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8-11 19:24)

    响沙湾位于鄂尔多斯市达拉斯特旗。

    从鄂尔多斯市的东胜区出发,车程约1小时。沿途风景不错,高速公路两侧,是连绵起伏的草原。按落雨量划分,年降雨量在150毫米以下的叫荒漠草原,鄂尔多斯市一带正好属于荒漠草原。今年因为雨量比较充沛,所以,草原上的草都长得非常茂密,且高,总有齐大腿那么高,风吹过,草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31 12:29)
标签:

情感

 

 

    周日的晚上,到三联韬奋书店去了,那个北京第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

    接近10点才到的,选择这么夜的时光,是为了躲避白日里燥热的太阳。

    十点钟的夏夜,空气微凉,但书店里的气氛却不乏热力。每个书架前,每一个摊开的摆满了书的台子前,都有站着专心阅读的人。

    书店一层,有两个读者阅读区,一个靠窗,另一个则在书架中间的过道里,各有桌,有椅,小小的书桌上,还贴心地摆着阅读灯。柔和的灯光都温暖地照着一张张专心致志的面孔。这面孔大都充满了朝气,属于斯文的年轻人。

   我来书店,是来找安慰的。最近一段日子,心里像遭遇了九级台风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5 18:02)
标签:

山楂树

梨花

    2014年4月23日。

    偶然发现窗外正对着书房的那棵山楂树开花了。一片一片的白花, 凫在绿叶之上。山楂花属于伞房花序, 也就是一串细碎的小花聚成撑开的一把伞。所以, 远看, 山楂花是鹅毛般一片一片的雪白。

    在开花的树中, 我最喜欢梨树。梨花也是伞房花序。梨花的单花, 个大, 色白。小时候我家住在学校附近, 校园里有几棵特别大的梨树, 春天的时候, 一树一树的梨花, 满坑满谷的雪白, 让我记忆中的童年, 灿烂如同梨树花开。

    我一直没见过山楂树开花。仅凭着我对它的好感, 就主观地把梨树花开时的美丽赋予了它, 想象中这么单纯、美好的树, 开花时一定跟梨花似的, 一树的洁白, 似冬日里堆在树的枝桠间的新雪。

    我对山楂树的好感来自遥远记忆中的一部小说, 叫“山楂村的歌声”。讲的一个初中毕业的回乡小青年, 在村里组织青年突击队的事。我记得故事里的青年人,  成群结队地干活去, 在一人多高的玉米田里为玉米授粉, 连绵的青纱帐, 回荡着此起彼伏的歌声跟女孩们的笑声;还有在月下河边, 河水清凉, 晚风习习, 几个青年在试验新式渡船…山楂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5 10:54)

   
夏天的温榆河

    三月里, 才送走了一场沸沸扬扬大雪, 北京乍暖还寒。

    走到河边的时候, 正是午后, 一天中最暖和的时候。有风, 但已经没有了令人战栗的寒意。风一阵一阵地拂面而来, 撩乱了我的头发。选择背着风的方向站着, 看着对岸那边一排排树影。

    三月的北方, 树依旧无叶, 枝跟干, 如同一笔一划般清晰分明。黑色的树干跟树枝, 在灰蓝色天空衬托下, 像恣意挥洒的浓墨成就的一幅画, 淋漓地铺陈在河的对岸, 连绵蔓延。虽然远, 却也辨得出那树的古老与茁壮。树干黑且粗壮, 树冠硕大, 仿佛用力伸展出的庞大臂膀。这些古老的大树, 平静而庄严, 枝干交叠, 簇拥在一起, 站成排, 连成片, 守候着蜿蜒流淌的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平子说在咱们高二一班的QQ群里没有经过我的允许, 就告诉了群里人我的博客名, 问我介意否。

    我当然不啦, 我哪里有那么小气呢?写出来的文字可以挂在网上, 当然就不介意让众人读, 而且, 我的文字一向明净, 不涉及政治, 不挖人隐私, 全是莺莺草草的家常日子, 没有任何不能见人的东西。我不给熟人看, 不是因为小气, 也不是因为怕丑, 而是怕拿自己的文字出来, 会让熟悉的朋友为难。

    文字这东西, 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的文字, 哪怕是出自诺贝尔文学奖大家之手, 读不进去就是读不进去。所以, 何苦拿自己的文字去勉强别人呢?早就过了必须要考试的年龄, 没有什么必读书。

    当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7 22:53)
标签:

杂谈


    虽然2013年的新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但我的新年愿望绝对属于新年的第一天, 我是老早就想好了, 只是没空儿把心里的愿望变成文字, 立此为据罢了。

    新年的那几天, 我看老方在QQ空间中的日志。在辞旧迎新的日子里, 他按惯例总结了旧的一年,杨男还为此留言赞他每年一度的好习惯。说来惭愧, 我就养不成这样的习惯——我懒得往后看, 每到新年的时候我喜欢向前看, 我喜欢写点新年的愿望展望一下未来的一年。新的一年, 新的开始, 全新的愿望, 让我有新鲜的斗志开启新的生活。我总想让新年的第一天, 可以像玩游戏时按RESTART一样, 从新开局。一切归零, 然后重启, 我企盼着有新的机会可以赢。

    我从未分析过自己。看了老方的总结, 我忽然想, 也许跟他比, 我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吧?从不脚踏实地老实做事儿, 过了一年又一年, 没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65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6.0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6.0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怨妇》。
  • 2006.11.07,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8 22:37)

我从一本讲小庭院花圃设计的书里, 发现了一个新奇的名字——蓝费利菊。

初夏的花园, 蔷薇缠绕, 杜鹃盛放。在花园的边上, 紧挨着矮矮的木篱笆, 是一片蓝色的费利菊,背靠着高挑的毛地黄, 粉白配紫蓝, 空灵、清丽, 仿佛在夏日燃烧的空气里, 撒下一片沁凉的水滴, 让灼热的夏天有了丝丝凉意。

蓝费利菊, 充满异域色彩的神秘名字, 唤起我深刻的好奇。我在百度上查了一下, 百度上说, 蓝费利菊, 又名蓝雏菊, 属菊科中的邹菊科, 开花时期在每年的4~6月,9~10月。

这样的信息多少让我有点泄气。蓝费利菊原来就是蓝雏菊!没想到这么生涩拗口的名字, 对应的却是再平常不过的植物, 我很失望, 就像中秋节那几天, 拆开一个个华丽的包装盒, 发现里面还是一块快月饼。

我对于花花草草的名字, 素来在意。

从前没有机会阅读植物志的时候, 我对它们的认知, 全来自旁人的口授, 比如春天里妆点一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3 12:40)
标签:

杂谈

    老爸今天80啦!

    我很想在这句“老爸今天80啦”的后面,加上一串比如耳不聋,眼不花之类的词。毕竟这样的俗套,是我们的习惯,说了前半句,加上后半句,就跟从前的乡下人从自家后院拔根葱那么熟稔,自然。

    可我不能。因为我80岁的老爸,耳聋,眼花,步履蹒跚。

    我非常羡慕那些耄耋之年还能耳不聋眼不花腿脚灵便四处走动的老人,那是上天特别眷顾他们,对大多数80岁的老人来说,身体器官仿佛老爷车,开动起来,稀里哗啦到处响,轰轰地努着劲儿,也就稍比牛车快。面对生命,越来越无能为力,才是老人家们的宿命。

    一年前,老爸突发耳聋。尽管在医院里住了十来天,每天都在高压氧仓里呆上数小时,但效果甚微。出院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老爸他听不见了。

    老爸他聋了。在他常坐的沙发边上,除了他看的书外,多了一叠A4纸和一只碳素笔,想跟他说话的人,必须得拿起笔,把想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给他。

    我看老爸跟人聊天。他说完好半天了,若是说出的话能跑,估计早跑到200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1 14:24)
标签:

杂谈

 

  

    毛毛的老师发来短信说周二要开大会表彰优秀学生,邀请家长们参加。

    一开始我打算去,心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儿,走一趟学校看看孩子有什么不好?再说,这年头想进校园也没那么容易不是?有机会理应珍惜。

    想当初我曾是校园里的常客。那时候每次接毛毛放学,我都早早到校,先跟门卫打个招呼,然后径直走到教室门口,趴在门玻璃上盯着孩子看。可这几年不行了。自打毛毛上了中学,就再没了这样的日子。最近这几年,南竹竿胡同里楼荫里,成了我每天的报到处。每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也不理寒冬还是酷暑,我都会在那儿为自己寻个地儿停好车,然后一个人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学校门口的警卫,尤其是二分门口的那个警卫,脸黑得像包公,表情也跟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蔓青
蔓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867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溪畔草屋
溪畔草屋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