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1-16 09:47)
标签:

情感

杂谈

教育

分类: 2019年随笔
因为孩子满了18周岁,建议她等到6月高考考完就先去考驾照,这反正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晚做不如早做。
这几日就忙着收集关于驾校的信息。
昨晚几家朋友来吃饭,就问其中一个孩子刚在今年暑假报过名考驾照的朋友,她家是双胞胎,两个孩子同时报名的,她说暑假的时候还只考了科目一,科目二还没考。我很奇怪,为何时间会耽搁这么长呢。
细问之下才知,其两个孩子中一个是科目一已经通过了,但是另一个没通过,补考了两次也差一两分没通过。已经通过的那个就没继续去学科目二,说等另一个通过了再一起去学。然后整个暑假都耽搁了。
听起来是一个兄弟情深的故事。可是我却很纳闷,为什么要等呢,考完科目一就继续去考科目二科目三,在你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快的时间里考出驾照不是很好吗。我不理解这种所谓的等有什么意义。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啊。他们兄弟俩今年下半年就各自去不同的城市读不同的大学了,以后的寒暑假放假时间可能也都不会相同,就像这次,听说一个已经放假在家一个还没放假,那么他们后续的科目考试时间安排也会相对不一样。那么之前的等也的确是白等了的。
但是想起来,浪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1 16:17)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2019年随笔
不是很清楚表妹今年确切是几岁,只是知道与她差不多大小的表兄妹们都已经结婚生子了,粗粗算来应该有30上下了。
每年亲戚间的聚会时都听到那些多事的长辈们对她的“关心”与催婚。连今年已经36的吴昕都说这种事靠急是急不来的,何况表妹也不是那种闭月羞花之貌。
突然听说表妹生娃了。心里顿生恭喜之心,急忙询问表妹夫其人,结果却听得很震惊。
表妹当了小三。即使生下了这个孩子也是没有婚姻没有名分的。
我是一万个不理解,如果说她只是一时糊涂爱上一个有妇之夫,最终的结果只有两个,那个男人要么离婚娶你,要么你清醒之后离他而去。怎么可能把自己活成电视剧里的主角一样呢,居然生下一个不被所有人祝福的孩子呢?
更奇葩的是,听说男方的妻子认可这个孩子,说可以把孩子领回家但是她绝对不会离婚。有人说这个妻子看来是个怂货,怎么会认可这样的孩子呢。要我说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用这种方法来捆绑自己的丈夫,让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活在了妻子的宽宏大量之下。
这个男人自己没有孩子吗?不的,他自己有个儿子十几岁了。现在表妹生的是个女儿。
我说那表妹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回忆

分类: 2019年随笔
去农贸市场,看中一个鱼摊上的小鱼,在我问价格的时候,前头有个女子刚好让摊主称好了鱼,还吩咐摊主帮她把鱼儿修理一下。摊主一边忙活着一边回答我的问价,知道我买鱼不用她帮着修理时,就顺手先帮我称鱼了,因为给前面的客户先杀鱼的话时间比较久,她当然要先招揽我这种买了就走的客户。前头那个称好鱼的女子也认可,还说要么她那一袋称好的鱼可以先给我,她让摊主另外称。只是我买的鱼不要那么多,我还是坚持让摊主另外帮我称了几个。
就在摊主帮我称鱼的那一点点时间里,前头的女子问我买了鱼怎么烧,我说红烧拿来烩,她说她是准备拿来油炸的,然后她就开始自个儿嘀咕,油炸的话会不会把小鱼炸没掉。听到我吩咐摊主“就两个人吃别称太多“时,她又嘀咕她是自己一个人吃,可是明显她买的鱼比我多,她又怕自己吃不掉。我说你反正是油炸的嘛,炸好了放在那里随吃随烧啊。她想了想说是的。可是依然不自信地说怕自己做不好吃。
就在我付完钱拎起袋子要走时,这个女子突然改变主意了,她对摊主说,我怕烧不好吃,要么,我就不买了,麻烦你把鱼倒回去吧。不等摊主说出反对会同意的话,她就走了,毕竟她没付过钱,她说不买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9 18:38)
标签:

教育

杂谈

分类: 左米日记(2018)
英语选考的成绩出来了,很多家长和学校都欢呼取得了历史性的辉煌。
ABC三个家长刚好代表三种学生的情况,A平时英语一直考高分,这次也是。B平时英语成绩中等,但一直都是无法赶超A,落后一大截。C的英语稍差于B。这次的成绩A依然高分,B紧随其后分数差不离,C一如既往的成绩没有变化。很快网络上出现了各种声音,原来全省跟B一样的情况大批量出现引起来家长学生们的注意,为什么向来成绩跟A类学生们没法比的B类们这次全都胜利赶超?
在各类问询压力之下,浙江考试院终于承认,因为改了试卷的一部份之后发现试卷很难,为了面上成绩好看一点,就临时修改了计分方法给后面的一些同学加了分。高分的人还是那个高分,但是B类们的成绩就瞬间好看了。A类们心里不舒服了呀,本来我们就靠这个来拉分的,莫名其妙跟B类持平了。C类心里也不舒服了,凭啥加分没有加到我。
三个互相认识的家长在校门口等孩子,刚好就是ABC三类,A和C很愤慨啊,就互相痛诉着这个不公平的现象,B其实也知道这个现象,但是她宁愿认为这是孩子自己有本事考出的高分,她拒绝承认自己孩子被加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午看手机,看到作家协会的群里某兄发了一张图片,是他自己朋友圈的截屏,应该是他发了一首诗配了一张图片的样子,图片里显示时间是今天8月21的上午11:07分,在时间的后面有个分组的小图标。
使用微信的人都知道,微信后来不断更新的版本中已经有了设置标签分组的功能,就是你可以把某些人都归类在某个标签下,你在发布动态时,可以选择给哪些人看不给哪些人看,这也的确缓解了很多人的隐私尴尬,撇去恶意的念头不说,最起码一个约了朋友出去玩不想让家长知道的人他可以设置分组父母不可见,这样他发的出去玩的那几条动态父母就看不到了,一个请了假说要去哪里办事但是临时改变主意出去玩的员工总得先分组不让老板知道吧,一个跟朋友说在家的人却在外旅游,发的动态总要先设置那个朋友不可见吧,等等之类的,说起来这些都是善意的谎言,但是每个人也都小心翼翼地不想让那个被分组不可见的人知道自己把他设为了不可见。
我是因为看到了那张图片里的分组图标才好奇的点开此兄的朋友圈的,我和他有互相加好友,但是也不是那种彼此互动的人,也都不是特别在意对方发了什么。点开之后,看到此兄的朋友圈最后一次的更新是在8月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夏天突如其来爆红的一个卖瓜男孩。
连外地人都把关于他的新闻转发给我,只是因为新闻里出现的永康地址。我并非冷血,可是我对这件事真的没有那么热心,甚至觉得有些反感。
首先,这个男孩今年参加了高考,这是事实,然后被某学院的保安专业录取,似乎也是事实,然后男孩利用暑假卖西瓜挣钱,这也是事实,这个男孩家境不好,之前的几年都是接受一个公益组织赞助,这也是事实。最初是因为某公益组织发了一篇推文,大概讲了这么个男孩利用暑假卖西瓜挣钱这么一件事,推文里重点介绍了男孩的出生,很悲惨,以及最近卖瓜路上中暑撞坏了问别人借的电动车。然后这篇推文得到了各个自媒体的转发,出生悲惨,卖瓜挣学费,苦情加励志,瞬间点燃了公众的热情。
其实利用暑假打工的人很多,家境不好的也很多,只是这个男孩出现的时间点刚好,社会上那些蓬勃无处安放的热情刚好得到了释放,有关部门出现了,买瓜1000斤,好心路人甲乙丙丁出现了,买瓜三五百斤,爱心企业出现了,买瓜2000斤。买这么多瓜做什么?发,发给环卫工人,发给亲戚朋友,发给车间工人。随之出现了很多相关新闻,某某某乡镇某某某工会某某某寺庙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14:23)
研究自杀问题的北大副教授吴飞写过这么一句话:家庭中的自杀问题关系到的是个人的幸福和尊严。
最近网上一直在传的有一个17岁的少年喝百草枯自杀的新闻,说这个少年是多年前的网红,因为身为小小少年时在菜场帮着父母杀鱼而被称为“杀鱼哥”蹿红网略,其实网略出名之后大家了解到的是他们家的贫穷以及教育缺失。以致最后那个少年在粗暴的环境中粗暴地对待自己。
很多的人都说,比起死来生更不易,也有人说,有勇气去死为什么不敢面对活。每一年,各地自杀的消息铺天盖地。替他们扼腕叹息的同时,总是也不由得都会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为什么非得走这一步?
很切身感受的是在我还小的时候,村子里不时也传出某某某喝农药某某某去投塘之类的新闻,成功的不多,基本都是一种恐吓的行为,制止的人多。说起来,似乎母亲也有过这个举动,据说也是在和父亲一番争吵之后,气愤地冲到屋角抓起一个农药瓶往嘴边送,赶在身后拉扯的人一把拉她的手没拉住,拿着瓶子的手猛烈的撞到牙齿,撞碎了门牙。后来每年母亲咬东西不小心咬坏那颗补过的牙不得不再去补牙时,我们总是会开她的玩笑:谁让你当时要去喝农药的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22:09)
卖掉了两套房子,买了另一套房子。
今天办了证。
以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8 17:09)
因为几天后的一个会议我要做个简单的协会财务情况说明,因为是在一群人面前说,就很认真的准备了一下稿子,想到时候尽量能说的连贯流畅不怯场一点。
写完之后的整个下午脑子是一直跳出几年前的一件事。
也是跟一篇讲稿有关。
记得那天我刚好去当时居住地的居委会办事,里面有个大姐跟我是同小区的,她那个楼道住着几个我认识的人,她可能听那几个人说起过我,说我会写写东西,然后她就说刚好不久后市里有个演讲比赛,是分居委会参与的,她建议我写一写代表居委会去参加一下。我本能的推却,当时刚好有个同学也在那个居委会上班,她过来也附和了几句,叫我写一篇来参与一下。于是我也希望自己尝试一下,我一直不大敢在人多的地方表现,不逼一下自己怎么会进步呢。
回家后我就按她们说的主题写好了一篇跟创卫有关的文章,还对着镜子不断联系演讲,知道自己语速控制在5分钟中并且能脱稿演讲。
后来在快要正式演讲的前几天,居委会那边通知我说过去先试讲一下。那天过去时知道,每个居委会都有好几个代表参加的,我们所属的那个居委会决定把自己这边的几个演讲人召集来先演习一下,当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5 14:43)
早上看到有个微信群里显示着“某某邀请某某某加入了群聊”。
某某是我尊重的人,某某某是我讨厌的人。有那么一下子起过念头,想问问某某为什么看得上某某某这样的人,因为我知道某某建的那个群只拉他觉得他看得起的人进群。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只不过是自己的想法,并不能去左右别人的思想,每个人看待人和事都有自己不同的角度和观点。
曾经有人好奇,问过我为什么对那个某某某有那么大的偏见。我试图说明白,却发现很难说明白,因为通过描述来解释最初心里产生的那种厌恶感,好像听起来这人也没有怎样可恶啊。你又不跟这个人有深交,管他有什么不当之处呢。
的确这个人作为一个中年男子,从其跟别人的群聊中凑起来的一点点信息,知道他曾是某个村的干部,平时开个博客写写生活记录,也积极地跟一些文化人交往,似乎感觉也是个有追求的人。可是我唯独记住的就是此人曾经说,街上的女子凡是露出手臂和腿,就是为了吸引他们男人。我不知道此人有没有女儿,难道他的老婆和女儿穿着露出手臂和腿的夏天短装就是为了出去吸引别的男人?就在那一刻,我就开始鄙视他。我从人格上看不起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