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izi
hiz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376
  • 关注人气:1,9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2-06-17 10:24)

    一早起来,陪同事去八宝山送他老爷子。二十天前,祸从天降。正在路边遛弯儿的老人,遭遇意外,没到医院就不行了。老人辛苦一生,刚到了该享福的时候。之前,办公室里聊天,说起孝敬老人,这位同事还在说,今年准备带老头儿到日本看看,但现在……所以,尽孝得趁早。

    遗体即将火化时,告别室里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是啊,今天还是父亲节。

    昨天下午,带乐乐配眼镜,小子近视再次加深,快三百度了。接到他时,他第一句话便对我说,预祝我节日快乐。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因为我上班太忙,他不能确定第二天是否可以见到我——但这句话太刺激,配完镜片,我便给父亲打电话,和乐乐一起,带老人家和我妈吃了一顿鱼,并仔细打包了所有剩菜,尤其是后一个行为,让我妈非常高兴。

    饭后回到办公室,看着乐乐好像又长高了许多,已经到了我额头。现在他已经没有课了,中学录取还没有确定,毕业考试,乐乐英语和数学都不错,反倒是语文拖了他的后腿。“我们老师看了你的博客,说让你辅导我作文。”他乖巧地坐在我身边。我想了想,帮他打印了朱自清的《背影》和龙应台的《目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3 23:47)

    现在已经记不清,10天前早上醒来,是因为窗外的鸟叫,还是自己的闹钟。懵懵懂懂起了床,看看四周,身体确实已经不在北京。这天,要去给祖父祖母扫墓。

 

    从宿州市区去往符离集的道路上,各种车辆和行人穿行在雾霭和尘埃之间,一片混乱与焦灼。一辆逆行的载重货车迎面驶来,我急忙一个刹车向右躲过……车,已然停到了路基上。我睁开眼,惊魂甫定,不禁有些抱怨:“你们看看,交通状况这么可怕,年年清明都要回来上坟。我不放心你们老两口,可工作又这么忙……”坐在后排的父母也不搭理我,只是继续兴奋地讨论着,窗外哪里又围起了一块地,哪里又盖了一栋楼房。

  就要进入符离集时,因为修路(去年就在修),车行更加困难。突然,一辆三轮车超过我们,摇摇欲坠地一路狂奔。“太危险了这辆车,”我嘟囔着,“左后轮完全没气了。”父亲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大声命令我:“快追上去,告诉他危险。”我犹豫了一下,加油冲了过去,和那车平行的时候,父亲摇下车窗玻璃,大声地比划着,灰尘从车窗涌了进来,车里非常呛。我烦躁地用左手关上了车窗,告诉父亲,他应该听见了。但旁边那辆车丝毫没有理会,照旧在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8 00:05)

  

  前一阵儿,闲得蛋疼的CNN 搞了一个评比,列举了亚洲十大恶心食品,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国的皮蛋。面对“魔鬼下的蛋”这种扯淡差评,许多国人相当不淡定,还有发抗议信的,恨不得给CNN总裁扔俩毛鸡蛋过去……直到大洋彼岸发了书面的道歉信,方才平息。老外此处说的皮蛋,应该是鸭蛋做的,在北方叫松花蛋的那种。对于吃惯了白煮蛋的洋鬼子,皮蛋的长相确实有些恐怖,青灰色的表面附着一些松枝一样的白色花纹,作为雕塑尚可接受,但作为食品就不知如何入口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3 16:23)

  最初,阿才告诉我,他的小店一天可以卖出三百碗米粉,我觉得是吹牛。后来再去蓟门里小区菜市场边这家“螺蛳粉先生”,人山人海,排半天才能吃上一碗,我不得不信了。

 

  湖南青年马中才,曾经是萌芽系“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得主,出版过几本小说。然而如果没有螺蛳粉,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认识这位青年作家。阿才很会经营,以我的判断,这家螺蛳粉并不是最地道的柳州味,阿才根据本地客人的需求,做了很多主动的妥协和细微的改良。不过在炖汤的环节上,阿才是一丝不苟的,汤鲜是他们家最大的特色,绝对不放味精,吃完了口不渴。所以,我一直是这家小店的常客,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两三次。要不是因为住在东三环,吃的频率可能会更高。

 

  就像猜中了我的心思,几个月前,阿才兴奋地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劲松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0 23:05)
标签:

杂谈

  到井冈山出差,当地朋友小刘请宵夜,“咱们吃特色还是吃口味?”他征询我的意见。好在来过井冈山,这话我听得懂——所谓“特色”,是指给外地人吃的当地风味菜肴,而“口味”,则是指当地人自己打牙祭时候的选择。我自然喜欢后者。

 

  于是小刘开车,掠过天街、红歌广场这样的光鲜热闹所在,拐进了一条僻静的小街,停在黑灯瞎火一排平房前面。下了车,小刘使劲拍打着一扇门:“老五,老五,睡了没有?”一会儿,灯亮了,门楣上出现了“东兴酒楼”四个字。“老五睡了,你们先坐,我去叫他。”一位妇人边开门边把我们往里面让。小刘却对她说:“不了,把这位当成井冈山人处理。”老板娘睡眼惺忪点着头,突然像武林高手一样,回头单手拎了一张桌子,脸不变色地悠出门,熟练地放在了路灯下。

 

  小刘去后厨点菜,我则坐在路边的桌前,一口冰啤酒咽下,打个冷战,只剩下幸福的等待。井冈山几乎人人都是历史学家,和他们聊天,没几句话就会进入了历史教科书的B面,一个接一个的八卦掌故,听着很乐,而我更感兴趣是与吃相关的,比如,这里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1 23:28)
标签:

杂谈

  上世纪八十年代,三里河附近应该是北京最像模像样的地方,临街整齐的住宅,精致绿化的道路,道路两旁经常挂着彩旗和不知什么国家的国旗,那是因为国宾车队到达钓鱼台之前,一定是要走月坛北街的。

 

  当初师兄为了告诉我这件事,还专门带我走了一趟这条马路,果然彩旗飘飘的。师兄是我同乡,也是我偶像,他的女朋友是北京人,护士,因为住在三里河一区,外号也叫“三里河”。每次说到这儿,师兄的口气里总带着骄傲:“看,这是24号楼,住的都是高干。”“这里叫南沙沟,里面都是大艺术家。”“这是中科院。”“这是国家计委……”按照师兄的说法,三里河就是北京的神经中枢,国家发出生产指令,东郊的那些工厂就会开动机器生产。“咱们学校那朝阳区,切,那是劳动人民待的地方,这儿才是高、等、人、生活的场所。”师兄说。为了证明这一点,他甚至带我考察了当地的人民生活状况——三里河菜市场有那么多品种的副食,对面的京沪食品店,二楼还可以买到上海生产的副大白兔奶糖、上海麦乳精什么的。尽管没钱买,但真真感受到了那种“高档”。

 

  不久之后,学校组织观摩音乐会,那会儿时兴听交响乐,中央乐团有固定的“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4 12:47)

 

每次找到好吃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1 00:19)

@和你去高棉 在她的微博上发了这张照片,两只小猫,据说“喜欢爬脚,站在脚上....试着走路,居然还不掉下来,站的稳稳的....”两只猫都有自己的名字,一只叫龙梓轩,一只叫陈晓卿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16号夜里,准确说是17号凌晨,我加班结束回到值班的临时住处。院子里很黑,进门之前,忽然听到了轻轻的猫叫声,寻声望去,一只巴掌大、脏兮兮、显然还没断奶的猫,站在路中间,怯生生冲我叫,显然是饿了。我进屋找了半天,没什么吃的,只好倒了一点牛奶在碗里,打着手电,放在这只黄白毛色的小家伙面前。可是小家伙并不过来,它引我往墙根走,原来那里还有一只更小的,眼睛都张不开的三花小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好吃不怕麻烦,总喜欢搜集各类小馆子信息,时间长了,我有了“扫街嘴”的名号。很多人以为我对饭馆了如指掌,其实我心里有数,自己喜欢的是偏门儿小破馆子,不讲究环境服务,永远属于拾遗补缺的范畴。很多时候,朋友有餐厅推荐需求,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想给一个人发短信咨询,这个人就是小宽。

 

    小宽是个美食记者。第一次认识小宽是在一个知名酒店,他指挥着摄影记者东拍西拍的,店长和行政总厨小心翼翼笑容可掬地跟着他。我心说,小小年纪,期期艾艾话都说不利落,还挺有范儿。

 

    不久,作家冯唐从香港回来组局,让我挑地方,我满口答应,不料这厮加了一句“最好在后海附近,这次选个环境好点儿的,别太寒碜。”什刹海不是我熟悉的片区,环境好……我当场死机了!带着试试看的想法,拨通小宽的电话,小宽热情:“我想想,哥,待会儿给您短信。”须臾,短信过来,足足四屏!九家档次、风格迥异的饭馆供我选择,而且注明了电话地址路线。紧接着他电话又打来,问需不需要他帮着订餐——服务太周到了不是?从此,我下定决心傍定这位高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6 01:17)

  读《暴食江湖》,一篇关于早餐的文章写得精彩,焦桐先生很文艺地把早上这顿,称作“一天中最初的期待”,听起来如情窦初开般美好。字里行间,他甚至不能苟同将早“餐”说成早“点”,生怕吃简单了。如果因为赶早而“吃得粗鄙”,则一天都会“觉得面目可憎”。如果想到翌日清晨即可吃到美味,则“心中就绽放着桔梗花”。真浪漫啊。焦先生生活在台湾,换到北京,想吃得精细而丰富,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北京吃早餐是一种无奈。上班路远,堵车,加上爱睡懒觉……像我这样,渐渐几乎与早餐绝缘。最多,勉强在离家前喝杯牛奶,出门上锁,最后一口随着电梯门关闭匆匆咽下,早餐即告结束。我的生活多么面目可憎,而且可憎了好几年。

 

  年初蔡澜先生来京,约了在他住的酒店吃早饭。到时见他点了京味早餐套装:粥、豆腐脑、火烧和小菜。我犹豫半天,还是要了西式套餐,看上去更实惠一点。蔡先生不解,为什么在北京不吃当地的美食?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在我看来,酒店里是没有好早餐的,最好吃的早餐都在居民区的寻常巷陌中,冒着烟火气的地方。比如你可以站在锅灶前跟店老板说着咸淡,或者用筷子在卤蛋的锅里仔细寻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