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可怜的骑士
可怜的骑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60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向你推荐我的好友

外甥女xiao的msn

冰雪白领冰雪才情

水滴醉梦的bolg

在博里第一个相识的爽性才女

随风随雨又随缘

情调的才女情调的博屋

听萧声悠扬bolg

也喜欢远足的风光博屋

纤指拢香的bolg

与时俱进的才女写手

北海君的bolg

只说他的故事有多耐读

杨柳岸晓风残月

应该是为文学而生的才女

yihan亦寒bolg

耐人寻味的才女博屋

无(有)心的bolg

文章与辩护双赢的才女

枫林唱晚的bolg

神秘才女的飞翔博屋

花雨斜阳乱点衣

与时具进的才女写手

公告
本BK里的文字如有需要尽管使用,但要在留言或评论中别嫌费事地说一声——像我的那些老朋友那样。虽然,窃书不算窃,偷文不算偷,俺做此公告是为你安宁的心灵和将来有一些美好的回忆负责。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5-14 18:30)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韵心情

向灾区死难的同胞致哀!

向奋战在灾区的英雄致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4 18:18)

河水被正午毒毒的日头晒得粼粼耀眼。正是下田人躲着太阳午睡的时候,不远处的村子安静得连一声狗叫也没有。

一条河弯曲到这里,恰好是南北走向。村子坐落在距河不足一公里的东岸;西岸是连成片的稻田,此时一片金黄。虽然田埂上或是土路边,也有几棵稀疏的树木,但它们的瘦小和东岸这棵粗大的红毛柳没法比。她和他坐在柳树下。

“我长得不难看吧?”他问。听得出,玩笑的语气是假装的。

“你没下过田,对吗?”

对于他的相貌,她在心里的回答是肯定的:眼睛总是熠熠而专注,适中的身材,脊背挺拔。可是说出口的却是不相干的反问。这种思维的躲闪像球场上带球前行。

她正用谷莠子草穗儿编扭一个小猫造型。小猫造型大致已经完成,她用一只手掌托着,歪起脖颈端详它,样子夸张得有点调皮。他的相貌不用他问的时候再去仔细看,她记忆里早就有。并不黑的皮肤和带着性别的形状好看的手。在“共青团活动”的时候,她偷偷地注视过他。他横笛吹得飘渺、欢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3 20:28)

再次遇见老农民是在体检中心的一层,他正一步三跳地走下扶梯。小眼睛笑成一条缝,滑稽得像个孩子。

我问:“体检表拿到了?”

他答非所问:“回家给老婆做饭去!是不是?”

小短腿儿紧倒腾一步三跳的背影,看着就让人想笑。

 

体检中心的人多得像蚂蚁翻蛋。最大的一团在二楼候诊的正厅。

“老农民,再学一遍!”有人起哄。围在正中的老农民把嗓门再度拔高,又学了一遍:

“昨天风大是不是?下班回家,走在正是风口的三号公路,帽子被风刮跑了。我去追,是不是?” 用手拎了拎裤子两侧,拖拉地的裤脚只做瞬间向上的姿态,便又回到原处。它的主人没时间搭理它,忙着做风中追赶帽子的表演。表演像极了农妇撵鸡又赶鸭。

“明师傅,你的帽子不是总夹在胳肢窝里吗?要不怎么叫你老农民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3 20:22)

    屋子又潮又暗。两张单人床分别贴紧东西两面墙。床中间有一门宽,让通向厨房的门扇可以自由开关。靠窗一张学习桌,桌面高出窗台一大截。窗与床之间,东墙的空处有一个小书橱,西墙的空处一个双门衣柜。地中间还有一方可供人走动的小空间。

    对面楼顶,春日的天空很晴很亮。

    女人跪伏在地,全身团紧如虾。披散的长发遮住了面容,也流泻在地上。

    突然,女人迅猛地站起身,疯一样地抓起桌上的电话:妈——

    只这一声,久筑的堤坝终于决口。

    她不断地呼唤着:妈,妈,妈……

    泪水不断地流,流,流……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吓了女人一跳。慌乱地想用放在话机上的那只手擦抹眼泪,又意识到那个压簧还不能松开。

    情绪。语调。快速调整。

    然后松开了手:喂?啊!是妈。妈,你怎么知道这个新号?哦,我忘记了,是我让儿子告诉家里的。是,我们搬新家了。挺大的。妈,你和我爸身体好吗?老家的人都好吗?我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4 09:57)

    七点多钟的早晨,太阳还在隐身。近处阴沉沉潮乎乎的;稍远处的住宅楼都温顺地披着轻纱;更远处的高层楼房几乎完全锁在白雾里。

    也几乎是在住宅区的正中心,新建一处开阔的健身广场。那里植了许多树。树身比老年人的手杖粗不了多少。随手都可以折弯的样子。时令还早,小树还没有放绿。

    广场的北侧是一条双行道的水泥马路。正是上班时间,川流不息的汽车声被雾气压成扁平,滑行着在低处触碰行人的神经。

    紧挨着广场的东侧,有一所小学。宽广的操场,大而气派的教学楼,还有拱形顶盖的体育馆。不同方向的学生奔向那里。多半由家长陪送。黄瘦的小女孩也由父亲陪着从广场的甬路上走来。

    “我告诉你,那英语单词你得给我背!”白净微胖的男人把书包向肩膀深处耸了耸,视线从右肩滑下,钉住跟在腿边的小女孩。

    小女孩紧闭着嘴,没有抬头看父亲。

    “怎么搞的?啊?语文数学都不让我满意!你上学干什么去了?啊?”

    小女孩是恐惧的。但镜片后的眼神却呆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5 14:30)
标签:

文学/原创

休闲

分类: 散韵心情

    北方的春天很含蓄

    北方的夏天很热烈

    北方的秋天很饱满

    北方的冬天很纯粹

 

    汽车向后吐出团转的哈气,在昨晚的清雪上轻驰如飘。行人的步子也是匆匆地轻。冷在胸前划开在身后合拢。

    记得某一年的一个早晨,与女儿在马路边等车。等待中猛然被西边天空一幅剪影触动。高空里,干挺疏离黑褐的树枝倔犟于青蓝的天幕下,有未落的空灵月牙儿点缀在枝丫间。不去看地面的楼宇。只想自己是身处旷远的古代边关。

    指给女儿看:那是什么?

    冬天。女儿瞟一眼,脱口答。

    也是呵!季节就是季节。冬天就是冬天。

 

    有朋友从南方归来,告诉我那里的花开得很艳了。

    学生在作文里这样写春天:昨天,作业写累了的时候,我站起来休息一下,看见外面下雨了。像丝一样的雨。等作业写完,外面是响晴的天。我看见树绿了。

我知道那是怎样的绿。似有似无的芽苞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教育

分类: 随便说说

    举个简单的事例:三八节刚过去,对那一天各大商场里的情形记忆犹新。每个商场都像个大洗衣机,多得翻成蛋的女人和少数殷勤的男人摩肩接踵地在里边干洗。三八节,是女人购物的日子。也是考察老公或者情人是否有真爱的日子。这种想法和行动的集体统一,像极了和着口令的列队行走。不管这种考察的方式是否愚蠢,和很多一窝蜂的流行一样,说刮就刮起来了。而且绝不是从今年刚刚刮起。

    说到列队行走,这个想象是我借鉴来的。看过王晓波小说《红拂夜奔》的人都知道里边关于李靖奉大唐皇帝之命建造的长安城和那城里人的描写。这里作大概的转述。李靖建造的长安城是方的。绝不是圆的。也绝不是其他什么形状的。“站在井台中间往前看去,在一片屎黄之中立着一个灰色的瓦顶,这就是大堂所在。没事的时候主人和主妇就并肩坐在这里,男左女右,这座院子的主轴线从男人的右肩和女人的左肩之间通过。长安城里每一所房子都是这样,只是宅基地有大有小。”……“长安城的房子很矮,但街道很宽。地上没有草,但是每一寸地面无不印着笤帚的痕迹。在街上行走的人自动追上前边的人,或者放慢脚步等待后面的人,以便结成队伍,迈开齐步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16:42)

    从街道办事处走出来,除了被自己稍许的善良稍许地感动着。情绪里还有一些惶惑和不安。当一同完成此事的邻居仍是一言不发地选择相反的方向离去以后,更加重了这种不安,甚至产生了少许的压力。问自己:怎么搞的?你是一个做事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的人。尤其是认为自己做的正确的时候。

    “董北的家昨天我们去看过,她确实是残疾,右脑瘫引起。对吧?她还没挣钱——还在上学,当然还没有挣钱嘛。对吧?”落座后三个女工作人员中的一个证实了我们确实是董北的邻居,并记下了我们的姓名住址然后说。

    “对对对!”我急忙回答:“她的情况正是这样,完全属实。”

    大概是我的过分热情引起了负责人的注意,她把专注于记录本的眼睛迅速改为专注于我,带着好奇和若有所思的神情。我带着礼貌的微笑直视着她。我们就这样对视着。片刻之后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赶紧继续:“补助费——每月——一百九十元,你们——作为邻居——不会有意见吧!这是必经的程序,让你们来。”她说到金额的时候声音低而含混。另外两位工作人员中的一个也赶紧用例行公事的口气:“对。必须要有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随便说说

    无论哪一种文体(其实也包括其他艺术形式),成功与否,要讨论的是它的“内容”与“形式”。仅以并非高档但却寻常的饺子作比喻:人们首先品味的当然是饺子的“馅”是否鲜香,“皮”是否既薄又润。很少,或者几乎不存在抛却饺子本身好吃与否,去品评煮饺子的汤水是否够风味(当然特定语境下的别有含义除外)。

    而“内容”与“形式”,内容是关键。也如饺子的馅总是被食者肯定或否定在先。抛开其他的文体不说,直接进入要说的“杂文”的内容。关于杂文的定义,《现代汉语词典》这样解释:现代散文的一种,不拘泥于某种形式,可以议论,也可以叙事。而《辞海》的解释更为切近而具体:文学体裁之一,散文的一种。直接而迅速地反映社会事变的文艺性论文。这里又出现一个具体的定位,就是“文艺性的论文”。也是《辞海》,对论文的解释是:文体的一种,属议论文,如:社论、政论。陆机《文赋》:“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什么意思?还是《辞海》中的解释:以短小、活泼、锋利、隽永为特点,是一种战斗的文体。内容广泛,形式多样,有关社会生活,文化动态,以及政治事变的杂感、杂谈、杂论、随笔都可归入这一类。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押韵文字
    世界很大,
  距离很短
  心意很重,
  地球很轻

  

    以相思为尺
  以浓情作笔
  绘一副地图
  描一本画册

  

    上面只两个地方
  两种色彩
  沈阳--油田
  绿樱桃--红枫树

  

    于是
  我在心的原野上
  绿了樱桃
  你在爱的天地里
  红了枫叶

  

    从此
  我的家乡
  有了你的笑靥
  你的故土
  有了我的欢颜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