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白YH
墨白YH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513
  • 关注人气: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墨白研究》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孙方友的《陈州笔记》

 

杨晓敏

  

原载20150415日  《 中华读书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孙方友《陈州笔记》研讨会举行

文学陈州:于无声处听惊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清明·故乡的河与船

 

    民间说,父母在,家就在。可是,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我的父母相继去世,按照民间的说法,我也就成了一个没家的孩子。以往,无论多晚回到家,我都会看到家中临街二楼的窗子亮着灯,那是父亲和母亲在等我。听到进门的脚步声,妈就会说,是三儿回来了。还没到楼上,母亲已经迎到楼梯口,伸手拉着我的手说,都等早了,咋才回来?进了屋,父亲往洗脸盆里倒热水的水瓶还没有放下。父亲说,洗脸,吃饭。热饭早已备好,在锅里温着。每当我离开的时候,父亲和母亲都会执意把我送到颍河渡口的船上。父母会站在岸边的码头上,一直看着渡船开到河的对岸,看着我上岸。我站在岸上回身高声喊着,妈,回去吧。妈就会朝我挥挥手。每次我走下河岸时都无法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每当这时,我都会停下脚步,返身重新登上河堤,站在树丛的后面,看着父母离开的身影。母亲常常倒剪着双手,走几步还要回头朝对岸看一眼。我知道,任何时候,母亲的心都没有离开过我。可是,今天我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再等黄昏降临,我还去哪儿找我的母亲?去哪儿找我的父亲?每当我在外受了委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孙方友《陈州笔记》研讨会举行,专家学者认为:

 

它是中国笔记小说的又一座高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5年03月30日16:49 来源:河南日报

    本报讯(记者刘洋):总篇数达到756篇的笔记体小说《陈州笔记》是已故著名作家孙方友的经典之作,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笔记体小说之王”。3月28日,来自省内外文学界、评论界、媒体界的专家学者周大新、刘庆邦、何向阳、南丁、田中禾、何弘、李静宜、杨晓敏、墨白、冯杰等在省文学院齐聚一堂,对《陈州笔记》的艺术价值进行研讨。

    《陈州笔记》以陈州文学地理为中心,融合了笔记小说、公案小说、白话小说的优秀叙事传统,吸收民间文学、评书、曲艺、戏剧等的长处,以非凡的想象力塑造了上千个人物形象,创造性地发展了“一石三鸟”、“翻三番”的叙事手法,对新笔记小说的发展作出了极大的贡献。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孙方友仍在伏案写作,他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那年那月到今年今月

 

2015年03月15日12:31来源:河南日报

□江媛

如果遗忘是病,记起便是良药。从2004年起,写诗成为我的地下工作,自然,写小说也成了我的地上工作。地下是更珍视的珍视,是为了持留不被打扰的姿态,地上则是为了结缘这些繁复而变幻无常的人世,减弱写诗的孤独与日复一日的沉默的回声。

初写小说,便认识很多师友,每每见面谈话,总会听到有关孙方友的奇闻轶事。由此变得既好奇又警觉,好奇源于为什么混迹小小说领域这么多年的人,总对他津津乐道。警觉的是,在这个年代,他为何有这么大的声名?心中暗暗思索着,逢到开会见面时,闻及孙方友老师的名字便远远站着观察,或者离得更远一些,警惕盛名之下心生攀附的虚荣心。

第一次与孙方友先生见面,他刚搬进新居,一位长者约我去他家,我喏喏地去了。看到一楼门外似乎种着一些菜蔬或葡萄,孙方友先生笑盈盈的迎着我们,这次倒是讶异了,他的房间空旷旷的,简洁到黑白分明的程度,与长者局促地坐在沙发上,方友先生仍是笑盈盈的,我暗暗打量摆在客厅的博古架,暗暗揣度这个人被许多人反复津津乐道的缘由。孙方友先生大眼修眉,身段挺括,一定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做一个气质高贵的人

 

墨白

    物质和物质化时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拥有物质和物质化时代,有着本质的不同。一个被物质化了社会,只有丧失理性的欲望。丧失了理智的欲望就像一列高速奔驰的列车,人们乘坐这趟列车,发疯地去追求金钱,权力、地位、异性和荣耀。而物质,则是人类获得生存、获得自由、获得尊严、获得高贵的精神世界的基础与保证。

    我们都知道迪拜,这个从上世纪70年代起凭借“石油美元”由一个小渔村发展为中东乃至全球性国际金融中心的大都市,就是一个被高度物质化了的城市。当我们在谈论人类的精神遗产时,怎样都无法避开像俄罗斯、法国、英国这些曾经产生过众多的人类精神偶像的国度,却很少涉及迪拜。所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成熟的标志是在拥有了丰厚的物质的同时,又具有高贵的精神世界。

    昨天,我从街区里路过,看到路边寒风中站着的一个卖烤红薯的老乡,在夜晚来临的时候,他炉子口的四周,还摆放着一圈没有卖完的烤红薯。我们的兄弟站在灰红的路灯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6 21:50)
标签:

文化

小说的语言风格

墨白

 

童年在故乡看过一场杂技,主角是一个失去了双臂的残疾人,玩杂技全凭一双脚:他用双脚切菜,用双脚拿针认线做衣服。我至今仍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6 21:15)
标签:

文化

情感

孙方友先生纪念

 

江媛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大约在冬季·颍河上的船

 

    2014年11月29日,我回到故乡的第三天,来到了常常出现在我小说里的颍河边。由于距颍河镇下游5公里处修建的航运船闸,颍河已经完全不同我小说里描写的颍河了,现在颍河所呈现给我的是一个新的面孔。我在颍河边徘徊,在颍河镇港口上逗留,和我所见到的人交流。

    一个来自安徽太和姓李的小伙子,他和母亲开着他家大约一千吨位的货船从淮河里拉沙子过来,他告诉我,他家的船要过临淮港、颍上、旧县、阜阳、沈丘、郑埠口六道船闸才能到达颍河镇港。他们在淮河上游装一船河沙要用去一万多元,然后每小时大约八公里的速度沿淮河往下,在颍上由淮河进入颍河,逆流而上,来到颍河镇港。平常一吨沙子能买到四十多元,运气好的时候,一吨能卖到五十余元,这样算下来,除去油钱,每一船大约能收入一万到二万元。他家的船大约一个月能跑上一趟。有时候也运输别的物质,比如玉米、水泥之类。小伙子在太和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去上学,就和他母亲一起跑船。小伙子说,他家的船当年造下来花去了100多万,现在钢材便宜了,造一船这个吨位的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