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8-10 16:07)
分类: 权当日记
昨天去义乌保养车子,令我总是这样舍近求远的跑那边去做保养是因为那里的人,人与人之间的熟识感增加了放心度,而不像我们这边那种陌生的纯粹生意关系。售后总监王总亲自帮我检查了车况,并嘱咐正在别的车子上干活的人先帮我这个车子弄好,说“她从永康过来不方便”,然后每次都叮嘱财务收款时记得给我打折。
在休息室等车时接到公公电话,问我在不在家,我说不在,他说地里刨了花生要给我拿来。其实公公不干地里的活,地里的活都是婆婆在干,因此两人也时常有争吵和矛盾。所以一直以来我们总是不希望他们给我们地里的东西,不想让他们认为是因为为了要贴补我们而辛苦种地。何况我们也的确是不在乎那点东西。我每次回去看他们时都说,不要特意给我们送东西,如果我回来看你们时刚好地里拿了什么回来要给我带一点走我会带的。但是他们总是特别喜欢送,给那个亲戚送给这个亲戚送。特别是最近公公满了70坐车不要钱后,他特别喜欢坐车,对坐车的喜欢程度接近于病态。甚至是只是因为坐车不要钱,他就一早从乡下坐车到城里,然后坐公交到某个大型超市买点吃的喝的当午饭避暑一天再坐车回去。如果他只是偶尔有那么一两次这样做也无可厚非,经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8 14:56)
分类: 权当日记
半个月前,当时身在外地,接到协会领导电话,让我把我的银行账号报过去,说有关部门要把一笔协会活动基金转账过来。
放下电话,我就发了消息回去,那个卡号我记得滚瓜烂熟,之前办厂10年,客人每次转款都需要我报卡号,这个卡号我已经记得倒背如流了。
五天前,领导询问我收到款项没,我说没有,他叮嘱我收到后告知一声。
就这样又过来了几天,昨天下午闲坐无事,脑子里突然想起转基金这件事,心想一直没收到钱不会是我卡号报错吧。其实这个念头也就那么一闪,我依然十分相信自己的,应该不会错,但是却又忍不住去包里翻出银行卡决定核对一下。这一对可好,脑子嗡的一声咋了,我顺得那么溜的一个号码,最后一位数果然错了。怎么办,对方不会已经把钱转到错误的帐号去了吧?我硬着头皮先给领导打电话,说了帐号报错的事,然后把正确的帐号重新发了过去。那边后来回复来说,转款的人前一段时间外出,还没转账,错误的号码改了就好。
可是我不能原谅自己啊。先生也在边上批评我,你这样粗心,万一那笔钱转错帐号还不得你自己赔,虽然错转的钱对方有义务归还,但是那得费很多周折。我心里暗暗庆幸对方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4 15:35)
昨天去乡下看望先生他外婆,遇到他舅和他姨,他们随口说晚饭一起吃吧,我们推说今天不行,孩子在家做作业我们要回家做饭和孩子一起吃的,等过了明天我家孩子上学了我们再一起约了吃饭吧。然后他姨说,叫孩子也一起出来吃啊,我说不了,她要开学了在家赶作业,出来吃饭一浪费就是几个小时她不乐意出来的。她又说那你们在外面吃好给她打包带回去啊,我说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回去烧着和她一起吃的好。然后她就用了一种听不出是什么语气的语气说,孩子要照顾这么好干嘛。我不客气地反驳了一句,也不是照顾得好不好,我们只是珍惜和孩子一起吃饭的时间,等她回学校就住校了,以后更是会离开我们去外地求学,跟我们一起吃饭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他姨依然是那种自以为是的语调,干嘛要让她去外地,以后叫她回这边来啊。我说,孩子的未来由不得我们啊。
其实人很奇怪,我记得她自己对儿子就是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甚至连毕业后的单位全都是她夫妻俩给铺好的,自己把孩子照顾得很好,偏偏就谴责别人不该把孩子照顾的很好。有一句话我到了嗓子眼又咽下去了:我们的孩子当然只有我们自己疼爱啊。
跟有些人聊天会觉得很舒服,但是不知为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权当日记
早上正要出门,接到小妞电话说要来我家玩,她爸说让她自己单独坐车试试看。古山到城里半个小时的车程,这个复杂的社会家长们都是不敢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半步,小心又小心,哥哥让孩子自己单独坐车,也算是个大决定。9点半时他发来消息说上车了,然后告诉了我城乡公交车的车牌号码,嘱我半小时后去车站接。我算了下时间,应该不耽误我先办会儿事,就先去帮忙办理签证的朋友处拿回护照,然后也是不敢耽搁就早早去了车站候着。站在车站入口处看着不断进站的车,寻找着那个已被告知的车牌。

正等着,哥哥发来消息说那辆车子已经在花园立交桥那里了,很快拐进来。好奇怪,他怎么知道,难道他开车跟后面?接着他发来一个截屏,原来是实时定位,他说小妞带了手表式的手机,有定位。哈哈,一个被监视的孩子。

这是9岁的小妞第一次坐车单独进城。帮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7 16:21)
分类: 权当日记
周六那天孩子回家洗了澡,水是热的,后来晚上我去洗澡时水温很凉,不应该啊,我们用的是太阳能搭配空气能,有太阳时太阳能工作,没太阳时空气能工作,这个月几乎不见太阳,难道空气能坏了?

上楼查看了空气能开关,电源指示灯是亮的,温度显示32度,再爬上屋顶看了外机,风扇在转的,但是温度表的度数就是没有上升。决定观察一晚,到了第二天早上去看,温度依然没上升,反而低了,显示31度。

我们进行了自我诊断,先生说那个外机的风扇出来的风是冷的,这不正常,应该出来热风,可能压缩机不工作了。随即我找出售后维修的电话报修,(美的永康维修部电话87102026,维修员13506790593。记,供别人也方便搜寻查找)。

很快维修员上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6 14:26)
分类: 权当日记
      6月25日,连日大雨,之前几年虽然也知道楼上地板又被漏水,但是都没今年厉害,起开几块地板,下面全是水,追究原因是当初的防水层被电工装电线时打破了,准备我们自己动手盲羊补牢。
出门买防水涂料,我把车子斜停在城东路周扬防水的店路边,买完涂料回车,也是鬼差神使,我似乎就没看后视镜就发动了车子并往后倒,我的潜意识里觉得我的车子是斜停的,我的车后根本不会有车,因为车子都是靠左侧开的,不会沿着路边停的车的屁股开。
卡擦一声,车子受到阻力,我吓一跳,立马刹车回头看,妈呀,一辆车子居然停在我的车屁股左后方,那是一条行车道,不能停车的呀,我急忙下车,看到那是辆黑色本田,后备箱的盖子开着,司机座没人,副驾驶的门正打开,一个中年妇女下车朝着右边的店里的人说话,应该是喊开车的人。不一会儿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俯身看了一下他的车头,前保护架有刮擦痕迹,右侧的卡扣弹了出来,看着问题是不大的。我说痕迹不大,要么我留你电话,等你维修时打我电话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5 14:22)
标签:

情感

分类: 苗苗随笔

上午把昨晚搁着的《灵魂的窗口》接着看了一部分,继而把《中山经》的中山首经看到中山四经,下午继续看《海琳日记》,很喜欢篇首提到那个老诗人给她的送书题字:清醒时分,如此静谧柔和的光,这般活泼生动的蓝。刚好今天也是一个大好的晴天。

楼下不远处的别墅区有人在装潢,电钻打墙的声音不时传来,使这个午后并不很静谧。我慢慢感受着这个叫海琳的犹太女孩的烦恼,她有个叫热拉尔的远方男友,可是新认识的那个让-莫拉维奇又让她有了好感。很随意的一句话“我正一心扑在《霍恩王》上,只听爸爸叫我‘莫拉维奇的电话’”。可是我的心绪好像突然被击中般,放下书,我看不下去了,因为内心已被跟电话有关的回忆冲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0 09:30)

有朋友喊先生去喝茶谈事,正逛街的我们就直接过去了,男的们聚着进了书房,女主和一个女客在客厅看电视,玄关处两个孩子趴坐着在玩,一个五岁,主人的孩子,一个八岁,主人家的亲戚。她们在玩过家家,我俯身套了一下近乎,两个娃就愉快地接受我的建议同我一起玩飞行棋了。

没玩一会儿,五岁娃腻了,摆动着公主裙在镜子前转了几圈后吵着说要玩捉迷藏。我说好的那你们两个去玩吧。可是她不依,说非得她们两个去躲让我去找。我一愣,你们躲猫猫肯定会躲进各个房间,让我一个做客的在你们家东翻西找,这个场面有点尴尬的。于是我断然拒绝,不不,捉迷藏我不玩,你们两个玩就好,一个躲一个找刚好。不,就要你来找,那个五岁娃一边说就一边哭起来。那个八岁的很懂事,过去安抚了一下五岁娃后很认真地跟我说,你看,她都哭了,你就陪我们玩一下吧。我看了一眼那个发出哭声的五岁娃,是那种没有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权当日记

     就在我满足于生活的平淡时,突然接到至亲邀喊我了解一款直销产品。能说什么?这不像接到一个陌生人的推销电话一挂了事。虽然我直言说不感兴趣,但是我突然又很担心其深陷其中,荒了正业。这两日莫名有点心乱。一个被一种运作模式洗脑的人是很狂热的。其之后这两天所做所说的已经完完全全是拉下线的执着中。我突然感到很悲伤。对生活的无力感。为什么那么明显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多人会去痴迷?为什么觉得遥远的事突然到了身边。多说一句,怕伤感情,少说一句,怕其坠入深渊。

​早上车子起步打方向时后面急速驶来一辆菠萝,她下车查看说我轮子刮到她。一个很浅的轮胎痕。她很介意。我急着送孩子上学,说留电话给她。之后她要是觉得无碍那就不了了之,如果她坚持要修那就再说吧。突然明白生活就是这样,很多的错误在等机会,等你稍不留神,就会犯错误。不管是她还是我,如果我稍微观一下后方,如果她开的慢一点,此刻的接触就没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0 14:40)
标签:

情感

教育

健康

分类: 权当日记

      那时我二十出头,还是那种走在路上能引起人注意的年纪。

      那年我曾在长辈的朋友那做过短暂的工作,是帮他给人讲课,后来才知道那是当时很盛行的日宝来福床垫传销,怕最后他们会拉我进去,就找了个借口辞了。因为我自己也已经意识到我要帮他讲课说服人,仅仅去跟他们去看别的讲师怎么讲课回来照搬讲给别人听是不够的,只有自己身在其中,以身说法跟别人讲分红才会有说服力。所以我只有离开。

      后来的某天,在家乡小镇上开舞厅的姨因为有事要去趟外地,关了舞厅门怕断了生意,就找我叫我帮她去看几天,其实就是去帮她收钱。因为里面有放音师和服务员,时间到了开门自有人来。我只要去坐吧台那里结账收钱就好。没考虑很多,认为只是帮几天忙而已,就答应了。

      小镇上面熟的人多,看到认识的就解释下帮几天忙,不认识的也就懒得说,谁知道谁是谁呢。帮完几天忙,也就过去了。

      很久后的一天,路上碰到一个人,他是之前我帮着讲课的那个老板的朋友,我在那上班时他看到过我。他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