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茂林吴家
茂林吴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030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http://blog.sina
博文
(2017-12-29 12:42)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12.25(星期一)

 泾县古城墙的前世今生

文/叶彩霞  吴小元

       泾县县城原来在泾溪的西面,宋嘉定年间县令王栐移至溪东,但因频遭水患,元至正年间,县尹施正大将县城从泾水之东迁至现在的位置。明嘉靖甲子年(1564),知县陈廷芝开始筑城,同时建小东门一座,南、北水关各一处,内外均用方石筑火道一丈多宽。县城三面环墙,西临大河,石堤砌护。

       万历二十四年(1596),知县陈大绶,自西门至北水关,重筑石堤十余丈,改文明门为水西门。崇祯甲戌年(1634),知县尹民兴因流寇警,增筑城墙,改拱辰门为拱极门。四城谯楼,俱树以碑。乙亥年(1635),建月城于西门外,在东北二门新开河,各造石埠两处,城上造炮台四十座。

       顺治十六年(1659),知县刘鸿磐筑西门护城。康熙二十一年(1682)知县蒋云翼拆除护城,河水东徙,城墙自此被冲坏。自二十九年(1690)起,河水多次冲入南城西角、北城西角,冲毁城垛三十余个。雍正八年(1730),河水冲西城南角,塌十余垛。

       乾隆二年(1737),知县阮彩重建四城谯楼。九年(1744),河水入城,南门内城、小东门、城内外东北角均发生坍塌。乾隆二十九年(1764),知县李元标奉修泾城,正月起工,九月完竣。

       嘉庆五年(1800),河水冲损西南城两处,达十余丈,护堤四十八丈,知县杨荣先倡议捐修,当下动工兴修筑南水关,修城一十八丈五尺,护堤四十七尺五丈。北水关也动工修复,但杨卒后工程没有竣工。

       道光时,县城墙的毁损情况在续志中未有记载。咸丰年间,泾县是太平军的主战场,官府更是没有财力和精力来加固城墙。同治光绪年,大清朝气息奄奄,如果修缮,应该也是民间为之。但自道光以后,泾县县志未能编修,所以城墙的毁损和修复状况只能是一种猜测。

       民国27年(1938)、28年(1939),泾县县城多次遭日机轰炸。出于人员撤退疏散的安全角度出发,泾县国民政府决定拆除泾县东、南、北三面城墙。

       考虑到泾县城墙自南门经西门至北门一段,滨临大河,时有水患,在民国28年十一月的县务会议上,泾县国民政府决定保留此段城墙。所以,在县城墙拆除工程完全结束时,西门口的这段城墙得以保存。直至今日,沿河保留的西门口旧城墙成为后人凭吊的场所,泾县人民政府立碑以记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6 07:15)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分类: 茂林吴氏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11.13(星期一)

 邳州知州吴崇寿二三事

文/叶彩霞  吴小元

      吴崇寿,字少篯,泾县茂林人。道光十七年(1837)举人,由海州州同擢升知州,加运同衔,赏戴花翎,摄赣榆、溧阳、溧水、丰县各县事,后升任邳州知州。

    咸丰年间,吴崇寿到苏州任职。当时长江中涨有河沙,地段界于常熟江阴靖江三县之间,各县为黄沙所有权打起了官司。京师难以决断,下令属地县役前往勘察。吴君说:沙子出自长江,就以江为证。先从府县志、图经类的书籍中查找依据,再到实地驾船就水流的范围拉绳度量,以此确定界址。最终沙了断归常熟,百姓们心悦诚服,建生祠以祭。

    同治九年(1870)任职于溧水。溧水临江之地有一贩运食盐的商贩,因操南方广西口音,被人疑为洪杨余党。曾国藩时任两江总督,官方紧急下文至溧阳都司及吴君,授意会捕。吴君说:如县真有叛贼而我作为地方长官却不知晓,那真是没用。正待遣役,都司率领士卒先行前往缉拿。当地正在赛神演剧,集市上人潮汹涌。成百上千的人看见有人被缉拿,争相询问。卒隶对周围百姓既打且骂,众人怒起裹挟盐商而去。都司回城报明吴君,请求大军镇压。吴君说:你这样不是真要逼人造反么?过了几天,盐贩自己到县衙投案,禀明自己只是一个做了几十年生意的商人,和洪杨乱军没有联系,并且告知自己在赛神会上逃离的前后原因。吴君说:也幸亏听了你的解释,我差点将你作叛党要遣人前去缉拿了。

    溧水之地有一个嗜赌的风俗,麦苗还长在田间就被指作赌资,输者往往地里庄稼收获时一粟不存,有时甚至以妻女作抵押。吴君知晓其事后,派人伪装成赌者,将其拘押,以使其他人收敛行径。对屡教不改的人,在探明姓名后,在其深夜单人匹马前去聚赌时将其擒获。因为每次都如此,大家不明白其中原由,都认为赌博一事倒霉。赌风最后平息,民众辄安。

    邳州濒临大河,河堤高于楼堞,夏秋涨水,城墙极有可能倒塌,东门河堤尤当其要冲,最容易被冲毁。吴君说:如果堤坝不修,城里的百姓一定会成为水中鱼虾的。禀明上司后,将城楼架高城墙加固,自己亲自督察指挥。光绪七年(1881)加固工程完工。过了两年河水决堤,沿河诸州县淹死者众多,而邳州独因为东堤坚固,当水绕自西门而入时,百姓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撤离了。

    吴君最终葬于其家乡茂林。留有四子一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04 06:36)
标签:

文化

旅游

历史

分类: 泾县资料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10.15(星期一)

 民国时期的泾县茶贷

文/叶彩霞  吴小元

      民国时期,为调剂金融,辅助地方实业发展,安徽地方银行屯溪分行对所属的泾县、太平两县茶农互助会成员发放茶叶贷款,以三个月为限,最高金额不得超过2000元。申请贷款的程序是:

    凡申请贷款会社应先向当地县政府办理贷款登记手续,经县政府调查确实,呈报皖南行署核准后,通知地方银行屯溪分行携带现款分赴各县,依照银行放款办法直接发放。此项贷款以收获毛茶为担保借款,会社于采摘毛茶后将收获数量以书面形式报告当地县政府,由县政府派员监督,出售所得价款尽先扣除贷款本息。地方银行对于贷款会社所产毛茶有优先承购之权,其购价按照产地贷款利率,按月息八厘计算。可以进行转贷,但需交转贷金十元。

    民国二十八年(1939)四月,泾县政府据境内所辖第二区(榔桥区)和平乡联保主任张品三、保长王祝三、纪玉铨、李荣尧、赵允樑、汪明焕等呈文县政府请求办理茶贷,泾县国民政府又以函文恳请皖南行署泾县地方银行办事处按照放款办法迅速发放茶农贷款。考虑到“时令已届采摘毛茶之际,刻不容缓,茶农盼放发贷正如涸辙之鲋,急待西江之水,茶棵之渐长老,救款仍属画饼。为此情迫不已,缕述民间隐痛,呈请钧座赐鉴,迅予函知泾县地方银行办事处从速按规发放茶贷,以救茶农急需。”

    除报告外,另附有皖南茶农申请毛茶贷款登记表,登记表中包括县名、会社名称及代表人姓名、会社所地、产茶地点面积、产茶数量、产茶品质、贷款金额、毛茶担保品数量、附注、具申请贷款登记人、县、会社代表人、盖章、时间等项内容。泾县办事处将报告呈报安徽地方银行总行后,后者指示:泾县府呈称:据本县第二区署呈送该区各保茶农申请贷款登记表三册到府,经查尚属确实。惟组织方面似欠妥善。现以时期过短,若再迟缓恐失时效,除一面派员前往各保分别整饬以期健全组织外,谨先俭同该区茶农申请贷款登记表二册,电呈鉴核,并恳知安徽地方银行转饬泾县办事处迅予负责经办贷款事宜,以资救济。

    在办理过程中,为规避金融风险,安徽地方银行总行提醒:毛茶贷款应照行署颁布办法办理,贷款数额与规定不符应予更正,未便变通办理;借款保证人最好择殷实铺保,倘系县府或财委会负责担保亦可照办。此次在泾县第二区发放的涉茶贷款共41户,总额为23855元,贷款人员全部为泾县第二区和平乡、丹阳乡茶农互助会成员。贷款经额最高为2000元,最低为400元。

    在具体的贷款操作时,由总行知照屯行办理,屯行通知泾县办事处经放此项贷款,随时以报单连同借约及借款收据报屯行转账外,并报总行。屯行接到泾县放款各办事处报单后,随时转账收付,并在透支账中分户登记。放款各推事处除分报屯行及总行转账外,另立放款登记簿备查,并于四、五、六月底,将各月份放出数目逐户抄列账单两份,以一份寄屯行核对,一份报总行备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旅游

杂谈

文化

分类: 茂林吴氏

载《皖南晨刊》《书海泛舟》 2017.10.23(星期一)

 “善道俗情”的《道听途说》

文/叶彩霞  吴小元

潘纶恩,泾县茂林人,生于乾嘉年间。一生举业蹭蹬,功名仅以生员终。三十岁左右就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出游各地的浪迹生涯。道光六至八年曾在其兄潘锡恩的署中参办政事。后又游历长江中下游一带,对芜湖、扬州等地的风土人情极其谙熟。道光十八至十九年入安庆知府陈煦幕负责刑名案狱之务。道光十九年后归乡,整日竹笠草鞋,访村农野老于田头垅旁,絮语不休。丰富的阅历使潘纶恩在咸丰三年前后完成了笔记小说《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全书12卷,收录小说110余篇,大多数为情节曲折的传奇体之作。作为一部创作于清代道光中后期至咸丰初年的笔记小说,大部分内容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吏治、人伦中的各种不堪。但是在这部寓言式的现实题材作品的字里行间,又不经意地记录了市井村野的逸闻轶事,让人藉此可以约略一窥160年前江南各地尤其是泾邑一地的面貌。

首先是对民俗的细腻刻画,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如:金陵风俗,新婚三日后必夫妇偕归母家,谓之回门;金陵的香火:七月二十八日清凉会香火殷盛,沿路设锦棚,张灯悬彩,自塔影桥至清凉山,士女如云,络绎不绝;水运:常州往无锡经水程,例有班船,价贱而客众;芜湖玩鸟:鸠兹地(芜湖)多无赖子,游手街坊,拖鞋侧帽,布带缠腰,层衣不钮。左手握尺许烟杆,粗过手指,右手托樊笼,调驯鸟。每晨集茶肆中,数十笼排列檐下,鼓翅喧鸣,嘈杂聒耳。鸟经练习能引吭作丝竹声,或鸡叫喔喔或猫唔唔,百响间作,各以善鸣争胜;歙县赛神:每岁六月廿三日为徽郡歙县“赛神日”,祭筵整洁,尚街张幕,彩棚相望,户户断荤,熏沐维谨。费重金征梨园子弟昼夜笙歌不绝。祈愿者无远近无老幼,无男女,道路横溢,数十里香烟缭绕,人声腾沸,而神威赫濯,王法无其严肃。另如南京人逛城墙、扬州俗闹洞房等无不声形毕肖,可见可闻。

其次是对泾人经商业的描写,反映当时泾县人的经营领域和富裕程度。如纸业:泾县郑氏在姑苏遇有同乡贩纸者;爆竹业:邑城南门内,设有爆竹铺;蚕丝业:有孟贾之者,邑人之职经纬业者也。贩布作客,往来淮泗间;泾邑桑柘,连阴比户,皆勤蚕事,计什一之利,抱布尚不如贸丝,金陵去淮城四五百里,为吾乡赴淮适中之地,往来较便,倘益以千金资本,创丝业于白门,庶乎多财善贾;商业和钱庄:泾人胡常者,开设红坊于汉口镇,资本巨万,佣工数十人,屋宇深邃连数进,货物充溢。有季弟设钱肆于湖南之常德府;烟业:朱大善,泾之东乡人,客武穴镇,为朱大兴掌管烟栈核算;时有歙商侨寓(泾)邑城之东门,贩烟具为业。对门有质库。形形色色,门类不一,嘉道年间泾邑商业足迹远至南京、汉口、常德等地,繁盛状况可见一斑。

第三是对泾县地名和人事的记录,加深了泾县人对本土乡邦文化的了解和亲切感,印证和弥补了县志和史料记载的不足。如人物:邑人赵南中,生明末时,少读书颇负才名。后值崇祯甲申之变,王师入闽,赵以投诚授陕西按察副使,分巡宁夏兵备道,此赵南中即为县志中所载的赵如郊;无锡人顾蒹塘曾担任泾县县令,这在县志中没有记录;地名类:道光年间,泾人吴复轩,应试郡中(宣城),由郡及泾城,路中经桑坑,转过平冈,经幕山,抵北城。时因考试城门不闭,由县城隍庙至城南;邑西南八十里包村,有枕乾庵;邑之北境,有一地名山门;歙邑田翁,设肆于藤溪(今榔桥),去其家七十里;邑北之双浪都(昌桥),人有贸易汉江者;时有查生,言其村缭绕山谷间,层岚绵亘相对峙,溪水界其中,望衡对宇,各据东西两岸。溪阔仅容桥三板,水深不盈尺,鸣泉穿袭石罅,泠泠可听。此处的描述不知是否为现在的查济;邑南八十里,丹山之麓曰乌泷坑,有潭甚巨,土人相传为龙的洞穴;物产:茂林西山之西,松杉蒙密,有猎户寻击獐麂,偶窥一虎。证明当明茂林的山林中曾有老虎。另有县域内外地名、姓氏的偶然提及,如芜湖鸡窝里、繁昌的荻港、南陵的分界山,宣州贡氏、桃花潭翟氏、黄村黄氏、新丰王氏。这些姓氏、地名从一个侧面证明泾县及周边地域文化和姓氏文化历史的悠久。

潘纶恩辞世后,光绪元年其堂弟潘筠谷为《道听途说》一书作序。上世纪九十年代,此书被列入《笔记小说名著精刊》的出版计划,因而得以重新面世,最终实现了潘纶恩自述的“将藉是以有成”的目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18 05:51)
标签:

历史

杂谈

旅游

分类: 泾县资料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10.15(星期一)

 民国时期的泾县学田

文/叶彩霞  吴小元

民国时期,泾县国民政府相关部门以征信录的方式向外界公布经手公益款项收支情况。学田作为泾县国民政府教育部门的一项重要收入也在公布之列。

泾县国民政府教育部门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田亩附加收入,其不敷部分需要由文会学产、学田及附加收入解决。民国十四年(1925年),泾县教育局所属的学田共有293.05亩,地32.7亩,每年收租谷216.58石,钱23800文,洋23元。学田主要位于县境的岸前都、泉北都、双浪都、青东都、礼辞都、大成都、九都及北隅水西桃叶沙坡荡等地,与县财政局的田亩相交错,由佃户贺兴、陈魁、王志、王宣四人承租。但是租户耕种的学田存在着租谷收入上缴计算过低的问题。

泾县民间田地按肥瘠分为九个层次,耕种上上之田每亩年可收二石,下下之田不下一石。即使以下下之田计算,学田每年亦可收293.05石,若以中下田计算,每年可得租谷410.27石,以谷价每石两元计算,年可得谷价洋820.54元,地租洋32.7元,两者共计洋853.24元,与常年收支预算表收入项下学田租谷约洋500元相比较,年可增加收入353.24元。以此数计算,则十年以后可得3532.4元,再加以屡年外放的利息,为数也可以千计。

学田并非下下之田,佃户不愿担任加租,是由于经管田亩人员不力、放任佃户舞弊、私相授受的结果。所以有识之士提出要革除学田之弊:即先由县教育局调查其田之坐落四至,及浇灌的水路、佃户的姓名,详细登册以便查阅,并使佃户送存租约于县教育局。如果原佃户不愿承租该田时,可去局将原约缴回,由局另招人租,以杜私下授受的弊病。至秋收时由局委派人员四乡分收,对于各族宗祠的祭田,其田远而多的,可假各宗族存储;田少而近的,由佃户自己送到局内,待价而售,将其应得的余洋储存银行,以取其利。如此数十年后,所增加的收入对于教育大有裨益。

学田经收人员沿旧例经管田亩租谷,照当时谷价酌给薪金,也有要求取消此职位的呼声,然而从历年经收的情况看,大多尚能称职。坐落九都七甲南村志屋里山冲田亩共计23亩,但仅折银15元,租价太少,难保无隐匿短少的情况发生,需要由县署通知该乡士绅认真处理。因为无人专管经收造成此地租谷收入异常,所以经收人员一职去留与否要慎重考虑。

民国初期,泾县新办小学以私立居多,大多从各村、各宗族的私塾转化而来,其所对应的学田也相应地沿袭划拨。至民国十八(1929)年,全县共有公私立小学33所。二十九(1940)年,根据上级命令,泾县各乡镇公私立小学统一改名为国民中心学校和保国民小学,前者经费由县款支给为主,不足部分自行筹集;保小以自筹为主,县政府发给补助费;成年教育在教育经费项下支给。民国三十三年(1944),由县政府查明各公学田亩数、坐落地点,学校附近的公学田划归所在地的学校试用;各姓祠产照其总数拨提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八十或全部,各地文昌会及寺庙等产也捐拨一部分或全部。中心小学每班筹足六十亩,国民小学每班筹足五十亩,以所拨之田每亩所收租谷一石为标准办理过户手续,由县政府电请田粮处免收验税价款。乡镇保长切实负责分期筹足各校学田租谷:第一期(本学期)筹足半数,第二期(三十三年第二学期)筹足四分之三,第三期(三十四年第一学期)筹足成数。乡镇长及基金保管委员会于第一期内将各姓祠产及文昌会寺庙等产查明列表,呈报县府核办。

民国时期的泾县教育经费入不敷出,但县政府仍苦心孤诣兴办教育事业。各学校经费不足部分大多由私人捐赠、祠堂款产、学田来补充,同时政府积极清理公学款产,县内的有三隅公所、青云庄,县外的有南京泾县会馆、芜湖耕余别业等,而就仅学田收入一项,对于补充县教育经费、实施民众教育,提高地方民众素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泾县资料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9.25(星期一)

 

民国时期的泾县难民救济

文/叶彩霞  吴小元

      民国二十七年(1938),因战争前线大量难民涌入,泾县城中设有难民收容所两处,一在赵氏宗祠,一在左氏七甲支祠,收容人数355人,壮丁较少,老弱妇女居多。开始收容所工作由泾县临时难民救济会负责,四月二十五日成立难民救济支会后,自五月份起由支会接办难民工作。难民救济规定每人每日食米一斤,国币二分,三天分发一次。斟酌难民能力分配工作,男性让其担任运输或教读等工作,女性则担任缝衣制鞋洗涤等工作。

    民国二十八年(1939)二月第一次全县行政大会上,对全县收容所人数激增的现象,代表提出诸多议案,如本县人民县收容所难民可否酌予小本借贷以资生产、外来难民应着手举办小规模救济生产事业、让难民垦荒以资救济等等。在难民的费用的拨款上,会议决定由泾县救济支会拟具三个月支出计划,呈请皖南救济会拨款,同时举办捐款,土膏店每卖烟土一两加救济费一角,县府通令各土膏店按月所售土膏量缴纳。在组织难民生产上,组织垦殖园从事督促开垦荒山荒地,增加战时生产,但需对总团缴纯益百分之二作垦殖事业费。

    同年七月筹组县赈济会。赈济会由县难民救济支会改组而来,遴聘委员,定期召集开会。赵梅元任难民救济会委员,赈济会同县政府、财委会、国民兵团、民教馆等其他单位一起在郑氏宗祠办公,以便相互联络提高行政效率。赈济工作主要成立了非常时期难民救济委员会第三区救济分会泾县支会、泾县县立难民工厂、泾县难童学校三个机构。

    自民国三十年(1941)起,县赈济会积极开展了如下工作:

    收容义民:全县共设五个义民收容所,自当年一月起至四月止,计收容所义民八百余名,每名月发给养3元。于此四个月中,每月计需给养款项2400元。因给养来源困难,义民在所生计无法维持,至七月份,自愿陆续出所谋生者,约有300余名,其中不能自谋者,并由本会以其能力介绍事业。所有未出所者,尚有500余名,自五月起至七月止,每月约需给养一千五百余元,于八月间又有200余名出所。在所者仅存300余名,每月尚需给养款额1000余元。所有上项给养款项,经赈济会呈请第三救济区及第三战区救济分会及地方筹募捐款,以资挹注。

    散放急赈:全县于二十九年十月间,县境突被敌寇窜骚,死伤灾民计96名,非赈不生者,计404户。经赈济会呈请第三救济区核拨赈款9000元。三十年一月派员分赴各灾区就地散放赈款计4869.2元,并取具表据分报在案,所余赈款4130.8复经呈奉第三救济区令准拨为泾县收容所给养,现已拨放无存。一月间,因作战,县境各乡村镇居民死伤较多,第三战区党政分会及第三救济区会拨赈款17000元,经由第六区专员公署主办。散赈款时,赈济会及县政府各派人员分赴受灾区域,会同乡保长等,设置赈台,按死伤等级及受灾户数,分别发放赈款,实惠灾黎,计发去赈款17816元,所有超发赈款816元,暂由赈济会垫发。后安徽省政府皖南行署将此项垫款发交第六区专署转发赈济会以资归垫。

    空袭救济:民国二十九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八时,距县城约四十余华里之中南乡晴溪保中村董地方,由青阳县方向突来敌机四架,投弹六枚,均即爆炸,死伤灾民五名,重伤者两名。约八时余,旋即飞绕县城上空投弹两枚,死亡一名,炸毁房屋一幢。轰炸后,赈济会当即派员分赴轰炸地区就地查明死亡及受伤人数,一面列具死伤人数调查表,呈奉第三战区救济分会拨发赈款440元,经赈济会分死伤等级散放各灾民。内有死亡灾民张谱,赈款60元,因其直系亲属现离原地,乏人具领,暂将赈款60元保存在会,俟该亲属来会具。

    办理义民小本负贩:因近来物价腾贵,义民生活颇感困难,具有专门技术者固能自力谋生,但老弱妇女既无专长又嫌力薄不能从事生产,若长此收容,仅恃少数给养,恐难维持生活。赈济会呈奉第三救济区事务所核发小本负贩款额810元到会,并予转发老弱妇女义民各10元,从事负贩以资维持。

    实施教养义童:泾县地迫战区,游离失学之义童,所在皆是。关于游离失学之义童,经赈济会派员调查,先予登记。凡情愿就学者于当年度由赈济会保送义童42名送请赈济委员会旌德第一教养所实施教养。

    因为经费困难,所以济赈的推行颇为不易。泾县国民政府分别对各乡镇公所查报的管辖境内寺庙祠产着力改善,以兴办各项社会事业,并劝设各慈善机构,让老弱残废伤病妇孺等有所安置,得到救恤。此项工作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分类: 茂林吴氏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8.28(星期一)

 

吴廷斌创建山东高等农业学堂始末

文/叶彩霞  吴小元

吴廷斌,泾县茂林人,光绪三十二年(1906)升任山布政使。在此期间,吴廷斌创建了山东高等农业学堂。
    在吴廷斌任山东布政使之前,山东即有前任巡抚袁世凯、周馥注重农业,袁世凯任内筹设农工商务局。光绪二十九年(1903)在周馥的主持下创办济南农桑会,并由它在省城设置农林试验场,场址位于济南城东圩子门外七里堡,聘请日籍农工商教习任技术指导,从事粮食作物的栽培改良试验。同时在青州建立蚕桑学堂,在兖州建立农业学堂,辟有桑园,聘请日本人为技术指导,进行桑树及其他果树的栽培试验。六七年来学风渐盛。但是因为山东省幅员辽阔,东西相距将近两千里,青州偏于东,兖州偏于西,省城居中扼险要之地,只设有一个试验场,而没有设立农业学府,不足以发展教育增加农业发展的后劲。因而在现实中有建立山东高等农业学堂的必要性。
    光绪三十二年(1906),山东布政使位上的吴廷斌与巡抚杨士骧反复筹议后,在省城东关外七里堡原有试验场左边建筑校舍一座,定名为山东高等农业学堂。该年八月考试选拔120名学生开学授课。因是初办,所以学生的水平不是太高,在权衡变通的情况下,先设中等农林蚕三科,同时补习普通的文化学科,三年毕业后升入高等本科,再经三年毕业。以此周期分年递招,所有的学科年限均遵照奏定的章程办理。
    在所需经费上,在学堂开办以后陆续购地、筑场、建校、制器及推广建置,一切经费约需银八万两,除此之外,常年经费中学堂、试验场两项统计需银四万两。考虑到此项经费是用来培植人才振兴实业,影响深远,因而在库储银两不支的情况下,仍然苦心孤诣,孜孜不辍,设法由司局各库分头筹办,并把学堂的开销作为刚性支出,形成通例。
    山东高等学堂创建之初,共设有教职员20人,其中职员12人,教员8人,学堂监督前翰林院编修、直隶补用道王景禧。
    学堂建成后,因为章程尚未周密妥拟,因而巡抚杨士骧下令待章程拟定完善后一并奏报。所以在学堂建成后的第二年,即光绪三十三年(1907)十月,学堂开办已卓有成效的前提下,已署理山东巡抚并兼任布政使的吴廷斌向朝廷呈上《奏为东省建立高等农业学堂先设中等科以宏教育而兴实业折》,全文1080个字,详细地叙述了建立山东高等农业学堂的缘由及经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化

历史

旅游

分类: 泾县资料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8.14(星期一)

 

《常语寻源》里的泾县俗语

文/叶彩霞  吴小元

郑志鸿,字逊斋,泾县南乡人,附监生,咸丰壬子(1852)房荐,乙卯(1855)顺天堂备。后因屡荐不售,年未四十即绝意进取,以授馆为业。清光绪甲戌乙亥(1874、1875年)间,因赋闲无事,凡历九月而编成《常语寻源》一书,成为与《迩言》、《释谚》、《语窦》、《俗说》相齐名的收录方言俗语的民俗书籍。
    《常语寻源》以方言俗语为研究对象,探求考证方言词语的渊源,因内容广博资料丰富,为后世研究方言和民俗文化提供了详实的资料。全书共两卷十册,最早版本为光绪二年(1876)泾县郑氏家刊本。收录一千零六十八个词条,每一条都详加考释,尽量考证它最早的出处,对于无法考证其最初源头的词条都标注以“未详”二字,并尽可能罗列出其可能的出处,这也显示了郑志鸿治学的严谨。
    郑志鸿认为:每个被人们日常随口引用的常语都有其来历有其出处的,其源头已不为今人所知,此书正是为了寻求这些俗语的真正源头。他编书的经历又格外艰难,“故园书籍,悉化烽烟,侨寓他乡何来书本,借人阅肆又不能,”作书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所以《常语寻源》编成殊为不易。郑志鸿出生地泾县属于吴方言区,自古民风淳朴、文风昌盛,在其搜罗古今的俗语中,不可避免带有家乡的烙印。
    全书所收的词语以成语最多,其次是谚语惯用语,还有少数歇后语、名言警句,俗语所占比例数量大是此书的一大特色,泾县至今流传的俗语在书内有一定收录,略举一二,如:
    甲册:
    斩新:杜甫诗“斩新花蕊未应飞。”禅家有“斩新日月”之说。现写作“崭新”,有簇新、全新之意。
    乙册:
    不落空:传灯录圭堂禅师曰“真能落空则真不空。”坡诗“于二方知不落空。”现指有收获。
    嘴头硬:《朝野佥》载:陆余应为洛州长史,善论事而缪于判决,人嘲之曰:洛州长史陆余庆,笔头无力嘴头硬。坡诗“一生喙硬眼无人。”现指明明无理,嘴巴上却不服输。
    鬼画符:按赵翼《瓯北集》有《下第诗》云“败卷人嗤鬼画符。”自注:鬼画物符,见《元史》。现指做事不认真,胡鬼。
    不中用:《史记.外戚世家》:武帝择宫人不中用者,斥出归之。卫子夫得见,涕泣请出。上怜之复兴,遂有娠。现语意与旧时大致相同,即没用处。
    丙册:
    不即不离:《传灯录》:百丈参马祖,马祖指佛子,百丈问曰:“即此用?离此用?”祖喝曰:“不即不离。”百丈省悟,语人曰:“我被马大师一喝,直得耳聋三日。”现仍在使用,意即差不多,大差不差。
    戊册:
    鼻头出火:南史曹景守谓所亲曰:“我昔在乡里与年少辈数十骑,拓弓弦作霹雳声,箭如饿鸱叫,逐麞数肋射之,渴饮其血,甜如甘露浆。觉耳后生风,鼻头出火,此乐使人忘死。”现指非常生气,也有人演变为“头毛杪子出火。”
    日长一线:《荆楚岁时记》:晋时宫中以红线量日影,冬至后添长一线。《明皇杂录》:唐宫中以妇女功揆日长短,冬至后比前增一线之功。按杜诗“刺绣五纹添弱线,”是本后说。现时仍在使用,有俗语为“吃了冬至面,一天长一线。”
    辛册:
    睡倒一松来:《南部新书》:杜邠饮食洪博,既饮即寝,或谏之,公曰:“君不见布袋装米乎,放登台即松慢矣。”倦极就寝每有此语。现也相沿,指劳累过度,睡倒床上全身轻松。泾县地方也有说“困倒一松来。”
    未吃过墨水:《北齐书》:正旦会侍中黄门郎宣诏:劳讲郡上计讫,命遗纸陈事,书迹滥劣者罚饮墨汁一升。山谷诗“睥睨纨绔儿,可饮三斗墨。”现指没有文化。
    壬册:
    再而三三而四:穀梁成公二年七月传曰:“请一战。一战不克请再战,再不克请三,三不克请四,四不克请五,五不克举国而授。”于是而与之盟。现泾县语谓反复再三。
    《常语寻源》作为一本以方言俚语为研究对象的著作,保存了大量的方言俗语资料,使一些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的俗语得以保存,让读者遇见熟悉的地方词汇有如见到故人的感觉。桐城方家驹誉其为“今古茫茫几作家,从知学海浩无涯。看君探到发源处,不用张骞万里槎。”这也是泾籍学者对语言学和民俗文化的贡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载《皖南晨刊》《宣城记忆》 2017.7.17(星期一)

 民国时期《泾县日报》的一篇社评

文/叶彩霞  吴小元

民国36年(1947)一月,《泾县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评,题目为《响应“裁员减政”之提议,论本县稽征处人事编制》,反响很大。

此社评主要起因于安徽省参议会首届第二次大会第八次会议上,参议员章曙等十八人提案请省府彻底实行“裁员减政”的报道,《泾县日报》的编者很有感慨:吾人读了提案理由,真所谓针对现实,捉襟见肘的医政良剂。吾人为谋政治革新,予人们以休息,不仅一致拥护此提议,更一致愿望政府督促政府,彻底实行此一提议。编者当然是有感而发,目标直指新成立的泾县稽征处的人事编制。

民国初年,泾县田赋税捐由县知事公署财政局征收。民国22年(1933)成立泾县契税局,同年成立泾县财务委员会。民国25年(1936)成立县税务局。民国30年(1941)泾县实行新县制,于4月1日设立泾县税捐征收处,直隶县政府,并受财政厅监督指挥,办理所有县自治税捐及公有款产、租息,统一征收,其他任何机关不得自行收款。征收处设主任1人,总务征收二股,原下设办事处改为分处。相继撤销了泾县契税局和泾县税务局,其相关业务移归直接税泾县分局征管。民国35年(1946)10月泾县税捐征收处奉省令改称安徽省泾县税捐稽征处,县政府监督指挥,处长由省委派。

泾县税捐稽征处在当时征收的地方税种有:屠宰税、市房捐、客栈执照、筵席捐、牙行营业牌照税、纸捐、自治户捐,在确定征收人员时,强调“遴选忠爱国家、富具热诚之青年充任。”但是就人事方面而言,人员67人,工役13人,比县级任何机构人事都要多;就业务方面说,仅仅加了营业、契税两项业务,并不繁重,而人事竟达到原来的二倍以上;再就稽征处支出与税收而论,约占后者的百分之三十多。如果每月税收不能达到预计数,则百分比更将占多,所以每月税收仅够安置人员费,事情未多而不合理之编反而增加,“孰有甚于此者乎?”

这篇社论反映了抗战胜利后泾县国民政府各机关普遍存在的机构臃肿、人员冗余的现象,“叠床架屋”之机构与“滥竽充数”之人员,实为不必需要,以有限之财源,供无穷之消耗,人事费庞大无比,事业费短绌无伦,形成有机关而无事业,有人员而无工作,甚至权利相争,责任互诿,人穷斯滥,朋比为奸,而政治风纪遂败坏不可收拾,这真是语语中旨的毫不过甚话。所以在整肃官常、革除积弊的大背景下,《泾县日报》赞同裁员减政之提议,希望当局迅即彻底实行,将“田粮处及税捐稽征处”合并升级为“赋税稽征处”。

事后,泾县稽征处没有与县政府内设的田粮处合并,但1947年省定泾县稽征处为2等处,员工减至55人,全年工薪6,351,825元,由地方预算支给。同年3月15日设四个税区:第一税区,县处直接征收,辖城镇、上坊、后山、黄村、董村、晏公6乡镇;第二税区马头分处,设赤滩、辖马头、赤滩、蔡村、湖冲、孤峰5乡镇;第三税区,榔桥分处,设榔桥河,辖榔桥、马渡、溪头、汀溪4乡;第四税区,茂林分处设茂林,辖茂林、南容、水东、厚岸、章渡、焦石、汀潭7乡镇。

1949年4月泾县解放,国民政府泾县税捐稽征处处长操宏耕等5人携票照税款潜逃,5月泾县人民政府派胡半农召集税捐稽征处赵焕芝等19人到稽征处办理移交手续,泾县国税稽征所和泾县税捐稽征处由县政府秘书刘吉逢和徐玉衡、章鸣銮接收。

《泾县日报》是民国35年(1946)创刊的,除发布中央时事外,主要报导地方新闻,很多地方性的报道不避锋芒、直指时政痼疾,深受县人关注。当时的报纸发行人为曹云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20 12:21)

清廉为官话董纲

文 / 叶彩霞  吴小元

董纲,字万纪,泾县中村人。董杰兄。成化辛卯年(1471))以儒林魁乡荐,成化八年(1472)进士,除大理寺评事,转寺副,擢云南按察司佥事。年四十八致仕归。遇事果断,居官清廉。尤长于词章和正、草书法。著有《敬庵集》。

成化乙巳(1485)御史郭绅至云南州职。时学宫毁圮,因其事关人材之兴衰,郭公决心恢复,乃令分巡佥宪董纲和分守少参杨循德、知府刘怀经“周询咨度”,得地于治之后百武之处,成化二十二年(1486)建成,学校“明爽垲,山水萦环。”

宣德年间董纲在蒙化府为官时,路过魏山县城东的玄珠观。此观始建于唐朝初年,当时是蒙氏祠堂。相传南诏始袓舍龙携全家避难从哀牢(今保山一带)迀至巍山,居住巍宝山麓,耕牧于巍宝山。后舍龙之妻去世,其子建祠堂祀其母。因其母生他时,满屋红光,故称祠堂为玄珠观。庭院中置一水井,名玄珠井。井旁种植苍松翠柏、桃李果木。一年四季,观内观外青翠浓郁,花木幽奇,香烟缭绕,泉水丁冬。董纲由此赋诗描写道:玄珠别是一家风,金阙祥云色自红。自射瑶坛千里月,惊回尘梦五更钟。林间香袅来春麝,池下泉寒卧老龙。前度刘郎何处是?桃花流水碧溶溶。道光年间的《蒙化府志》曾记录其事。

当时泾县左仲恕亦在云南为官,董纲给泾县老乡也写边这样一首诗: “桂林深处独修身,要与乾坤做好人。寡欲一言都说尽,而今添个济生仁。表达了自己的做人为官之道。

《泾川文载》也收录了董纲三首诗:其一为《游山寺》:何处一山深,幽人自在住。休援俗客来,踏破苍苔路。其二为《答陈掌教》:麦饭鱼羹作客供,知君不薄主情浓。愁人最是赏溪别,回首青山更几重。留君不住送君还,篱菊庭槐也失颜。浅酌小楼连夜梦,起来依旧五城山。其三为《和韵答范守》:五马双旌山路行,寒家只在山深处。冬来好景也无多,一片泉声枕边注。写出了自己对泾县和五城山两地不同的情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