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2-14 20:55)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新年  春联  老家)
今天是腊月29了,昨天去了一趟父母家,把原本正月去拜年时的东西先拿去给了父母和兄长,告诉他们我们年初一就要出去旅游了,正月的拜年就不去了。
上午先生写好了春联,说下午回去给他父母写春联,我事先出去买了给他们两老的酒烟和米,其实原本做好了回去多呆一会儿的准备,可是就在我们忙着裁纸写字时,厨房的公公婆婆却因为剁肉放在哪里剁什么时候剁之类的小问题爆发了口角,两人凶凶的你一言我一语,先生瞬间就没了心情,催促我快点找好句子草草写了了事,就直接回了城。我有一个很狭窄的心理,总觉得公公婆婆之所以总是吵架可能是觉得我们给他们的钱不够多,只要我们拼命给他们钱,那么一切都会心平气和起来。可是给多少才算是够多呢。
先生说他弟打他电话让他明天帮着写春联,我说你答应了?他说能不答应?这么多年来借他弟造房的钱没还,旧车卖给他弟的钱也没付清,其实我们的心里是很不痛快的,可是他们夫妻俩就是好像假装忘了这回事。新房住进去这么多年了,把我们的旧车都卖掉买新车了,可是从来没提还钱的事。我看到他们心里不痛快啊。我就说你明天去帮他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7 19: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孩子 未来 安稳 工作)
每次去接孩子都是把车停在200米外的地方走过去,因为每次都抢不到靠校门的车位。因此今天中午考完试就放假了,要带回家的东西很多,孩子叮嘱我早点去,可以抢个近一点的车位,拿东西方便一点。
我比学校通知放学的时间提前一个半小时就去了学校,以为应该能停到最靠近校门口的那个位置了,结果发现车子已经停满了,每个家长接孩子都是那么积极的。无奈停在了一个没有划线的位置上。但是内心还是很忐忑,总担心交警会来贴罚单。在校门口等待时,碰到一个熟识的人,她刚好也是停在一个非车位上,我们两人惺惺相惜地谈论着。眼瞅着马路上停路中间的车越来越多,整条道都已堵死。虽然我们停的位置并不妨碍别的车通行,但是总归不是一个正规的停车位。可是,去别处也没地方停车啊。就在这样的不安与焦虑中,听边上几个家长悠闲地谈论着孩子们的未来,他们说不希望孩子多优秀,去大城市压力太大了。有个好工作安稳一点就好。其中一个人说自己的邻居家孩子一直很出色,读书期间给家里带来无比光荣,后来去了美国结婚定居工作,那个邻居看上去可怜无比,无法享受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6 20:47)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孩子 相信 支持)
孩子在傍晚五点多的时候打来电话,说喉咙一说话就痛。
我知道她并非只是打来喊喊痛而已,就问她是不是想回家。她说是的。其实我内心有那么两秒犹豫了下,想跟她说明天再考半天试中午就回家了,今天再坚持一下吧。可是我知道她既然打电话回来就是希望能回家。我还是答应了她帮她跟老师请假。我心里其实也担心,她回家会不会只是一个托辞,无非是想回家看看手机什么的吧。但是自己不是一直声明无论怎样都是要站在孩子一边的吗。即使她只是为着别的理由而并非真的喉咙痛得无法忍受,我也应该支持她想回家的想法,无非就是我明天起早送她回校而已。
其实一想到她再过一年去了外地读大学,那真是想回家也回不了家的。这样一想,我给老师编辑了一个请假理由,然后去把孩子接回了家。顺路去医院开了点药。
有孩子在家的晚上叽里呱啦的,很好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20:42)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游玩 家人 感受)
昨晚快11点时收到朋友消息,大致是问我次日要不要一起去邻县的一个山头看雪。我知道这个朋友的先生前日刚去看了雪,的确是美景。她说她之所以没去是因为之前有朋友约了别的事,她为了证明自己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就没随先生去看雪而是去赴了朋友的约。但是从感受上讲,她赴朋友的约去做的那件事是索然无味的,而她的先生拍回来的照片却让她肠子都悔青了。她感觉简直是错过了这个冬天最美的画面。于是她想弥补,她们单位已经放假,但是她的先生要上班。所以她想约我一起去,她的意思是如果我答应去,她就再喊几个人一起。我一边看她的消息一边脑子里快速分析这件事是否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我发现我对那个所谓的美景不感兴趣。为了一件我本身不感兴趣的事要冒着开车带人出门(坐别人的车我也不信任别人的手艺),然后雪地可能打滑,再然后我不确定我能拍出什么美景,再再然后我家先生不去也没人给我拍美美照啊,等等,等等。这一些串过脑子之后,我就说我不想去。她很失望,她说我不去她自己就下不了去的决心,只能一整天闲在家了。
虽然我知道拒绝她会使她有那么一刻觉得不开心,但是我不想为了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4 10: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微信 朋友圈 联系人)
浏览新闻时看到ofo资金链告急指待阿里救急的标题,就跟先生讨论起这个话题来。他由此谈及了阿里腾讯微信支付宝以及乐视易道等等。他得出的结论是不用担心,阿里不会让小黄车灭亡,就好比阿里一直维持着惨淡的支付宝一样,挣不挣钱不要紧,存活下去是关键。然后他提及微信的消失比支付宝的消失带给人们的不便要大得多。
由此,我细细想了一下,微信之于我是不是真的依赖到了失之不行的地步。
以前对联系人的信息存储都是直接存手机号,当然最早时候为了通信方便是还留有地址以及邮编,后来只存手机号后,果真就有那种失去一个人的手机号就感觉这个人在你的生活生命里消失一样。而有了微信之后,添加微信已经成了新的一种存储方式,有微信能看到对方朋友圈,时不时看着对方的动态更新,就感觉每天都感受到这个人的存在。甚至太多的人你其实是不知道对方真名是谁的。有时候想,看一个其实并不真正认识的人的生活动态真的有意义吗?因此,我删除了很多不知线下是谁的那种微信联系人。那么那种你原本就认识的人所添加的微信,真正用于联系用的其实也是少之又少的那么几个人。太多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3 21:29)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邀约 拒绝)
有个朋友几天前发来一句话,说是她们的某个组织有个年会要举办,问我想要几张票,她说她会给我留票。这个朋友是以前别的朋友一起玩时认识的,我们之间没有过单独的交往,有也是好些人一起时一起玩。当下的交际方式都是互相添加微信,朋友圈彼此互动,在别人看来你们是要好的朋友。其实不是。每个人际关系只有自己内心最清楚,这个人对你真不真,你对对方真不真。最起码我内心没有觉得她是我真正的朋友。
我看了一下她说的时间,刚好是周六晚,我家孩子放学在家。我就用这个理由推辞了她,我说周六我要在家陪孩子。她马上说一家三口都去啊。我推说孩子马上回校就要期末考,她要复习,不会出去的。然后她就没有再说话。我知道她给很多人发了这个邀请,基本上的人都很高兴的应承了。我的推辞于她来说是有点不高兴的,觉得我不给面子吧。其实我心下也想了想,即使不是周六不能用孩子的理由来推辞,我应该还是会推辞,因为我对她所提到的那个组织不感兴趣,看那些年会的表演也不感兴趣,我又何必浪费自己的时间去那坐一两个小时,然后拍照发发朋友圈表示自己在做某件事呢。我相信很多我们彼此认识的人答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3 19:04)
标签:

旅游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冬天 雪景 梯田 大莱)
我们这个小城是31号开始下雪的,到今天城区里已经一点雪的痕迹都没有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存在了朋友们发的朋友圈里。下雪的当天,我曾经拿上相机去河边想拍拍那些被白雪覆盖的红梅,可是树上的雪早被园林工人用水枪冲掉了,喜欢雪吟诵雪的总是那些文艺人,园林工人环卫工人以及交通警察们可不喜欢。
或者我们去大莱看看,高山区的雪融化的慢,或许还有梯田雪景。
到了矿洪村时是午饭十分,就在那个民宿点了几个菜吃了午饭。虽然添加了民宿主人的微信时常看到他吆喝宣传,但是环境很脏乱,菜品也一般,或者去他那里的都是吃土鸡土物产为主的吧。
吃完饭上到大莱山头,果然积雪尚未融化。大莱一直打着最美梯田的名号,我们之前来过几次,其实从我们来的那年起,大莱的村民好像就再没种过油菜,所以我们从没看到过所谓的五彩梯田,每年都是光秃秃的,只是我们享受着一路开来蜿蜒爬山的感觉,没看到美景也没那么在乎。倒是今天,算是看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大莱梯田,一层层的白雪,被梯层间隔开,望下去,一层层,一点点,一条条,各种形状都有,梯的层次,雪的洁白,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2 14:52)
标签:

杂谈

教育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浙江 高考 改革)
下午收到孩子学校发来的消息,是一个关于科技创新艺术大赛的通知,大意是说在4月份前上交一项小发明小制作或者科学小论文或者优秀实践报告还有科技创意啊机器人创意啊创新艺术字画啊这些,获奖后就能报名高校的三位一体和自主招生,并且以后能获得大学的降分录取。
这原本是个好消息,让那些果真有这方面才能的学生多一条捷径。
可是,消息里特别注明的那句话就令人不舒服了,说“这是一个家长为孩子高考助力的机会”。之前就听孩子说起过学校里有个同学的家长是领导,这个领导通过关系找朋友做了一样所谓的创新产品,然后让孩子带到学校去当成自己的小制作上交,然后这个同学获得了创新大赛的奖项。这个消息的字里行间透露着就是这么一个信息:家长可以帮孩子做。
那么,果真有小制作的家长和有关系的家长就真的能帮到孩子了,可是普通的家长呢?没有一技之长的家长呢?这足以令家长们陷入责备自己无能的深深苦恼中。这难道就是浙江高考改革的目的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1 21:25)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儿女 父母)
昨晚孩子说感冒喉咙痛耳朵也痛,就帮她请了假接回家吃药,早上起早送她回学校。逢六是农贸市场集市,就去赶了个早集,买了些开心果碧根果松子仁七七八八的东西,分成两份,准备给父母和哥哥送去。想起来内心有些惭愧,其实在乡间一直有着女儿过年要给父母“担wong”的说法,这个字在本地人自己的理念中是一个米字旁后面一个翁字,其实就是炒米磨成粉,意思是老人咬不动别的东西可以吃这种炒米粉。前几集时朋友Y说要给父亲买炒米,让我陪着去农贸市场逛了一圈,她说她每年过年都给父亲买10斤炒米,她父亲爱吃。所以我是很失职的。
随后我特意去了父母家,在家门口给父亲打电话,没人接,扭头看到哥哥走来,他说他们都在那边做事,就随他去了老房子的作坊。看到父母正在边干活边说刚才手机响起没接到的事,原来是父亲的右手因为天冷手指僵硬不利索,他说是当年打铁伤了筋,他感叹说,往后去,估计这只手会残掉。看他们忙着,我说我就经过一下,马上就走。然后父亲跟我回到车子旁,我把东西给他拎到楼上去,把给哥哥的那一袋放在他们楼下。随即我递给父亲两千块钱,我知道他不肯收,我说崭新的给你过年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31 15: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题系列
(关键词:儿女 父母)
朋友说,昨天下午她们夫妻俩送孩子上学,然后途中接到朋友电话,就去了一趟朋友的公司小坐,后离开时间不早了她们就没回自己公司直接回了家。
原本她们在送孩子出门时是想着送完孩子就要回公司的,所以办公室里的灯和空调以及电脑都没关掉。原本如果他们事后想起来要么会叮嘱公司里的工人去关一下,如果想不起来,那么就让那灯那空调一直开着等他们第二天去也没事,毕竟这不像开着煤气不关那么有危险。
但是问题就在于他们公司里住着她的公公婆婆,朋友家的公司刚从另一个地址搬到现在的地址,刚开始新公司老公司两边都得有人看着,当时就叫公公先到新公司看管一下。等到全部搬定后,其实她们已经找了门卫,车间里也是厂长主任什么的都很齐全,她们也不好意思就马上叫公公回去,老人似乎也挺喜欢在那呆着,然后就一直在她们公司呆着,平时车间转转卖卖废品买买菜。
为了表明他呆着不是白呆着,老人还会管一些不该他管的东西,碰上他觉得看不惯的事就要去批评工人。有时下班后车间里有灯没关吧,他原本要么随手关掉要么平时关照一声工人们记得关就行,但是他偏不,他说他呆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