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虞千姿
虞千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蝶呓语

  

   美丽的意义不是停留,而是飞翔......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蝶恋花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槟城GeorgeTown的一角,在人行天桥上拍的,在我拍照的时候,一个老乞丐一直看着我。

 

这面老墙上刻画的时光印记,忠实见证着槟城的历史

 

GeorgeTown的老城区仿佛就是ChinaTown,华人商会、会馆比比皆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0 14:02)
标签:

摄影

红土地

杂谈

分类: 南国遐思

一直觉得东川的红土地是最出名的,1月17日去了一趟寻甸参加一个当地婚礼,偶然发现,其实寻甸的红土地也是一样美丽,不过可能气势没有东川那么壮丽。

 

 

可惜没有广角镜头,效果确实差很多

 

 

这段20多公里长的弹石路面差点让我坐车坐到崩溃。当年也是由于弹石路面还去柬埔寨做个报告,值得小小纪念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摇滚乐起源于40年代的美国,然而近年来最优秀的摇滚乐队却是出现在欧洲,具体地说应该是北欧。我曾经和数人探讨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在北欧几个国家,那么小的国土面积,那么稀少的人口,而拥有的优秀摇滚乐队之多,却是相当让人难以置信的。有人说北欧人的性格造就了他们的摇滚,而我说摇滚是他们苦寒的气候条件下,导致的本能选择。

 上一个冬天,我在汉堡连绵苦雨中碰到了一个周末音乐会,有着新锐的重金属,也有唱ABBA的怀旧舞曲。据说在冬天的汉堡,自杀率一直高居不下,政府以及各个民间艺术团体便举办露天音乐会,给在几个月冻雨中苦捱的汉堡人周末的狂欢。现场除了投入演唱的乐手,和观众一起狂欢的化妆成森林树妖和童话精灵的演员,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观众们淋湿的衣服以及纵情投入的笑容。在挪威的奥斯陆,同样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概是三年前的《后天》给关于洪水的灾难片定了一个较高的标杆,以至凡看过《水啸雾都》的人都会对影片千篇一律的情节安排,牵强的大场面电脑制作,不伦不类的煽情,以及莫名其妙嘎然而止的结尾留下深刻印象。

此片沿袭好莱坞灾难片的一贯风格,以“Flood”为片名,点出灾难片的主题以做为号召眼球的噱头。然而影片开头铺排过于罗嗦,甚至影片半个小时还是颇为沉闷情感戏,让人十分不耐烦。接下来的情节无非是某个学者对即将来临的灾难作出了明智预言,而政府官员或是某学术权威要么盲目乐观,要么掩饰真相。而不久以后发生的灭顶之灾狠狠印证着不被认可的学者的预言。然后该学者以及前妻(此片中改为学者的儿子及儿子的前妻)挺身而出,以个人力量救城市于狂澜。

其间不乏煽情的情节。如海事学家Leonard的儿子,同样是防洪专家的Rob及前妻Sam从大坝纵身跳入洪水中后千辛万苦终于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空号

杂谈

告别

分类: 南国遐思

手机里的电脑女声告知我“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时,心就这么突然地空了。一直没想过,原来在现代文明社会,人与人的联系就简练到11个号码,一旦有一天号码没了,人也就消失了,从此遁得无影无踪。而藏在11个从0-9的数字后面,你可知道在你拨出11个数字那刻,他(她)是在匆匆赶路无暇四顾,还是猪朋狗友胡吃海喝,或者干脆20000万英尺高空飞行模式....

 

事情其实就是那么简单,你好久不曾打过他(她)的电话了,不是因为忙得疏于联络,因为始终不打就觉得他(她)始终在那儿,打与不打间便有了一份念想,打了便担心说些不咸不淡鸡毛蒜皮坏了你的念想,或者干脆就是停机换号让你的念想落空到干脆彻底。然而不打就可以始终把这份念想好好存着,想到可以随时支取,念想便永远可以在原地悬着。

 

然而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选票风波》(“recount”)反映的是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布什和戈尔之间的选票之争。在佛洛里达州的普选后,布什仅仅领先戈尔1784票,不足投票总数的0.3%,根据州法律要强制进行重新计票,而戏剧性的是,重新计票以后,差距缩小为327票。与此同时,佛州棕榈海滩县的选民抗议蝴蝶选票设计不合理,误导他们将本应投给戈尔的选票投给另一个独立候选人,因此要求重新投票。布什的弟弟在佛州任州长,而共和党人在计票过程中以各种手段将175,000张选票宣布为无效选票。选民在选票上印的候选人名字后打孔,然而有的年老体弱以及教育程度低的选民可能只把选票卡打成凹陷,而不是打穿。而这部分选民基本上是戈尔的支持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30 17:44)

这里是什么牧人草原的一个客栈,据客栈老板娘说我拍的这些在草原算是豪华商务蒙古包了。整个中午,蒙古包上的布幔被吹了哗哗响,基本没睡着。

 

草原的日落,本来应该拍张日出好对比一下的,无奈我是个懒人,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拍一张日出的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8 16:00)
标签:

昆明

校园

杂谈

分类: 南国遐思

    印象三:校园里的神秘大屋

    上小学的时,走进教学区那斑驳古老的门,感觉象是走进了古代的衙门。确切地说,这是个门楼,几个负责烧水打扫的校工就住在门楼上面。推动沉重的门扇,木头的门轴就会不堪忍受般发出“吱吱”的痛苦呻吟。在这个即使大白天都觉得光线不足的门洞里,我曾经骄傲而又忐忑地戴着“值日生”的红袖箍,理直气壮地认真检查着谁谁没戴红领巾,谁谁又在欺负小同学,并向进出的老师恭恭敬敬地行队礼。

    教学楼虽说是后来新盖的三层砖房,但我上学时,它已有了10多年的历史。楼前门口有一对一人多高的石象,那时候,低年级的同学不喜欢玩学校里专门的滑梯,却偏喜欢滑这石象的鼻子。费力地从大象的尾巴爬上,“哧溜”又从大象弓起的长鼻子上滑下。那对石象耷拉着眼皮,仿佛也很喜欢这游戏的样子。楼后面有一队雕刻精美的石狮,其中的一只嘴里衔着一颗可以滚动的石珠子。我常常踮起脚尖,把手伸进石狮的嘴里,想把那颗珠子掏出来,小孩子的心中都相信这样一个简单而朴素的道理:这石珠子既然能放进去就一定能取出来。我想凡是在这个学校念过书的孩子大概都做过同样的尝试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8 15:55)
标签:

昆明

状元桥

杂谈

分类: 南国遐思

    印象二:河边故事

    我家住昆明的城东,古时的护城河从这里穿过,昆明人管它叫金汁河。河岸被厚厚的杂花野草覆盖。一丝不苟挺得笔直的参天古柏顺着河岸延伸到远方,微微褐黄的叶仿佛渗透了悠久的渊源和历史的沧桑,经历了几个世纪风风雨雨的躯干,仍忠实守护着业已消失了的城池。一座古老的青石板拱桥跨过护城河。清朝年间,这里曾经出过状元,当年的状元郎要进京去做官,就是披红挂彩,骑着高头大马前呼后拥着,打他家巷子口的牌楼里出来,从青石板小桥上走过,状元楼和状元桥因此得名。
    我站在四楼的家门口,偎着公共走廊的铁栏杆,可以看到金汁河的河水,很清,倒映着两岸疯长的野草和开得嚣张的牵牛花。夏天来临时,常有男孩子下河游水,河水不深,河中心也才齐腰,但河岸很陡,一些男孩玩累以后攀不上岸,干脆就光着屁股站在河边,扯开嗓门朝岸上自家的方向喊。不一会儿,虎着一张脸的父亲小跑着来到河边,一把扯起了泡在水里的儿子,二话不说,抄起大巴掌,冲着那光屁股就是清脆的一声“啪”,男孩咧着嘴,没敢哭出声,揉着痛处,乖乖地随着父亲回家了。这时,家中厨房里袅袅的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8 15:42)
标签:

昆明

印象

米线

杂谈

分类: 南国遐思

    我在昆明出生,长大,至今有二十多年。对它,我有着本能的深深眷恋和依赖,但也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昆明一直享有“春城”的美誉,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温润的气候使城中四季的景色相差无己,同时也造就了昆明人闲散慵懒、不温不火的性格。我爱它的直白宽容,却为它一成不变的慢条丝理而无奈;欣赏它小家碧玉般的精致秀丽,却恨它即使火烧了眉毛依然无动于衷的漫不经心。我了解它熟悉它,虽然时代的变迁掩盖了过去老昆明的痕迹,但童年关于这个城市和这里的人的印象却是固执地保留了下来。

    

    印象一: “家乡宝”和“米线情结”

    昆明人的恋家大概是全国有名的,就连昆明人自己都略带戏谑地自嘲是家乡宝”,就算是满地乱跑的小孩都会一本正经地念叨:金窝窝银窝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窝。“昆明”似乎总与“四季如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等等字眼相提并论。可不是吗,到过昆明的外地人,没有谁不为高原清新的空气和湛蓝的天空陶醉,即使是冬季也有葱绿的植物,丝毫没有北方的苦寒和萧瑟。而昆明人自己,懒洋洋享受着冬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