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雷克雅未克,市中心有一片宁静的湖水,名叫托宁湖。

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海鸥虎视眈眈我手中的面包。

睡到下午四点,出门前,见到法国男孩们的床铺有了新的住客,恍恍惚惚,惘然若失,大概这就是未来在世界角落青旅的生活,不断遇见,不断告别。

我往嘴里大口塞着晚餐,掩饰对于海鸥的愧疚。

耳边传来熟悉的对话声。

一男一女,他们说的是西班牙语。

我喝了一口矿泉水,清清嗓子,自从离开巴塞罗那,很久未曾开口说过西语,磕磕绊绊地问道——“你们好,你们是来旅行的吗?”

他们站起身,坐到我的身旁。这样小小的举动给我壮了胆。

熟悉的西班牙式热情。

“他是,我不是,我在维克上班,你知道维克吗?”

女孩剪了齐刘海,眼睛很大,她的语速快得飞了起来。

 

“昨天我刚去过,黑沙滩,对不对!你怎么会在那里上班?”

我好奇地询问,不自觉,语速也加快。

 

“是的,维克在黑沙滩那儿,我去年来冰岛的,在维克一家酒店做暑期工,我很走运,夏天结束,当地有个餐馆老板问我愿不愿意继续留下来,在他那里长期当服务生,我答应了,留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很胖的陌生男人,接过了我的行李,放在出租车后备箱。

他回到驾驶座,圆滚滚的肚子,从椅子上溢了出来。

 

我把青旅的地址写在纸条上,他看了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

 

五月初的冰岛,傍晚依然明亮,阳光灿烂。

我把车窗摇下,头发被吹乱,耳边只听见风的呼啸声,空气冰凉,微甜。

 

终于自由了。

这是一种胆小鬼的自由,无所牵挂,无所顾虑,奔逃到世界的角落。

 

初来乍到的陌生国度,公路两旁如同月球表面,荒芜平原,视野辽阔,远处的云朵迅速移动。

每个地方,第一眼总是印象深刻,哪怕告别了许久,你也会记住某些仪式性的时刻。

 

此刻,第一眼的冰岛,原始,明亮,气味是好闻的。

没有广告牌,没有楼房,地平线无限延伸,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群山。

 

拿出手机拍照,发现临走前过于匆忙,忘记开通国际漫游,屏幕显示无信号。

这下子,认识我的人找不到我,见到我的人都不认识我,一切清零,仿佛恢复出厂设置,游戏重启。

 

“等等……”心一惊,不但手机没开漫游,连钱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出发了。

午夜在香港转机,漫长的路途飞往巴黎,睡眠很浅,不断醒来。行走在戴高乐机场,仿佛参观人类博物馆,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披着不同文化和历史的外衣,匆匆擦肩而过,奔赴散落在地图上的各个小点。

 

雷克雅未克,离我越来越近。

 

机场停留半天,一路向北。

来到登机口,我开始恐慌,看了看时间,按照常规应该登机了,可是完全没有动静,也无人排队。我后悔了,不应该在机场的麦当劳发呆,看着一个法国父亲逗乐两个孩子。

谁叫他们抱在一起转圈,快乐得忘乎所以。

 

找到登机口附近的座位坐下,焦虑地望向四周。

一个戴眼镜、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坐在我身旁。

“你也飞冰岛吗?”我问她。

“是的。”她回答。

极其容易辨识的美式口音。

“可是已经过了登机时间……”我小声咕哝。

 

老奶奶张开口,还没说话,这时机场广播响起,先是一通完全无法理解的优雅法语,然后是英文——“前往冰岛的航班将会延迟20分钟后在35号登机口开始登机。”

 

“你听!欢迎来到法国!20分钟的迟到对他们来说算是不容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3 22:56)
标签:

杂谈

气喘吁吁,坐在伦敦城市机场,等待登机。

拖一只大箱子,身上背着塞得鼓起的书包,另外一只手拖着登机箱,里面装满在英国书店淘来的书,还有关于冰岛的资料书。登机箱上挂着一只旅行袋,整齐地折叠了一件冰岛暴风雪时御寒抗风的白色大外套,一件厚毛衣,外加一双运动鞋。

大箱子已托运,但是,仍然无法确定能否顺利坐上飞机,按照常规,只允许手提行李一件,登机箱一只。因此,若倒霉,遇上严厉的地勤,可以把外套穿在外套外面,鞋子挂在书包上,手里抱着毛衣。反正,比这看起来模样更滑稽的事情,大部分在国外长期生活的人都是那么做过的,包括把电饭锅塞在大衣里。

带着大行李跨国搬家,重温了一回大学时代的生活,明显的感觉是年纪上去了,扛几步路,早已大口喘气。

分享一个刚才发生的故事吧。

九月出发到现在,上海、香港、巴黎、冰岛,每一个国际机场不会管随身携带的液体数量,加上托运行李基本上都是险些通过,23公斤满满的,因此,我把所有液体物件随身携带,将沐浴露洗发膏牙膏洗面奶这些物件分装在100毫升的瓶子里,冰岛风大,生活时间久,不用润肤露容易皮肤干裂,我也带了护肤品。万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0 18:51)
标签:

杂谈

我用两年的时间,做了一件事情:去陌生人的生活中旅行。
走遍中国,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一起上班,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这个故事从头说起,从小到大,我有一个梦想:成为作家。
得益于网络,我在社交平台写作,很幸运,拥有一群共鸣的读者。
有一年,上海的冬天,我背着书包,包里厚厚一叠书稿,自信满满,前往出版社毛遂自荐,结果失望而归。
 
我将这件事情写在博客,曾经我时常收到读者来信,寻求安慰或建议,这一次,身份互调,竟然收到来自读者们的安慰及建议。
有人提出,既然想出书,为何不自己联系印刷公司,然后开网店售卖。
也有人提出,梦想无价,售卖贬低了梦想的价值,不如以梦换梦,他是一名医学生,想用第一件白大褂和我交换书,“学医很苦,现在医患环境也不好,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会对病人微笑,耐心解释病情的好医生。”
还有人发来邮件,她是一名数学系的大学生,梦想却是成为服装设计师,她亲手制作的人生第一条连衣裙,想与我交换。
接着,一个云南女孩联系我,她的梦想是开一家奶茶店,每一杯奶茶的味道不同,都以她青春时代遇到过的人命名。作为交换梦想,其中一杯奶茶以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8 07:45)
标签:

杂谈

现在,晚上九点。

屋子恢复寂静,窗外一片漆黑,只听得见风的呼啸声。

 

故事从头说起。

早晨起床,客厅里,坐着黛妮和一个穿着传统冰岛毛衣的农场姑娘。

那个姑娘在屠宰场工作,我见过她。

她向我问候早安,她说,这段日子很忙,每天早晨四点起床,五点开始干活。

 

十月,看起来,冰岛的每个人都忙到脑袋爆炸。

 

难得不是阴天,坐在客厅,落地窗外,天空蓝得辽阔。

远处的雪山融化了一些。自从住在这里,我发现大自然从来不无聊,同一座山,根据气候,模样每天都在变。雾大的时候,窗外的雪山是黑白的铅笔素描;多云的时候,是毛笔水墨画;降温的时候,是一张巨大的冰淇淋海报;夜晚极光的时候,是特效的3D电影。

不过,门口的那棵树摇曳得厉害,像是在舞池里胡乱晃动身体的酒鬼。又一个风大的日子,相信我,在冰岛生活,你会更喜欢无风的阴雨天。这里的妖风要人命,不戴绒线帽,户外走路,保准头痛。

 

我已经两天没有出门了。

相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7 03:41)
标签:

杂谈

横躺在客厅的沙发,脚边是一只名叫“雪球”的猫。

它睡着的时候,任凭蹂躏,眯着眼,朦胧地看着它所不理解的世界。

 

窗外,傍晚六点二十分的天空,落日结束了最后挣扎。

天光是深蓝、粉蓝和黄绿色的鸡尾酒,门口的树被大风吹得左右摇摆。

 

小沙发上,坐着黛妮,她在织毛衣,侧脸、姿态,和她妈妈一模一样。

电视开得很大声,她看电视的习惯和我小时候一样,从来不会停留超过三分钟。不过,长大以后,我根本不看电视。

两天前,夜晚,她突然开门出现,没有给我打电话通知,带着她的猫。

 

两个女孩,三只猫,住在冰岛北部的小屋。

黛妮出现的时候,我一句话也没问,毕竟这里是她的家。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在雷克雅未克和她男朋友住在一起,他们都是冰岛大学的研究生。

我还是一句话也没问,毕竟嘴里长了巨大的溃疡,喝水也疼。

黛妮的个性,我有些了解,虽然我们只是在街上遇到,那时我刚到冰岛采访。但后来,她成为我在冰岛感情最好的闺蜜,很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2 07:50)
标签:

杂谈

冰岛时间,夜晚十一点三十九分。

回到住所,洗了澡,没有吹头发,用毛巾包裹。

冰岛的热水来自天然的地热,因此,湿漉漉的头发,散发着地热的臭鸡蛋气味。

当地人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毕竟,地热滋养,有益皮肤。

不过我仍然难以接受一件事:用臭鸡蛋味的温水刷牙。每次刷完,呼一口气,总觉得没刷一样。

 

此刻,气温接近零度,彻底天黑,天空晴朗无云,很大的几率出现北极光。

刚才好友Gummi心血来潮,提议在车里泡茶,等待极光。

我们两个,傻瓜一样,吃了冰淇淋,手捧热茶,呆呆地望着天空。

 

今天是回到冰岛生活的第六天。

住在首都,雷克雅未克。后天离开,启程北部。

首先是Dagny,她认为我在雷克雅未克的生活,简直是独居的丧偶老太。买菜,做饭,屋内写稿,散步,去书店蹭书。

中午,她下班,直接跑到我的住所,开始规划我住在她的老家期间,每天可以做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我坐在市中心的书店咖啡馆。
星期天,大部分商店关门,除了书店照旧开到夜晚十点。距离写完一本关于爱与爱情的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回头看,大部分是故事,我极少谈论个人对于爱情的观点。
另外,我与车先生之间的故事,彻底结束了。
文字的美妙之处,它比摄影更精准地记录了某时某刻的心情,照片上的表情可以被不同角度解读,但是文字却定型了那个瞬间。热恋的时候,写下的誓言是如此确凿无疑,若此刻重写一遍我们的故事,我必定冷静理智,甚至添加一些克制的嘲讽。
进入夏季的冰岛,半夜十二点仍然明亮如白日。
当我一次次行驶在冰岛空旷的1号公路上,两旁壮烈原始的景致,似乎不断在给予温柔的抚慰。
“为什么选择来到冰岛生活?” 有个法国男孩问我。
“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漫长。在夏季,几乎没有黑夜,尽情享受漫长的阳光;在冬季,被黑暗包围,唯一的明亮,极光灿烂;每一场日落,维系三个半小时。你看,我们有的是时间相爱。”
“我想,你一定还有其他理由。”他瞪大了好奇的双眼。
“好吧,你猜对了,还有一个原因。我曾想过,谁要是和我一起完成一段冰岛的环岛之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9 23:54)
【走遍全国交换梦想 - 故事002】
她用陕西话问我,“你采访的,有我这样的农村妇女吗?我也可以说说自己的事情吗?”
 “我给儿子留了这房子,明年春节办婚事;明天我带闺女去看个对象,铁路工作的,家里有栋房子。”
“活到这份上,没有债,这辈子,我的心就安宁了。”  ——蒲城村妇 



1)
夜大巴两小时,从西安到了蒲城。
在那里,我住在一个年龄最大的受访者家,47岁,球球妈妈。
原本约定,中秋那天从富平过去蒲城,她们母女俩准备了一桌子菜,等着我。结果下雨,我被困在窑洞。
这次,深夜抵达,球球妈妈包了韭菜饺子,拌上酱汁,又麻又辣。
吃过饭后,她从厨房拿来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柿子香味扑鼻,里面还有个突兀的大红苹果。
球球妈妈以前在卡车上卖水果,她向我解释,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柿子,涩得不能吃,苹果可以催熟,放在不透光不透气的塑料袋里面,三四天后,柿子就甜软成熟了。
球球妈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坐在沙发的另一端。
她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亲爱的嘉倩
亲爱的嘉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9,617
  • 关注人气:12,6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作家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