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0-19 20:13)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前几天。得知某人离职离开了原先的工作岗位。
第一直觉就是,她不是干的好好的吗,领导对她很好啊,这样突然离开不好吧。然后几个熟识的人也都是这样的论断,觉得此人放着这么个好好的工作不干,先不说出去创业会有多大风险,最起码她就辜负了领导对她的信任与重视。很显然,是她单独一方的行为,因为她离开之后,这个岗位空着,活落着没人干了。
甚至有人说她这样离开太不知道感恩了,最起码不该等到这里后面的人接手再走吗?
因为也不是和此人到交心的地步,因此也没有深入去关心其去向或离开的原因。但内心总也觉得她这样离开是个草率之举。
今天刚好遇到了此人的上司,聊过一些杂事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有人聊起了他下属离职一事。我们以为他会满口谴责与抱怨,然而没有,他虽然觉得下属离职甚是遗憾,甚至烦愁着后续无人的杂乱,但是他说了几个他所知道的事件。原来他的下属的离职并非只是面上看着的要出去创业的原因,而是有着一些无可奈何的原因,个人感情方面,家庭生活原因以及周边的社会关系,逼着她不得不做出离职的决定,并且很仓促。听完以后,我内心不由得“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6 21:19)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中午刚吃完饭,接到父亲电话,他问我吃完没,我说刚吃完,他问在家吗,我说在家的,然后他说我坐车来给你送点玉米。我愣了一下,想叫他不要送,但是话到嘴边又变成“好的”。
自从村子里的土地被工业区征用后,父母已经失地很多年,刚从今年起村里给每个人口返回了一小部分菜地,离家很远,父亲就种了一些玉米,每次玉米一成熟就念着要给我送来。其实婆婆家也种了很多地,经常喊我们回去拿这个拿那个,喊得太频繁后我们开始拒绝。固然,给我们一些地里的农作物是他们的心意,可是我们总不能每次一喊就有时间回去。加之为了他们免于劳累,希望他们少种点地,给他们自己种一点够吃就行了,所以总是有意识地叫他们别太考虑我们。而父亲难得刚刚有了土地可以种,我有点不忍拂去他的兴头。
答应完才想起,我其实已经在车管所大厅取了号,下午要过去办理车辆违章处理的。打电话回去跟父亲说让他别送来吗?想着他可能已经兴冲冲地把玉米装进了袋子,或许正在去坐车的路上,我又没打。那就先去车管所吧,如果先轮到办理就先办。
车子刚开到车管所,接到父亲电话,他说上了车,我内心有点犹豫,如果上楼先等办理的话,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5 2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刚参加完一个活动,冷不丁有个朋友发来问我,怎么没看到你找那些大人物合影?这次活动是有一些外地的号称某个行业的知名人物,我回想了一下整个行程,除了跟自己本地的几个朋友玩的欢外,我几乎没去跟外地的那些大人物说话更别说找他们要合影了,甚至在结束后的大合影我也没去拍,因为我以要回家给家里爷俩做饭为由提前走了。在这种几十人的大活动中我在不在都是一个路人甲,在家里的三口之家中,我在不在区别很大,所以我要先顾家。
我给朋友回复了一句“不找人个别合影是没兴趣,不去大合影是因为我回家了”。回复完我跟先生开始谈论此事,他跟我分析人为什么要找别人合影混脸熟,每个人都喜欢去做对自己有利或有益的事,一个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去做一件事的。或许你想让别人知道你跟某个人在一起或者你跟某个人认识,一张或几张照片就能证明,甚至不需要你多说什么。所以很多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是啊,我既不想别人知道我跟谁在一起参加活动,也不想向别人证明我认识谁,这是我多年来在各个场合都感觉自己既在这里又不在这里的置身事外的样子。
有时候有些追星的人甚至只是偶遇到某个明星偷拍到一个影子都兴奋不已地大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1 18:10)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记得小时候有过这种情况,因为某件事觉得委屈在哭,父母来安慰,不依不饶地继续哭,父母也过了耐性忙自己的事去了,不再来管你。然后你觉得哭够了,很希望有人再来安慰一下,好顺势停止哭声,但是发现没人理你,自己无缘无故停止哭泣又觉得没面子。最后哭声变成了干嚎,也不再有眼泪。心里很后悔,为什么前面有人来安慰时不顺着梯子下来立即停止哭泣呢,暗暗怪自己错过了时机。
后来越来越发现我们生活的路上很多事不断地在错过时机。
大概在十来岁时,邻居家暑假的时候来了个福建的亲戚,是个小女孩,比我小两岁,我们经常一起玩,后来她回去了。几年后,她转学来到我们这边的学校,那时我们都已是中学生。听说她在那边和同学关系处理得不好,邻居家有孩子在我们这边学校当老师,所以给她转学开了个口子。其实我记得她,她应该也记得我,虽然我们都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我有过几次路上跟她打招呼的想法,但是最后都没有开口。然后时间越久感觉越没有说话的机会与必要,我可能觉得她不记得我了,她可能觉得我记不得她了。后来她要回她当地的学校中考,那之后就再没见到过她。我想如果在她转学来时看到她的第一时间我就上去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4 20:10)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每当我无法静下心去读一本整本的书时,就会去翻看ZAKER,浏览一下新闻头条,去读览精华里翻看几个片段。
今天在跑步机上跑完40分钟,冲了澡,吹了头发,坐到桌前试图继续去看苏格拉底的信服与被说服的解说,可是脑子无法集中思想。干脆退开GoodReaer,点开ZAKER,翻了翻新闻,然后去翻看译言部份,都是一些标题就不吸引人的东西,手指慢慢地一页页滑过。
目光被其中一篇名为“旧魂灵”的吸引,点开。一个叫麦肯纳的作者写的,看了几段,典型的语言优美的译文,一个七十六岁的老人在八月生日的这一天混沌地醒来,然后似乎要开始着他千篇一律的一天的生活,这个老人叫吉姆。条纹睡衣裤,碎花壁纸,院子里的花,隔壁的狗,玻璃墙上的猫,苹果树,坏掉的鸟窝,啃面包的老鼠......一切的一切,这个老人聆听着新一天的苏醒。慢慢地拆着电费单的信封,“时光飞逝啊”,老人感叹。
看到这些时,我心里想,这或许就是我们的晚年啊。
吉姆在年轻的时候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那个女孩叫埃伦。后来吉姆跟随父亲去参加了一个充满了性的气味的派对,在那里他和一个戴项链和珍珠耳环的女孩跳舞到黎明,然后他跟着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1 00:02)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孩子今天回来很愤慨地说起一件事。

这周的某一天下午的第一节课时她们班的人特别吵,说话的人特别多,值周领导就把这事告诉了她们班主任。班主任为了惩罚班上的人,就把学生们叫到操场,说只要觉得自己当时说过话的人就主动罚跑步,男生跑操场五圈,女生跑三圈。结果呼啦一下走了很多同学,他们都不承认自己当时讲过话。男生留了几个,女生只留了三个。孩子是留下的三个之一。其实谁都知道当时讲话的有很多人,并不止这么几个。当时老师对同学们说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然后她说她会陪着跑。可是,当老师和她们跑完第一圈时,别的同学不知是内疚还是表示对老师的驰援,也全都跟进来跑了。

我们问她,那那么多人都不承认自己说过话时,你为什么没有跟着站出去呢?她说为什么要站出去。这么说她承认自己说过话。我们说那挺好啊,跑步你就当是锻炼身体啊。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09:45)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兄长惹了个麻烦。收到他的微信,问我们有没有认识的律师。
大致了解后知道了这么个大概:
他把自己的一个网销平台给一个亲戚用,那个亲戚原先也是在平台上销售他原先的产品,后来也许为了扩大销售面吧,那个亲戚自作主张卖起了别的东西。结果网上摆的样品被人告了商标侵权。对方直接让法院发了传票,接通知的人当然是那个平台的注册人我哥。
你自己的车不给人用,你私人信息注册的平台不给人用,涉及你个人征信的银行账户不给人用。这些常识就不想跟他多说了。现在只是说兄长发来问我们该找谁,有没有认识的人这一块。
一个人在社会上生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人际关系。就好比我前几天看到超市服务台很多人在办购物卡发的感叹一样,这个社会分三个阶层,一是送卡的人,二是收卡的人,三是不用送卡也没卡收的人,换言之就是这整个社会无非就是一类为有求于人的人一类为有权在手的人一类就是不求人也没有能力帮别人的人。这么几年来我们混到了无欲无求的不求人这一阶层,所以当兄长问我们有没有人可以找时,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
如果仅仅只是按程序来,那就像买卖自由一样随便去找个事务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23:09)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从最早的纸笔书写最初转到网上书写是在新浪博客。
刚开始看到“博客”两字我并不懂其意,先生给我的解释是这样的: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人在路边的一块黑板上写了一篇日记,然后就走了,路过看到的人也可以随意在黑板上写几句。
这样挺好玩啊,于是我就去开通了博客。
基本上的人都在注册时取了个又雅又诗意又莫名其妙的名字,我用了真名,我是这样想的,认识我的人知道是我,不认识我的人我的名字只是个代号。
写博客的那几年我很执着,每天不记录一下就好像那一天没有过去。写纯文字的那几年真的是做到了一有想法一有看法就记的地步。后来学会了传图片。可以传图片后发现自己语言能力退步了。因为有时候觉得自己要说的已经在图片里了,就懒得说了。对图片过多的依赖的后果就是某一年浏览器出故障我的电脑上传不了图片,于是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就失去了表达能力,慢慢地博客就更新少了。
写博客的那几年因为互相浏览别人的博客留言评论什么的也算是“认识”了一些人。有现实里的有网上的。
后来有微博了,限制140个字。习惯了三言两语发动态之后,表达能力更加退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权当日记
那天看到燃气公司的安检员在小区群里发通知,公布了今年还没接受安全检查的户主名单,希望没检查过的业主能主动联系他告知在家时间,好让他安排时间过来检查。因为之前一阵子没在家,漏过了检查的时间,我看到自己的门牌号在名单上,就联系了他让他可以马上过来检查。

安检员上门后,我问起之前他们公司另一个安检员提起过的十年换表之事,上次的安检员过来带来的是新版的大号的表,而我们当时安装时用的是老版的小号的表,那个安检员说等下次带了小号的表再过来换。等下次就没了下次。他说让我打他们燃气公司的专号报修,那边会派人来的。于是他指导我怎么打报修电话,我跟那边的接线员讲了换表的规格以及要更换燃气金属管的米数。那边承诺会在三日之内派工上门。这个安检员做完常规的检查后就走了。

两天之后的傍晚,我接到了燃气公司员工的电话,说要过来帮我换表问我是否在家。当时我刚好在学校接孩子放学,我就如实说在外面,但我会马上回去,问他是否能等。他随即说了一句,要么等下周再给你过来换吧,我这里先给你记着。我说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苗苗随笔

那天有个朋友为着个小原因被另一个朋友起哄着请客吃饭,她就想那就趁着这个机会邀喊另外几个共同的朋友都一起吃吧,借机大家聚聚。于是她就在那个小群里抛出了请吃饭的时间地点,艾特了所有人。响应者寥寥,有说那个时间没空的,有的压根就不回话的。两天后朋友考虑着就换了个吃饭时间又发了通知,那些个说没空的依然说没空,之前压根没搭过话的朋友也找到理由接话说这个时间没空了,可是他之前那个时间应该有空的吧但是他就没响应过。我们几个不论哪个时间都热烈响应着会去的人冷冷看着手机屏幕,深深地感觉到“你没办法喊出一个假装没空的人”的悲哀。一腔深深热情被打击,没一会儿,屏幕里跳出朋友群发的两字“另定”。


有人请吃饭你真的是为了吃饭而去吗?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