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羊子
诗人羊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327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外 (0篇)
博文
(2017-10-30 23:48)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灯塔:东方昆仑(组诗)


              羊子


启明


冉冉啊巍巍,破开格局的冰封,

攥紧东方语言文字的双手,

闯出近代血腥深埋的凌辱,

朗朗啊楚楚,照彻灵肉与寰宇。


那些旧和朽,那些紧箍目光的语咒,

被体内亿万度热血,一个个洗净,

更红更炽的体魄,生生澎湃,

磅礴,东方的信仰与青春的永存。


迎面天空,纷纷褪去层层漆黑,

光芒从绵延万古地质的筋骨迸发,

散出华夏熠熠神韵,每一秒,

每一分吐纳,幽邃在风云激荡之下。


曾经风云或现在


时间的海水盈盈寂寂,漫透一切,

即使五谷尚未命名,灿黄肌肤,

布谷鸟翩跹,尚未告别凤凰之舞,

思念早已注定,未来必然到来。


翻卷,种种风流扯乱种种云烟,

掐断朝天的方向,暖暖的光明,

一只只蝙蝠飞行在兽与鸟的世界,

大地脊梁,煅衍在岩浆沸腾的胸口。


曾经千年,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灯塔:东方昆仑(组诗)


              羊子


启明


冉冉啊巍巍,破开格局的冰封,

攥紧东方语言文字的双手,

闯出近代血腥深埋的凌辱,

朗朗啊楚楚,照彻灵肉与寰宇。


那些旧和朽,那些紧箍目光的语咒,

被体内亿万度热血,一个个洗净,

更红更炽的体魄,生生澎湃,

磅礴,东方的信仰与青春的永存。


迎面天空,纷纷褪去层层漆黑,

光芒从绵延万古地质的筋骨迸发,

散出华夏熠熠神韵,每一秒,

每一分吐纳,幽邃在风云激荡之下。


曾经风云或现在


时间的海水盈盈寂寂,漫透一切,

即使五谷尚未命名,灿黄肌肤,

布谷鸟翩跹,尚未告别凤凰之舞,

思念早已注定,未来必然到来。


翻卷,种种风流扯乱种种云烟,

掐断朝天的方向,暖暖的光明,

一只只蝙蝠飞行在兽与鸟的世界,

大地脊梁,煅衍在岩浆沸腾的胸口。


曾经千年,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灯塔:东方昆仑(组诗)


              羊子


启明


冉冉啊巍巍,破开格局的冰封,

攥紧东方语言文字的双手,

闯出近代血腥深埋的凌辱,

朗朗啊楚楚,照彻灵肉与寰宇。


那些旧和朽,那些紧箍目光的语咒,

被体内亿万度热血,一个个洗净,

更红更炽的体魄,生生澎湃,

磅礴,东方的信仰与青春的永存。


迎面天空,纷纷褪去层层漆黑,

光芒从绵延万古地质的筋骨迸发,

散出华夏熠熠神韵,每一秒,

每一分吐纳,幽邃在风云激荡之下。


曾经风云或现在


时间的海水盈盈寂寂,漫透一切,

即使五谷尚未命名,灿黄肌肤,

布谷鸟翩跹,尚未告别凤凰之舞,

思念早已注定,未来必然到来。


翻卷,种种风流扯乱种种云烟,

掐断朝天的方向,暖暖的光明,

一只只蝙蝠飞行在兽与鸟的世界,

大地脊梁,煅衍在岩浆沸腾的胸口。


曾经千年,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0 23:33)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灯塔:东方昆仑(组诗)


羊子


启明


冉冉啊巍巍,破开格局的冰封,

攥紧东方语言文字的双手,

闯出近代血腥深埋的凌辱,

朗朗啊楚楚,照彻灵肉与寰宇。


那些旧和朽,那些紧箍目光的语咒,

被体内亿万度热血,一个个洗净,

更红更炽的体魄,生生澎湃,

磅礴,东方的信仰与青春的永存。


迎面天空,纷纷褪去层层漆黑,

光芒从绵延万古地质的筋骨迸发,

散出华夏熠熠神韵,每一秒,

每一分吐纳,幽邃在风云激荡之下。


曾经风云或现在


时间的海水盈盈寂寂,漫透一切,

即使五谷尚未命名,灿黄肌肤,

布谷鸟翩跹,尚未告别凤凰之舞,

思念早已注定,未来必然到来。


翻卷,种种风流扯乱种种云烟,

掐断朝天的方向,暖暖的光明,

一只只蝙蝠飞行在兽与鸟的世界,

大地脊梁,煅衍在岩浆沸腾的胸口。


曾经千年,巨幅而去,携走矇昧,

周身的山河奉出天地的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灯塔:东方昆仑(组诗)


羊子


启明


冉冉啊巍巍,破开格局的冰封,

攥紧东方语言文字的双手,

闯出近代血腥深埋的凌辱,

朗朗啊楚楚,照彻灵肉与寰宇。


那些旧和朽,那些紧箍目光的语咒,

被体内亿万度热血,一个个洗净,

更红更炽的体魄,生生澎湃,

磅礴,东方的信仰与青春的永存。


迎面天空,纷纷褪去层层漆黑,

光芒从绵延万古地质的筋骨迸发,

散出华夏熠熠神韵,每一秒,

每一分吐纳,幽邃在风云激荡之下。


曾经风云或现在


时间的海水盈盈寂寂,漫透一切,

即使五谷尚未命名,灿黄肌肤,

布谷鸟翩跹,尚未告别凤凰之舞,

思念早已注定,未来必然到来。


翻卷,种种风流扯乱种种云烟,

掐断朝天的方向,暖暖的光明,

一只只蝙蝠飞行在兽与鸟的世界,

大地脊梁,煅衍在岩浆沸腾的胸口。


曾经千年,巨幅而去,携走矇昧,

周身的山河奉出天地的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合乎逻辑的云,或者,片段带领我们熟悉全部

——《岷山滋养:一个真实的汶川》自序

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在岷江上游,静观岷江从七千万年的群山中,蜿蜒出一道宽阔、咆哮、泛满天光的流水,从身边小镇的高堤之下,扬着骏马般狂奔飞驰的浪花,以平均每公里下降8米的巨大落差的速度,朝着众山交错的层层谷口,浩荡而去。

我常常被这一江满满的倾泻引起更大空阔无垠的思索:这真是一条急于告别的河流,从遥远千古的我的祖先的惊恐和一代代疏导中流淌出来,这真是一条壮志激烈的大江,从苍茫的岷山之巅飞落下来,从自己撞开撕裂的山谷闯冲出来。

我生活在风云激荡的这一片群山之中。

幽幽峡谷底,日夜奔跑着这一浩浩的江流,一路散出水花。一朵朵潮潮小小的水花跳出水面,临空回望自己的源头,顺势相拥,顺情相生。这一朵朵渺渺小小的水花迎风飘飞,手牵着手在高处,心连着心在妙处,绵延成薄薄的雾,飘满上游千沟万壑。再续。再积。更多更爽的雾。再滋。再涨。更浓更白的云。升上山岭。深入梯田。涌进羌寨。缠绵倾诉,一丝丝,一缕缕。融进灌木。飘向更高。站在一列列峰峦之上。俯瞰祝福,一阵急雨,数日淋漓。岷江越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21:09)

七夕20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21:04)
居山词抄(二十句)



树枝,
摇动整夜的月光,
一个人,放牧心思,
在微笑中央。



牵出第一缕朝阳,
松鼠和她的邻居,
鸟鸣声中颤动的露珠。
断崖上的飞流,
飞出一日一日清凉。



傍晚,远去了,
凹坑上奔跑的那些蹄趾,
惊喜草叶的晶莹,
纷纷跳落,
成一片片汪洋。



清流,亲过鹿唇,
褶皱了晚霞临空的梳妆,
寂静漫步的原野,
头枕在苍山的胸膛。



山顶,
巨石推开云烟,
看见我,
一步,一步,
走下传说。



心思空一的江源,
终于,
梦见了鲑鱼的拥挤,
安息,胖胖的。



还好,这些松果,
绕过那场天火,
在秋风,
和我的柔情中,
呢喃,
醇香。



好奇的蘑菇,一个个,
顶破清晨,
头上,脸上,
粘着新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