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媚君子
媚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只媚君子,不媚俗。
                    
谦谦君子,雅兰舒袖。
闭月羞花,暗香浮动。
网喽,网喽,惊起一帘幽梦!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21 16:20)
标签:

情感

母亲的红包

母亲的红包从大年三十的前十天开始就备受儿孙关注,特别是淘气的小孙女、重孙们开始“诈降”红包,使得老家的年味总是提前飘然而至。

操劳一生的母亲,老年时不能象城里老人那样有自己的退休金,过自给自足的生活,但没有收入来源并不妨碍母亲过上安然、幸福的晚年生活。母亲85岁,半小脚的农村老太太,据说当时裹脚没完全变形社会就变革了,不算小脚但却似有点畸形。她一生6个子女,13个孙子孙女,孙子孙女也基本都成了家,也都有了自己的宝宝,每年给重孙辈发压岁钱是她过年最重要的大事。邻居管她叫婆的族里孙辈常和她开玩笑:四婆,我四爷在世时肯定给你银行留了一大笔钱,这一年的压岁钱你得花费多少啊!母亲也会开心的说,你四爷给我留了一个聚宝盆,过年时就满了。母亲虽腿脚不灵便,但思维清晰的她也会偶尔幽默一下。记得有一回过年,我晚上和母亲睡在大炕上聊天,母亲细数着哪个孙子过年回来给她钱了; 哪个儿子给他专门在银行换了新钱让她发压岁钱; 哪个儿子可怜辛苦一年种的猕猴桃树烂根没挣多钱还赔了,给她钱她没要。自己又不花钱,要钱干啥,你们给的钱给娃们都发了,过年就图个念想,图个热闹。我故意逗她,邻家人都说你有聚宝盆呢!母亲说:“有聚宝盆的话说不定早都鸡犬不宁了,有钱了儿女都想分家产,多亏我没钱,我就不相信我没钱你们没人管我!?我现在没钱,每年过年聚宝盆都是满的,给娃们发红包足够啦!呵呵,我把财神爷经管的好!”

哦,我明白了,原来,传说中母亲的聚宝盆就是家和万事兴啊!

母亲发红包也很有意思。通常在大年三十晚上,村子门族里有晚辈提着礼物带着小孩来给她拜年,红包稍微大些,但也大不过她的亲孙儿们,大年初一早上踏着鞭炮声来拜年的小孩都有瓜籽糖核桃枣及红包,三五块钱图个喜庆吉祥。母亲新添的小重孙们今年都两三岁,刚会说话会走路,拜年最有意思,边跪着给佬婆婆磕头,边嘴里奶声奶气的说着新年好,那可爱引得屋里众人哈哈大笑,母亲的脸也笑成了花。我十四岁的儿子将自己给外婆磕头拜年的事,讲给同学们听时,他们都不信,现在谁还磕头?!是啊,只有母亲在,这古老的传统拜年习俗才能让儿孙的童年有与众不同的记忆!

母亲发红包时一点也不糊涂,一般过年都给小孩发红包,刚过门的孙媳妇开玩笑问她要红包,她说你别急,婆帮你囼着(陕西话:替你先保管着),孙媳妇明白啥意思,转身回去一会抱着个芭比娃娃出来要红包,母亲说,那娃娃长得是很俊,但不会叫我佬婆么!你赶紧给我抱个亲孙儿,我给他发个大红包!大家都笑了,整天都说她糊涂的啥事都管不了,发红包时,却一点也不糊涂!母亲不当家时,从来不主动问家里事,除非哥嫂按老规矩处理一些事时问到她,她说了她的意思,但随后会附一句:我那道理都过时了,现在都糊涂的,你们拿主意。呵呵,人老了,难得糊涂。

母亲最不喜欢人打牌、打麻将,但过年时,孙子、孙媳们在她房子玩时,她一点也不嫌烦,本来爱打瞌睡的她看到孙儿们在那打麻将,也乐呵呵的不睡觉,虽然她不会玩,但好象能看懂似的,每次重新洗牌时,她都问谁赢了,不管哪个孙儿赢了,她都连说:赢了好!赢了好!输了也不怕,都让咱人赢去了!看到大家拿着手机相互兴高采烈的抢红包,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当我睡觉时把手机放她炕头,短信滴一声,她问我,谁给你发红包了?

通过红包看母亲,越发觉得她老人家越老越可爱,越来越浑厚,象一本泛着古董味的旧书,越读越让人回味!

 

作者:李彩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2 11:18)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敬仰母亲的力量

      

       母亲是一位只字不识的农村妇女,但她身上所散发着的某种力量一直为我所敬仰。

      儿时记忆中,母亲很有气力,做不完的农活,做不完的针线,常常我半夜起来他还在摇着纺车纺线,至今每次回家坐上她的热炕头似乎都能闻到棉花的味道。她80岁时,仍步伐稳健,能独自上五楼回家帮我择菜做饭,精神矍铄的她对家人传递的是一种健康的力量。

      记得一年秋忙时,我家地里的玉米挨着地畔那边让人掰走了不少,三哥气忿地从地里回家要去找邻里说个究竟,被母亲挡住了,她说:别人偷走的只是一部分,咱不是还有一地的玉米呢?小时候认为母亲胆小怕事记住了这件事,直到成年后我才理解了母亲“胆小”背后的大智慧。母亲常说,吃亏占便宜老天爷早都安排好了,只要稳稳妥妥的做事就行了。母亲传给了我们让人三分又何妨的力量!

      我上大学时,父亲去世,我从学校赶回家,一路悲伤,想着母亲以后的孤单,她会何等的伤心,我的眼泪不听话地流淌着。家里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母亲却很平静,帮着大哥料理丧事,不时给帮忙的人说着应该扯多长的孝布,什么东西在哪放着,甚至还劝说来客不要伤心,人活老了,没病没灾走了,一天罪没受,是福气。我很惊愕,母亲竟然不哭!晚上,当大家都散去,母亲去给灵堂后面的青油灯里添油,一边自顾自地说着什么,大致说着让父亲放心,孩子们都各有家室,不用操心的话语。她平静的话语竞如与父亲在饭桌上的闲谈。我当时很奇怪更有点嗔怪母亲,父亲在世时俩人相敬如宾,此时亲人离去她竟然能如此沉得住气?!时至今日,年近不惑的我,似乎才悟出了母亲传给了我们坚韧与沉稳的力量,她总能给儿女大山一样安全的臂膀!

       待我工作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每年冬天会把母亲从农村老家接到这有暖气的房子过冬。母亲总是闲不住,除了帮我照看小孩,常常为了给我节约出午休时间,她一边看孩一边得空择菜做饭。兴化大化工刚施工时,她经常趴到窗台上,看小阜村子一天天拆成平地,再一天天感叹疼惜她的大孙子在那火辣的太阳下施工没有一点荫晾可以为她蔽护,而她所能为孙子做的就是每天把油泼辣子棍棍面做好,看着他吃饱后去呼呼的午睡,她自己再轻轻坐那吃饭,再轻轻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钟表,虽不识字但每天固定的时间符号她会叫醒我们该上班了。那年夏天,母亲常常在厨房里湿透了白汗衫,而她眼睛里从不因为劳累而有失神采,她最快乐的就是晚上能有孙子陪伴,婆孙俩躺在凉席上谈论着在拆小阜村时无人敢先动手去拆那座庙的前前后后……。母亲总能给我们感动的撒娇的力量。

       然而,母亲81岁那年,一次突然的摔倒腰部骨折后,母亲便走路一定需要拐杖,颤颤巍巍只能下床移动小步,再也看不到他汗流浃背为我们忙碌的身影,即使在夏天,她也手脚冰凉,需穿秋衣秋裤,手上再没有了先前的力量再为儿孙做一顿油泼辣子棍棍面了。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如今,85岁的母亲,虽行动不便,但耳聪目明。她在哪个儿女的家,我们的老家就在哪里。或许,因为我自己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缘故,每次回家看望母亲,不再是年少时为了表现自己多么的有为而夸张的大包小包拎回对母亲来说并不实用的物质东西,取而代之的是与母亲聊些她感兴趣的话题,或者为她洗头、洗脚、剪指甲、整理床铺衣物之类的居家琐事。母亲象个孩子一样,兴奋地诉说着哪个孙子回来给她钱了,哪个孙子某天把媳妇领回来,哪个孙媳妇给她买了双鞋。她说:你大哥那天回来给我洗完脚,我指甲长了,他剪了半天我都没听见响动,唉,他眼睛也瞅不清,不敢动剪!我知道,他说的是年近七旬的大哥。我曾在公园里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推着一位更老的老人在散步,我会象行注目礼一样目送他们远去,羡慕那更老的老人会是何等幸福,老有所依,能享受天伦之乐,相比之下那推车的老者是多么的健壮有力量!高堂在不言老。兄长再老,在母亲面前仍是孩子。母亲给我们老有所依,尽享天伦的精神力量!

       母亲的力量不仅如此,她更是凝聚了6个儿女、13个孙子、孙女及其家庭的向心力。每到过年,儿孙们都从四面八方工作的地方回家过年,这种向心力也发挥到了极至!她的大炕上坐满了儿女,谈论着这一年的收获,地上孙子孙媳妇们围坐一桌打牌,院子里重孙们来回追逐嬉戏,谁能说,这不是母亲的天伦之乐!

       这不,在茂陵二哥家过冬的母亲,腊月二十六老家有个孙子结婚,她不停念叨着要回老家,家里儿孙们也经常打电话问母亲什么时候回家过年。85岁的老人,穿越了近一个世纪人生磨砺,有什么还有比这儿孙满堂家庭和睦安祥更幸福的呢?

      若吾老矣,能如母亲之力量,足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5-12 18:1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原创)

回 家 的 路

 

好久没有清风

抚慰我迷茫的忧伤

好久没有回家

门前疯长的草儿

牵住了我的衣裳

紧张

        彷徨

久违的清香

花一样荡漾在我的心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7 15:55)
标签:

育儿

分类: 散文随笔

好久以前上学时,大凡写作文就是“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做21世纪的接班人”;要不就是“掌握知识,学好本领,做21世纪的弄潮儿”等等,当时真是有点宏图大展的激情,那个豪迈呀,真难以形容。

这现在,一眨眼一闭眼的功夫,21世纪来了,倒是感觉到21世纪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却没有当年想象的壮怀激烈, 21世纪的接班人也象水中望月一样没来得及思量、体味,一个水漂全没了踪影。

老妈欢喜的从街上给儿子买了一杆甘蔗。儿子放学回来惊讶的说:“妈妈,这是什么东东,象双节棍!”“你没见过吗?”说过之后才想起自己牙不好,不吃这个也给孩子没买过,所以他才如此惊奇。“来吧,妈妈给你做个示范,……,试试吧!” 儿子刚拿过去,咬了一口就“哎哟”喊起来,划着嘴了,还渗出点血来。瞧瞧,这点本事都没有!想当年他老妈我在玉米地里满地找那红皮的玉米杆拔下来嚼着吃,也没怎么着,还觉得甜的跟蜜一样。干脆不理儿子自个坐那也不顾斯文,咔嚓咔嚓、吸流吸流地吃个痛快,儿子一旁看着,羡慕地又不无讨好地说:“妈妈,我发现你的牙跟动兔子的牙一样,啃起那“双节棍”来飞快!”……,无语凝噎。

21世纪,褪去了我们70后好多的梦,21世纪,物质丰富,不用画梅止渴,什么水果应有尽有,不想动用牙齿的话,也有桃汁、苹果汁等不费力的吃法。70后的想法在21世纪是变革,叫创新,同时也为懒人提供了享受。70年代VS21世纪的豪迈是什么呢?是创新,也就是变着花样的干着这样那样的事,无穷的升级换代享受,再钻研着如何的一代更比一代强的享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我们就豪迈的尽情的享受吧!

    至于21世纪生的那些混小子、小丫头们,生来社会就那样,好象这历史的车轮也没前进多少,嚎!所以,生活平平,谈不上享受!好象也体会不出什么是幸福,什么是豪迈之类的形容词之深奥含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春晚

央视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想象中,央视应该是金壁辉煌,红地毯上香影如梭,长裙拽地,或者是帅哥酷男席地而坐谈笑风声,再不然就是白岩松、周华健之类的中年老男人们富有磁性嗓音的对话,再拟或是各国首脑们的高端访谈,总之一句话,应该是咱老百姓充满幻想的地方。然而看了一幅小沈阳谢恩师的照片后,我想对央视说:央视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优雅!




    在大众集体场合,“NO SMOKING”应该是必不可少的,我不相信铺着红地毯的央视大厅会没有提醒,而龌龊的烟头简直是大煞风景,让人会联想到近期某某舞厅发生的火灾,如果让人能和舞厅联系到一个层次的地方,应该不会是多么的优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8 21: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过年了,这礼尚往来真有些意思:
    先说这礼品吧,大包小包,小了不够意思,不够真诚,于是乎抱幼携礼,先别谈钱,仅那个过程费劲哟!抱个孩子挤汽车,拼命的招手还是不能给汽车足够的吸引力,孩子在呼呼的北风里冻得哇哇哭,司机那个牛啊,想起那阵子,心里就发悚。这年头,大伙儿生活都好了,没有私家车的,早早地都联系好车,农村家也几乎家家都有电动车、摩托车等,过年了“一托三”、“一托四”多得去了。好一派过新年的“忙碌”景象。
    回农村老家,如今都村村通公路了,摩托车飞得更快了,会骑的不会骑的,都英雄的快速上路了。门口停着一辆卡车,后面来了一个摩托车,呜一下发动不起来,二下发动,到三下就呜得飞到卡车下面了,头破血流,好好的再过两三天就是大喜的日子,要当新郎倌了,看来只能把病房当洞房了!
    这社会供应方面年货充足有余,一些商店货物都摆到街上了,这是方便多了,可是交通那个堵啊,堵得心慌。再看看那些商品,才好玩,平常吃的嘉士利饼干老远看是就是它了,可走近一看,变成了“嘉食利”,另一个摊上变成了“嘉来利”,“好吃点”变成了“好食点”“吃好点”,形象代言人也变成了远看是赵微,近看是赵微的远亲!问售货员有没有原来平常吃的那个牌子,说卖完了,但如果你不嫌麻烦,进门里面去找找看看,还能找到平常爱吃的那些熟悉的品牌。就连露露杏仁露也克隆出了N个孪生姐妹。在一个亲戚家里吃饭,锅里热完后,上面那一层彩包装干脆就掉下来了,露出生锈的罐体本色,看着真得让人生怕!这些食品能安全吗!!
    串了几家亲戚,怎一个累字可以描述清楚!这过年,真得让人又累又恐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8 10:16)
标签:

杂谈

 下雨了,看到玉兰花挂满水珠的模样着实可爱,不禁想起了那首诗:

 

桃红复含宿雨,

柳绿更带春烟。

花落家童未扫,

莺啼山客犹眠。

 

自语:“写得多好,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春烟。太妙了!”我似乎陶醉于诗句的意境了。并带有寓意地说:“家童也太懒了,连地都不好好扫!”小儿:“家童不懒!他也想看这美丽的景色,再说,花落一地才好看呢,是他舍不得扫!”“噢,哈哈,说得对,说得对,才女不如童啊,语不惊人不罢休哪!”

 

其实孩子说得真是有点一针见血,路边长野草野花,真是长得还蛮好看的,如果修剪修剪也不煞风景,可是辛勤的环卫给拔掉了。好好的古街古巷,却要按某些政要的统一思路,尘土飞扬,盖上所谓的现代文明高楼大厦,磨了上百年的青石板换成了下雨时一不小心扑哧一腿泥的劣等手工形成的红地板,所谓好看,所谓文明,其实真是劳民伤财不讨好的事!呵呵,难道咱也成刁民不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6 09: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我 们 在 一 起
 
那天,天空格外晴朗,向远处眺望高速公路时,原本模糊的汽车模样也变得清晰无比,甚至于汽车上的花纹都历历在目。然而,就在那回眸的一瞬,楼体开始强烈摇摆,人不能站稳,吊灯、锅碗瓢盆开始叮当作响,我不相信这么晴好的天气会有地震发生!随着墙体变形成平行四边行时,我接受了地震的现实。摇摆稍微小一点时,我跳着跑出了大楼,和邻居、同事相互搀扶着,不踏实的大地带动着阵阵的悬晕,到处是恐惧的人群。好在我们相互扶在一起,没有了孤独的恐惧。那天,我和我的同事们在一起。
    之后,知道了是汶川发生了8.0级地震,我们这里发生的是余震。惊恐之后仍心有余悸,但看到四川那么多房屋垮塌,万人被埋,那些废墟下还有许多渴望援救的生命,温总理第一时间赶到那里,和十万人民子弟兵大军一起冒着余震救灾。救人、救人!和他们相比,我们的恐惧实在微不足道,我们很幸运,能够照常工作、生活。同时,和身边人一起时刻关注着救灾现场的情况,每次看新闻时都要流泪,浮肿的眼睛提示自己说不看新闻,可每次打开电视依然锁定的是新闻台,打开电脑看得是新闻栏目,看着那幅摆放着学生们一具具遗体的照片,看着学生一个压着一个死亡的图片,几次都失声大哭,看着孤儿天真可爱的脸庞,看着家长们撕心裂肺的哭喊,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记得温总理对灾民说过,我们不会抛弃任何人,与灾区人民在一起,不离不弃。那时候,温总理带领着十万人民子弟兵与汶川灾区人民在一起,唤起了多少灾民生还的希望!
    汶川地震牵动着华夏儿女的心,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了灾区人民的衣食住有所保障,大家踊跃捐款,中华民族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或灾难,如果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有困难也希望有人来救,也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我们十三亿同胞,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即使是一人一元钱,也会汇成巨大的十三亿!在为地震灾区人民捐款的时候,我想我那小小的捐助说不定会变成一桶奶粉,让一位失去母爱的幼儿绽放花的笑语,说不定我的捐助会让他们在震后的暴雨中拥有一把躲避风雨小伞,……,我和灾区的同胞们在一起。
    在这场灾难面前,我们全国人民在一起,我们华夏儿女在一起,我们众志成城,共同对抗灾难!我们在一起,任何人都不会孤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3 15:33)
标签:

春游

旅游

分类: 散文随笔

 

 

         春 天 印 象

 
    春姑娘来了,但我身在一个水泥钢筋的世界里,却看不到她美轮美奂的容颜,闻不到那沁人心脾的袅袅花香。

  给心灵放个假,去追逐春天的脚步。

  步入一座山间的小镇,在陌生的街上漫步。周末,清澈的蓝天,温暖的阳光,悠闲的三三两两的人群让小镇充满了生机。儿童游乐场上,孙子撒娇,爷爷黑红的鼻尖上急出了汗滴,但那黑牡丹花一样的笑纹却感染了旁边的人,“这后生,真淘气”!广场上的排椅被恋人们抢先了,亭台椅上也有老头老太太们在互诉着家长里短。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平淡、详和的表情,而最让我触动的还是那些年轻人,穿着整洁干净,有时摆出一些发仔(周润发)的POSE,俊郎潇洒,时而又互相打闹着。他们的衣服不是什么名牌,更或者近看是最普通的廉价的衣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潇洒的气派,因为他们的表情告诉人们:这里我最棒!

  他们的悠闲和快乐有点自得的表情让我难忘。虽然这里的冰才刚刚融化,这里的树还没有一丝绿意,但在早春的西安人看来,我想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返程时,经过长途的颠簸,我有些疲惫,坐车从西安的街道上穿梭,窗外绿地上的草毛绒绒的,迎春花或其它叫不上名来的景观树上也有可爱的花朵向人们做着鬼脸,却没有人去欣赏她。每每经过的站点,我象检阅部队一样居高临下,注视着站牌旁的人群,他们的表情象这水泥的高楼一样,苦着脸或没有表情的脸,把双手交叉在胸间,烦燥或警惕地没有目标的看着来往的车辆或行人,象是冬眠要醒的人,只是睁着惺松的眼睛。

  这座大城市是小镇的人们所想往的地方,却不能享受到春天的美丽,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9 11:42)
分类: 散文随笔
窗 外 的 温 暖
居高远眺,常有不同的收获。小儿楼下玩耍,不放心时总是凭窗而望,有时也会陶醉在窗台上自己养的那两盆花草中,无聊时也会看看远处高速路上来回穿越的车灯,叹息时光的流逝。所以,倚窗看景成为我在家时的一种习惯。然而,这几天,我透过窗户总是满心思念。
    深秋的早晨,我起床打开窗,只要有阳光的天气,对面那座楼的一家阳台上天天就有晾晒的东西,我就很好奇谁有这么勤快。对面住着对老夫妻,有70多岁,经常看到老头胖胖的身子在吃力的向窗外晾被子,老太太在旁边帮着拽,或老太太象拔萝卜一样拽老头的衣服,以保护老头掉下去,有时候瘦瘦的老太太干脆自己晾,老头在旁边呵呵笑,他们好象还在说着什么俏皮话,相互笑得那么开心。院子外边在修路,下雨时有些泥水,老头走路颤微微的,老太太用手去扶着他或拉着他挑选较好的路面走。也会经常看到他们老俩口从老远的超市相伴走回来,两个人的手都拎着东西,还相互讲述着,象是在讨论着这条鱼要清炖还是红烧,或者熬汤要不要放红枣之类的话题。
    看着他们,我想起了我的父母,如果父亲健在,他们也会是这般的温暖,他们也该共同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而父亲不在已有十三载,母亲孤独、平淡、开朗的生活着,没有人问及她的感受,似乎她所有的心事就让儿孙平安、家庭和睦,自已身体健康不给儿女添累,再就没有什么奢求了。
    工作了,我们都飞离了母亲,但是走得再远,总会有父母影子在我的周围,如果我的父母也象那对老夫妻一样,我们做儿女的该是多大的幸福。子欲养而亲不在,人生之憾事。
    我决定回老家去看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