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繁华博客
孟繁华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859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为沈阳师范大学教授、与文学研究所所长。曾任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当代文学主任、《文学评论》编委等。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书评
    看了张者的《零炮楼》,首先想到的是文学史的问题,特别是在当代文学的创作里面,写内战的要比写抗战的作品要优秀,而且要多得多。抗战题材的作品已经成为模式化,张者的《零炮楼》给我们了一个惊喜。《零炮楼》围绕着“零炮楼”的修建和漫长的抗日战争,更多呈现的是两种文化的斗争和中原的民间传奇,与日本侵略者的民族矛盾和民间内部的矛盾争斗,交替往复。从某种意义上说,支撑小说的骨干情节还是民间内部的民族性格的争斗。这种情况的出现,我们不能理解为是张者对抗战生活的缺失而有意的回避,这恰恰是张者对抗战时期复杂、矛盾生活的独特理解。战争是对人性最严峻的叩问,民族或家族内部的人性问题在《零炮楼》中的揭示令人触目惊心。它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一部反映抗日战争题材的作品,反映了民间社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生存、精神状态,同时也在于它对非常时期民族文化的复杂和问题的检讨和反省的态度。所以,张者的长篇抗战小说《零炮楼》不但是他自己文学创作的一个新突破,也是中国文坛的一个新收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评
    我一年前就读了这本书,记忆深刻,起码对我而言,《沉默之门》经受住一年的考验,是否还能够接受多长时间的考验,还要时间来证明。两年前在北京作协开第四届代表大会的时候,我和宁肯住一个房间,那时他就把这个小说讲给了我。我说这是一个成长的小说,他当时点了头,说了一句“你这么说我明白这部小说了”,我也不知道啥意思。后来才读到这本书。我读过他的《蒙面之城》,我认为这两个小说是完全独立的。《蒙面之城》写得非常浪漫,马格这个主人公在一个巨大的空间穿梭,北京、秦岭、西藏、深圳,是从一个自然空间里面找到自我的一个人,这显然是一个成长小说,也是一个流浪汉小说,在流浪中成长。到了《沉默之门》完全变化了,《沉默之门》从外面的世界回到自己的内心的世界。《蒙面之城》是一个外部的大环境,《沉默之门》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小环境,比如图书馆、大杂院的小平房、精神病院或编辑部等。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隐秘的拒绝历史或者说自己不能够融入到历史的一个小说。
  在我看来,《沉默之门》比《蒙面之城》写得深沉,更有隐喻的性质。比如精神病院的程式化生活,其实和所谓的健康世界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那里的建制也曾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1-28 13:21)
分类: 书评
  当年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书,给知识界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这一震动不止是亨氏的语出惊人,重要的是,国际局势的发展和局部地区的暴力流血事件,以及因宗教衍生的战事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存在,从一个方面印证了亨氏的预言,亨氏由此暴得大名。但是,“文明的冲突”毕竟是短暂的,和平、进步和发展的努力,不仅是当今世界主导性的潮流,同时也是全世界人民共同发自内心的愿望。有趣的是,在共同的历史处境中,一个中国的文学家在处理宗教题材的时候,他对“文明的冲突”进行了重新书写和命名,这就是《水
乳大地》。
  当然,文学家和政治预言家所处理的问题和方式是非常不同的,政治预言家是以现实的方式面对现实的问题,文学家则以想象的方式建构他理想的世界。《水乳大地》就是以想象的方式处理了不同宗教和信仰之间的问题。应该说,这是一部非常复杂和丰富的作品,是一部雪浴高原般纯粹和透明的作品,它是宗教和人性的对话,是面对天空和大地的深情呼唤与祈祷。
  在当代中国,宗教题材文学作品的稀缺,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它写作和处理的难度,一方面也与我们对宗教的精神世界所知甚少有关。《水乳大地》的作者范稳生活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评
    姝娟的小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小说。它与我们惯常的阅读经验有相当大的差距。姝娟的小说惯常着一些很深刻,很哲学甚至是终极性的追问。比如小说中她对地狱、人间,生与死等终极性问题的一再提及,对命运不确定性以及宿命性的表达等,都复杂和交错地包容在《红尘芬芳》中。
  红尘芬芳》延续了《摇曳的教堂》的叙事风格,它也是发生在冰城的故事。但 
在结构和故事性上更完整更有可读性。特别是姝娟与当下诸多文学潮流有意区别开来的意识或追求,显得别具一格。
  姝娟的红尘和我们看到的红尘不一样。因此理解姝娟的微言大义是困难的,正因如此,姝娟的小说有了特殊的价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评

    青年作家王庆辉不是职业作家,他有自己的专业,而且事业有成。但他并没有踌躇满志功成名就的气派和心态,恰恰相反的是,他似乎总有一种遗憾或未了的夙愿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他要圆自己的文学梦。七年前他曾有长篇小说《钥匙》出版,此后的时间他忙于业务而疏于文学。在价值观念发生偏移,经济活动成为社会主流生活的今天,这不仅无可厚非而且在很多人的眼里是值得羡慕的。但在王庆辉那里对人生的理解却发生了分裂,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生活乃至人生。是这种怀疑促使甚至逼迫他再次走向文学,以想象的方式去追问人生和人性。这也许是王庆辉的趣味或偏好,但对文学来说,无疑是一件幸事。

  有趣的是,王庆辉在实现他追问的时候,他没有选择通过现实生活来结构或编织他的故事,他没有对当下生活发言。而是选择了青铜器末期——遥远的战国年代的蜀国为故事背景,以虚构的三个人物为主角,通过他们不同的人生阅历、对世事的认知和灵与肉的碰撞,张显或实现了作家对人生和人性的追问。应该说,这是一个写作难度相当大的题材。那个时代留下来的可供文学创作的材料十分有限,甚至能够提供想象线索的资料都非常奇缺。三星堆是一个伟大的考古发现,但对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时常过来做客,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BLOG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19537886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