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湄。紅樓。


 

最近因为重新看《脂砚斋评石头记》,间或也会拿过来一两本红学研究的书看看,周汝昌先生的《红楼夺目红》是其中一本,这天就看见了一篇文章「四大贤淑」,开篇第一句是这样写出来:「雪芹在品目柳五儿时,说了两句话:虽是厨嫂之女,却系平、鸳、晴、袭一流人品。」周汝昌先生将「平、鸳、晴、袭」四人视为《红楼梦》里的「四大贤淑」,甚至认为在曹雪芹的心目中这个女孩子比元迎探惜四春都更优秀,所以才使用了「一流人品」这样如此鲜明霍亮的盛赞,而这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9-18 12:16)
秋已半
小小的水榭
承載了一縷帶著涼意的
思緒
牽掛起初入夏的
婉約柔媚的和煦

夏了一夜
又夜了一夏
微風揉皺的碧波
蕩漾出一個淺淺的
酒窩,盛滿了
嬌滴滴的脈脈深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湄。紅樓。

(如今可要依着我行,
错我半点儿,
管不得谁是有脸的,
谁是没脸的,
一例现清白处治。 )

        讀《紅樓夢》似乎還沒有人會懷疑王熙鳳的管理才能。也是,從一開始,鳳姐就是以一個「男人萬不及一」的印象出場的,雖然說那個時候她還只是冷子興口裡讚賞不已的一個人,卻短短兩句已經給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了,或者說,冷子興的兩句介紹足以令讀者對這個璉二奶奶產生了好奇,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竟是男人萬不及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湄。紅樓。



讀《蔣勳說宋詞》,「說」到秦觀詞的時候,蔣勳先生說到了文化的傳承。——由秦觀一闕非常著名的「踏莎行」說起來的。那闕詞是這樣寫的:「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蔣先生很詳細的講了這一闕詞。(其實,《蔣勳說宋詞》裡,凡蔣先生講到的詞都是詳細到了逐字逐句的程度了,所以,我個人覺得《蔣勳說宋詞》可以當作賞析宋詞的入門來讀,然後再讀更深一點的,比方說《人間詞話》。當然這是我的看法,每一個人讀宋詞都有自己的理解,不是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9-14 01:00)

(圖片來自網絡。)
因為一個節日
溫情脈脈起來
將我勾牽出去
溶進融融的月色裡
小城寧靜得彷彿
處子
樹梢搖曳擺動出來
一縷輕風
像一隻柔軟細膩的手
柔和的撲在臉頰上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图片来自网络。)

        最近讀書比較雜,摻雜著讀了好幾本,中文的,英文的,文學的,歷史的,心理學的,甚至兒子的高中課本偶爾也會拿了過來翻上幾頁,倒也樂在其中。《蔣勳說唐詩》也是其中一本,而且讀得還比較的仔細,不像有的書根本就是一目十行都不止就匆匆看完了,印象也不是沒有,終是淺嘗輒止,闔上書之後倒又會輕嘆一下:「倒是不讀的好。」不免一笑,有些惘惘的。或許,讀書有時候只是一種killing time的方式,就好像玩手機遊戲?不好說。

        其實,所以讀《蔣勳說唐詩》也並非刻意,而是那日站在書櫥跟前,看
著那滿書架讀書有一點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9-11 08:06)
閒翻書,是很久沒有看的木心的《素履之往》,似乎也是我的第一本木心的書?其實感覺是一般,倒是後來他的講座筆記《文學回憶錄》更得我心。木心講話寫文章有點兒不說則以,說了就要一鳴驚人似的。惟有如此才愈發顯得他是深刻的罷?木心固然是深刻的。但是深刻又是怎麼定義的呢?也不好講。總之,不要故弄玄虛就好,不是嚜?

木心說張愛玲也說得有趣,是木心的風格。——

「她是亂世的佳人,世不亂了,人也不佳了——世一直是亂的,只不過她獨鍾她那時候的那種亂,例如『孤島』的上海,縱有千般不是,於她親,便樣樣入眼。

她的文學生命的過早結束,原先是由徵兆可循的,她對藝術上的『正』『巨』的一面,本能的厭棄,以『偏』『細』的一面作精神之流的源頭,水是活的,實在清淺,容易乾涸了。喜歡塞尚的畫,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紅樓夢》裡,嘴巴伶俐的女孩子很多很多,十個手指頭是不夠用的,加上腳趾頭依舊不夠用,也就不去認真計較伶牙俐齒的女孩子到底有多少了,總之,知道她們都是能言善辯的就足夠。這當中口齒最伶俐的是哪一個,想來大家都知道的。當然,嘴巴厲害不一定就招人喜歡,賈母,《紅樓夢》裡最精明的婦人,就有這樣的論斷:“鳳兒嘴乖,怎麼怨得人疼他。……不大說話的又有不大說話的可疼之處,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倒不如不說話的好。”這可真難為人啊,嘴巴乖巧抑或嘴巴笨拙都可人疼,可到底怎麼才能夠可人疼卻是一門學問,處世的學問,且很深,容易凡人不能夠掌握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9-09 04:32)

(实际上今天已经是白露节气过去了,但是北美还是8号,所以依旧是「白露」节气,算是应景:),)

 

一年容易,轉眼秋涼。是呀,進入九月,每每入夜便感覺涼意一陣緊似一陣,甚至哪一天突然起了興致想要走到外邊去看看天空裡是否還有那一輪彷彿二、三十年前的紅黃的濕暈似的月亮時,都不得不要加了一件略微厚的牛仔外套,心下又會莫名的嘆息一聲,——這樣的牛仔外套似乎與中國式的臨風灑淚、對月長吁不般配。但是依舊沒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9-08 13:24)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匆匆写,有待
修改
——题记。

前兩天在網上看了一個系列的視紅樓夢講座的視頻,其中有兩集是關於大觀園怡紅院裡的丫頭晴雯的,標題也很具有吸引力,——「作女晴雯」,但是也算不得是標題黨,因為講的也有道理,卻又叫人不得不發出來感慨:真真是一千個人看《紅樓夢》,就有一千種看法。晴雯亦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