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8-22 14:12)
分类: 散装游记
西雅图的夏天在衣柜里的裙子还没来得及一一登场之前就几近结束了。夏天是西雅图最美的季节,绵延三个季度的雨水换来一整个季节的阳光,灿烂得让人走路都踮着脚。这个夏天算是去了不少地方,但都是西雅图方圆百里之内,最想去的地方还是未能完成。不过,走过的地方还是老老实实地记下来吧。

[National Park篇]

|Mt Rainier National Park

这个地方去了不下五次,但只有最后一次走了不同的路线。Mt Rainier于我还是远观更美,无论是UW的喷泉前、Kerry Park的经典角度、520或者I90桥上。而真的到了山里头,美景就取决于你的脚步能够丈量的距离了。
这一次去是陪航航爸妈,也算是一年一度Mt Rainier游的开篇。

进山的路一直在满目的葱茏之中。


上山前经过的Alder Lake,阳光之下泛起的湖光,始知这就是湖蓝色。


Mt Rainier还是一座火山。


无数次用上的成语——远山如黛。


身在山中才是更难找绝佳角度。


第二次走了另一条路线,是奔着Washington州的Top 20的trail去的——Tipsoo Lake Trail。走trail前最大看点是Tipsoo Lake倒映的Mt Rainier,走之后发现美景自在深处,在远方。Trail有3.5 miles,前小半程是湖边花花草草各自拿着相机悠哉地拍,后半程主要是山路,没有湖边那样悠哉,但惊喜不断。

还未到达trail head的一个view point,层峦叠嶂。


Tipsoo Lake,可惜云很多,没有拍到Mt Rainier的倒影。不过湖水在偶尔一现的阳光下泛出不同色彩,也是很美丽。


花草满径。


某一个抬头的惊喜瞬间。光透过云层投影在山脊上,斑驳错落。加之满地的野花,很美。


上面一张照片是这样来的。


神仙境地。尽管走的时候却没有这个境界。



|North Cascade National Park

在西雅图呆了三年才去这个地儿也是个挺神奇的事儿。它并没有让人失望。去了两次,第一次走了一个trail一直下到大坝,路中间有小瀑布。

Diablo Lake,它的湖水真的是这个颜色的。一瞥惊艳。

大坝本身不是个view,但是个不错的view point。


坝下湖水是墨绿色的。


远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索道。这里看山很不错。

第二次去又是top 20之一的Anderson-Watson Lake Trail,trail本身起伏很大,回来的路上累个半死。殊不知回程遇到的美国人每次也只是去其中一个lake,我们一队没有实力的结果两个都走了……路上蚊子真的很多,咬的包到现在都没有好……

路上可不是这么好走的木板桥的。


再在网上看到这个角度的Watson Lake的时候,我会知道他们刚刚爬了一长段上坡。


这就是被打翻了的调色盘。全是倒影。


山和倒影都棱角毕现。


水里映着天,水天一色,染成了蓝绿。


回程的路上看到的雪山,在开车上山的路上某一个转角看到它惊艳得大家一起都叫起来,后来下山路上仍然是它巍立云海之中。



|Olympic National Park

最后写它绝对是压轴。它就像是那种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无一短板。要山有山,要湖有湖,要海有海,更有不怕人的鹿们穿梭期间,不经意就更添灵气。

沿着盘山公路上Hurricane Ridge的时候路遇的一对鹿,大的带着小的蹦得很欢快。

上到Hurricane Ridge之后看到坡上跑着的鹿,顿觉大自然的清新。


Hurricane Ridge上的黄昏。远处雪山连绵,近处野花盛放。因为纬度较高,近九点才天黑,月亮已经清晰可见。


落日余晖下回眸的鹿,它瞥你一眼,镜头后的你心就都化了。


这是我们的装备,露营加烧烤。


National Park篇到这里划上逗号,一周多后又将到达Glacier National Park。希望旅途顺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随笔点滴
今天再一次翻看旧博的源头是航航说姐姐周末要去考托了。于是我从我的托福开始看起……但是想说的不是这个。
人说有时候五年前一个随机事件引起的一个随机想法,可能会成为五年后你的样子的一个溯源。
算一算居然真的有五年了。看博客才想起来,去黄山那年在路上时常会看到的一个爷爷,一人一仗一包,就一步一步走,不急不缓,不管多少次超过了他,最后他总是会走到我们的前面。饼干走之后就在住的云海楼等车的一会儿功夫,发现他也是住在同一个客栈。一起坐在楼下,听他和另一对小夫妻在说话。很巧的是,小夫妻是在西雅图工作的。那个爷爷几乎去过了每个洲,包括南极。那一年我在博客上写,美景是丈量出来的,逍遥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我当时很努力地压抑着内心的崇拜说您实在是太帅气了。他说好多人都不相信一个人老人可以这样。我记得的是他语气和面容,那里面有平静,有宽容,如果遇事也一定是波澜不惊的。这些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那个时候觉得这是很潇洒很酷的事情,尤其是你面对那样一个说着好几种语言轻装一人的老人。当然现在仍然是,只不过不再是无法可想的事情,甚至自己的人生也会去期待这样的方向。
过来已经近三年了,也并不是去了多少地方,但明确了一个状态是,在路上是快乐的。每个能够把自己放生到大自然的周末就叫做是充实的。也开始露营开始爬山了,但同时记录的习惯又懒下来了,照片导出就算完事。上周他们挑了华盛顿州的20个必走的trail,就好像某个top 20的排名一样。决定以后照片还是要辅以文字,不然博客都无人交流了。
哦,忘了打个宣传。最近要出的app也是这个方面的,会有专门一篇来写它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8 15:51)
分类: 随笔点滴
昨天带着航航爸妈如同逛集市般逛过了这一届的Capstone,去年的局内人,今年的局外人。时隔一年再重临现场,还是有不少感触。
再见Mike已见老迈。跟Mike说话过于激动,语无伦次不说,连Mike说了什么也完全被人声淹没。就是很高兴他还记得这么个学生。我大概从来没有这么真心实意地说nice to meet you了,狠狠地在前面加个不知道多少个really,但确定的是我说着话的时候眼睛里肯定是闪着光的。
去年的昨天是整个program的两年里最满意的一天,这种满意不仅仅是对自己,因为Mike这样的老师,Capstone在program的结尾划下的真是一个无比完美的句点。熬过的夜都变成值得,煽情也只是朴实平淡的句子。也正是那半年时间逐渐地又找回自己。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怀着无比的热忱,做得唯恐不够不多不好,连写总结的paper也满腔热情。而现在的我无比怀念那样的热忱,即使想到的时候也会热血上涌。甚至对我这样的只想不做的人,也清晰地感觉到行动的冲动。
遇到Mobi的时候,她激动地指着我的围巾说,你把你的poster穿来了!还问我是不是自己染的……好像围巾有前身,也是有故事的。我承认我戴着那个围巾是有这么点意思,是真的想念那段时光。
加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6 00:13)
分类: 随笔点滴
一早上坐在办公室写博客已然不允许我写专篇的书评或者影评。但显然这不是写不成的理由。大概只是想总结一下这些天的想法,记录而已。

之一

原来看起来厚得不忍翻开的《京华烟云》,在iPad上居然还算迅速地看完了。有些人物或情节,仿佛都有红楼梦的影子。不过好在,没有一个完人。印象比较深的是姚老爷子。
第一次是他对立夫说,要直接格物,而非人对物说的那一套。所以不必太重视人所记载的历史。道家和儒家的根本区别,我读到这里才是真的感觉到了。道家重自然,儒家重人事、文化、历史。上升到哲学层面,就是一个物质,一个意识了。但现在人自觉也好被迫也好,养成的习惯是从别人解读过的信息去获取信息。这样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解读人的信息质量,很危险,尤其在网络文化盛行的现在。直接格物,才能看得透彻,不被别人的言论去引导自己的想法。
第二次是抗日战争爆发之前,说到中国能不能打胜的问题。他让众人去问曼娘,曼娘如果说能胜,那就能胜,曼娘说不能胜,那就是打不赢了。这一笔简直是绝妙。能不能打胜只是在自己的信念,曼娘是最典型的中国百姓,但求安定,无甚抱负。中国人的性格特点,在林语堂另一本《吾国与吾民》里叙说得淋漓尽致。好在曼娘最后也说要打,至于曼娘之后的悲惨结局也因此而更令人痛心。这一些又让我想到团长,痛心里面包含着最深沉的宽厚的爱。
林语堂对国人的特性把握得分毫不离,难怪有说是民国时代的红楼梦。抛却一层神仙幻境的构想,各色人生都是在里面了。

之二

周末看了《爱|Amour》,原本可以很煽情的故事拍得克制而隐忍,就好像是那位老人对瘫痪在床的妻子一直以来的爱护一样,没有过度的安慰,也没有横溢的悲恸,只有默默的看护。而他压抑的悲伤,只是偶尔幻觉里看到坐在钢琴前惬意弹奏的妻子。爱呢?却渗透在每一个细节。
才意识到真正伟大的事情是有一件事情发自内心想要去做然后用最平淡的方式一直做下去不存丝毫疑虑,而不是如何历经挣扎幻灭般戏剧化。任何真心实意的都是隐忍的克制的,不是放纵的肆意的。让我想起来白马里面说,真正的倔强是温柔的倔强。
到今天,觉得不犹疑这个事情是最难的。坚持一个事情不一定要到底,坚持到它成为一个习惯就足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06:54)
分类: 随笔点滴
知道的人看到这个标题就知道我要写的是什么。
我没有办法把这一点混在任何一篇里面寥寥数语带过,但是也原谅我真的另起一篇的时候,我是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又应该说到多少。
HY说人残酷,现在是这样,过几天就会忘记。别人的事情终会淡去,淹没在太过吵闹的生活里。
刷屏的蜡烛,微博我都没有办法转发。就像你在网上和人说话,真的伤心难受的时候你没有办法发一个哭的表情来表达。我也真的相信,说出来的都会淡忘,能记着的都说不出来。
我一度觉得那边也是一条和自己相仿的线,喜欢乱想,因为生活状态整个人失意了很久,在不久的之前浮出水面看见阳光。知道消息的那一天西雅图阳光明媚,上班的路上公交窗户透过封存了整个冬季的阳光,很肆意地照在人脸上,告诉你春天来了。后来一看到阳光我脑子里就能想起那张脸,那本身就应该是阳光的代名词,至少表面上很多人看起来都是。
是叫人怎么写呢?写不出来回忆的文字,就记得那张脸。太久没有真正的联系,连说如果的时候,都是无力的。
每次想到的时候,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通常我在想事情的时候,脑子里过的是句子。人在知道这样的消息的时候并不是不相信,而是需要时间消化。我在想着的时候,脑子里就剩下太阳底下那张脸,没有一个句子可以说得清楚。
爱所有爱你的人,善待所有给你的善意。希望你不再见阴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点滴
无料可写是给长时间不更新找的借口。
因为没有大块的时间去完整地想一个事情。这也是借口。
日子不是本来就静的,是被人过静的。日子也不是本来就活泼的,也是被人过活泼的。
老高很早时候就说过不要指望总是有大片时间来让你好好干一件什么事情,绝大多数时候你都只有很小块的时间。通俗说法是,钉子精神。
脑子也不是没有转,零零散散地记在不同的地方或者没有记。原来有电视剧或者电影或者书占用大块的时间来帮人梳理一个体系,隔离在琐碎的现实生活之外。
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内心,所有对别人的劝导或者说教在自己这里都行不通,一方面因为个人是无可救药的行动顽固分子,另一方面因为那些道理都来自于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而不是本身。
二十五岁了据说身体机能也要下降了,还是现在这个不清不楚的样子。总是觉得要等这个好了那个好了才能做什么,但是永远没有好的那一天。既然脑子里的活动没有办法对我产生有效的作用力,那就只能通过行动来促使行动。多希望小时候那些好习惯都还在,小时候过得太严谨,但是不能用一辈子来练习放松……
每天开始干一点事情,写个字画个画也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装游记
说未尽,是因为几乎在成行的前一两天,就决定夏天还要再去一次。






之 遇上极光
Google搜阿拉斯加,出来的多数是“极光之旅”。虽然极光是在冬天奔赴阿拉斯加的第一原因,但事实证明依然是可遇而不可求。极光可以预测,天气不能预测。要称得上是极光之旅,那对我来说一定是太奢侈了。就算是人品爆发每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跑出来都看到了极光,也不能够认为是极光一直在等着你。
所以不报任何希望地看到极光的时候,那才叫做惊喜。刚从车里钻出来,抬头看到满天繁星的时候就已经快自我陶醉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某道灰蒙蒙划过天边的亮光——直到第一张长曝光之后看到了色彩。天空是没有生命的,在我这里一直是这么想。但有光在律动的时候,就感觉到天空也有生命了一样,无法猜其心情,可是觉得它在与地面互动。而你站在地面,就自然而然成为了互动的一员。很高兴的时候,人是会变得有点傻的。于是看着流星划过去,也只会指着天上喊我看见流星了,而不会记得还有许愿这码事。
看到极光的第二天晚上,天上就一直是厚厚的云,所以一直感叹前一天晚上是多么幸运。到北极圈之行的那一天,已经没有指望可以再看见极光了。不过昏昏沉沉地被叫下车的时候,觉得远离城市的地方是真的不一样的,难怪华筝跟郭靖说草原的星星特别亮。然后就又看见了极光!因为离城市更远,没有别的光源,空气也更好,整个视野十分开阔,看到的极光也不像第一天那么灰暗了。边角上的一个小音符也好像在跳舞一样。
尽管走之前搜极光拍摄注意事项,很莫名地搜到说极光是自然现象,与好运无关,但那个时刻的心情是无法可解的。所谓好运,不也在于自己对自己的一种信仰么?

之 狗拉雪橇
一定是只有和CC这样的人,才可能从两狗级别一直看到八狗级别站着看了四个小时的……还好,冬日暖阳,茫茫雪场,狗吠张扬着生命力,一切都极尽美好。
一个地方,风貌是由风景和人情共同塑造的,而这两者也相互作用。有一类容易让人特别向往的地方,有一个关键词是单纯。好多人都不觉得单纯是个好词,我不希望自己是个单纯的人,但当它作为一个一种生活方式的形容词的时候,我认为它蕴含着无限生命力。《不如不见》里特别喜欢的一句词,灵气大概早被污染,谁为了生活不变。这里就处处是未被污染的灵气。

之 北极圈
这是整趟旅行最游客的一部分。但是第一次坐民用小客机,第一次到北极圈以内,第一次零下二十度,还有一张好汉证。

之后整理照片会放在这里 http://www.flickr.com/photos/ivycit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2 05:13)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点滴
好像已经是很多年前的初中,老傅递我一本贝克汉姆的图传之类作为生日礼物,说如果你从一而终的话。
贝克汉姆已经从我的list上消失很多年了,我没有猪偲那么长情,显然是没有做到从一而终。
我很讨厌半路改变的事情,讨厌没有从头开始好好经营的所有事情。当然,明星跻身和消失在list都只是与年龄有关的淘汰的关系。
笔记本从第一页开始就一定要是完美的,否则就撕掉不完美的。所以好看的笔记本最开始是买了空着,到后来就不买了。它们一旦属于我,就大多沦为空着或者被撕得只剩壳的下场。
学一个东西也要从开头就认认真真。半途学的东西从来不具备自信也不想重塑自信。全局性和可控性太重要。
好多词都可以跟这个有关。但现在接手的项目都是半路的,还有,好多别的事情。
讨厌这些,就像讨厌微软那些乱七八糟毫无consistency的页面一样,像一个暴发户,丝毫没有一个大头公司的气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7 17:17)
标签:

杂谈

其实12月24号是需要mark一下的。走向文艺青年的又一个开拓的起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8 05:1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点滴
原来高中有一本大活页夹,硬是把地理和历史的笔记还有书上的文字杂糅一起整成了点。老高那会子专门找我说不要扩散这个东西,因为你会把你的思考框架加给别人,少了思考的过程,记忆就不那么容易了。
从乱到齐的那个过程,就像是在梳头发。可能很疼,但是梳好了又会很舒服。

昨天大老板交代今天12点前完成一个mockup,大致就是一个网站的内容用另一个成品的design。做的过程其实不是用在design,而是浏览那个网站的内容,实在乱得让人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咔掉就好。
11点的时候叫老板来看了一眼,老板大概是同时第一次地点进了那个网站看看他们的内容。良久叫来Account Manager,说我不想给他们这个mockup了,内容太乱,给他们design根本不会解决问题。如果information architecture要全部redesign,至少得一月才能开始,那么项目大概就落入别的公司手中了。但大老板说他不想给猪化妆……

反正那段关于宁可丢掉项目也不要只给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design的发言深得我心,当然最高潮的还是给不给猪化妆。帮别人干事情大多时候还是看别人的要求,如果对方要求不高,那么得过且过的作品也就能勉强交上去。但自己看不过眼的作品就是浪费时间。对方要求高可能你会累点儿,但至少精神上充实,最后可能时间长,但却不是浪费。还是那句话,做完一件事情很简单,做好一件事情取决于你会不会放过自己。如果你不愿意放过自己,那恭喜你,你不是个能安定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猫咪绒球
猫咪绒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166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