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道然
钟道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32
  • 关注人气:6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我不原谅--一个90后对中国教育的批判和反思》已于近日在三联出版社出版,由易中天老师作序(此书是第一个三联出版社出版的90后写的书,也是易中天老师第一次为90后作序),无修正版在此流出,请各位同学闭眼。
分类
博文

 

 

    In such an ugly time the true protest is beauty.

                                                 ——Phil Ochs

 

    在这样一个丑陋的时代,美便是真正的抗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脖子往下已经都管了,上面又怎能漏掉?中学对于学生发型的管制和清政府有一拼。作为一个在老师看来发型不大规矩的人,小生对此可谓深有体会,此处不妨吐槽以记之。小生上中学的六年,完全可以归结为无休止地同老师为头发长度作斗争的六年。这六年的每学期开头检查“仪容仪表”我都要给班集体抹黑,每换一个班主任,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永远是“回去把你脑袋剪一剪”,吓得我毛骨悚然。高三一模节骨眼儿上,老师看我脑袋太不顺眼,想在离别前把此事做个了结,便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你不理发下星期就别来上学!”

    然后我给他优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0后大学生出书痛陈:我就是不想原谅中国教育

 

    我的独立价值观、自主思考和理想是在中国教育的洗礼中挣扎存活下的。我尽量把自己分成两半,一般去做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另一半去追求自己的想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不是后一半,我现在早就没有什么独立价值观了。

 

    对话钟道然:我需要对自己进行点素质教育

 

赢未来 当出版社为了图书的销量进行各种宣传,当媒体纷纷邀请你进行各种访谈时,你愿意这样被“炒作”吗?

钟道然 我迟早要出名的,没有美名也有恶名在外。这是王尔德的一句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也只是个大学生。

 

赢未来 你曾说“这本书就是写给那些能看得懂的人,那些看不懂的人其实根本不配看它。”这是不是很多高人用过的诅咒式营销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FTERWORDS: AFTER UNFORGIVENESS

 

   

    Be yourself; everyone else is already taken.

                                                                    ——Oscar Wilde

 

    是书中提到的那位让我难忘的美国老师教我的《论公民不服从的权利》、《反对阐释》。更重要的是,他让我知道了上课应是什么样,教育应是什么样,自那之后我就有了写这本书的冲动。必须特别感谢他—这位叫Matt Turner的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1 14:41)

(续)

 

 

 

    是的,必须改。若中国教育真的应当被反对,那么反对的重中之重就是灌输。

 

    大一的时候我上过一节选修课,是一美国老师给我们讲文学。在他看来这无非是一再普通不过的课了,殊不知对我而言,那简直是拨云见日,让我来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在这课上我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high到家了。当了十几年学生,我第一次知道上课竟然可以这么美妙,第一次听到下课铃感到的不是“总算熬过去了”,而是惋惜和不舍,想着这课咋不能多上会儿。这课里没有说教也不用做笔记,然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我看来,这课上一节,仅仅一节,胜过在中国上十年学。

    后来跟这位老师聊天时候我说:“Now I’m aware that this shall be the class that I deserves.”

    或者,应该说:“This shall be the class that all of us students, us youth deserves.”

    上过这个课之后,我才明白原来自己都白活了,才明白在中国上课,唯一功效就是消耗时间,浪费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0 14:04)

(续)   

 

    把这些搞定,教育的变革就已是迈过了最困难的一道坎儿,而至于其他方面,比如老师家长的观念则涉及到咱们的文化传统,不是你想改,想改就能改的。对于传统观念咱不能说它哪儿对哪儿错,但至少有些违背人性不合时代潮流。要想一下彻底转变观念显然不可能,但关键是老师家长们需要意识到这些个问题,意识到虽然您满腔热血一心向善,却在不知不觉地祸害青年。

 

    爱孩子这是母鸡也会做的事。可是,要善于教育他们,这就是国家的一件大事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续)   

 

  “教”

 

    中国学生干什么都喜欢抠字眼儿背定义。老师就这样教我们的。

    那咱就来抠抠字眼儿,看看啥叫“教”我们。

    “教”原本是个象形字,描述的是老师拿着棍棒监督孩子学数学的场景(拿着棍棒就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续)

 

    咱不光有孔孟这些大牌儿,“偏门”大师同样出彩儿。比如鬼谷子,后人称之为“一代怪杰”,卫国之鬼才,兼顾数家学问,更是纵横家鼻祖。他同样精通教育,弟子不多却个个声名显赫,降低学生数量提高学生质量,跟计划生育似的。孙膑、庞涓、张仪、苏秦皆出其门下。

    鬼老师教学方法十分怪异。一天,他把孙膑和庞涓俩徒弟叫过来,给每人一把斧头,让他俩上山砍木柴,但是有个特殊要求:“木柴无烟,百担有余”,而且限制了时间:十天内必须完成“作业”。大徒弟庞涓没多想,直接奔去噼里啪啦砍柴,每天累得如上高三,半夜都顾不得睡觉。二徒弟孙膑则不然,他不慌不忙地找了些榆木疙瘩放到窑洞里,点火烧成木炭,然后砍一根柏树枝做成扁担,轻轻松松地将榆木烧成的木炭担回鬼谷洞。这意思是百(柏)担有余(榆)。

    十天后到了交卷判分,鬼老师先点燃庞涓的干柴,结果火势虽旺,但浓烟滚滚呛他一跟头,结果分数只是勉强没有挂。接着他又点燃孙膑的木炭,人家火不大但很旺,而且还没烟。鬼老师当然是大加赞赏,给了个4.0。

这次考试庞涓考砸了,但他不服,嚷嚷着说要重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此景可待成追忆

 

    要说中国啥事儿,第一个蹦出来的名字必须是孔子,教育也一样。刚才说到苏格拉底助产术的丰功伟绩,但你在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