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记录

旅行

分类: 在路上

美国墨西哥          

在美国只是过路,没车就等于没腿,因此没有太多停留。

 

(要是计划只是去墨西哥,或者直飞,或者从洛杉矶机场进城到灰狗巴士站坐车可以直接到圣地亚哥陆地出境,凤凰城到图森也可以直接出去,不过当时图森下雨道路不通了,就没那么走,墨西哥没有预想的那么乱,总体很不错,干净,人们也热情。)

谷歌地图是必备的,再下载个翻译软件吧,墨西哥基本都是说西班牙语,英语很多地方根本不流通,全程订房是用的BOOKING,都可以先预定到旅馆后付钱。

取钱直接用的华夏的银联卡,汇丰银行不少,当地的银行柜员机用华夏卡取不出来钱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次是手续费29,后来不管取多少,手续费都是33P,多取点比较划算。美元换钱的话多转几家,汇率差别挺大的。

办了个当地的手机卡,TELCEL公司的,针对游客的似乎只有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德黑兰-拉什特

伊斯法罕的夜车去到德黑兰。天还没亮,车站依然没啥人,天空依然那么美,早班车突突的发动起来,排烟的味道着实呛人。

在德黑兰只是路过,等售票处开门后,赶最早的那班车直奔拉什特,只是因为,拉什特旁边就是黑海。

和其他沿途相比,这一路的大片绿色叫人喜悦,也叫我每次从昏睡中醒来多了点惊喜。

只不过,我压根没想到拉什特会那么小。街上店铺都没开门,空旷的街显得十分萧条,对这里,似乎没有太多的介绍,按照路书上提示的位置,找到了那家号称很简陋的旅馆,确实是出乎意料的简陋,从狭窄的楼梯上去,像是到了八十年代的小旅馆,卫生间公用,浴室公用,洗澡也要单独收费,房间里,除了单人铁床,只有一张木桌子,幸好还有个风扇。要不是看在这家旅馆所处的位置后面就是一片菜市场的份上,我都想马上离开了。

路书上说,这里离海很近,有个港口属于海运枢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兹德-伊斯法罕

整个伊朗,似乎金货都很盛行,只不过,这里的黄金大多是20K,也只有这种硬度,才可以做出极其繁复的掐丝和纹饰,花样繁琐,这种工艺,到了国内,工钱肯定都比金价要贵,店主人给我们算账,告诉我们总价是黄金的价格加上店铺的税,还要加国家的税,还有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税,林林总总的一堆税费。尽管如此,价格完全也是可以接受的,比起国内便宜了不少。

中午时分,坐车,伊斯法罕,我又回来了。走的时候,适逢斋月,满大街都看不到人,像是一座荒城,这次回来,有点眼晕,这还是上次的那个伊斯法罕么,街上人多的竟然都快挤不动了。不但上次我住的那家旅馆客满,连问好几家全是客满,问了一圈,只有街对面的那家小旅馆,只剩下一个四人间,除了屋子巨大之外,其他任何基础设施都没有,一切安排停当,已经夜深了。

 

伊斯法罕半天下,上次的时候还感觉不到这里的繁华,这次就被惊倒了,轻车熟路,我完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兹德

在车站遇到一对情侣,老于和小喵,闲聊一会,行程差不多,正好可以搭伴走。

在亚兹德,住的是著名的旅馆丝路旁边的一家,小院子看上去挺有爱,住的人也不多,很清静,老板人也很和善,而且,竟然还有个三人间,甚至,老板还告诉我们,可以用他家的厨房。

在街上随便走走,感觉似乎比其他几个城市要淳朴很多,起码,街上,没看到很多无所事事的人,白天依然很热,大多数店铺也不开门,在旅馆休整一下,太阳西斜才又出去,逛大巴扎,这里的大巴扎有点简陋,不过确实最古朴的结构,误入了金货一条街,满目辉煌,做工精美,只不过这里的金子都是号称20K金,和繁复的工艺相比,价格确实不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设拉子

到达设拉子的时间实在有点太早了,车站里一堆大巴安静的停靠在站里,没看到灯火通明的大厅,除了TAXI候车室有灯光,除了几个大叔在值班,其他地方寂寥无人,一片漆黑,墙上的钟表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多。

大叔们看到我下车,很热情的迎上来和我打招呼,告诉他们,我需要在车站等天亮,然后换车去亚兹德,他们叫我去车站里面等着六点车站开门,可以坐最早的七点的那班车。

有个络腮胡大叔把我带去候车室,又帮我撵走在长椅上睡觉的那个流浪汉,然后指着长椅说了一顿波斯语,我听不懂,他双手合十放在脸侧示意我,这里可以睡,然后指指外面,看意思是说他们的值班室就在旁边,我一个劲的点头,很感激的想去和他握握手,他赶紧后退一步,避开了我,才想起,他们应该是正牌的穆斯林。对于他们来说,教义严格到甚至和异性不能有任何身体上的触碰,握手也是,后来,我界定当地的人有没有侵略性的标准就是看他们会不会主动的凑近我和是否要有一些身体的触碰,对于有这些企图的人,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格什姆岛

 

岛主的店所在的商场背面就是海,据说,这个岛很大一部分的商铺全是填海建造出来的,海边有长长的大堤,很荒凉,也下不去海边。总能看到类似国内木船那种尺寸的船只,满载货物,晃晃悠悠的离开,也不知道船上装的是啥,也不知道船开向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格什姆岛

 

换钱的地方旁边就是车票的代售点,夜车。下一站,去伊朗最南边的海岛上,车的目的地只能到港口,上岛的话,还要换船。

这里的海岛有三个,一个是最热闹最商业的,一个号称是禁区目前还没开放,我去的那个,据说是个军事港口,据说也是在建设中,据说,没啥游客。

剩下的时间就是在这里游荡,看看街景,看看巴扎,看看街上的游人,刚刚熟悉这里就又要离开,有点不舍。回去旅馆,和刚认识的朋友告别,挨个询问了一下他们的路线,没有一个去那里或者去过那里,很失望,那个岛的消息在网上也查不到太多,也没人可以去打听,带的路书上关于那里也只是简单的一页介绍,没有住宿,没有景点,我有点忐忑,不知道那个岛会不会叫我失望,但我就是想去看看。

Vip大巴倒也很舒服,工作人员态度也好,清晨,到达了bandar abbas港,直接找了TAXI,指给他写在纸上的格什姆岛的名字,司机直接给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设拉子

夜车是晚上十一点半,车站外面停的全是豪华大巴,后来知道,这些豪华大车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开车前三分钟,我的车到达,竟然是最普通不过的大巴,倒也干净,我身边没有人,后座的一位老阿姨和我一个劲的连说带比划,看意思,是想坐到我身边,当然没问题。她不会说英语,从说话的语速上感觉出她应该是那种很爽朗的性格,我们彼此分享了一下手里的食物,还有微笑,然后,在她的守护下,我在车上度过了一个非常踏实的夜晚。

清晨到达,在车站里,有个窗口上TAXI的标志闪闪发亮,应该属于统一调度的方式,这倒省的出去找车砍价,也安全,把酒店的地址给窗口外的小哥看了看,他一脸明白了的表情,叫我去窗口交了50000,然后和我比划,叫我在一边等待,没多久,司机就直接来找我了,是位老者,态度很和蔼,能说速度很快的英语,在车上依然是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七拐八拐的,清晨的巷子没有人迹,更加幽静,旅馆在很深的巷子里,住宿的条件没有卡尚的好,游客们也还都没有起床,前台带我去了房间,倒也很干净,就是门锁设计的很不合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伊斯法罕

去了四十柱宫。

门票已然不是网上疯传的那么便宜,一次就给了我们一叠,厚厚一摞啊,得有个百十张的样子,我有点错愕,这是一人份?售票员也忍住笑,和我确认无误,检票的难道也要一张一张的来验么?看样子就是原先便宜的时候印制的,进去后到处找人验票,也没人管啊。

就这么在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大花园,还有一个水池子。

天空的透度也不好,因此,水池中甚是看不清楚倒影,况且,四十柱宫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木柱倒映在水中,柱子和影子的数量加起来后四十个柱子而得名的,花园走到头,是宫殿,进门处四壁和天花板上,镶嵌的有镜子和彩色玻璃,大殿内的穹顶上和墙壁上,画满了壁画,胡马雍和达黑玛斯普汉两位统治者占据了壁画的主要位置,结构很对称,再有风景画和狩猎战争的场景,波斯人和乌兹别克人,印度人,土耳其人交战,国王接见外国使臣,男女跳舞,还有就是动物和植物,画面细致,颜色热烈,像这种内有壁画外设廊柱的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伊斯法罕

 

在伊斯法罕的车站里询问一下,竟然有直达德黑兰的机场大巴,5个小时的车程仅仅才合大约三十块钱左右。

人鱼姑娘曾经告诉我们,出站打车最好的时机就是等司机蜂拥而至的时候询价,因为有竞争,基本可以按照我们开出的价格搞定。只不过,,莫非是我们在里面停留的时间太久,等到我们出站后,发现,一辆车都没有,出站好远,遇到一个不太年轻的帅哥,告诉我们价格后,还顺道帮我们打了车,再三嘱咐我们,已经和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迷醉在午夜飞行
迷醉在午夜飞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163
  • 关注人气:4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行走天堂

Y哥

背包环球行摄之旅

七色地图

世界太大,唯有不停行走

别样年华

萨苏

梦里关山

吴闲云

西游记是一本很深奥的小说

冯唐

用文字打败时间

代三个表

不许联想

黄贱人日记

心情不好的时候 看完就好了

陈晓卿

人黄猪老

柏邦妮

咆哮女郎柏邦妮

王小柔

都是妖蛾子

大脸撑在小胸上

女博士生的无聊生活

桑格格

桑格格

时间的灰烬

我喜欢ta笔下的Leslie

马世芳

地下乡愁蓝调

最爱

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MOMO

兔斯基,兔子卯

老娘的家

活在当下

竹聿名

香港电影往事

黑背

漫画

慕容天涯

青春终于扬长而去

张小盒

上班族漫画

涂老鸦

小老爷们那点事儿

奈瑟瑟

青瓜

我的左岸...

亲爱的湘晨大哥

拍纪录片的

亲爱的道尔吉

玩音乐和纪录片的

亲爱的杯子

摄影和影射的

亲爱的桔色小猪

生命的意义在于行走

亲爱的大林

清醒的纠结的

亲爱的FT

拍照片的

亲爱的小梁

小梁不少拍

亲爱的子越

文艺工作者

亲爱的花开

还在美国的

亲爱的傻乎乎

远在日本的

豆腐渣

傻乎乎和她家的娃娃

亲爱的阿雷

一枚导演

亲爱的大狼

没有比他更能侃的

亲爱的列宁

在西塘开店的

亲爱的普洱

穿行在茶的曼妙空间

亲爱的大拆拆

哥特公主范儿的

亲爱的花青儿

平实绚烂在开放的

亲爱的梵高

果果的丝绒列车

亲爱的阿蒙

独自精彩的

亲爱的凤姑娘

信天游的蓝花花

亲爱的乐乐

叫人爱恨交加的

亲爱的天蓝

已经谋面的

亦师亦友

马洪彦

寂地开出的花

林翎

画家

常青

示象设计

韩砚君

画家

刘懿

独立艺术家

王经

喜欢下雨

杭城别恋

亲爱的万里

去杭州管我饭的

亲爱的苏门

多数时候素颜的

亲爱的苗苗

美女一枚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