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毛魏松
毛魏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15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站长简介
毛魏松,浙江省松阳县人
地址:西屏镇瑞阳小区96号。邮编:323400
电子邮箱:maoweisong2015@sina.com.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陲,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09-08 15:17)

                一

我好几次提起笔,又不得不放下:是自己的头脑空虚了吗?还是自己正面临一个新的创作难题?一时之间,竟用什么词语都讲不明白。

这讲不明白的时候,我就是看书。

前段时间,我看了奈保尔的《抵达之谜》。他一大段一大段的风景描写,不厌其烦的把他在路途中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叙述,让人认为他仅是在表现他是写散文而已。一时之间,把我这个老看故事的人看晕了。幸亏事先看过他写的三部非常棒的小说:《米格尔街》《灵异按摩师》和《河湾》,否则我会立刻将这部小说放下,去看别的小说了。其实他的非凡的叙述,给我寄托了对这部小说的希望,希望这部小说不至于是那帮评诺贝尔文学奖的老头子们的夸大其词,而是实至名归。

于是我耐着性子看完了这部小说。结果却出乎我意料:这仍是一部极其精彩的小说,叙述虽然超长的缓慢,但语言表达还是非常精确。和他以往的充满讽刺的小说不同的是,这部小说到处流露出一位饱经沧桑的流浪者对世界无可奈何的惋惜之情。他写杰克,一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1 13:00)
他跨过栏杆,奔跑着到对面的商店。
因为这里,有一个人,
正在用手指对着店长在大声呵斥。

在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决定理智
面对这样的事情,
但在下一秒钟的时间里,他发现
自己身体比自己的心跑得还快。

只有他一个人在握住另一个人的手臂,
用可怕的声音拼命撞击到刚装修好的墙壁。

美丽的墙纸,在一声声的叫喊声,
一点点地被剥落下来,成了
夏夜里最动人的奇观。

2018.06.1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9 13:13)
一转身,我仿佛看到
夏日已经在我的身边,
缓缓升起,照到昨夜
刚刚被雨水打湿的荷塘上。

荷叶亭亭玉立,
而荷花在次第开放。
随风摇曳出一切想象之外最美好的事情。

其实不止这些。
满塘的绿色似乎遍及整个我望见
所有的世界。
也许在昨天,在今天,或者在未来,
我知道,像这样的景色,和都城一样
宏伟出现在我永远的记忆里,
不再消失。

即使历史最沉重的一页翻过,
我仍旧可以知道,
月色下的荷塘边,
有一位诗人,从这里轻轻走过,
轻轻走过。

2018.06.0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散文

     学者余秋雨出了《文化苦旅》一书之后,风靡大江南北,从此以写“文化大散文”者数不胜数。至今,仍旧风行未衰。值得人赞叹。但这文化大散文,除了将历史事件浓缩之外,或者用口语话重新再看历史人物之外,好像没多大动作。反思历史是极少数人的事情,至于还原历史真相,许多作者甚至连历史都不懂的情况下写历史大散文,真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了,仅存一笑而已。个别作者甚至为了居心叵测的目的,为了达到在现实生活里的某种目的而写,真是贻笑方家了。当然,在我写此文之前,已经有不少人批评过此种写文章的弊病了,比如说,僵化使用史料,过分强调个人在无史实的情况下乱发感慨,因此,文章的修辞都无从谈起,单以史实辩驳,已经令人无处藏身了。
     我不想以垃圾文章论如今的文坛某些现状,而是想说,他们想写的所谓“文化大散文”,不如文坛外的人写的那么接地气,那么深入人心而已。我在本文中所推荐的,不一定都大家可以赞同,但这些文章,实实在在可以说是我们当代文坛最美的收获:
     一、《甲申三百年祭》。学者郭沫若著。提起他,多半人都对他的历史嗤之以鼻,但他的确是有真才实学的人。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9 19:42)
标签:

原创

评论

杂谈

   读郑忠民的《老街上的能工巧匠》有感

 

我和郑忠民是小学时候的同学,所以对他的了解可能与一般人不同,究其原因是历史。历史说彻底一点就是对过去的真实回忆,不容许有差错。他给我的印象里自始至终是一位追寻传统足迹的人。从他的书法艺术到现在的摄影表现,他有始终如一的追求:那就是尽自己之力尽量表达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2 14:09)
夏夜,有位读书人坐着小车,
到了一座山下,
为了和朋友一个不值得冒险的打赌,
去了荒野。

他首先看到了一片黝黑的树林,
飘着白色的烟雾。

接着,他看到了一座非常现代化的别墅,
里面没有人。不过,有一种古怪的声音
从里面传出来,一高一低,十分恐怖。

只可惜他什么都没看见。

但当他猛然回头的时候,
一座座的坟墓,仿佛春天的竹笋一样,
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或者身后。

最后是有一个白色的影子,
一步一步跟到了他的后面。

2018.04.2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0 13:20)
也许,我对于花香四溢的春天,
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在上午和下午的缝隙间,我
看到一位面容黝黑的农人,从田埂边走过。
他嘴边漂浮的烟圈,飘飘渺渺,茫无际涯。
而他似乎沉醉在一个梦乡里,
没有清醒发现:有一辆小车,正在
快速碾过他辛苦耕耘的农田。
一片片麦田同时在发出无奈的尖叫声。

也许他在昨天还是很久以前,
还坐在那里和他的儿子聊天过:
大概在明天或者遥远的未来,他可以坐在
一棵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樟树下,听着从远处传来的蝉鸣声,
喝着一壶陈年酿造的自家黄酒,望着远处
一座座经过改造的新村庄,袅袅的炊烟从那里升起,望着它们
慢慢地,慢慢地,飘向黄昏,飘向天际。

但打断他的思绪的,明显有很多声音。
其中有人对他说:“也许不用明天,你的农田已经变成了
另一个人的宅基地,上面晾的衣裤里,还有他孙子流下的尿滴。”
也许他已经不能想那么多问题,
只好站起身,向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5 21:28)

 楔子

 

暮春的天气,时暖时寒,时晴时雨,变化无常,但却适合我这样的人待在家里,看看书,写点东西。

没想到,有一天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晨起刷牙
看到冰霜落在一杯陶瓷里
没有融化
但看到杯子里有许多人影在穿梭
有的化成了泡沫
有的变成了茶叶
慢慢浮了上来
变成了另一个句子
很难解读
但分明是我刷牙后留下的污渍
有的人认为这是雪带来的声音
但我却觉得
是爱在变幻
在成为雪的一部分的同时
是否也在变成另一种雪

2018.03.0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02 20:21)
华灯初上的时候,他走到街上,
看到有一群人在奔跑:在那些人当中,
有的人身上披着一层雪一样的衣服,在狂呼:
“这里着火啦!”但没看到火光从哪里腾起。
还有的人分明在喊:“我看到的是雪在飘……”
但这声音虚无缥缈,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而他只是站在人群中央,只感觉到
他们只是在为这世界的孤独,
频添了许多无聊的热闹,并未给他们带来
多少人生的乐趣。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而在这时候,他忽然走得很快,
因为在他的前面,有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孩在向他招手。
是的。他记得她曾经向他许诺过,只有这样的夜晚
他才可以和她在一起,共同呼吸来自某一个星球的洁净空气,
共同拥有彼此共同的灵魂和肉体,
而这一切无疑是来自歌曲的声音,
来自彼此一起共同拥有过的山川和河流,或者是遥远的星球。

2018.02.0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2-22 11:47)
冬至早晨,公路上警车飞驰而过。
我清楚这是一次追捕:犯人也许在不远的地方,
刚喝完一碗豆浆或者刚从床上下来,准备继续逃亡。

这种天气非常适合每个人胡思乱想,除了这个人以外。
其他的人继续上班的上班,读书的读书,
在自己的天地里,跺脚的跺脚,搓手的搓手,
仿佛寒冬只是为这些动作准备的。

而我,则坐在书桌旁,
看着一朵花,在学习适应即将到来的冰雪。

2017.12.2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