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07-07-07 16:39)
分类: 生活
 

女扮男装

文梅子君

    我想,我是个不怎么温柔的女人,这是不是与我从小受的家庭教育有关系呢?在我六岁之前,爸爸把我当男孩子来养,我穿的衣服都是不男不女的,头发剪成“茶壶盖”的样式。我很盼着自己的头发快些长长些,我很羡慕别家的女孩子头上的辫子和蝴蝶结,可没等头发长长,爸爸就来了,他不由分说把我抱上自行车就去给我理发。每次带我理发我都哭闹,但是没用,爸爸是个固执的人。

    妈妈还是喜欢我的,我记得妈妈有时候用红头绳在我的“茶壶盖”的头顶上绑个小辫子,我拿了小镜子照了又照。妈妈还用碎花布给我做了一件带“荷叶边”领子的小裙子,我特别喜欢。我曾穿着这件小裙子牵着妹妹菊子的手照过一张照片,是上了彩的,我很珍惜这张照片,前些时候和先生说起过这事儿,我回家给爸爸过生日时还问过我妈,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了,她说:“兴许搬家时弄丢了!”,真是遗憾!

    没有生妹妹菊子之前,爸爸待我还不错,自从有了妹妹菊子爸爸就变了,他大概希望第二个应该是男孩,妈妈生了菊子令他失望。他变得整天闷闷不乐,更可气的是在我的头发和衣服上做起了文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5 17:07)
分类: 生活
    生命之初
    文/梅子君
    人,来到世上,就是要受罪的,要不,为什么孩子都是在母亲疼痛的呻吟声中,挣扎着,哭喊着来到世上的。而我,据妈妈说,连哭都不会,出生的时候没有气息,这是不是预示着在未来的人生中,许多的事情都要我自己来默默承受。
    在剧烈的疼痛中,妈妈最先摸到的是我的一只脚,一只冰冷的小脚,等家人叫来接生婆时,羊水都已经流完了,接生婆大吃一惊,家里的人慌乱地走来走去,“准备送医院!准备送医院!………”。
    就在这时,我好歹挣扎着来到了人世,疲惫的妈妈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家里人说:“这孩子浑身青紫,没有气息,恐怕不行了”。妈妈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说:“不会的,她还活着!”
    妈妈坚信我活着,那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接生婆,她叫人弄些柴草来,生起了了火,把胎盘放在火上烤,不一会儿,热气传到了我身上,我就苏醒了,哭了起来。
    听了妈妈的话,我就想:“这个接生婆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我应该报答她”,但是,我们家一直在外面,等到下放回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6 10:38)
分类: 生活
    妈妈是谁
    文/梅子君
    小时候大部分时间住在奶奶家,有邻家的姐姐说我不是亲生的,说我还有一个妈妈,我听了很难过,所以就特别留意妈妈回家时对我的态度。妈妈对我很亲切,爸爸批评我时她总是护着我。记得一次,我想要筷子搅碗里的糖水,爸爸故意把筷子举得很高让我拿不到,我就尽量用力地踮起脚尖,眼看要够到了,爸爸就又再一次举高点儿,我急得要哭,妈妈就开始唠唠叨叨埋怨爸爸,说着说着还掉起眼泪来……..。就此我想,她大概就是我的亲妈妈吧,不会是别的人。
    我奶奶的姐姐,我喊她姨奶奶,她常来奶奶家玩,姨奶奶常常夸一个女人,说那个女人多么能干,多么懂事儿,人家第一胎就生了的小子,奶奶叹口气说:“他问我,娘,你想要儿子还是要媳妇,我一听这话就害怕了,想,我不要儿子,还要媳妇干什么呢!没办法,就依了他”,奶奶好像很对不起她姐姐似的。
    我听妈妈有时候也埋怨爸爸,说被爸爸骗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结过一次婚?”爸爸说:“那是咱娘找来的闺女,与我没关系,那时候我还小.........”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5 15:39)
分类: 诗歌
 

警钟长鸣

——看央视“长江行动”有感

文/梅子君

 

循着撒贝宁的视线,我看见

有一双黑手,在防洪堤的裙摆里

若隐若现。

 

镜头拉近,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看那,魔鬼正舞动着黑色的长裙,

喷射毒焰。

 

柳枝垂首饮泣,鸟儿疼痛地嘶鸣,

杨树叶枯黄着脸,江面上黑浪滔天

大地为之呜咽。

 

有诗人说:长江啊,你是银河系的孩子

我说:长江是给人类带来福祉的使者啊!

怎能如此糟践?

 

今年,洪水滔滔,

去年,百年不遇的大旱

莫不是天神龙颜大怒?

 

利欲熏心,强取豪夺的人们啊,

何时才能从罪恶的沉溺中惊醒?

 

2007/06/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转载
 

   杨绛解构《围城》人物

  《围城》是一九四四年动笔,一九四六年完成的。他就像原《序》所说:“两年里忧世伤生”,有一种惶急的情绪,又忙着写《谈艺录》;他三十五岁生日诗里有一联:“书癖钻窗蜂未出,诗情绕树鹊难安”,正是写这种兼顾不来的心境。那时候我们住在钱家上海避难的大家庭里,包括钟书父亲一家和叔父一家。两家同住分炊,钟书的父亲一直在外地,钟书的弟弟妹妹弟媳和侄儿女等已先后离开上海,只剩他母亲没走,还有一个弟弟单身留在上海;所谓大家庭也只像个小家庭了。

    以上我略叙钟书的经历、家庭背景和他撰写《围城》时的处境,为作者写个简介。下面就要为《围城》做些注解。

    钟书从他熟悉的时代、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社会阶层取材。但组成故事的人物和情节全属虚构。尽管某几个角色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生活
    童年,我曾在姥姥家度过短暂的时光,当时也就四、五岁的样子,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老爷家门前的那棵大杏树,我们四个小朋友扯着手还围不过来,大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有一大半树冠在大门外,夏天大门外是人们纳凉的好地方,还有一小半树冠越过院墙伸张到院子里面,遮住了小半个院子。
  别人都说小孩子记得千年事,这话一点也不错,过了这么些年了,关于这棵大杏树的事儿我还依然记得很清楚。遗憾的是我离开姥姥家后就再也没去过那儿,现在姥爷姥娘也都已经谢世了,每每想起,就感到遗憾。上次舅舅来我家,说起他拆了老房子翻盖新房子的事儿,我慌忙问道:“门前的那棵大杏树还有吧?”舅舅说:“早就被我砍了”,我听了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也许,人就是这样,等到失去了才觉得珍贵,回想起来又觉得美好。
  舅舅说:“那棵大杏树实在是太老了,它,已经不怎么开花,也不怎么结果子了,我把树砍了,把院子往南扩充了一下,现在院子比原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6 17:33)
分类: 随笔

   

    旅途拾零
    文/梅子君
    (一)打工者
    乘晚上八点”T”字打头的火车,早晨6:30就到上海了。为了早一点去绍兴,没出站就买上了一张去绍兴的火车票。这是趟慢车,车上拥挤的很,我刚刚放好包坐定,就来了一帮去杭州旅游的上海妇女,她们大喊:“这一片的座位我们都占下了哈,这是我们的,你们都离开,去别的车厢吧!”,
    恰巧广播里也在广播:“前面车厢有座位,没有座位了的旅客可以去前面车厢去!”,我旁边是位穿工作服,背工具包的小伙子,他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好哭笑着摇摇头,起身离开座位准备去前面车厢找座位。
    我提了包紧跟在穿工作服的小伙子后面,乘着他冲开的缝隙向前走去,他回过头来说:“我帮你拿包吧?”,“好吧!”,他把我的包顶在头顶上。
    前面车厢果然空座很多,坐定后我问:“您是哪里人?”“陕北人”,我笑了,“难怪呢!”“怎么呢?“陕北人是老实厚道的!”,我说的是实话,我们单位就有两个陕北籍的同事,他们给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6 19:01)
分类: 游记
 

    沈园漫想

    文/梅子君

    上午四处奔波给老公买他托付的“湖笔”和“箫谱”,下午准备乘坐1点多的火车去宁波,时间安排得紧,但还是想抽出点时间再去“沈园”看看。

    绍兴是个不大的城镇,前一天晚上我曾从住处溜达到沈园附近,看到一处灯火通明的馆所,名曰“沈园堂”,有些衣着光鲜的“小姐”出出进进。我问一位散步的老太太“沈园就在这附近吗?”,她指了指“沈园堂”左边的一个凹进去的门口给我看,“就在那儿!”,她又说:“后门可能还开着,我带你去看看”,“不用了,明天再来吧”。我走到“沈园”的门前看了看墙上的“导游图”,见园子里黑乎乎的,没有什么人影,寂静得有些可怕。

     返回的路上我在想:何以在“沈园”附近建一娱乐场所——“沈园堂”,一明一暗,两相对比,极不协调,规划者们意在用唐琬和陆游的爱情故事来招徕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游记
 三轮车夫与“老板娘”称谓
    文/梅子君
    我一出火车站门就有一些三轮车围了上来,“想游览绍兴老街吗?90元钱每人”。“60元可以吗?”我胡乱砍价。一位车夫上前拿了我的旅行包放到他的车上,示意我快上车。没等我坐稳,那车夫拉起了车子就跑。
    “请问‘老板娘’,是先去游览,还是先找住的地方?”,车夫边跑边问。“还是先找地方住吧。”“离火车站不远就有一家宾馆,标准间150元,我和他们熟,帮您讲讲价,120元可以吧?”“好吧!”。
    车子在一家简陋的宾馆门前停下,门前还站着两个浓妆艳抹穿旗袍的女孩。我赶忙说:“我不住这儿,还是先游览吧!”又说:“最好再等个游客,你也可以多挣一份钱”。
    我对这位三轮车夫突然产生了不信任,我下了车,想等个游客做伴。“太耽误时间了,还是走吧!老板娘”,车夫执意让我上车。
    我又开始找碴说:“你的价钱太贵了,我不坐了!”车夫一听,急了,唾沫星子乱飞地诉起苦来,我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他的话,但我知道他是在诉说他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2 14:15)
分类: 游记
 
感受动车时速
    文/梅子君
    即将乘坐动车组“D55”出行心情有些激动,我一反往日拖拖拉拉的环习惯,提前一个半小时就赶到了车站,按指示牌指示的方向找到了动车组候车室。
    在这里等候乘车的旅客不算多,看起来大都是青年人,有的成双成对,有的是男男女女一大帮,象是结伴出游的学生。他们不停地从售货台买东西吃,边吃边说笑,一个个满面春风,乐不可支的样子。车站的工作人员穿着崭新的红色制服,那神情也似乎比以往和蔼了许多。
    我们排队来到1号站台,即将要乘坐的“D55”已缓缓驶来,车形完全和我在电脑上搜来的图片一样,车头“子弹头”式,车身呈流线型,车门与站台齐平,和“地铁”的门差不多,旅客不用上台阶即可信步进入车内。
    车厢与车厢之间是电动门,车厢内宽敞明亮,高靠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