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树白
树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466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一渡

一渡,甘肃天祝人,现居甘肃武威

马甲无数,本名靳明文。

写诗、画画。

邮箱:1228520876@qq.com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3 19:01)
标签:

杂谈

 

老县长
文/了无

他已经不在时代的正面
像翻开那年的漫画,背头,油头粉面
老县长,点名要十元的饭
当年十元,大数字,老县长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从一个座位,到另一个座位
仿佛要对着我们讲话
我的子民们那
十元的饭没来,老县长走着官步到门口
唾!一口唾沫,被雨拦截,掩盖

2018.8.3

燕子

远远的峰顶
冰雪覆盖的感叹号
延伸成为
一片幽暗的森林
每次下雨之前
你忙于打扫天空
身影似箭

让我看看你的模样
难道非要受伤才行
抚摸你的头颅
我并不能高高在上
就如登上那雪山
我依然合十叩拜

2018.8.6

柔软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18:59)
标签:

杂谈

 

再一次醒悟

你其实不够爱自己,河岸上的飞絮
是你,将自己钉在人生的漩涡里
而无暇去,说一声赞叹,你辜负了奶奶与孙子的欢乐
何必把人生的进度条一拉再拉?
同时,你也是个迷信者,你以为一粒美国药丸就能让你升天
那,千年的修行呢,你脆弱的肩胛骨被朴实者
踩碎
你从来都在诗歌的对立面

2019.5.14

by:了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8 15:57)
标签:

杂谈

 


文/了无

不知恨的明细,就不会爱的深沉
手艺人恨机器,恨徒弟不入木三分

我恨过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如今
却恨红旗下的蛋和疼痛的信仰

那晚我说我恨自己
是真的
他太过轻浮,不知敬畏,出名心切
朝三暮四,朝令夕改

如果不是恨
我终将不配有爱

2019.4.20

古草
      

荒芜的村子,古代隐逸
女子
行医,或者也是行者的行
她比仿古的人
更通晓决明子,王不留行
多么深的痕迹
在一块宋朝的圆石上
写下
并被铭记至今

2019.4.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3 20:42)
标签:

杂谈

 

鹅鹅鹅
          了无

三只鹅
像界碑
傲慢
捍卫
一条伸向未来的路
媳妇泡茶,男人赶羊
娃有个好习惯
回家就写作业
健壮的看门狗,有古铜般的皮毛
到了深秋就掉来吃
吃狗肉,不喝酒
起码不能喝吐了
三只鹅并没有追的意思
但我们已经跑了老远

2019.4.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0 22:34)
标签:

杂谈

 

谷雨

春雪有雨的性情,它甚至不是雪

母亲说,凉州下的是雨

马铃薯已经种上,我看见凉州土地上新冒的麦芽

总早于小镇的

2019.4.12

偶遇卖龟人

八成是外地人

拎着一串乌龟

理所当然的

围了一圈本地老乡

大概在他们那儿

乌龟也是畜生的一种,遍地皆哼哼

一个小姑娘说

(起先我以为它们只是长的像真的,甚至像蒸熟的)

我们家有两只

一只死了,死于水土不服

2019.4.13

我是不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人

一个不速之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6 10:40)
标签:

杂谈

 

巴黎圣母院之灾
          树白

我包含热情的诉说
给了炙热的空,以及更广阔的冰冷
凝固油亮的的信仰
被时间的铲车,推向更深刻的虚无
是人类的不小心
造就了共同的悲痛
没有办法再次孕育,人类科技也无能为力
铭刻的“命运”
还在燃烧,刺痛

2019.4.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22:09)
标签:

杂谈

 

谷雨
文/树白

春雪有雨的性情,它甚至不是雪
母亲说,凉州下的是雨
马铃薯已经种上,我看见凉州土地上新冒的麦芽
总早于小镇的

2019.4.12

偶遇卖龟人
         
八成是外地人
拎着一串乌龟
理所当然的
围了一圈本地老乡
大概在他们那儿
乌龟也是畜生的一种,遍地皆哼哼
一个小姑娘说
(起先我以为它们只是长的像真的,甚至像蒸熟的)
我们家有两只
一只死了,死于水土不服

2019.4.13

我是不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人    

一个不速之客
一个问生菜是什么菜的食客
一个滥情的傻子
一个走过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9 12:55)
标签:

杂谈

 

惊蛰
文/树白

千年的花,家园,花瓣
蕊中汹涌的春天
去年走失的一声惊雷
找到熟悉的河岸,埋进天界
倒影依旧迟缓的溪面
什么事似乎未完成
送走一段一段的庄重
在梦里身不由己想到你
春天
将颜色还给
惊醒的万物
“但愿能将福音
还给保佑我们的神!”

2019.3.6
半瓶苏打水

你幼小的手指,嫩绿的春芽
轻轻的触动苏打水瓶盖
仿佛春天所有新鲜的相遇
我知道你想喝
这只剩半瓶的苏打水
可它比瓶子矮了半截,孩子
我不能给你
我能给你的已经给了你
那是你童年记忆里的半瓶苏打水
比我喝的那一半
更甜

2019.3.20

春日散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8 21:33)
标签:

杂谈

 

鹤踪
一渡

马爷
你要拍它
可能不行
我只见过它两次
中间隔了几年
也不确定是不是两只
有没有子嗣
更不得而知
总之
每次我拿起手机
它早已消失不见

2019.3.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1 20:55)
标签:

杂谈

 

情人节玫瑰
文/一 渡

情人节的玫瑰花瓣
负伤躺在地上,就像我对你的恨
借用行人的脚,踩踩踩
如果你能忘记我
我会感恩的
情人节那些新鲜的花枝
应该握在黎明的手里
我有一个玫瑰庄园,它有真正的主人
她以朝代为姓,她以玫瑰香为名

2019.2.14

面具

所有的波澜都在月亮背面
而你不是月亮
所有的平静都在太平洋上
谁能在一艘客船里
放下行李
我要在河水里洗净双眼
膜拜二十岁的自己
村庄在那条河的背面
重新给我起好了名字
熟悉的陌生
陌生的熟悉
我不能错过一个新的日出

2019.2.17

春又来

春天,我惊讶于一尊冰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