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这个夏天突如其来爆红的一个卖瓜男孩。
连外地人都把关于他的新闻转发给我,只是因为新闻里出现的永康地址。我并非冷血,可是我对这件事真的没有那么热心,甚至觉得有些反感。
首先,这个男孩今年参加了高考,这是事实,然后被某学院的保安专业录取,似乎也是事实,然后男孩利用暑假卖西瓜挣钱,这也是事实,这个男孩家境不好,之前的几年都是接受一个公益组织赞助,这也是事实。最初是因为某公益组织发了一篇推文,大概讲了这么个男孩利用暑假卖西瓜挣钱这么一件事,推文里重点介绍了男孩的出生,很悲惨,以及最近卖瓜路上中暑撞坏了问别人借的电动车。然后这篇推文得到了各个自媒体的转发,出生悲惨,卖瓜挣学费,苦情加励志,瞬间点燃了公众的热情。
其实利用暑假打工的人很多,家境不好的也很多,只是这个男孩出现的时间点刚好,社会上那些蓬勃无处安放的热情刚好得到了释放,有关部门出现了,买瓜1000斤,好心路人甲乙丙丁出现了,买瓜三五百斤,爱心企业出现了,买瓜2000斤。买这么多瓜做什么?发,发给环卫工人,发给亲戚朋友,发给车间工人。随之出现了很多相关新闻,某某某乡镇某某某工会某某某寺庙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14:23)
研究自杀问题的北大副教授吴飞写过这么一句话:家庭中的自杀问题关系到的是个人的幸福和尊严。
最近网上一直在传的有一个17岁的少年喝百草枯自杀的新闻,说这个少年是多年前的网红,因为身为小小少年时在菜场帮着父母杀鱼而被称为“杀鱼哥”蹿红网略,其实网略出名之后大家了解到的是他们家的贫穷以及教育缺失。以致最后那个少年在粗暴的环境中粗暴地对待自己。
很多的人都说,比起死来生更不易,也有人说,有勇气去死为什么不敢面对活。每一年,各地自杀的消息铺天盖地。替他们扼腕叹息的同时,总是也不由得都会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为什么非得走这一步?
很切身感受的是在我还小的时候,村子里不时也传出某某某喝农药某某某去投塘之类的新闻,成功的不多,基本都是一种恐吓的行为,制止的人多。说起来,似乎母亲也有过这个举动,据说也是在和父亲一番争吵之后,气愤地冲到屋角抓起一个农药瓶往嘴边送,赶在身后拉扯的人一把拉她的手没拉住,拿着瓶子的手猛烈的撞到牙齿,撞碎了门牙。后来每年母亲咬东西不小心咬坏那颗补过的牙不得不再去补牙时,我们总是会开她的玩笑:谁让你当时要去喝农药的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22:09)
卖掉了两套房子,买了另一套房子。
今天办了证。
以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8 17:09)
因为几天后的一个会议我要做个简单的协会财务情况说明,因为是在一群人面前说,就很认真的准备了一下稿子,想到时候尽量能说的连贯流畅不怯场一点。
写完之后的整个下午脑子是一直跳出几年前的一件事。
也是跟一篇讲稿有关。
记得那天我刚好去当时居住地的居委会办事,里面有个大姐跟我是同小区的,她那个楼道住着几个我认识的人,她可能听那几个人说起过我,说我会写写东西,然后她就说刚好不久后市里有个演讲比赛,是分居委会参与的,她建议我写一写代表居委会去参加一下。我本能的推却,当时刚好有个同学也在那个居委会上班,她过来也附和了几句,叫我写一篇来参与一下。于是我也希望自己尝试一下,我一直不大敢在人多的地方表现,不逼一下自己怎么会进步呢。
回家后我就按她们说的主题写好了一篇跟创卫有关的文章,还对着镜子不断联系演讲,知道自己语速控制在5分钟中并且能脱稿演讲。
后来在快要正式演讲的前几天,居委会那边通知我说过去先试讲一下。那天过去时知道,每个居委会都有好几个代表参加的,我们所属的那个居委会决定把自己这边的几个演讲人召集来先演习一下,当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5 14:43)
早上看到有个微信群里显示着“某某邀请某某某加入了群聊”。
某某是我尊重的人,某某某是我讨厌的人。有那么一下子起过念头,想问问某某为什么看得上某某某这样的人,因为我知道某某建的那个群只拉他觉得他看得起的人进群。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只不过是自己的想法,并不能去左右别人的思想,每个人看待人和事都有自己不同的角度和观点。
曾经有人好奇,问过我为什么对那个某某某有那么大的偏见。我试图说明白,却发现很难说明白,因为通过描述来解释最初心里产生的那种厌恶感,好像听起来这人也没有怎样可恶啊。你又不跟这个人有深交,管他有什么不当之处呢。
的确这个人作为一个中年男子,从其跟别人的群聊中凑起来的一点点信息,知道他曾是某个村的干部,平时开个博客写写生活记录,也积极地跟一些文化人交往,似乎感觉也是个有追求的人。可是我唯独记住的就是此人曾经说,街上的女子凡是露出手臂和腿,就是为了吸引他们男人。我不知道此人有没有女儿,难道他的老婆和女儿穿着露出手臂和腿的夏天短装就是为了出去吸引别的男人?就在那一刻,我就开始鄙视他。我从人格上看不起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4 19:45)
朋友兴高采烈地发来一篇文章,说是她家孩子写的,说家里一个亲戚学校给了家长一份作业,就是要写一篇读后感,那个亲戚就叫她家孩子帮忙写一下,所以就写了这么一篇。
我大略看了几行,字句精炼,用词老练,表达也是入目三分,的确是篇非常到位的读后感。但是,凭我对她家孩子的了解,以及对那孩子阅读与阅历的评估,根本写不出这样的文章。我随手复制出一句话搜了一下,百度里立马跳出了那篇文章的各种读后感大全,然后整段整段的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个好点尴尬的,孩子的父母正为孩子能写出好文章高兴不已,我总不能去泼冷水吧。
突然想到,那个亲戚若是拿着这个去学校交作业,其实也是很容易被认出是抄袭的。但是,现在布置作业的老师似乎也不会那么认真检查。大家都彼此空感动着吧。
回复了一句:文章不错。
文章的确是不错的。只是不是你的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接到朋友H的电话,她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她家,说她外出一段时间,冰箱里有些东西要给我。
H这几年生活得并不开心,这我大概知道一些,她一直表现出来跟我很是要好,但是她近两年走得近的人刚好是我觉得有些看不上的人,自然而然的,我有意的少了些与她的接触,这并不是说我对她有意见,只是那种我怕我找她玩时刚好另外我不看好的人找她玩大家碰面,避免这样的尴尬而已。就像有一次,她找我去接她有事,到了后她叫我帮忙去接另一个人,而那个人是我近期来已经不联系的人,我也尴尬,对方也尴尬。
去到她家时,她说可能要在外地待很长一段时间,冰箱里东西给别人舍不得,知道我喜欢下厨,觉得给我是最合适的。我原本以为她要给我的也就几样特定的东西,谁知她把她家整个双门冰箱里不管是冷冻室的冷藏室的,一股脑儿全都装了袋子,有整只的土猪腿土猪肉,有整瓶的花粉,有海参海蜇,有整袋整袋日语字样包装的笋尖青豆花椰菜,酱啊红酒啊,总之所有所有的东西,我看着满地的袋子,内心是有一些抗拒的,别说这么多东西我拿去冰箱放不下,有些东西其实我也不会吃(譬如花粉,有整四瓶),可是她已经把一些她自己觉得不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7 08:57)
前面几天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传播着对各种名人的性骚扰的举报,中枪的有知名公益人,教授,主持人,老师,一个#me too#的话题在广泛传播,一副活脱脱女权当道的样子。
早上吃完饭,先生不经意的问丫头知不知道#me too#这个话题,于是我们三人开始了关于性骚扰的谈论。我知道先生想借此机会告诉丫头这个事情在这个社会上是多么普遍,以后不会遭遇到最好,如果不幸成为其中的一个弱者,也不要把这个看成是自身的耻辱与罪恶。
我也借机说起了年轻时的几个遭遇。记得那年我19岁,刚刚离开学校来到城里,在亲戚的五交化公司(说是公司,其实当时是刚刚起步开的一个小店而已)上班,当时有个中年男子,是本市某国营大企业劳动服务公司专门负责采购工具的,当我坐在桌边给他开发票是,他故意坐到我边上的椅子上,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把手放到我大腿上,我感到很窘迫很厌恶,但是我当时似乎也不敢说他什么,只是随即假装要拿东西站起来走到一边去,那个男子故意说一些关怀的话语,他应该是看出我刚入社会一副稚嫩的样子觉得可以撩一撩吧。后来他每次来,我都故意站的离他很远,也不去接他的话题,后来他也就不敢造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6 14:16)
因为河边的道路被封道休整,已经很久没有去河边散步了。
那几天开车经过看到一些阻拦桩已经撤离,晚饭后就也去走了走,一来散步,二来算是“检验”一下封道这么几个月来市政工程的进展吧。
路过溪心桥的桥下时,看到有人围着一个布蓬在那烧火,看不清烧火的人,应该是流浪汉吧,那天就那样不经意的走过去了。
这个桥下之前摆着两架弯拱的龙舟,是某年有人在河里赛玩过龙舟后堆摆在那里的,一放就是几年。去年因为本市举办马拉松,这一段路是跑步的人要经过的一段,沿路都要美化,那两架龙舟就被移到桥墩的另一边去了,这边的桥下墙面喷白画了画。
后面几天路过时,看到一个女子在给一个小女孩洗澡。这里是住着这样一对母女吗,经过时心里紧了一下。后来每次开车经过就会对那个布蓬多瞄两眼。那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住在此处的悲哀,跑跳玩耍间跟常人无异。偶尔见到那个女子从不远处抱着木柴走向布蓬。
这是怎样的一对母女,她们为何露宿桥下,她们凭什么生活,一系列的想法在心头跳过。
于是内心也起了一厢情愿的想法。趁着去收拾老房子车库,把之前几年装箱子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4 14:11)
近年来一些家庭稍富裕的人家都在孩子中学的成绩不是很好时做了出国出高中的选择,身边几个朋友也是,他们找起留学中介来好像也都很方便,有些孩子原本在这边的外语就学得够呛,一下子把他们放到那种全外语的国度,内心其实也挺替他们着急的,试想,把你自己扔在一个举目无亲还语言不通的地方,你内心是会有多焦虑?倒是听说有户人家在孩子初中时就给办理了留学,可是没一年,这个孩子就回来了,回到本地的一个学校借读,平时的外语考试都是不及格的。
那天无意中听朋友说他亲戚在国外读书的孩子在生日时收到一个女同学送的礼物,是一套名牌西服,男孩知道女孩的爱慕之意,但是他似乎无意于女孩子,觉得退还礼物又不好,就把衣服的钱折合成人民币还给了女孩。平时我家孩子也不时的网购一些小礼物叫我帮着收快递,说谁谁谁要生日了,那些礼物不外乎一些玩偶小玩意什么的,无非就是几十块的东西。看着那些毛绒玩偶,总觉得十七八岁的孩子们都还是些驻着童心的宝宝。可是当朋友说起那个男孩还给女孩的西服价格时,倒是让我吸了一口凉气,他说亲戚问起孩子那一笔钱的去向时才知道,那套西服接近一万一套。虽然说在外读书,其实都是整群华人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