山》文学期刊2017年总第9期的诗歌《张秀玲的诗》五首

/张秀玲

瀑 布

        

世间并非所有的美好

都要向上

有些事物是一定要落下来的

树上的种子如此

瀑布也是如此

每一滴水珠都是小小的砝码

可以称量岁月

 

有一滴落在草叶上

草叶轻轻颤栗

此刻,早晨的阳光

就从这卑微的草叶上升起

 

有一滴从石头里路过

那小小的洞眼儿

历经千百年的疼痛

诠释着一个真实的故事

 

每当洪水来临

都会抓住时机

制造一场混乱

让时间的出口无法衔接

 

在风中

 

比它好的被摘走了

比它不好的也被摘走了

风摇曳着这个走远的秋天

 

枯黄的田地里

仅有的一个红彤彤的辣椒

格外醒目

 

路过的人们都赞美它

没有人把它摘下

甚至想都没有想

 

一团燃烧的火

摇来晃去

点燃孤独的背景

 

也许手指只差那么一点点

也许风不经意的吹拂

一切都由不得自己

 

明年春天,只有两种结果

一种是高出土地

一种是低于土地

 

 回 声


那个时候我们额头闪着亮光

用血液涂鸦夜晚

骨骼随时都会长出青草

 

那个时候白发长在别人的头上

岁月的磨刀石迎着风雨

开刃青春的光泽

 

那个时候月光是珍珠做成的

叮叮当当的响声

读不懂孤独与寂寞

 

那个时候日子很轻很轻

一阵微风就能吹起来

挂在云朵之上

 

那个时候一切都是虚构的

转过身就可以扔掉

或者随手抛到路边

 

多少年以后再去找寻

一层层拨开大地

只听到泥土的回声

 

牵牛花

   

想开就开吧

此刻

秋风徐徐,艳阳高照

正是好时节

 

自己就是主角

不必羞羞答答

不必矜持优雅

生根  发芽  含苞

潜伏在时间的背面

只为这高潮的来临

 

再热烈一些

再疯狂一些

绽放的过程

即使疼痛,也是美好的

足以用一生来回忆

 

我多想变成一缕风

占有你的青春

 

抱紧秋风

 

蝈蝈

只要你闭上嘴

秋天就会消失

 

所以,我想尽一切办法

让山青,让草绿,让花红

甚至让风披上外衣

 

和阳光十指相扣

坐在尘世的边缘

把这个秋天许给自己

 

常常弯下腰身

捡拾起散落的光阴

补在时间的缺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浓郁的燕山情致 纯真的诗心律动

    ——关于张秀玲的诗歌创作

/袁学骏

 

青年诗人张秀玲是燕山的女儿。她近年来多次在诗赛中获奖,并且出版了新诗集《底色》,于是为诗界广泛关注。拜读张秀玲的诗作,我感到这是一位原创诗人,一位不追风不赶潮而独立行进的诗人。

张秀玲诗歌的原创,首先表现在她来自生活的故乡山水风情歌咏上。滦河是冀北大地的母亲河。张秀玲在《滦河之源》中说:八百七十七公里的路/要过多少道坎/要翻多少道梁/要侧多少回身子……这里的词语都含着水份/修饰岸边的季节/以及大地上的影子。在《致滦河》中又说:我愿意把自己许给你/请收留我的温情清澈/向你走一步/幸福就向我靠近一步,又设问我怎样才能抱紧你啊……我变成一条鱼儿,好吗?在《滦河的春天》中,她写滦河岸边的花草自己举着身份/一股脑儿从两岸冒出来此刻/适合表白/爱,需要一尘不染。而在《滦河人家》中则说,每一块压缸石都是滦河的杰作。张秀玲热爱家乡的河,也钟情于坝上的大草原。在《大滩草原印象》中,她写“青草占据天空山谷大地/以及远方的孤独”,写放牧的马儿,旅游的滑翔伞和面面旌旗,慨叹要“取出光阴的一部分/交给大滩草原/用来虚度”。又在《坝上草原之夜》里描写烟花劈裂黑暗,人们手拉手围着篝火起舞,让那些“草木成为观众”。这些优美的诗行描绘了草原的美丽和游人们的情绪。张秀玲也写承德的名胜景观。在《中秋夜,走进避暑山庄》中说,牵着月光的手在古老的皇家园林中游走,似乎看见了康熙、乾隆,从而能古今对比,听唱《我爱承德我爱家》。

作者笔下最地道的还是那种山乡情景。比如《马车》一首,她写“夕阳挂在鞭梢上”的时刻,车夫赶着马车眯着眼睛往回走,因老马识途而让他懒散而悠闲。车上坐着一个女人,她依偎在谷穗上,“一条围巾遮住半张脸/那围巾和天空一个色彩”,这色彩便是傍晚天上的蔚蓝,寓意于平静、安宁。多少人写朝阳夕日,写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张秀玲却凭自己的生活感受写出了一种独特的诗境。她谙熟于燕山丛中的乡风民俗,也关注城中的日子及其新变化,都能给人一种天然涌流的感觉。如果概括张秀玲诗歌创作的基本特点,可以用“来自生活,流自心田”这八个字。

张秀玲有“求真意志”,在原创中恪守真诚,追求诗的纯美。这在写父亲母亲等作品中表现十分突出。比如在《半壶老酒》中,用仅仅十几行表达人去壶在,然而更是人去留声,人去留形。“我”一次次把蓝花瓷的酒壶捧在掌心轻轻抚摸,却“至今不敢打开那小小的壶盖”。这既是对父亲的深情怀念,又显示出对已故亲人的敬畏。诗中没有抒情和议论,没有叹息和泪水,一切都在叙述中,却那么含蓄而真挚。她写劳动中的父亲、病中的父亲也都真切动人。关于母亲,秀玲在《鸡毛坐垫》中说,这是母亲从遥远的老家送来的,那 “细密的针脚儿锁住母亲长长的目光”,不知道母亲为了穿针引线费了多少时光,一针一线都有母亲“心底的叮咛”,一针一线都佐证着母亲“满头的风霜”。那《端午的粽子》,则是粽子包进了母亲慈爱的目光和柔软的心事,只要我们能吃上粽子,她的“笑容会像粽子一样饱满”。我们也学着母亲包粽子,是学会了“临摹幸福”。她写给母亲洗澡,看到母亲的瘦弱产生了巨大的心痛。此作选材新颖,恋母情结表现独特。作者还写春光中、夏日里和秋风中的生活镜头,写马路边蓝花伞下的睡者和燕山小路上挑担的老人,都是作者怀着一颗悲悯的文心来表现城乡生活现实的。张秀玲诗歌所创造的美,犹如燕山花草树木一样天然的纯美,也可以说有承德山庄老酒、板城烧一样的清淳之美。有的富有禅意,恬静无声,咀嚼有味,味虽不浓,却让人口留余香。这表现出作者具有一种内敛精神和内视角度,有她所崇尚的真水无香、大音稀声的审美理念。

张秀玲的诗歌取材广泛,表达自如,下笔多从小人物、小镜头写起,细节化地具象地展示自己的内心世界,表达自己对社会人生的浓浓情思,是小中见大,富有内在的张力。对于重大的多见的题材,她却是大题小作。比如写著名烈士董存瑞和抗战胜利70周年,写曹妃甸妈祖文化之乡蚕沙口,作者都似乎放开手脚又似乎收敛着进行诗句的苦心推敲和个性化的表现。张秀玲本来是著名诗人郭小川研究会的领导成员,有郭小川的胸臆却没有走政治抒情诗的路子,或者说在诗行中更多了一点女诗人的艺术审美特点,在阳刚性的大题材表现上多了一点母性的阴柔。比如写学生们在课堂上学写全国道德模范“范振喜”的名字,有较轻松的趣味性。再比如写塞罕坝林场首位党委书记王尚海的去世,是用石头进行描述,凸显出了林场工人们的坚强性格。这些都是作者满怀激情而又遵循着她的诗歌理念来进行的成功之作。其中的民风民俗、生活场景和某些情趣,使其诗作庄严中有所活泼,沉雄中亦有柔软。从而她的诗具有思想文化内涵,亦有她创造的美学意味的张力,让人能够从短小精悍的篇章中获得到更多更丰富的感悟。还应当说张秀玲自喻生活在阳光和风雨走不进来/寂寞和孤独走不出去(见《蜗居》)的承德一隅中,却本于地域生活,潜心寻觅到了自己的诗情。

因为张秀玲的创作起手于上世纪90年代,不可能不受改革开放以来朦胧诗等现代后现代或言先锋诗潮的影响。在她的诗集《底色》中的暗语部分收入诗作72首,大量的黑暗、“黑色孤独、“孤单、“寂寞、“疼痛、 “证明等词语,不能说没有先锋范儿,显现出作者内心面对人世的另一种冷峻的思考。无论是爱情失败和人际的不公,多具有了质疑、质询、甚至是拷问的批判性质。这是温情、慈善的思想者兼具的一种诗思与诗风。其《底色》一首说的是消失与死亡,要“练习在泪水中游泳,底色是生者的悯老、悲秋,是无奈的怜惜。《冤家》《暗示》《思絮》等又有些愤懑与尤怨,有干预不良的在场性,体现了一种现实主义精神。诗人不能只作歌唱的黄鹂,也应当作一作啄木鸟。先锋们正向传统的历史意识回归,实现着自我与现实世界的对接,张秀玲可谓一例。她有一种成熟的天真,也有一种天真的成熟,有一种简单的丰富,也有一种丰富的简单。这是她长期秉笔历练的结果。

从写作手法上,意象选择和运用上看,秀玲的大部分诗篇都运用了拟人、感通,也有许多隐喻和象征,且把落脚处放在哲理上。她用拟人极为纯熟得体。“日子磨出了老茧/走失的春天没有回头”(见《日子磨出了老茧》),“蟋蟀读来读去”(见《中秋夜》),“开的飞扬跋扈/开的肆无忌惮”(见《海棠花开》)。浓浓的诗意就是这样从事物人化的过程中创造出来的。感通手段自古就有,这与比喻和拟人有关,但又各不相同。拐杖上的一枚红缨穗儿/摇动着湛蓝的天空(见《对视的高度》)。天空倾斜在他的白发里(见《秋风,把苍茫大地连根拔起》), 路边的喇叭花/吹落一地斑驳的光影(见《那个夏日》)。“我把指尖上的春天/种在你的脸上/万物生长”(见《虚拟光阴》)。闪电过后/无数的花朵/在雷声中怒放(见《去远方》)。这些便是秀玲百用不爽的感通诗句,是将意象循着常规或违背常规地进行连接,是相辅相成或相反相成的意象组合,形成别致的艺术表达,克服了直白无味之忌,充溢着诗人大胆的想象和思维的灵性。至于隐喻和象征写法,其《稻草人》全篇就是一个整体的隐喻,因为它有守候成熟的诺言,丰收后却被遗落在秋风中,“麻雀也不再怕它”,是作者为有功者被遗弃鸣不平。《冤家》《无处可逃》《两块玉》《思絮》等都具有隐喻意味,是篇篇内中有寓,可以视作寓言诗。象征经常与隐喻合二而一,但也各有不同的用项。五四运动之后曾有象征主义诗派,如今的先锋们则非常擅长隐喻,把明喻视为小儿科。《秋天的野菊花》是拟人化的自我追求自我展示题旨的一种象征,强化了自己就是主角。《一阙长调》《那一点亮光》等也颇具象征特点。隐喻、象征都会产生哲学意味。有通篇立意者,比如《向光阴问路》等,或在只言片语中议叙中,如无论走到哪里/自己就是风景(见《好时光》),等等。

总之,张秀玲在诗歌道路上用自我修行的精神、不怕孤独的心态,用她的悟性与灵敏进行自由的诗歌创作,表现出坚定的为诗信念和她的诗学立场、文化观念。其诗歌主要的审美意味不是轻灵,而是让人感到沉甸甸的,不少具有悲情之美,正剧之美。说来当今诗风浩荡,诗人多若恒河沙数,而且诗的向度多变。张秀玲不事张扬,也不为时尚所动,表现出一种写作节操,也呈现出一种生长的活力。她让我们看到这是一种平淡而高洁、纯然而大度的诗风。她的火热诗心和追求的诗风,每一步前进都会是自由而艰难的,但她一定会像当年郭小川和健在的诗人刘章那样,继续沉静地特立独行,扎实地走自己的路。

中国新诗已经百年,大家正在讨论这百年经验,探寻中国新诗何处去。无疑,张秀玲也是新诗中国化、地方化、时代化的自觉参与者和实践探索者。祝张秀玲有更多更好的佳作问世。

2017930草,1010日改定

 [作者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长,河北省文化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河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一级作家

 此文发表在2017年11月18日的《燕赵都市报》和2017年3期总第25期《燕山》杂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组诗《塞罕坝诗章》发表在《河北作家》“讴歌家乡美、抒写新河山——美丽河北”征文获奖作品专刊  

 

塞罕坝诗章(组诗)

              /张秀玲

 

生动的绿

 

山川是绿色的

河流是绿色的

天空也是绿色的

绿的浩浩荡荡

绿的无拘无束

只有这么好的绿

才配得上美丽高岭的大风吹

 

想象与叙述

都失去了意义

层层的波涛之中

光阴覆盖着光阴

所有美好的词语

都是属于这些绿的,这些绿

是从虚到实的最好见证

时光不会辜负这些生动的绿

给了它们真正的身份和地位

 

1962年到现在

木兰围场塞罕坝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用尽世间所有的文字

也写不出,这些

绕地球赤道十二圈的树木

怎样扎下细小的根

怎样发出青嫩的芽

怎样把青春交给誓言

怎样把脊背弯进泥土

激情与热爱,汗水与泪水

把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写意在辽阔的山川

 

塞罕坝,绿色的故事里

没有公主也没有王子

只有普普通通的劳动者

他们自己就是这绿的一部分

朴素,清新,纯粹,生动

 

幸福的石头

 

把石头烧热

放进被窝里取暖

就在四、五十年前

就在木兰围场塞罕坝

就在大风横行的窝棚里

 

一块块的石头

抱紧夜

在黑暗中打开黑暗

有时半夜醒来

还能听到轻轻的对话声

那是石头对骨骼的崇敬

 

偶尔石头也会掉在地上

“咚”的一声

夜,砸出个缺口

 

在树下在花丛在草地

在光阴深处

这一块块石头

怀揣着无比的疼痛

至今还保留着当时的体温

 

春天的风,坚守诺言

总会把曾经的名字

千遍万遍地

从石头里喊出来

喊成漫山遍野的树木

 

 功勋树

                 

这不过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树

枝干挺拔,叶子苍翠

若是生长在茫茫的绿洲

也许没有人会注意

 

可它,却长在了塞罕坝的风雪中

空荡荡的荒漠,只有这一棵树

孤独而又高傲

在苍茫的大地之上

摇动尘世

           

这棵树,证明着春天

没有白来。石头竖起拇指

狂风送来刀锋的目光

 

一群群的人聚到这里

看着这棵树,望着这棵树

他们甚至匍匐下身子

倾听根的呼吸

或是跪下来

用骨骼临摹坚硬

目光里升腾的火焰

点燃黑,点燃内心的辽阔

借走的热爱与信念

变成身体里的铁

这棵树,就是功勋树

一棵从灵魂里长出的树

 

几年的时间里

功勋树的子子孙孙

排成连绵的队伍

一棵挨着一棵

一片连着一片

光阴在年轮里

注册一个真实的神话

 

一座座的山峰高起来

一条条的道路矮下去

阳光明媚的时候

这些树木常常举起手臂

对着高远的天空,敬礼

 

尚海林

 

他走了以后,这片树木

就改成了他的名字,尚海林

其实,他没有走

只是身体以另一种形式

守候在大地深处

守候这一脉山川

 

树木的年轮里

连接着他的掌纹

一片片叶子

饱含着他的目光

风吹过,波涛的声音

粗犷 浑厚  深远

千遍万遍地呼唤着

一个名字,响彻塞罕坝的天空

 

花朵打开尘世

那些走过来的身影

比匍匐的草更低

 

光阴是最好的证人

尚海林的每一棵树木

都是用来抒情的,借用

鸟鸣、狂风、雨雪、闪电的配乐

诵读一首赞美的诗篇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组诗《塞罕坝诗章》创作谈

                                             /张秀玲

 承德市文联和作家协会曾多次组织本市的作家、诗人们到围场塞罕坝采风创作活动,并在现场采访和聆听先进事迹报告会。每一次,我的心灵都会受到洗礼和感动。把茫茫的荒漠变成一片片绿色的海洋,靠的是一双双手和顽强的毅力。在漫天的风沙和狂风暴雨中,在寒风凛冽的冰天雪地中,那些塞罕坝的创业者们,用艰苦创业、开拓创新、无私奉献的精神,抒写着内心无比的激情与热爱。如今,这片曾经荒芜的土地,充满了盎然的生机,也充满了诗情画意。塞罕坝,已经成为家乡美丽的风景,更是家乡的骄傲和自豪。

“从1962年到现在/木兰围场塞罕坝/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用尽世间所有的文字/也写不出,这些/绕地球赤道十二圈的树木/怎样扎下细小的根/怎样发出青嫩的芽/怎样把青春交给誓言/怎样把脊背弯进泥土”,“这些绿/是从虚到实的最好见证” 这是我在《生动的绿》中写的诗句,也是我的心声。几代造林人付出了无比的艰辛,才有塞罕坝今天的风光无限,时光见证了岁月的奇迹。他们献出了自己的青春,现在,有的人已经化作泥土,有的人白发苍苍,而栽下的树木,如同他们的亲人,守护着这一方热土。这一段的描述,让读者对塞罕坝有更深的了解,同时张开想象力,感受人们几十年的创业历程。

当时塞罕坝的条件有多么艰苦,是我们无法想象出来的。夜里非常寒冷,人们睡在四面透风的窝棚里,像冰窖一样,冻得根本无法入睡。于是就有人把石头烧热,放进被窝里取暖,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不敢想象人们是怎样度过了一个个漫长而又凄冷的黑夜,但是他们的心是明亮的。一块块的石头/抱紧夜/在黑暗中打开黑暗/有时半夜醒来/还能听到轻轻的对话声/那是石头对骨骼的崇敬”这是我写在《幸福的石头》中的诗句,这里面有石头对他们的崇敬,也有我对他们“硬骨头”的敬佩。我写这首诗的时候,几次停下笔,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触。感谢那一块块的石头,不仅温暖了他们的身体,也温暖了一段沧桑而又美好的岁月。

王尚海是塞罕坝的第一任党委书记,他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这片土地,为了纪念他,把他长眠的地方改名为尚海林。“花朵打开尘世/那些走过来的身影/比匍匐的草更低”(见《尚海林》)。王尚海走了,但是更多的人来了,这些默默无闻的造林英雄们,用行动诠释了对塞罕坝无限的热爱,对人生无悔的追求。“光阴是最好的证人”,他们无怨无悔的奉献,改写了塞罕坝的历史,创造了神话般的奇迹。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讲话中说道“胸中有大义,心中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这几句话铭记在我的心中,作为一名诗人,要到人民中去,为人民而歌,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写这组《塞罕坝诗章》之前,我又一次走进塞罕坝,面对郁郁葱葱的青草;面对漫山遍野的树木;面对湛蓝的天空和飘渺的白云;面对那些平凡而又普通的造林人。有一种精神、一种信念、一种挚爱、一种敬仰交织在灵魂深处,在血液里沸腾,在脑海里涌动,呼之欲出。如同春风鼓动着花苞,如同溪水冲破冰层。我必须要写出来,交出内心的世界,让花苞淡然开放,让溪流汩汩流淌。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艾青在《我爱这土地》中的诗句。写完这组诗歌,我对这句诗有了更深的感悟。阳光明媚的时候/这些树木常常举起手臂/对着高远的天空,敬礼”,(见《功勋树》)。而我,也想变成一棵树,挺拔在塞罕坝充满诗意的土地上,向世间的美好,敬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在20179月总第772期《山东文学》(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组诗《致春风》

                      /张秀玲

致春风


所有的热爱

浩浩荡荡扑来

 

看吧,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就连石头底下的小草

也费尽周折,伸出手臂

等待着拥抱

哪怕只是轻轻的

还有泥土里的那些小心事

早已对尘世动念,排好队伍

清清楚楚摆放着

 

不会奢求太多

只求在生命中曾经来过

每一次起伏与跌落

每一个笑容,每一次抚摸

都是美好的馈赠

 

春风,我也喜欢你得意的样子

喜欢你在群山万壑间

把我的名字,喊成花朵

            

 桃花劫


隐忍无数冤屈

不哭不喊

春风来时

交出自己的清白

 

光阴是最好的礼物

有那么几朵

至今还在唐诗宋词里

在千百年的琴声里

盛开着。花香沉醉

多少人迷了路途

不愿转身离去

 

身世在泥土之下

泥土之上的人们

却把前生和来世

涂上脂粉烟黛

不止是亵渎

还要背上千古的罪名

 

桃花,这么好听的名字

被借来借去

唯一借不走的,是容颜

 

 路 口

    
多年以前
我依然记得
两个孩子站在路口
玩着石头剪刀布

他们是那么小
像两个布娃娃
手心里,握着玄机
脸上的茸毛毛
排列出阳光
风,不敢轻易吹拂

那个午后,两个孩子
把石头剪刀布
摆在路口
送给过往的行人

等你

 

我已经积攒了三个春天

与第四个春天一起

送给你

 

邀上风

请出山谷里那些草籽

洒遍尘世

错过的河流

只为等一朵花

石头无需开口

那些跌落的光阴

正埋入泥土

转换今生

 

无数的你,在这三个春天

经过时,我听见

黑夜的骨骼发出脆响

天空在血液里取出闪电雷鸣

 

在阳光的垛口

怀揣着三个春天

不悲不喜,等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在20171116日《承德日报》的组诗《光阴作证》

/张秀玲

光阴作证

 

塞罕坝,是一部美丽的童话

阳光  风沙  雨雪  冰霜

都是真实的道具

王尚海  孟继芝  朱凤恩  郑宝珠

以及六位风华正茂的少女

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人

都是童话里的主人公

 

主人公里没有潇洒英俊的白马王子

也没有傲慢漂亮的公主

更没有灰姑娘和神奇的南瓜马车

他们普通的如一株小草

把身体交给了这片荒芜的土地

从此他们忘记了自己

 

成长起来的树木

已经长成身体里的一部分

每一棵都是亲人

天空记得他们的风姿

野花绽放他们的笑容

 

这里没有孤独

汗水和泪水在风里也会开花

 

光阴是最好的证人

这片干干净净的绿

已经成了塞罕坝的乳名

 

雪,站立起来

        

 一定要跟这些白

道歉,才能原谅自己

带着影子而来

 

在木兰围场塞罕坝

在这个用身体代替道路的地方

雪,以旺盛的精力

洗劫一空,留下炫目的白

白的无边无际

白的浩浩荡荡

 

呼啸而过的风

一次次从神话里飞出来

在闪电雷鸣之上

以雄鹰的姿态

冲破苍茫的底线

天空翻转   大地倾斜

埋不住的光阴

腾空而起

雪,向上飞

 

生动有了过程,不用描述

不用想象,也不用杜撰

山川俯首,生命旋舞

怀揣无数花朵的塞罕坝草原

以另一种方式拥抱自己

 

雪,站立起来

有了硬度和骨气

 

尚海林


王尚海,你走了以后,

这片树木就改成了你的名字

其实,你没有走

身体以另一种形式

守候在大地深处

守候这一脉山川

 

树木的年轮里

连接着你的掌纹

一片片叶子

饱含着你的目光

风吹过,波涛的声音

粗犷 浑厚  深远

千遍万遍地呼唤着

你的名字,响彻塞罕坝的天空

 

花朵打开尘世

那些走过来的身影

比匍匐的草更低

 

尚海林的每一棵树木

都是用来抒情的

借用鸟鸣、狂风、雨雪、闪电

诵读一首赞美的诗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谢。发表在201711月上半月总第772期《诗刊》的诗歌《石头里的名字》

 

石头里的名字

/张秀玲

 

把石头烧热

放进被窝里取暖

就在四、五十年前

就在木兰围场塞罕坝

就在大风横行的窝棚里

 

一块块的石头

抱紧夜

在黑暗中打开黑暗

有时半夜醒来

还能听到轻轻的对话声

那是石头对骨骼的崇敬

 

偶尔石头也会掉在地上

“咚”的一声

夜,砸出个缺口

 

在树下在花丛在草地

在光阴深处

这一块块石头

怀揣着无比的疼痛

至今还保留着当时的体温

 

春天的风,坚守诺言

总会把曾经的名字

千遍万遍地

从石头里喊出来

喊成漫山遍野的树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