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馬世芳
馬世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451
  • 关注人气:7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文化博客
博文
标签:

杂谈

廣播或許不是最熱鬧的媒體,但我以為,它可以是最深的媒體。一個用心製作的廣播節目,在耳畔或許稍縱即逝,對你的影響卻可以是一輩子。

感謝News98台長孫偉鳴先生,當年只聊了幾句就決定讓我開「音樂五四三」節目,一做十三年,從來沒有干涉過我的播出內容。


感謝我的太太,她是我人生的親密伴侶,也是比我嚴厲得多的評論家,尤其在我鬆懈偷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21:44)
寫下《生命中的精靈》專輯壓軸曲「一個人」的時候,李宗盛17歲。在台中Legacy唱這首歌之前,他回憶了當初的情境:讀新竹明新工專,中秋節放假要回家,一個人走在黑漆漆的路上,淋著雨,而有了這首歌:

一個人在理想與現實中跌倒
這樣的創傷要多久才能醫得好?
一個人在現代與傳統中尋找
怎樣的答案才能讓大家都覺得好?

我並不知道我做的不好
我並不在乎我做了多少......

算一算李宗盛的17歲,竟正好是1975年,楊弦在中山堂辦演唱會、出版《中國現代民歌集》引燃了「民歌」的大火。就在同一時刻,一個遠離台北菁英文藝圈的小城少年,把悽惶狼狽的青春寫成歌。那時沒有人知道,這個書念不好、其貌不揚、被長輩目為不會有什麼大出息,只好等著繼承老爸北投那間瓦斯行的孩子,將在幾年之後加入這股新創歌謠的風潮,繼而永遠改變中文流行音樂這個行業。從此以後,「李宗盛」三個字將變成每一個入行寫中文流行歌的人繞不開的名字。

出版《生命中的精靈》的1986年,李宗盛28歲。說起來那時候我們看他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耳朵借我》獲選2014《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中文創作類),今天下午參加頒獎禮,台灣出版界菁英薈萃、齊聚一堂,遇見好多長輩、老朋友、和久仰而終得一見的名字。

和責任編輯小衣一起從蘇偉貞女士手上領過獎座,站在台上,居然比想像中緊張得多。底下是整理之後的感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明報 (18-12-2014)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專訪馬世芳 | By 謝西嘉

台灣民主政制精神在早前的九合一選舉得以彰顯,台灣人以選票換上另一群執政者,教不少香港人羨慕不已。那是台灣幾代人數不清的社會運動與政治變局所促成的成果,著名樂評人馬世芳成長的年代,正是台灣解嚴前後。今天的馬世芳是台灣播音人,在這時代為各路音樂藝術發聲。光華新聞文化中心在上月底為讀者安排馬世芳來港演講「我島,我城,我們的歌」,本版特約記者謝西嘉採訪,談談台灣音樂與後殖民的關係,看看台灣如何以音樂擺脫「亞細亞孤兒」這形象。

文.謝西嘉

台灣九合一選舉的那個周末,著名音樂作家馬世芳沒有親身見證寶島從藍變綠的時刻,來到吶喊聲不絕於耳、同樣喧囂的我城,用最溫和知性的音樂,安撫我們的徬徨與浮躁。經營多年的電台節目「音樂五四三」剛奪得金鐘獎(與金馬獎和金曲獎並稱為台灣三大娛樂獎)。這個自詡幸運,沒有業務壓力的電台主持,在得獎感言寫「做了廣播二十五年,我不曾說過不想說的話、不曾訪過不想訪的人、不曾放過不想放的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五屆金音獎「傑出貢獻獎」頒給李壽全先生,實至名歸。這位從來低調不愛出鋒頭的音樂人,早該得到更多的禮讚與敬意。


李老師為求慎重,託我整理一下他的個人小傳,提供給主辦單位,這是我的榮幸。底下是我幫忙整理的文字,希望對認真樂迷也有幫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夜是我第一次看宋冬野現場,也是第一次見識他樂隊編制的演出。我很高興能目睹一位(無論他自己願不願意)迅速成為「新一代民謠旗手」的歌者,願意把自己拋出去,在舞台上試一試新的可能。我看到他對自己的暴紅還有點兒尷尬,對於大編制大場地的巡演形式也還在適應、磨合,甚至還有一點兒糙,一點兒夾生。這些都不是壞事──正相反,我衷心珍惜這毛扎扎的真。

最後,謝謝冬野翻唱了胡德夫的「匆匆」,我喜歡那既青春又世故的版本,他讓我重新愛上了這首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从甲午战争算起,百余年来,台湾不断接受外来文化与新移民的刺激,遂也渐渐习惯了“混血”式的文化样态。近当代的台湾庶民文化,其实是日治五十年遗留的“东洋风”、战后驻台美军带来的“西洋风”、新移民带来的“大陆风”与“香港风”、加上民间自为的“本土风”,杂糅一处,混成独特的文化风景。

台湾曾经戒严近四十年(1949-1987),然而针对文化内容的管制,较诸政治体制的压抑,相对还是宽松一些,舶来文化商品繁多,各方影响之下,电影、电视、唱片、读物皆受薰染。到七十年代“寻根”风起,青年世代重新摸索“身份认同”,首先要面对的,也是这盘根错节的“混血”情结。理解台湾庶民文化,或许应当先认识这一点。

七十年代,台湾青年的创作能量,从一连串指标事件展现出来:1971年奚淞、黄永松、吴美云、姚孟嘉创办《汉声》杂志英文版,1977年改为中文版,深入探讨古迹保护、民间艺术与庶民文化。1973年林怀民创办“云门舞集”,高信疆接掌《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大力推行报导文学,引介素人画家洪通、恒春老歌手陈达。1975年歌手杨弦在中山堂开演唱会、出版专辑,替余光中的现代诗谱曲,点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997年,我在日本看Bob Dylan演唱会,认识了二十出头的小泽老弟。他是个摇滚阿宅,英文说不了几句,却会弹唱每一首Bob Dylan的歌(这成就非常惊人,能如此声称的美国人也没有几个)。小泽无恒产、没上班,四处打零工,心血都投注在他为小众乐迷通讯写的碟评,评的都是「私酿地下录音(bootleg)」──此字原是禁酒令时代藏在靴筒里的「私酒」,后衍伸为「未经授权流出、地下流传的出版品」:演唱会实况、试唱带、未发表歌曲、相异录音版本之类。bootleg自成一门深奥学问,小泽的功力十分要得,丝毫不在亲历嬉皮时代的长辈之下。


小泽志愿担任导游,陪我逛遍了东京新宿西口巷内十几家bootleg专卖店:日本对这类出版物管理宽松,新宿西口曾是全球乐迷寻宝圣地。bootleg比正版贵得多,版本良窳落差极大,要是没有一点儿起码的专业教养,免不了要花冤枉钱。小泽以他渊博的学识和有限的英文能力替我讲解,遇到他以为不值费钱的录音,就评一句「rubbish!」。整条街十几家店几千几万张碟,能入他法眼的不多,几乎都是rubbish,替我省了不少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这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没成家,跟爸妈住在一块儿(那段日子我熬夜成习,作息和他们正好错开,有时竟几天也难得和二老见上一面)。由于喫喝作息都不正常,饿起来的时候往往饭馆已经打烊。于是常趁骑摩托车出门办事,顺便在巷口的便利商店张罗食物。


我很快注意到那间便利商店的大夜班小哥。这么多年了,他的五官在记忆中已经模糊,但他的鼻环跟那一蓬「面条头」,我是无论如何忘不了的──「面条头」也者,洋名dreadlock,原是拉斯塔法里(rastafari)教徒的发型,不朽的雷鬼摇滚大师Bob Marley便是最著名的面条头代言人。流风所趋,半世界听雷鬼与嘻哈的青年人也纷纷留起了面条头。汉人发质与黑人殊异,留起来肯定是更费事的。


这位小哥看上去顶多二十岁,别著鼻环顶著面条头,穿著红底绿条的制服背心,一口一个「欢迎光临大亨堡现在特价喔」,偶尔蹲在棚架前清点刚到货的纸盒装鲜乳。我总在猜想,他在便利商店光洁明亮的世界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是什么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999年,只身去纽约。土包子进城不免忐忑,于是事前熟读指南,书云:从甘迺迪机场坐黄色计程车到曼哈顿,进城例价35块,加上小费通行费,最多50块。


拖著行李出关,正待找空车排班处,一高大西装黑人趋前问我要不要搭车──听他的口音,故乡恐怕曾是法国殖民地。我记起旅游指南的教导,傻傻问:「是yellow cab吗?」他微微颔首,递来一张皱巴巴的号码牌,接过我的箱子:「这边走,先生」。


迢迢遥遥走到停车场,一辆黑色老林肯等著我。他把号码牌收了回去,它显然只具象征意义。我爬进那彷彿黑手党电影场景的后座,懵懵说了地址,老林肯喷出浓烟,奔腾上路。


我迟钝的脑袋总算感到事情不大对──没谈价钱。鼓起勇气开口:「请问车钱怎么算?」他淡淡回道:「三百。」 我脑袋「嗡」地一响:「不是35块吗?」「那是yellow cab,我这可是礼车limousine哪。」


我口干胃痛,急中生智,懊恼地说:「我没钱。」他从后视镜看我一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