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laomao
laoma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1,813
  • 关注人气:8,6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杨柳

王昕的学生

美莉莎

还是不知为谁

阿果

大天文学家

子沉

有才气的文学青年

九歌

真正的美女作家

孙铭

就是原来的孙蕾呀

张华立

有不少关于当下电视的内容

韩晗

戏剧戏曲研究生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公告
有许多朋友想让我加为好友,但系统说,现在的名额已满,加不进去了.在此致歉.各位朋友不妨多来踩踩,不在乎加不加的.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3-22 17:43)
标签:

杂谈


果然,在班子的下一次碰头会上,形势大变。不但原来态度暧昧的公孙弘改为全力支持董仲舒的判断,就连张汤也不再坚持原来的观点,而是说原列各疑点现在基本已经查清,并没有通同作奸的可能性。张汤还拿出来现场干证的供词:俱言该老者相貌清瞿,仪态古朗,绝非尘俗之辈;且其出土之夜,十里之内,皆闻有乐音传自天际……

  班子成员的意见空前一致,就容易作出决定。田蚡和韩安国当即综合了几个人的意见,向皇帝报告:一,日前在鲁国圣人宅旧墙中挖掘出之老者,确系先圣孔丘;二,拟于近日由田、韩出面设宴招待先圣,宣扬我大汉隆威盛德;三,恭请皇上于旬内接见孔丘,一应礼仪由太常拟定;四,有关封典、恩赏,俟接见后再依圣意酌情安排;五,是否颁诏传示天下,请皇上定夺。

  皇帝当天就在报告上批了“可”。于是田蚡和韩安国就忙着布置大鸿胪安排宴席:规模要小,总共只要八席;但档次要高,要体现出时代精神,不能给咱们大汉朝丢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圣 人

 

  老丁的这项工程是从王府长史那里承包来的。活路并不复杂,只是把那一所破房破院子全部拆掉,然后再把场地平出来。报酬也有限,就是拆房子拆出来的那些废木料和墙土。老丁看中的倒不是那些木料,好几百年的陈货了,除了当劈柴烧火,没什么别的用处。他是看中了墙土,那可是上地的好肥料,特别是院墙的,这么些年了,人啊狗的能短得了在墙根撒尿吗?虽说都传说是圣人的老宅子,可圣人也不能没有个要方便的时候。他估摸着能出四五十车肥土,所以还是值的,于是请了两个帮工,一起干。

  刨内院院墙的时候他就觉出来有点不对劲。尺寸不对。从外表看不出来,但是刨开墙角之后就看出来了,那墙太宽,宽得出格了。用镢头沿着墙敲了一遍,发现有挺大的一段咚咚的声音很空。老丁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就多了个心眼儿,早早地打发帮工的歇了,说是一天干得太猛了,不好意思。回家招呼两个人吃过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18:22)
标签:

杂谈

兴农杂记之四

 

《奋斗》

在莫力达瓦旗上百个知青点中,兴农知青点算是比较有名的。一是因为规模大,全大队两个小队的插队知青最多的时候有70多人。二是成分复杂,不像其他知青点大部分来自同一所学校,我们的集体由十几个学校的同学组成。三是整体表现不错,尤其是刚到农村的一两年,劳动积极,配合组织,在1969年9月还被评为先进集体,李佳作为代表到哈尔滨参加了“黑龙江省上山下乡插队知识青年首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会”(莫旗及整个呼伦贝尔盟原属内蒙古自治区,文革中一度划归黑龙江省)。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出过一本叫作《奋斗》的油印杂志,虽然只印了两期,却被内定为“反动刊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18:21)
标签:

杂谈

兴农杂记之三

 

成人

兴农地大物博,生活比当时国内的其他农村地区好很多,起码能够吃饱饭,但农活也要比其他地区更累。从五月份开冻耕地种麦、种豆、种谷子、苞米,到中耕薅地、铲地,夏天收麦子、打洋草,秋收,直到天寒地冻之后打场。在1969年这一年里,我还服国家徭役到几百里以外的尼尔基挖过水渠,参加队里副业到甘河农场盖过房。在农忙的大半年时间,全村上下一直忙个不停。

当时全国各地刚开始推行所谓“大寨记分法”,就是集体出工,自报公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18:20)
标签:

杂谈

兴农杂记之二

 

过年

我们这个家规模很大,也不像其他青年点那样一般都是由一个学校的同学组成的。1968年9月,第一批到达兴农前屯的知青16人里就有师大二附中的老贾、陈涵实,二中的张望平、汪如一,北航附中的李佳、肖继民,女一中的吴君慈、殷小冀等五六个学校的学生。后来不断有人来投亲靠友,友友、阿薛和我是来投靠二附中的老贾,后来二附中来的还有何建华、李国荣、林岩、胡宝南等人,大约从1969年春天起,一批一批地总有人来,到开春的五月份我们这个青年点的总人数已经多达39人。在一个原来居民不过百十人的生产队里有这么多知青,在当时也算是个特例,社体里只够睡十来个男生,其他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兴农杂记之一

 

      1968年12月21日晚,我和丁友友、薛虹正在开往齐齐哈尔的火车上,广播里传出“特大喜讯”:毛主席发出了最新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于是车内一片欢呼,可以想象,全国各地的城市乡村又会连夜组织游行庆祝,贯彻落实。其实我们当时已经预先落实了新的“最高指示”,就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23日天黑以后,经过两天多的辗转,终于到了插队的地方──兴农。

我在兴农只呆了不到一年时间,1969年11月回北京探亲,本来没想离开兴农。但由于父母在林彪所谓“一号命令”的大形势下被“疏散”到湖南益阳,还有其他一些想法上的变化,到1970年1月,还是走后门到保定38军当兵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电视艺术哲学》再版前言

为电视写一部艺术哲学,在当时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那时候,有没有电视艺术这样一个东西在学术界还很难认定,而业界对这种颇为形而上的争论则丝毫不感兴趣。题目是我的系主任曾庆瑞教授出的,属于广播学院力争建设广播电视艺术博士点学术努力的一个组成部分。

上个世纪90年代,是中国电视理论筚路蓝缕的开拓时期,积淀不足缺少可以借鉴的成果,好处是没有历史包袱的负担,可以比较轻松闯入战区。我当时不知深浅,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任务。1996年下半年读书、看节目、思考,进入1997年开始埋头写作,大约用了4个月的时间,记得连春节都没有回家住几天,都是在学校的宿舍里赶稿子。但到这年5月交稿的时候,虽然规模初具能够形成一册,却只是原来自己计划中的一半左右内容,只对电视艺术的本体特性这个基本问题以及相关的文化属性、艺术传播和艺术接受等方面进行了探讨。而原来还想涉及的有关电视的真实性、电视艺术中的形式美、电视叙事特点等问题还完全没来得及讨论。于是临时将书名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们的历史上,有过许多次盛衰兴亡,于是也有了许多开国立业的君主和丧乱亡国的君主。有趣的是,开国之君的伟大大体上都是一个模式,而亡国之君的遭际却往往极具特色,各有各的不同。在形形色色的亡国之君中,明末的崇祯帝显然又是最有特色,因而也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因为至少从表层现象来看,这个崇祯帝根本就不具备人们通常以为一个亡国之君应该具备的那些特征。

难怪明末的遗民们会为此发出许多感慨。

钱×(甹 只)在《甲申传信录》卷一中说:“上英谋天挺,承神庙、熹庙之后,励精图治,骎骎然有中兴之象。然疆场外警,中原内虚,加以饥馑荐至,盗寇横出,拮据天下,十有七年,神器遽移,遂死社稷。乌乎!英谋睿虑,曾不一施,其留恨又何极也!”他对于崇祯帝的死和明朝的亡国表现出极大的遗憾之情,而且显然认为,“英谋天挺”而又“励精图治”的崇祯帝对于明王朝的覆灭并不负有什么主要责任。

邹漪的《明季遗闻》序中则把崇祯皇帝与历史上一些失德丧邦或是导致国家衰败的君主们作了比较,更觉得明朝亡在崇祯帝之手实在是很难理解的事情。这篇序中说:“先帝以圣明在御,旰食宵衣。比之太康之尸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92年到1994年,我为《吉林日报》的副刊写过十几篇文章,基本上是与文史有关的杂文,用的笔名“老陶”。其中有一篇原来题为《皇太×》,发表时被改为《君主继承人的两难境地》,议论在专制皇权制度中继承的艰险,引起了吉林文史出版社一位前辈的注意。这位老先生来京找我洽谈,定下来为其写一本专门讲中国历史上君主继承惨案的通俗读物,我定的书名叫《血腥的继承》。为了这本书,我又找到人民大学的同窗好友徐怀宝,商量构架,分头执笔。书稿先写了几万字,连同框架目录送给出版社先看,回复说似乎还不够通俗。我们也愿意再适应,但后来就没了音讯。这是1993年的事情。

也许是这次种下的种子,到了1994年春天,吉林文史的另一位编辑王桂兰女士又同我联系,说是准备出一套明朝皇帝的传记,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在前几年刚刚完成了一部关于魏忠贤专权的历史著作,正好在这一年由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题为《魏忠贤专权研究》,对明末的历史还在兴头上。但天启一朝的事已经嚼过一遍,无意重温;而崇祯的事迹则在那部魏忠贤专权中刚刚起了个头,很想继续探究,于是答应写一部崇祯传。按照出版社的思路,既要严格忠于史实,又要生动可读,对于较难解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1 21:01)
标签:

杂谈

《庸人治国:大太监魏忠贤与明帝国的末路》自序

在大学读本科的时候,我热衷于清史,甚至还拜师学过一段时间的满文。1982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广播学院教书,开始几年工作非常轻松,就把大量的余暇用在了读史上。靠着同学的关系,在人民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北京图书馆古籍部、中华书局图书馆等处读书,有些书还可以借回来在家里读。本来的兴趣在清康熙年间,但有些人和事要搞清楚就不得不向前探巡,于是上朔到顺治朝,进而入明,等到突然警醒时已经倒推到明朝的万历、天启年间了。
天启朝的历史几乎全部围绕着魏忠贤专权这个主题,而且读书越多,感觉奇怪的地方就越多。作为一个权倾天下的大太监,魏忠贤不仅出身低微、胸无点墨,而且完全没有政治经验和宗派势力,他能一步登天似乎完全靠着与天启帝的乳母客氏的特殊关系。我在研读中发现,魏忠贤能够突然成为明朝的实际主宰,让当时势力雄厚又富有政治经验的东林党人无力回天,实在与明代政治制度乃至整个中国古代政治制度中一些固有矛盾相关,揭示这些矛盾应该是一个有意思的课题。大约从1987年有了些想法,到1989年进入写作,1990年才终于完成了《庸人治国》这本书。
非常幸运的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