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勒
弥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089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弥勒其人:生于长白山下,少聪慧,性温和,好渔猎,善画,粗通琴棋;

求学于京城,曾揽镜自顾道:集中华当代油画之大成者,必此君也;

后为生计所迫,改做CG,凄怆曰:油画~!去我远矣~!

从业数载,未尝声明鹊起。仍孜孜不倦,何故?曰:毕生所志也。

本博客文章及作品,均未在任何媒体发表,如需转载发表请联系弥勒。 

msn:liuhaibo_3310@hotmail.com

QQ:564501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millerart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5-21 09:53)

一个人没了,说什么也是多余的,记着也好,忘记也好,都是活人看重,逝者已经远去,再见面大概也早忘了这一世的事。这一世梁左是个作家,写了很多字,大部分是让人高兴的,也留下了一些对人对事的看法,这些文字是厚道的,其中闪动着他的为人。关于他的作品最好让读者自己体味,无论如何那是他写给他们看的。在这里,我更想多谈一谈他这个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很多,现在一想他,还能看到他生前的模样,忧心忡忡急匆匆地低头走过来,抬起头时眼镜遮住了半个脸,十分疲惫的样子,欲言又止。我和梁左是1992年认识的,通过梁天。宋丹丹要拍一个喜剧电影,找我写剧本,我心里没底,想拉上一个垫背的。这之前听过梁左写的相声,觉得好,我所不及,就找梁天要了他哥的电话,打过去相邀。听这人的名字,以为一定是个张扬外向的瘦子,左么。见了面发现是个胖胖的好好先生,和梁天一样的小眼睛,隐在度数很深有放大效果的眼镜后面,见人便带三分笑,说起话来字斟句酌,很在乎对象的反应,个别咬字上有点大舌头。没话的时候很安静,眼睛看着地,似乎怕人注意,有些讪讪的。后来翻拣他从前的照片,看到这副表情很小就挂在他脸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弥勒的文字收藏
客观


       为了解中共六十多年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宗教本身总是被它的信徒改变,犹太教尤其是摩西五经里的上帝是古典时代的神,他好斗喜欢打赌,喜欢试探信徒,给他选择的人一些似是而非的诺言,一边说自己是忌杀的神一边去杀埃及人的长子,而耶稣和使徒时代的基督教是犹太乡村的宗教,所以耶稣举例都是牧羊、撒种、收割,而从保罗开始基督教成了离开巴勒斯坦的城市犹太人的宗教,所以保罗书信都是帐幕、是社区、是手艺。然后帝国的上层精英和新柏拉图主义者加入进来,基督教开始新柏拉图主义化,罗马的习俗也被带进来,比如守护神改头换面成了主保圣人,因为这一时期的贵族女性大多是在中年危机阶段信奉的基督教所以帝国艺术拜占庭艺术里圣母是一个中年女性哀悼着死去的基督。当日耳曼闯入罗马帝国并且皈依基督教的时候,他们把日耳曼人的女性崇拜带进了基督教,所以圣母的形象变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艳丽,成了怀抱刚刚降生的基督的少妇。
所谓教义史基本就是信奉这个宗教的社会的社会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4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罗永浩(关于此人有更多网上称呼比如老罗、罗玉龙、公孙永浩、公孙玉龙...但本着我们对事不对人的态度我们不叫绰号只叫本名浩,加个哥字以示尊敬,浩哥!噗请允许我笑一会先,二龙湖那个浩哥真没有这个富态咱不提那个了),浩哥北展演讲结束了,曾经有机会去现场感受一下情怀的但我果断的放弃了,因为我本来就是假装客套一下而已不是真想去现场感受情怀。
下午两点沐浴更衣准时守在电脑前等着接受情怀的洗礼!一直到2点半才刷出图像来,好激动。赶紧关掉发姐的视频,正襟危坐。情怀开始了~(以下略去全部内容,有需要的朋友请自行搜索)
直播结束后我情难自禁的谢了一篇微博并且转发到tgfc的一篇相关帖子下面。我这样惜字如金当然不会写很多(但其实是微博发文字的上限只有150个字所以微博必须死!)原文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身为两千万论坛的一份子,我当然有自己的车,有氙气大灯,还有迎宾踏板,开起来闪闪惹人爱。今天我把医药B出了,1.3进的,1.57出的,很开心,想去吃重庆小面。然后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一辆大众(可能是高尔夫),我目测有100,我当时60,我很守规矩,他就这样超了我,然后S形行驶别了我好几次,最后ZI的一下停在了路边。我当时很紧张,以为是上次吃烤串最后来了城管我没结账就走了老板来报复我来了。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嘴里不知道骂的啥,反正听到到多你妈逼之类的,我也停下来了,那男的看我在看他,也骂了我一句你妈逼,看啥看。我火了,上去给了丫一个鼻窦,我们这里管耳光叫鼻斗,出了山西好像都没这么叫过,这个时候,本来吵架的夫妻俩就不吵了,一起来干我,女的主要是扯我衣服,还掐我奶子,好爽,目测有6分,腿能玩两天。男的就以推我为主,我当然不惧了,我是成年人,我用匕首可以干死老虎,连大鹅都不放在眼里。于是我就又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截至到2012年罗永浩和方舟子对掐的时候我还是支持老罗的,在这之前一直是,因为他是个有情怀的人。我后来画了很多关于罗永浩的漫画,都写着,我不在乎输赢,我就是认真(这也是老罗说过的)。

有个人8月份买了罗永浩的锤子t1,3150元分期付款12个月算上手续费每个月还款280元,9月份收到货,用了一个多月,还款了两次共计560元,等于现在欠银行2600元未还。与此同时,10月27日锤子科技宣布锤子t1卖1980元了。问题来了,求情怀多少钱一斤?

所以说情怀就像香皂,用着用着就少了,老罗没有好好珍惜。

作为自由人比如作家艺术家哪怕是公知,说话大可不必躲躲闪闪,直言是本色,你只需为你自己负责,你完全可以为自己负责。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就不可以乱说话,就算你自己可以为自己负责。也不行,因为你还要对你的员工你的合伙人负责。这样浅显的道理为何不懂?我以为这是装作不懂,因为不弄出点声音吸引关注老罗本人在这个公司就失去的存在的意义。上面画里的文字全部摘抄自罗永浩本人的微博。吸引人的方式很多种,攻击同行或前东家都是很low的做法,猛吹自己更是low到爆炸的方式。

为什么我要喷老罗,很多人说我纯粹闲的。第一他不一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16: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5 00:27)
标签:

杂谈

尊敬的XXX院领导:群众路线活动开展以来,虽然院里也召开群众座谈会征集对机关工作作风方面存在的问题,但是没人愿意在那样公开的场合提出尖锐的意见和问题的。没人提,不代表没有,而是顾及面子不好公开提。群众反映学院机关有些部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是有所指的,XX处的XXX同志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XXX是一名党员,也是专职的XX干部,但是她的政治觉悟、个人素质却连普通群众都不如。我们在工作中或个人发展上经常会遇到问题向她请教,但是她从来都是要么态度不耐烦,语气冷淡,拒人千里;要么就是一问三不知,让你自己想办法;要么就是推诿扯皮,让你找东找西;甚至是居高临下的训斥人。作为XX干部,不热爱自己的岗位,天天冷着脸,牢骚怪话,怨天尤人。对自己的工作不钻研,一知半解,根本无法指导基层党组织的工作,出了状况就一推了之。高高在上,从不主动联系基层,工作中不为别人着想,从不为其他同志提供便利,工作中的协作精神特别差,在教职工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XX处在历年的年度考核中之所以始终会排名居后,和XXX同志一贯的工作态度、工作作风有极大关系,因为群众对她的意见大,“一颗老鼠屎带坏一锅粥”。XXX处是学院重要的职能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弥勒的文字收藏

我锁上门口的电子指纹锁,拉上窗帘,调暗了屋里的灯光。
“你请了三天病假,应该赶紧好好休息。”身边的人工智能冷冰冰的提醒我。
我没理它,小心翼翼的从床底捧出一部布满灰尘的DVD播放器,还有几张皱巴巴泛黄封面包着的光盘。在这个核战结束的时代,这绝对是古董,我花了很多钱和力气才从黑市上瞎子老板那里弄到的。我虔诚的跪在金属地板上,激动万分地看着手里光盘上面依稀写着几个古文“小泉彩”,旁边清秀动人的脸庞和凹凸有致的胴体带着跨越时空的性感,我居然有了一股与往时不同的原始冲动。
“请注意,你持有非法的物品。”人工智能瓮声瓮气的说道。
是的,在这个劫后重生的世界里,科技火种得以保存,但是人类的数量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辐射杀死了大部分的人,并且让剩下男性的精子各种畸变导致人类的正常繁衍受到极大的挑战,在科学家能找出解决方法之前,任何不在监控下的擅自射睛行为都视为非法,相应的诱惑性物品都遭到严禁,剩下寥寥无几的健康男性像种马一样被保护起来。
我厌恶了每天安排好的姓交工作,面对着带着职业性微笑和格式化呻吟的整形美女们,没有激情的激吻,也没有目光交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久前美国发现在本土新缴获的一批产自朝鲜,取道我国而来的冰 毒,纯度已经达到了99%,这说明朝鲜的毒 品制造行业已相当成熟。而有消息称事实上由于频发粮食危机,朝鲜平民家庭在面临饥饿时,甚至食用半官方途径获取的冰 毒依靠毒 品致幻来对抗难捱的时光,听上去令人脊背发冷。

    当然朝鲜人很惨,这个不用多说。但是我不禁瞎想,如果我也面临无可抗拒的饥荒,我们的zf提供给我观音土和冰 毒作为粮食替代品让我选择,我肯定选后者。并非后者危害小,而是因为虽然这俩用来果腹一样不是东西,但比起让人肠阻腹塞痛不欲生的观音土,起码后者能产生精神愉悦,是两害取其轻。假设三年"自然灾害"里的瘐死鬼在天堂遇上被主体思想给超度了的白头山症候群,得知后者饿死前还享受了一把冰 毒,肯定要怪上帝偏心,都是饿死,怎么就有那么大差别。

    所以说,如果遇上粮食饥荒,虽然都是糊弄人,用毒 品抵挡比用观音土要好,因为痛苦要少一点。

    然而不幸的是,三年"自然灾害"那会儿中国人并没有这样的选择,所以只有吃观音土,最后死了不少人,很痛苦。但这绝不是说我们的zf不如朝鲜,众所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