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2-08 15: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正坐在露台窗边看书时,瞥见一只鸟飞到了我前面不远的一张小桌子上,这只鸟灰中带黄尾翼很长,认不出它是只什么鸟。
只见它在那小桌上奔跳了两下之后,往里面去飞到了另一边的窗边。
我家露台一半露天一半是有玻璃封顶的,这只鸟此刻飞过去的地方就是封着顶的,而那一边的窗玻璃也因为这一阵的降温吹寒风被我们关上了。只见那只鸟在那边的角落里上串下跳着,它一会儿往顶上飞,落下来,站在窗边上,试图往玻璃窗的外面飞,又被挡着停下来。飞一飞,停一停,跳几步,又飞一飞,感觉到了它那种想离开的焦急心情。或许“困鸟”就是这个样子吧。
屋里的先生听到声响走过来,看了看,说,别管它,它自己待会儿就能找到出口飞走的。他说他坐在露台的时候就看到过这只鸟飞进来过几次了。
于是我继续看书。可是那只笨鸟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出口,它就紧盯着它待的那个角落飞来飞去,它明明只要往后面飞三米就能看到广阔的天空啊。可是它的视线就只有左右上面跟前方。或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最好诠释了。我都几乎替它感到绝望了。我要不要过去帮它打开那边的窗户?可是我这样走过去会不会惊吓到它,使它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6 16:1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刚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吐槽,说自己去行政中心开会,车子绕了几圈没地方停车,就跟保安大哥商量能不能让她停在大门口边上不影响别人开车的地方,保安说不行。她无奈地开到很远的地方,等到她停好走过去,却发现刚才自己要求停车被拒的地方已经停着一辆车了,车子旁边还贴心地放了两个停车防护桩。她很感概,说不就是一辆豪车吗,真是有钱就是大爷。
我细想,不对啊,她家也是有钱人啊,她开的是辆宝马5系,她老公开的是奔驰G500,说没钱说不过去啊。似乎是那辆停着的车比她的宝马高级的意思吧。
我想起前两天看的那本书里提到的一个话题,大致是说为什么有钱人也不快乐。在平常人的观念里,我买不起车,你买得起车,你应该比我快乐吧,我没房,你高档小区里不止一套房,你应该比我快乐吧,总之你比我有钱你就应该比我快乐啊。可是刚才那个朋友的感叹,却让人感觉到,原来当她们觉得自己做不到的事别人做到时,她们也不快乐的,跟她们是不是有钱无关。
记得我当初看到她老公开的那辆车时,就百度了一下,因为贫穷限制了我的认知能力,我不知道那是辆什么车值多少钱,查完咋了咋舌。因此我看到她吐的槽后跟她开了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3 22:16)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无题系列
傍晚送孩子上学后,看着她进了校门,我的车子刚在学校围墙边转弯,接到标注着学校寝室楼层的电话,孩子说她把手表忘在家里了,让我晚上帮忙送去。她指的晚上是她晚自习下课回寝室的路上。
于是掐着点儿出门给她送表。路过平时偶尔买鸭脖的那个小店,心念一动拐去停车想买两根鸭脖回家和她爸一起吃。那个玻璃柜台前已经先于我站了三个人,女店主正给其中一个在打包。打包完走了一个后,女店主看着那两个女子问她们,你们谁先来的?那两个女子异口同声地说,我先。店主为难地笑笑,我真不知道你们谁先来的。我发现女店主很聪明,她并不是谁先跟她说要买什么就帮谁先弄,而是让她们两个自己先分清。这样对于她会避免很多纠纷。不会因为弄错先后而得罪人。
那两个女子互相争了几句我先我先之后,靠我边上站的那位让步了,她自嘲地笑笑,对店主做了个手势,说,先给她弄吧。然后女店主就问另一个女子要点什么,那个女子的情绪可能还陷在刚刚在争论谁先的严肃愤怒中,板着脸对店主报着她要的东西:海带一串、藕两串、鸭肠三串......我斜眼看着这个说着话点单的女子,很明显地我感觉在她脸上看到了她内心的情绪“我说我先了吧还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3 20: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昨天一亲戚喊吃饭,在那碰到另一个亲戚,这亲戚每次说话都是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样子,心里各种不舒服,回来想着那些她问话我回话的细节想狠狠地吐槽,没打几行字被先生喊去先忙别的事了,过了一天再来看电脑,人真是很奇怪,突然所有的话都懒得说了,默默地删掉了那几行字。人的情绪和想法都有时效性,倾述也一样,过了某个时间点,在内心里再翻江倒浪过的情绪都会平静到没有涟漪。或许这就是古人训语中三思而后行之类的意思吧。但是倾述欲的衰退是激情的死亡,或许这是我最近一年来不想写东西的原因吧。很多话当说的时候我不想说,过了时间就觉得没必要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1 13: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不知道为什么对周边一些现象越来越看不惯,虽然可能放在一个更早的时间段,我自己本身其实可能也热衷于参与那种现象中。
我对别人发着的听讲座以及读书会越来越鄙然,当然可能跟我对参与的那个人自我觉得了解太多,觉得她是在装的,你一个平时本身不阅读的人,发着说在听关于阅读的讲座,然后说自己感触多深,再然后是重点介绍那个在上面讲话的人的分量如何如何。我当然不会去揭露对方你其实是想对外界宣称你在做你在听讲座这件事而非是你在听讲座本身。
曾经有人问我你现在为什么不读诗。我想了想,好像真的是不喜欢了,没什么理由。以前多热衷啊,看到喜欢的诗句恨不得背下来,十七八岁时还去写诗,用简短的语言去分行。后来突然就不喜欢了,发现自己的东西太写实,大家都认为那些看不大懂的才是好诗。所以我觉得我自己不懂诗。
关于读书,你自己喜欢读什么书,我觉得这是很个人的事,一个人的阅读习惯与阅读取向是根据自己的阅读能力决定的。就像每个人不能听到有人说做什么很挣钱就立马蜂拥去做什么一样,别人做着能挣钱的事你做着就不一定能挣钱甚至肯定不挣钱。那么别人说该读的书也不一定就适合你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30 19:47)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无题系列
前两天晚饭后在跑步时接到一个电话,因为有名字存储,我知道是谁,但是打电话的人觉得我可能已经不记得他,很谦卑的称我为老板娘,然后问我是否还知道他是谁。之前办着小厂时,发货经常要叫小货车,后来熟了之后就经常锁定喊那么一个。只要我的货物不着急不赶时间我都告诉他我哪天要发货,然后看他自己那天何时空了再去运。他们夫妻俩有两辆小货车,有时他自己来运,有时他老婆来运,夫妻俩都是兢兢业业的人。后来他老婆开了一个服装店,再后来他自己也不运货了,盘下了某个镇上的一个不锈钢折弯加工店。但是因为他的小货车还在,因此他虽然已经不再承接别的货运,但是我这边的发货他还帮着发,都还是凑他时间,然后凑一起我再付他运费。
在先生去上海工作的那年,我也盘掉了小厂,我们的合作就停止了。过来了四年,但是存储在通讯录里的名字还一直在,因此我知道是谁打我电话。
记得以前听他们说起过他们各自的老家,他老婆是本市的乡下边远村,好像只要在村子里就连手机都没信号的,他是邻市的靠近我市的一个边远村。那天他打我电话是询问我现在住着的这个小区的房子的大概价格,因为以前他帮我运货时有时候会帮我把送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30 14:31)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这两年结识了几个新朋友,虽然有些表面看着是朋友但不交心,总归也算是线下会一起玩线上朋友圈里会互动,别人认为你们是朋友这样的关系。
慢慢地就知道了其中几个虽然有孩子但是过的是单身生活,这种虚浅的朋友关系尴尬之处就在这里,你是从别处听来的一些信息,但是这个“朋友”本人是没跟你说起的,所以你只能当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你要做一个不从别处了解对方的人。
那天看到一个新认识不久的人,她正租下一个店面在搬东西,我仗着去她店里坐过喝茶,觉得也算熟识,看到那个尾随搬东西的男子就随口问她,这是你老公啊。不是,是我同学。然后身边有朋友就朝我挤眼,稍后她们说对方好像和老公分开了。是那种分开了但是还住在一套房子里的那种关系,孩子一人管一个。我拍了拍自己的嘴,稍不慎,就问了不该问的。
这两天看到微信里有个好友发的动态,每条都显示着女人自己要坚强,怎样怎样,然后我往回翻看她平时发的东西,字里行间都好像透露着自己一个人在生活,车子坏路上幸好有朋友来帮忙,儿子上学去了钥匙打不开门只能砸门砸醒睡着的小女儿来开门,我很奇怪,我跟她以前一起参加过不少活动,爬山啊论坛组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9 21:53)
标签:

教育

健康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下午的时候接到丫头在学校打来的电话。她说老师通知明天大家要集体验血,然后她问老师这个验血是哪里来验,验了后干嘛用的,老师都说不知道,说只是接到通知而已。丫头打回来的意思是这样不明就里的事她不想配合。我说,好啊,既然连老师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事那就依随你自己的意思啊。
可能这跟平时我们对孩子其它方面的教育有关,因为我们见多了一些利益机构与校方的联合,什么以学校的名义要求参加校外机构培训啊,以校方的名义要求学生买书啊,以校方的名义要求学生参加某个活动啊,我们都一概叫孩子学会拒绝。有时候并非冠上学校的名义的事就一定是正确的。譬如,我们曾教育孩子如果学校来说统一给学生打预防针,在不知道这针是怎么回事时请拒绝,哪怕等我们对这个事详细了解之后再去防疫站补打也不迟。因此,孩子有了坚强的后盾去拒绝学校的行为。
记得去年刚开学不久,学校要求大家统一购买一个学习软件,意思是回家周末的时候可以上网学习用。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这么一件事。只是那个周末孩子回家轻描淡写地跟我们说,学校要求买软件,我说不买就没买,反正买来也没用的,作业都做不完哪有时间上网学习呀。我问她班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8 2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昨晚一口气看完了加缪的《局外人》。
主人公默尔索最后被判了死刑。他的罪名是杀了人。正常的法律处理应该是分析他为什么杀人。他的邻居邀他出去玩,途中遇到与邻居有纠纷的几个人,并且他们当中的人有人带了刀。于是邻居就把自己的枪给了默尔索,让他关键时候好自卫。后来在一个很偶然的巧合中,默尔索又遇到了其中带刀的那个人,那人还亮出了刀,默尔索就开枪了。按理,法庭上应该分析这个过程,然后判断出默尔索杀人是出于自我保护。可是,整个陪审团完全忽略了这些,而是四处挖掘默尔索平时是怎样的一个人。于是,这个平时在单位得过且过没什么追求的人突然就好像显得劣迹斑斑了,他送母亲去养老院,母亲在养老院去世时他没有哭,母亲下葬的第二天就和女朋友约会上床,还看喜剧电影,配合邻居报复情妇......因为这一切,陪审团决定他应该判死刑。容不得他分辩,最有替自己辩护的话语权的人像一个旁观者,那些听起来是事实的事原本跟他后面杀人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可是法庭只是问他之前那些事有吗?他只能回答说有。就好像有个小品里说,县衙规定犯人只能回答有或没有,然后问他有没有停止虐待父亲,犯人如果回答有,那么说明以前虐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7 18:41)
标签:

健康

教育

分类: 无题系列
这几天接连出现的大牌幼儿园虐童事件,让我不由得回想了一下孩子上幼儿园时的光景。
首先是对幼儿园的选择,当时本地公办幼儿园没几个,入园要交赞助费,有人建议我,挣钱不就是为了孩子好吗,那一定要上公办幼儿园的,不要在乎那点钱。可是,公办幼儿园离家远啊,我骑个自行车接送不方便,并且报名还得抢名额。当时考虑的是离家近一点的私人幼儿园吧。偶尔也提前带孩子去看了看。后来有次去亲戚家,她无意中说起她们单位的房子租给一个幼儿园了,然后随口说,你家可以去那里读啊。聊天中得知,亲戚管单位后勤,幼儿园承租她们单位的大楼是跟她联系的,为了关系联络,那幼儿园园长也要上她家走动。我一听,有点动心。后来我去那幼儿园看了看,假装无意中跟园长说起我是谁的谁。我当然不是为了攀关系省钱,无非是想让对方知道这层关系后,会对我的孩子稍微比别的孩子上点心。虽然这个幼儿园离家也不是很近,随后我们还是选择了这一家。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那个长辈亲戚也在园长面前对我的孩子表示关心般的问起过。因此每次在排班时,园长似乎都有对带班老师有特别交代。有时去接孩子时,在众多孩子中,园长的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