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八月-莫沙
八月-莫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77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寂静的时候你能听见蝴蝶舞动翅膀的声音,那是她在歌唱。

本博客内所有文字均为莫沙原创,如引用,须征得本人应允。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莫沙隔林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04-12 02:48)
标签:

短篇小说

分类: 莫沙小说


覃靖拢了拢从额前滑下的刘海,在狭促的厨房里手忙脚乱着。一面往小瓷碗里鸡蛋,一面扭头盯着炉上的黄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3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8.05,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8.0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坐在木箱的女人》。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7,028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2 23:00)
标签:

裁缝店

人生

文化

分类: 蓝皮日记

裁缝店大多建在不起眼的小巷,或者偏街,一爿小店,挤在红红绿绿的干杂店、水果店和糕点铺中,显得有些退缩的黯然。如果不是常裁衣的人,是不容易发现它们的所在。

只到了夏日,店里横绳上挂满各式藕荷色、水粉色及水墨图的花布,远远望了,才扯人眼光。反倒花布前的横板和横板上埋头的人显得多余。

“回来啦。”每每经过,都会听见裁缝店老板含笑温和的招呼。我轻轻点点头回应,嗳。

裁缝店老板有一头黑的发,平素纳言,腿有小疾,所以很少起身,加上总穿着藏蓝的衣服,和身后那些黑的蓝的布料混在一起,教人不容易辨认,每次听见招呼声,循声望过去,总需要好几秒,才能把说话的人找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总低头独自做事情的缘故,记忆中的裁缝脾气都很好。十来岁时,一次随胖胖的邻家姨到裁缝店去,她的一条绸料裙子做坏了,拿去返工,更加坏得厉害。她几乎是卷着一股怒气一路冲过去的。

到了裁缝铺前,——那其实只是一张铺了黑布的大木板横摆在小巷口,板上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8 13:29)
标签:

生命

情感

分类: 闲散心情

一位遥远的朋友自杀了,从六楼的厕所玻璃窗跳下去,在一个艳阳的午后。

这是六月,六月有很多节日,独独没有愚人节。所以心被锥在半空里,空洞洞地痛,一连几日,耳边都能听见爽朗温和的笑声,尽管隔了十年,声音依然新鲜。

好友的QQ签名写着:我们要好好活着,因为我们要死很久。

生死之间到底相隔多远,难道就是半空的二十米距离?或者只有五秒,滴、滴、滴、滴、滴。到底哪个长,又哪个短。

人生都叫苦短,仿佛一开始就是一截葫芦底,因为尚在花期藤蔓就被踩破,所以结的果就苦不堪言。即便没人来踩,也会自己咬破指头让血滴落下来沾染到脚印里。

在诊所的注射室里,三个相识的老人边散坐在斑驳的蓝色靠背椅子上打吊瓶,并大声武气的说话。

我和我孙子说,幸亏爷爷年轻时候一顿能吃一碗肉,不然不知道有多亏欠。现在什么都有了,吃也吃得下,但是不敢使劲吃了,要控制。

今年先是旱,现在又涝。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6 18:01)
标签:

礼物

情感

珍藏

分类: 蓝皮日记



因为生日,这几日打开电脑,右下角就会有缠着丝线的礼盒闪烁,点开来,就被满屏暖暖的音乐和图画包围,许多平素少有联络的朋友或者久远的同事,也会发一句祝福的话。于是,心中便充溢着纯粹的快乐。

麦子在电话里说,他陪小儿在帮我挑礼物。我说,不是已经送我了嘛。他说这个是小儿专门为我挑的。追问是什么东西,小家伙故作深沉,告诉我这是个秘密。我颇不以为然,想着小孩子能够挑什么礼物。等到回去,一个小盒子递到我手里,是个白色iphone手机壳,背面印有两只眼睛交错的图腾。麦子在旁边说,买的时候宝儿就说了,老母鸡不要黑色的,不要硅胶的,太软了,也不要太硬的,尤其是不要大嘴猴的。我诧异着,内心涌起感动。前一次陪小儿到电脑城给他买游戏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5 21:55)
标签:

情感

分类: 闲散心情

曾经有段,落在低谷里。每日睁开眼,便感到黑而坚硬的重压,人生的餐盘全都打翻一地,日子成了难捱的星期二,过了十四点,没有半点信号,只布满漫长而冰冷的雪花。

不论走在前端还是后端,都被隔离和抛弃,即便夏日,依然挟裹着孤独的肢体,感知不了温度。白天变得易敏而怨怼,黑夜便陷入无休无止的梦魇。

为了让我这样思想简单的人看清现实,深谙世道的女友日日讲自己参透过的人生,并用身边人作例子,一个一个将他们的龃龊琐碎地描绘给我看,仿佛所有人的伪装全被她撕碎,露出森森白骨。人生变得大恶,我也迈入了荆棘林,连侧身走路都怕触碰。干脆将自己闭在门里,做不了事情,就整天躺在床上,张着眼,看着自己渐渐变得空洞。

直到一次偶尔看一部情节干净的韩剧,随着剧情开始有了表情,无意间发出的笑声在屋子里将自己惊吓住,那一刻,突然发现,原来还可以笑,哪怕无人以对。

依然将自己关在门里,整日整夜抱着枕头看那种简单甚至造作的韩剧,随着泪流满面或者开心大笑。依然看已经看了无数遍的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前世

今生

文化

分类: 闲散心情

在女友家沙发上小睡,迷蒙间被一阵木吉他的清音唤醒,男歌手含混不清的唱词将我从梦中拖出来,又甩到不知何处的去所,身体飘荡在半空,一动不动失了知觉,头脑却是睁着眼的清晰,听得见声音,却拽不住灵魂。那是一种迷蒙中的极度清醒。

友独自守候,在偌大的渐渐陈旧的空气里,随着空气陈旧的还有那段被腰斩了的感情。因为要守着那些附属过来的细菌一样滋生的寂寞,友便买了许多关于佛和禅的书。沙发上,床头上。书里拿黑色笔圈圈点点划出着重号,旁边还认真作着笔记。有时候,她会半夜从床上坐起来,走到客厅,蜷在闭了窗帘的沙发上,帘缝漏进来的外面的灯光只罩着她的影子,看不清她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

有时,友重重呼一口气,咬牙道,女人最好不要经历这样的感情,就是一场情殇,下辈子坚决别作女人。友说她的同学天天在家里打坐敲木鱼。我笑道,幸好这里没有木鱼声。

我在读,柔软心是莲花,因慈悲为水,智慧为泥而开放。

白天读书,夜夜依然梦魇如故。拼命挣脱被定住的束缚,那份惨厉。等终于真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8 16:58)
标签:

笑靥如花

分类: 闲散心情

流火的七月。

售票厅前,买票的学生一直排队到台阶下的地砖上。

女孩穿着白衣,静静站立在毫无遮挡的烈日里。忽然听到呼唤名字,转过头,一个干净清瘦的男孩拿着矿泉水向她跑来,女孩迎着刺目的阳光,笑靥如花。

“怎么才来呀。”

“公交车路上堵住了。我来排吧,你去那边喝点水。”

“不,我要和你一起。”

那个黑脸黑手臂的中年男人绕着队伍逡巡,“襄樊西安西安襄樊的!——”岁月晒得他面无表情。

移动门店前,矮小的男子弯腰将一张褶皱的彩色广告纸仔细铺在地上,然后伸出满是粗茧的手,冲几步远一个头发蓬乱张皇的女子招着:来,这里坐。这里可以坐。

进站口,银白栏杆泛着燥热的光亮,将旅行的人挤压着递进门里。黑恤男子站在栏杆旁,脚边的皮箱拉杆长长地向上伸着,一边焦急地冲手里的电话说:

“我也爱你。我真的爱你。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30 09:36)
标签:

心情

人生

休闲

分类: 闲散心情

清音

清晨,对面山坳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响,因为非年非节,声音就显得格外凄惶,不知道是生的庆贺,还是死的送别。

 

人生

同事说,人生就是一卷卫生纸,扯啊扯啊一辈子就扯完了。箫转述的时候特别加上注解:所以,不开心的那段就当是多扯了两节卫生纸,用完就扔掉,无所谓。

 

缘分

缘分都是自己加的,因为相见和相遇。上辈子或上上辈子的约诺,留在今世,千里迢迢而来,只为与君同行一程,相望一眼,然后再彼此错过。

其实,只是种臆想罢了。

 

如初

幼婴仰躺在母亲的臂弯里,张着纯净清澈的眼,在嘈杂的人来人往里独自安静。因为初来人世,混沌未开的眼睛看不见那些喧嚣纷扰,所以一尘不染。我们的眼浑浊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轮回

杂谈

分类: 闲散心情

        

    同事被调没多久,位置很快便有人替。

我担忧着:那他就再没回头路可走了。

友嗤之:有什么好回头的?

也是,去的地方是人人都想去的,而且从此免掉两地奔波之苦。谁会愿意在这种极乐时间回头,跑都来不及。

儿时看过一则神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