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陌上花开
陌上花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2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2-27 15:42)
瑞瑞生病了。
当然咯,这不是我不更新博客的理由。
不更新的理由是因为……唉,要更新两个博,太麻烦了。
天生穷命,连博客也只能好好的拥有一个而已……
 
所以,我有空还会来更新新浪,但基本上,大家可以去这里看我的博客:
 
这个博客天天有更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11 22:20)


妈妈呀……
    瑞瑞最近晚上醒过来,不是每次都哭了,而是就那样醒了。然后叫“妈妈”。
    我不理他。他沉默一会,拉长声音:“妈妈呀……”
    啧啧啧,飞过去抱他。

飞吻
    学会的新动作,不过还不是很协调,他把小手放在嘴边(多半是鼻子上)一挥,然后才“叭”一声。脸上笑嘻嘻的。
    轻易不做这个动作,心情好的时候才做。不过如果是我们去上班,他来送送我们,就会大方赠送飞吻。


    自从瑞瑞知道鱼食是放在鱼缸下的柜子里,并且学会开柜门的动作后,我们家的鱼明显胖了。他一天里有无数次会打开柜子表示要喂鱼,总得有个一两次给他个面子。
    我怀疑总有一天,这些鱼会被撑死。

蛙蛙
    我不明白小孩子到底是怎么才学会说话的,完全没有规律可循。
    他最近爱上的是一只青蛙。这只青蛙在我给他买的一张小椅子上,边上还画着好几个别的动物。
    他走过来,指着青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10 20:11)

  颜妍睁开眼睛,要想一想,才明白自己在哪里:办公室的沙发床上。
  她想坐起来,挣扎了一下,却又倒了下去。头痛,嗓子里直冒烟,她不由呻吟了一声。
  “喝口水吧。”一个声音说,低低的男中音,悦耳,却让颜妍吓了一跳,对准焦距看过去,端着杯子俯身向她的,是一张年轻的脸,竟然是个帅哥呢。
    帅哥?她几时转运了?慢慢地眨眨眼睛,想伸手去摸一摸,却听到一声“颜经理,您还好吧!”
  颜妍要到这个时候,才总算清醒了一点,她挣扎着想再次坐起来,帅哥伸出手帮了她一把。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抬眼看他——“你……”
  “颜经理,我叫张雷,昨天来报到的新同事。”张雷站直了身子,微笑着说,“昨天部门聚餐,年度考核我们部门又是第一名,所以您一高兴就喝多了,非说要回公司不可,所以是我和李洁把您送回办公室的。现在是早上七点,李洁刚刚先回家梳洗,您醒了,要不要也先回去梳洗一下?”
  颜妍楞了一下,对着他努力的微笑了一下,好个会说话的小伙子!
  在洗手间里洗脸的时候,颜妍对着镜子里那张略略憔悴的脸多望了几眼,路过门外大开间的时候,又对聚精会神在电脑上查资料的张雷多望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2-7
 


    大年夜,罗大发打电话给小才,约他晚上吃了年夜饭去放炮仗。
    “这次一定要找一个好地方,”罗大发说,“昨天小年夜,我们家楼上的洗衣机被一个火星子烧了,人家嚷嚷着要找人赔,怎么找得到?不过想想还是有点慌兮兮,不如找个没人的地方。”
    “没人的地方?”宋小才想了半天,只想到钱塘江边之江大道,路边堤上巨宽的人行道,又不在市中心,多半没什么人。
    事情就这么定了。这天夜里,过了十一点,杭州城里已经到处都是炮仗声,小才去接了小飞,罗大发带了新交的小女朋友咪咪,一行四人,驱车到了之江大道,挑了最没人气的一段江边,大家把一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5 14:30)


    我叫more。这个名字大概有点稀奇,至少G在听到我的名字时,眉头微微一扬。当然G并不叫G——他另有一个复杂的名字,可是带他进来的二老板同他说,我们这里,都用英文名字呢,方便点,他便说,那么叫我G。
    我听了,眉头也微微扬一扬。他看在眼里,微微的笑了一笑。
    G的个子很高,很瘦,留长发,戴眼镜。有趣的是他穿着麻质的衬衫,竟是浅绿色的,我怀疑风一吹,他就要飘走。他当然没有飘走,而是搬进了我身后的办公室。
    这间半大不小的公司,等级倒很是森严,各种职位的办公桌大小都不同,我熬了五年,才搬进大开间里草草隔出的小小单间里,简易板搭出的墙壁连顶都不封,只是略具其意而已。G就在我隔壁的另一个小单间里。以前那里坐的是个严肃的中年女人,有一天忽然不见了,据说是为了爱情去了外地。真是昏倒,但女人总归会渴望爱情吧,严肃和中年也不能阻止。
    说到爱情,我想我大概算是幸运的,因为我就要结婚了。家明早半年已经向我求婚,那天他忽然郑重的约我去一个高档餐馆吃饭,电话里特地说:“是个好日子,你下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多的新书《过年》,在年前如期上市,貌似走的贺岁市场——如果图书也有贺岁市场的话。事实上,就算真的有贺岁书,一走进文二路上的博库书店,也就觉得不值一提了。
书真多。真多啊。
可是要在这满满三层楼的书里找几本过年读的好书,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儿。沧海一粟,阿土挣扎着在书海里抢出一抱书,七天长假,吃饱喝足,精神食粮,就全指着它们了。

《过年》
那多不止和我说了一次,说这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这本《过年》,确实是那多灵异手记系列里最具有想像力的一本——讲述的是一种叫“年”的以时间为食物的怪物,至于时间怎么就成了食物……那多自有他的解释。
适合人群:对科幻、推理有兴趣,会为时间机器到底如何运作这类问题发两小时呆的人。冬天的长假,在被窝里思考时间这类问题,再适合不过了。毕竟,时间是我们绝对不可以改变的东西,无论快乐还是伤心,都会一年年过去。

《艺伎回忆录》
想搭着电影火一把的小说,却没想到电影暂时不能放了。就小说而言,这本书确实可以打发点时间,看看小百合是如何由一个无知女孩终于成长为风华绝代的佳人的。关于日本艺伎的细节,很长见识。
适合人群:需要在过年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3 20:36)

    小才知道春运的火车票难买,不过不知道这么难买。
    他站在人潮汹涌的火车站,张大嘴发了一会呆,才找到了他要排的队伍的末尾。好家伙,前面还有人带着小板凳的。宋小才看看自己:出门时为了轻便连包都没带,这下可好,估计要排很久,怎么打发时间啊?
    其实,宋小才并不是和生活这么脱节的人,只是以前还真的没有在这个时候买过火车票而已。报上天天说车票难买,可是他没需要,自然也不太关心。不过这一次,却是不得不关心。
    因为是小飞让他帮忙买的。小飞今年要跟爹妈一起回老家过年,两位老人非坐火车不可,小飞苦恼极了,又怕买不到票,和小才念叨了几句,小才就拍了胸脯:没事,不就三张票吗,我帮你买!
    话是说了,小飞也高兴了,周末小才就奔车站了。他特别算过时间了,提前了二十天去买,也打听了,那个方向的车票,不是特别紧张,他没想到的是,有这么多,这么多的人排队。
    宋小才百无聊赖,跟小贩买了当天的快报,偏偏周末,版面上,半小时后他已经开始看分类广告了,而售票窗口,还遥遥无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3 11:11)


夏公是个很严肃的人,有着非常浓厚的书卷气。这一点,在他的版面上当然是可以看出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书评版,就很严肃,很有文化。

现在好多了,经常走青春文学路线。8过夏公对此其实非常不以为然,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和我说,书店里,这一类书其实根本销不动。

其实这种话让我也很郁闷,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自己常常追看的书其实是滞销品而高兴的吧。8过偶看了看夏公用来做依据的书店,其实这些书店都是比较有文化的,显然像瑞妈这样的人走进去就会不由自主放轻声音的……实在话,如果这一类书店里,青春文学竟然畅销,也是奇闻一桩吧。

话说自从开始看耽美小说后,就老是纳闷,这些作者老是说自己出书了,书在哪?这一类书,真的有卖吗?反正无论是新华书店还是二级市场,都没有这类书的影子,更不必说夏公常去的学术类书店了。

这天,半夜。下了班,忽然想要去买杂志。晚上十一点,杭州的书报摊大概都关门了吧。我一边失望的开车上路,一边盘算了一下,给我想到了一个地方!

国货路与青年路交叉口,有一家小书店,以前我和花花夫常去那里——我下班迟,想到要去买什么杂志时,我们就去那买。有两个年头没去了,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9 16:25)

    话说这天,瑞瑞做了一件错事。
    当然,对瑞瑞来说,对和错本来就全无概念。这一天早上,他只不过是走到他爸爸的床头,拿起了在他眼里最好玩的一样东西,然后走回去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顺便把手上的东西摔烂了。
    就是这样而已。然后瑞瑞就哭了。当然喽,是因为摔疼了。
    瑞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吵醒的。这天是星期天,他难得的打算多睡半小时,这一下,睡不成了。
    他坐起来摸自己的眼镜,一摸两摸,都没摸到,想再摸的时候,正在哄瑞瑞的奶奶告诉他:你的眼镜,被瑞瑞摔烂了。你快哄哄瑞瑞吧,我得给他泡奶粉。
    瑞爹于是睁着一双模糊的眼,把瑞瑞抱到胸口,努力安抚儿子,同时偷空瞧了一眼他那幅壮烈牺牲的眼镜:镜片倒没事,腿断了。而且是完全不可能再接上的断。
    瑞爹心头一阵疼痛——这眼镜架,1000块钱哪!他这里一心疼,不免分了分心,瑞瑞不满意了,哭得更大声。当下瑞爹赶紧陪上笑脸,千哄万劝,方才让瑞瑞抽抽嗒嗒止住了哭。说起来,前几天,瑞瑞不晓得为什么,忽然和瑞爹闹了别扭,有两天没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9 10:16)
 

大家都晓得,这个世界上,是有时尚这种东西的。

这种东西之于瑞妈嘛,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不远,当然不远啦。想当年,瑞妈的对座,坐的就是现如今杭州时尚界人称教母的程JJ。当年,当程JJ还米有成为教母的时候,瑞妈和程JJ有过一段对话。

话说那天,正在往小资的道路上大步流星往前走的瑞妈(当然咯,当时还不是瑞妈),举起手中新买的咖啡匙给程JJ看:这个小匙可是瑞妈淘了很久才淘到的,勺子口有波浪状的花纹,是个贝壳的样子。

程JJ仔细看了看,忽然大惊道:啊,天啊,你怎么把勺子咬成这样了!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当……

大家看,不要把教母想得太神圣,当教母还不是教母的时候,程JJ是很可爱的……8过我怀疑现在程JJ看到那个勺子,也会有同样反应也说不一定,因为小资和时尚,其实是两回事……

我在说什么?呃,说时尚。对啊,你们看,我和时尚,多末滴近。就算现在,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