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5-23 14:52)
王且慢斜着眼瞟瞟杨而言,重复她的话,害怕一个人?

审忖了片刻,他目光中终于飘出一丝不忍,刚要表达点什么,院门处传来铃声。杨而言见四周无他人,便自己去开门,居然是施彩屏,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而施彩屏也有点敌意,冷冷道,我来还董事长车钥匙。她在公司具体的职务是王父的助理,偶尔会开王父的车外出办公,但没必要跑到家里来还车钥匙呀!杨而言十分奇怪。

我辞职了,在办交接。施彩屏越过杨而言头顶,冲着王且慢说,语气明显骄傲和报复,我决定去航速公司了。

那是是且慢公司的对手,她这样毫无顾虑的宣布,也再次证明了她的恨意的确未消,自然爱意也未消。杨而言感觉自己开始同情她,就像自己当初感觉被抛弃一样,男人在情感上表现的冷漠,确实挺伤人的。

王且慢没理施彩屏,只是脸色不好了,抢步上前,一把拉过杨而言的手,你跟我到书房,我有事问你,直接把施彩屏撂在院子里。杨而言回头看看她,她咬着牙,都快哭了。

有必要这么狠心吗?

不然呢?还跟她玩暧昧?好让她还抱希望?然后,你……喂!你是不是也还在对我哥抱希望?

没有!不过我们本来就是误会,也没必要……

杨而言话没讲完,后脑勺被重重敲了一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15:23)
清晨,王且慢陪母亲在院子散步。母亲问他,又没和而言同房呀?

不给她点教训怎么行?居然我哥对她的情况什么都了解,我都什么都不知道。王且慢还有些气不过,母亲笑了,你们才认识多久呀?一辈子呢!慢慢来。

王且慢点点头,昨晚也不晓得她睡得好不好。

估计都没睡吧!母亲指指不远处。杨而言正蹑手蹑脚走过来,小心翼翼问,我在前面榕树下桌台准备了早点,妈妈要不要去尝一下?

王母摆摆手,你们吃吧!我累了,先走了。杨而言默默望着王且慢,他装了一会儿,朝榕树下走去。正襟坐下望着满桌早点,捡了其中一块蛋挞问,是你做的?

我不大会煮饭,是拜托家里阿姨做的,喜欢吗?

你得学会呀!王且慢抬高声音,四处看看,我还第一次在这儿吃东西。

我是常来的,边吃东西边吹风还挺好的。

你,经常来?

嗯!

一个人?

嗯!

你既然爱一个人待着,那我就走了。王且慢突然抽身要离开,杨而言下意识拽住他的胳膊肘儿脱口而出,我不爱一个人待着。我,害怕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08:51)
王且慢和杨而言是手拉手走进大家视线的,周治世先慌了,强作镇定。

王母预感到结果,但也只好按照原计划问。而言,你怎么决定的?

杨而言觉出自己的手被使劲捏了一下,她下意识回答。我自然愿意跟且慢在一起的。

为什么?周治世不解。难道,我们这么多年……不是,难道,我们的误会就怎么都化解不开吗?

杨而言又觉出自己的手被使劲捏了一下,她再次下意识回答。我对婚姻从未儿戏,所以,无论怎样的初衷,我们走到今天,我都希望可以继续。

我也是!王且慢知道自己赢了周治世,轻轻笑着附和杨而言。

二人送周治世出门,王家客厅到院落之间的台阶很高。王且慢突然松开杨而言的手,独自跑下台阶,指着一棵榕树对周治世说。哥,你还记得这棵榕树吗?是我俩一起栽的。

记得!周治世并没被感动,反而正色嘲弄他。你不晓得而言最怕穿着高跟鞋下台阶吗?说着,他向杨而言伸出手欲扶她。

杨而言尴尬闪开,蹒跚侧到一边,在两个男人异样目光注视下走下台阶,站到王且慢身边时,她感到一股灼热的怒气。导致她不敢正视,耳边传来他冰冷的声音——

Excel表今晚睡觉前给到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8 15:43)
Excel表下班前给到我!下班前10分钟,杨而言企业Q收到王且慢的留言。她犹豫了一下回复——没做!

不一会儿,她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王且慢板着脸走进来。

怎么不敲门?

搞清楚状况没有,我是且慢公司总裁。交给你的任务为什么没做?

我又不是你的下属!杨而言咕哝,我是爸爸的助理。

王且慢瞪着她,声音一下子抬高了喊声自己秘书的名字——香卉,给我倒杯水。叶香卉显然没有听到。杨而言忙跑去关门,然后哄王且慢,我来给你倒水。可是递过去的玻璃杯在王且慢手上滑了,撒了王且慢一膝盖。杨而言抓了一巴纸巾为他擦着、擦着,王且慢突然捉住她的手。声音阴沉问道,早上如果我不去叫你吃饭,你会不会就跟着我哥走了?

不会!

会!

不会!

会!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动摇。

是你想我动摇吧!不然为什么用冷暴力?我的理解是逼我动摇!杨而言也爆发了。

冷暴力?好,算是吧!我只是不明白用哪种方式和你交流。更想提前知道你的答案。长这么大我从未输过,知己知彼才能赢,如果由我选我不会输,但这次是由你选,我没有我哥了解你……

你要违规吗?

对!我不打无把握的仗!王且慢慢慢腾腾但十分坚定靠近杨而言,在她额头吻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8 11:15)
这一不见一下子就两天过去了,无论是公司还是家里王且慢都在躲杨而言。

第三天的凌晨,杨而言突然有点莫名的慌张,没有梦却惊醒了,满额头的汗。她想都没有想,就冲向王且慢的书房按了门铃,结果还是无声无息,不知是睡得死还是不肯开门,杨而言也不好再有什么行动,虽然是内制铃声也怕万一吵到公婆。

可她不想回作为婚房的卧室,就坐在书房外靠墙上心里反而安定很多。

王且慢打开房门,瞄了一眼杨而言,拔腿要走,杨而言却睁开眼睛,“倏”地跃起——你要避我多久呀!

避你干嘛?王且慢唇角带着嘲讽,却快速离去了,杨而言伸手没有拉住他。有些失落的她想到院子里透透气,正碰上周治世。

一大早你来干什么?杨而言更烦乱了,没好气质问。

一大早你不准备去用早餐又来院子干什么?周治世也丝毫不客气,抱怨——就会对我发脾气!且慢都没注意到你不在餐桌前吗?

哥,你来了!那就一起早餐吧!王且慢不知何时冒出来,只跟周治世打招呼,看都不看杨而言。杨而言也不晓得跟他们俩去餐厅好还是不去好,十分尴尬。还是周治世进门的时候,回头叫她——过来呀!不吃东西又要胃疼的,她才缓过神跟了上去。

今天只谈公事,谈其他事算违规操作啊!她听到王且慢在警告周治世。

周治世也不相让,冷冷道——总之我比你了解她!王且慢便不在吭声了,脸色越发不好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13:51)
治世,不然这样吧!让她自己选。一个是我侄子,一个是我儿子,我不偏谁。其实我心里最反感这种情况,既不想她做我儿媳妇,也不想她做我侄媳妇的。王母完全开始嫌弃杨而言的态度,杨而言下意识朝向王且慢望去,他好像越来越茫然,态度模糊。

而言,跟我回家吧!我们念书时租的公寓,我已经把它买下来了,钥匙一直只有两把……

你们,都已经同居了?还是从念书的时候?王母叹息着对王且慢说,儿子,爸妈真不该替你乱做主张。

不过时间这样短,有些事情没机会说清楚也正常。王父这时比较理智,果断吩咐道——女孩子遇到这种事也不好马上决定什么。而言,叔叔给你三天时间,你了断一下吧!既然我们有这样的缘分,我和你的阿姨也会好好珍惜。

好的!周治世不再执着,但目光没有离开杨而言——而言,幸亏我今天过来看到了你们的婚纱照。我等你回家!他恋恋不舍离去了。

王且慢耸耸肩,也与父母道别向书房奔去,婚后他以每天会工作很晚为理由,在书房睡了好久了。王母早追问几次,只是他当初相亲的时候就不大情愿,她不好意思真心相逼。

杨而言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也跟到了书房,却吃了闭门羹。因为他把门反锁了,她敲了敲没动静,他是不打算见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11:37)
王且慢进到客厅,发现是三个人,马上开心起来——治世?他唤着对方的名字,直接上去抱了起来。

这是且慢姑妈的儿子,且慢的表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国外出差,连你们的婚礼都没参加得了。王且慢的父亲慢悠悠介绍,但是王且慢母亲的表情很古怪,死死盯着杨而言。

其实,杨而言听到治世的名字,已经停下脚步呆住了,他就是她念书时青梅竹马的恋人,他都不知所谓突然消失,然后收到他一个微信说是分手吧!然后她就成了被抛弃的那种局面,然后她无措中告诉了父母,然后父母便迅速帮她安排了和王且慢的相亲。一切都那么快、那么恍然如梦。

而此刻,更恍然如梦。

王母显然是晓得了真情的,她冷冷问——而言,你和治世认识吧?

王且慢扳着表哥的肩,一脸懵懂。治世甚至算是不耐烦的样子推开他,冲着杨而言走过去。

而言,微信不是我发的,是常枫。

就是从小暗恋你的常世伯家的姑娘?王且慢插话。

周治世毫不客气吼道,你给我闭嘴。

可能声音太大,反而激活了王且慢的某根神经,他反应也强烈了点儿,下意识宣布主权。哥!他可是我太太!

据我所知,你们至今都还没有同居。王母的火气也不小,所以杨而言你是为了治世的缘故吗?

而言,你一定是为了我即使办了婚礼也还在逃避现实,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拨乱反正呀!周治世去拉杨而言的手,她倒吸口凉气后退半步让周治世手悬在了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11:49)
你怎么就知道是刚刚好!之前与她不觉得是刚刚好怎么会恋爱?杨而言回怼。她脑海飘着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那是两家父母安排的相亲会,二人都有点心不在焉。他和女友刚分手,她也和男友刚分手。他忍不了施彩屏过于独立、强势的性格所以由他提出分手,而她是被男友出轨由男友提出的分手。她多少有点自卑和心虚,还因为她的父母其实十分热衷他们的相亲,是希望通过这次联姻帮她父亲的公司扭转当下的一个危机。

危机是度过了,但在杨而言心理留下一抹阴影,常常感到亏欠。

我喜欢别人亏欠我的,这样容易把握。王且慢慢似乎吃透了杨而言,在她想这两个字的时候直接替她说了出来。

古代的帝王都学习攻心术,做企业管理也是如此,你学得很好,是不是第一眼就看出我的亏欠之心了?

嗯!你们女孩子都挺矫情的,一方面希望身边的男人暖一点,一方面又希望大男子主义一点,这样就可以需要什么就从男人身上拿什么。所以我想,如果一个女孩子有了亏欠之心, 便不会那么纠结吧!纠结的时候就想想既然亏欠我了,就顺着我好了。我不打算在征服女人方面,花太多心思。

我们谈好久了,去看下爸妈吧!他们午休应该醒了。

杨而言其实在心里想,我也不打算在男人方面花太多心思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13:45)
我是大爱不是泛爱,我爱你这三个字经常说对自己是一种暗示,可以让自己更多发自内心去爱更多的人,我觉得应该和西方的亲吻一样成为礼节,而不是中国人辞海里的暧昧行为。至于恋人之间说的我爱你我也只对两个女孩子说过——你和施彩屏。

有什么不同吗?见王且慢一本正经,杨而言调侃。

不用套路我,我不会把感受告诉你的。我也不会要求你,把你对前男友和对我的感觉告诉我。我是认真的,即使你认为我对我爱你这三个字不够庄严,但你要记住,我对自己的婚姻是足够庄严的。婚姻需要经营,就像经营企业,毕竟我们之前不是家人,随便怎样,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夫妻不可以,同事不可以——对!我爱你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经营。尤其我们俩这样的,相亲走到一起的。来,试着经营一下——

我爱你!

王且慢说了一遍,等着杨而言学说。杨而言紧闭嘴巴,十分抗拒。王且慢威胁,不怕我动手敲开你嘴巴?不怕我用嘴巴敲开你嘴巴?

我爱你!

杨而言想逃,王且慢拉过她坏笑,原来你更愿意被威胁着做事。一个女人能有多拽,取决于她身边那个男人有多拽!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和她走不到一起,和你却有把握走到一起。她是完全不这样认为的,她认为自己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打开未来,不依赖任何比她更有力量的力量,包括自己的男人。

所以你在她面前没有成就感?到我这儿来找?

不是找成就感,是找适合我的距离感,她远了,你刚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5 11:19)
标签:

窗口

庄严

风景

害怕

分类: 我的小说
因为我觉得那两个字是很庄严的,发自内心的,我不会像你天天挂在嘴边。杨而言犟强闭开他走到窗口,打开窗,深深吸口气。

有时候,跟你在一起真累、累到窒息。王且慢直接了当跟过去,把手搭在她肩头,顺着她目光往天空看,流动的云彩不多,像漂泊者游离的心。

这个窗口,我挺喜欢的,是你家我最喜欢的角落,好多次了,我都在心里想——如果能和你一起站在这儿看风景就好了!知道吗?我害怕一个人站在一扇窗口看风景的感觉。

怎么还是你家你家的?你从未把这儿当作自己家吗?

你又没给改口费……

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王且慢皱着眉头打断她——还有,我得给你布置一项工作,把你所有害怕的事情给我弄个Excel,最精准的知己知彼模式就是表格化管理。

这个玩笑也一点都不好笑!杨而言推开他,表格化管理,倒让我想起相亲那天的心情——扫兴。

我不扫兴呀!我是对你一见钟情!对了,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不用套路我,我还没有爱上你。我们不一样,你,“且慢集团”的继承人,爱上哪个姑娘对于她来讲都是恩赐。而我爱的男人,都是需要被我仰视的。

你的意思唯独你不仰视我,我的爱对你也不是恩赐?难怪你老爸让我婚后多担待你,这个“问题少女”!他再次靠近她,她闪了闪他的口气,温热到她难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013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网站

石潭的雅昌博客

宋庄那些人

石潭网站

长的都在这儿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