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6-12 19:03)
我看到一只蚂蚁在地上爬,
另一只蚂蚁仍旧在地上爬。

一百只蚂蚁爬的动作,并没有比
一只蚂蚁快了多少。

而这只蚂蚁仍旧在爬,
它爬的速度和所有的蚂蚁一样快也一样慢。

而它们依旧是在爬。

昨天它们被称做一只蚂蚁,
但它们希望用重复变成一头大象。

但贫穷限制了它们的想象:
一只蚂蚁顶多成为一只大蚂蚁,
却不能成为一头比它们更大的东西!

2019,06.1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0 00:01)

夜色已经矗立在紧闭的门前,

而灯光已经拉开他与世界的距离。

 

是来自于最后的诗人咏唱的声音呢?还是来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8 18:13)

房屋之间的空地,已经被五颜六色的汽车给占据,

代替绿色景观的是一片人造的花园。

而延伸在他们视野之外的是悲声四起的医院与喧闹的集市,

以及在半夜呼叫上瘾的救护车的声音,甚至是

连成一片警车呼叫的声音。不过他们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也许只有在夕阳下坠的时刻,缓缓出来散步的两脚怪物,

在经过一片尚未开发的绿油油的麦田面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已经放弃了对黑夜的辩驳之词,
我已经放弃了对无言的辩解之词,
我已经放弃了对所有的获得之词,
我已经放弃了对世界的认可之词。

在喝酒的途中,他对我所有说的话,
我对此表示深深的歉意。因为在这个世界上,
我的存在,和所有人一样,为了存在而努力活着。

2019.04.1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0 12:17)
那天,我们找到了一条破案的线索:
从黑夜出发,去找一个嫌犯。

我们已经知道他的模样,
所以他的图像在全球已经张贴。

他太有名了,
而我在黑夜里一无所见。不过
我的战友在血迹斑斑的现场,发现了
一只破碎的发夹和一根羽毛。

羽毛很白。
却是这世界上最黑暗的证据。
因为据法医验证:
这是杀人的工具。

是的。在死者的喉咙深处,
一片羽毛仍在顽强不屈飞舞。它仿佛在告诉我们:
如果不是它及时出现,凶手
可以游荡到所有你目光不能到达的地方。

2019.04.1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5 18:21)
那一天,天气晴朗,我走到了西屏山上。
那里荒无人迹。树是静的。风声也是静的。

但在我的脚下,野草丛生。也就在那时,我在明明暗暗的地方,
看到了许多故人的坟。墓碑长满青苔。而辈字模糊。
是的。它们的存在并不引人注目。
也许他们的生前就从没有引人注目,也许永远不会引人注目。

也许在那时,我刚好沿着碧绿的野草踏过去,忽然听到了鸟叫声。
一声声,仿佛是对过去的一种缅怀。但草丛一直茂盛,
仿佛可以由脚下伸展到躯体,一致延伸到了目光
不可以触及的地方,比如荒原,比如大海,比如三维空间,甚至不知名的地方。

而它们让我想到的却是,我也许和他们一样,恰巧是栖息在其中一个角落,
在为生活奔忙。但是
这些人的存在,也许在某一刻,会剥落所有的面具,露出本来的一切。
贫穷和富裕是一种转折,而生和死本来没有距离。我似乎也可以为此值得庆贺。

也许是那一天,我想多了,喝多了。酒精一直在体内不停燃烧。时光可以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4 18:31)
【雨】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冬天的雪还没有下足,所以春天的雨水那么充沛。雨一直下,下得连我的语言里都有那么点湿漉漉的感觉。也许昨天如此,明天也一样。
          我沿着老街一直走,是撑着一把伞走的。
          我在想,如果不撑着伞走,老街满满的都是怀旧的气息。不管是打铁匠也好,还是理发师傅也好,一滴一滴的雨,对他们来说,是顾客的流失。而他们的顾客,也许在那时候刚好窝在家里看电视或者打牌,反正有事情做,就是不到他那里坐一坐。在这样的时候,他们的眼睛充满的就是孤独感。不要以为孤独是思想者的权利,更是普通百姓可言不可说的理由。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他们。当炉火呼呼的声音,或者一个人呆在那里看电视机的拼斗的声音的时候,他们或者会展颜一笑。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仿佛听到诗歌在他们耳边吟诵。他们是孤独者的一员。今天是,明天也是。

【叶子】这个称呼,我很熟悉。
        后来一想,原来我高中的老师,她的网名也叫叶子。许多人说叶子是普通的叶子。就算是吧!其实我也是普普通通,但和老师不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30 18:46)


       在瓯江畔

 

可以眺望远处的青山,可以知道一条江的归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18 10:13)
在雨中,你看到她披头散发走来,
手里抱着一个正在哭哭啼啼的婴儿,
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着话。

“求求你,带带我们的孩子吧!”

她的声音并不响亮,但足以粉碎
每个路人冰冷如石头般的心。

而你不为所动,一个人撑着一把红雨伞,
看着一辆辆飞溅着泥水的车,在雨幕中
从你眼前一一经过,不留一丝痕迹。

2018.11.1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6 23:08)
他剪短指甲,用假面的自白,试着推开夜色的门,
忽然看到一个死了很久的兄弟,带着忧伤的眼神,
听到他说着过去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那一天,天空晴朗,没有乌云,
当然,不包括心里的阴影,他一个人,
也只有一个人在树荫下游走。”
也许死只不过是活的开始,他知道
这甚至可以是属于另一个世界应该表现的形式,
但却成为活着的人的忧伤。他们可以用
眼泪的内容说明在世的语言,但没有能力再现:
一个人孤独于世界,所有的开始。

2018.10.2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站长简介
毛魏松,浙江省松阳县人
地址:西屏镇瑞阳小区96号。邮编:323400
电子邮箱:maoweisong2015@sina.com.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陲,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