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莽
阿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让《品质的力量》去改变……

 

《品质的力量》这部书触动我们灵魂深处的是许多鲜活的事迹,激发人的活力和潜力,帮助人们逾越困难,去构筑自己的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件香炉和一位女性的悲喜

   退休在家的徐大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精打细算省下的辛苦钱竟在半个小时之间就进了骗子的兜里。她把自己封锁在陋室,深陷的眼眶露出苦涩与忧愁:正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一年上万元的学费怎么办?丈夫工作单位的效益不景气,而自己退休,一个月几百元的退休金勉强维持着生活必需的支出……那些个该死的骗子,怎么不让车给碾死!

   那一幕幕场景又不禁浮现眼前……

上当

  徐大姐是个勤快人,每天早晨赶在太阳出来前就去菜市场批发些新鲜蔬菜。

  同往常一样,这一天,徐大姐又一大早就来到菜市场。其实,45岁的年纪对女性来说确实让她心里落寞。她感到余热还没发挥出来,就按单位规定退休了,心里很不平衡。于是,每天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4 08:42)
标签:

杂谈

赵莽是写小说的一位,他的《瞳孔里的海洋》,写的是一个青年人去同志家里做客,在感受其父母的热情及家庭温馨氛围的同时,想起了自己去世的父亲,这种感情上的落差,是具有普遍性的,然后想起父亲的两张照片。“想起父亲那双眼睛……那眼睛在期待着什么。”前面是实写,到最后虚写,这样的写法,给读者留下了很大的想像空间,使我们闻到了人生的气味儿,发现了作品更重要的“轻”的部分。

  赵莽需要注意的是,文字间流露着浪漫、伤感的情怀,这是作者好的资质。也就是说,他的心和眼光,在体会生活时是艺术化了的,而不是仅仅讲了个做客与父亲的故事。但文字应再还原于平淡,一些词如:英年早逝、自豪、洁白的棉花,最好换个说法,才会超出一般。但我相信,这是个非常有发展潜力的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9)
标签:

杂谈

 

报警了,但民警简单地询问几句就把他打发走了,从此与自行车有关的消息如石沉大海,了无音信。姑娘抬头看着郭志,仿佛有一种期盼,或许是求援吧!反正自行车前轮卡在楼梯角姑娘又手拎饭盒顾此失彼。也不知是怎样的冲动左右着郭志的大脑,他二话没说就抢步上前将自行车扛在自己的肩上,转头对那姑娘说:“我来帮你。”姑娘脸倏地红了,只淡淡地说声“谢谢”。这简单的两个字,郭志觉得份量挺重,他的心突突地狂跳起来,就这么近地靠着姑娘并肩而行,郭志仿佛嗅到姑娘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郭志扛着自行车一直走到姑娘住的宿舍门口。郭志看着那姑娘的眼睛说:“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那个姑娘说:“刘芳。”郭志又问:“我以后经常来你这串门,行吗?刚分来的学生都想家,我可以帮您解闷儿。”那个姑娘说:“行。”

郭志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刘芳。他感觉到那个叫刘芳的姑娘也看着他,然后又回避着什么,说:“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吗?”郭志有些机械般地回答:“肚子饿了,去吃饭。”然后郭志轻声问:“你去吗?”姑娘说:“我不饿。”简短的几句话,郭志感到刘芳在关心他,感觉脸色潮红,不然怎么感到脸上发烫。

相互道了句“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8)
标签:

杂谈

 

臭,混合在一起在空气中蒸发。像今天,见不着一丝白云的天空湛蓝,葱郁的树木就有理由寻找着借口,掩饰仓惶与疲倦。

郭志在这个企业工作快一年了,这一年,他突然发现街道的景致如此真实罗列眼前,郭志是个心不在焉的人,你就是拿一张如梦幻的风景画他也是啧啧赞叹具体到美到哪儿竟也会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这个阳光普照的午后,年轻的郭志压抑内心的忧伤,他用双手摒弃着纷杂的欲望,从裤兜里取出“金嗓子”喉宝,丢到嘴里一颗,吃这种药会让嗓子暂时清凉一下。

几个女生拎着大包小包嘻嘻哈哈从阳光爆晒的水泥路上走来时吸引了郭志的注意。姑娘们朴素的着装,上下青春洋溢的笑脸,旁若无人地映入他的眼睑。郭志的目光紧紧地定格在一位身着格子衬衣的姑娘身上,许是衬衣洗过几次缩水的缘故,让那姑娘下身轮廓有些臃肿,尤其是屁股往左右膨胀着大,这让男人往往浮想联翩。此刻,郭志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能证明整幢宿舍楼会有若干偷袭、突击的目光在几个叽叽喳喳的姑娘身上来去巡回。其中惹人注目的那个花格子衬衣的姑娘姣好的面孔估计会引起男士们更大的骚动,郭志目不转睛地望着,嘴里大声喊着李大侃。李大侃粗壮的嗓音从隔壁传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7)
标签:

杂谈

 

流星雨

潮湿又温热的天气里,夏日的午后,太阳晒得树叶懒散地伸着腰身,街巷里显得静,人们都习惯午睡。一些蜻蜓在枝桠间飞舞,放松且悠闲地滑翔。在这个季节这个午后的那一刻是那么的好看,以至于躲在三楼窗前看风景的郭志禁不住脱口说了句“真他妈的悠闲”。

睡不着觉,趿拉着拖鞋踱着碎步到窗前看风景的郭志是被一泡尿憋醒的。午睡前,他用大玻璃缸子装了半小把茶叶浪费了一壶开水就这么灌到肚子里,目的是,想多撒几泡尿,现在不讲究清理肠胃吗?而茶叶又是解毒明目据说还可以抑制癌细胞生长,郭志不想年纪轻轻就被睡眠拖累,浪费人生大好光阴。毕业于东北工学院的郭志学的是炼钢专业,分配到这家钢铁企业工作快一年了,阴差阳错的命运让他在高炉前仅仅实习三个月就被抽调到机关科室工作,他感到侥幸,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毕竟一同分来的大学生每天三班倒地忙碌在火与热、肮脏与粗俗的氛围里,而自己得到解脱或者说是得到升华到人格尽力完美向上的高度,心里的窃喜时常能在食堂打饭时不经意间就流露出来。同时,他又觉不满足,每天接触是是上层领导小腹便便甚至说的一些话很不经意地就让你感到圣旨降临,这让他感到有某种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3)
标签:

杂谈

 

又不甘,一时间,他选入了左右为难之中。

      同科室的小吴劝他,张鲁,你要是不去,这个名额可别浪费,你去跟院长说说,就让我去吧。张鲁若有所思的说,再说,再说,我还没想好呢。这件事,不知怎的就让章诗知道了。晚上回到家种,章诗说,你要是想去你就去呗,家里不是还有我呢。怎么,不放心,怕我在家勾引个男人回来。张鲁说,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舍不得你。你看,咱这个家经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啊,我这一撂挑子就走了,我这不是怕累着你么。再说,我们的孩子将来从你的肚子里爬出来,还不得骂我,怨我,缺少父爱么。得了,得了,有你这份心就够了,你就安心的去吧,少在这跟我装蒜,我知道你想去进修都想疯了,还假惺惺的,就你那点花花肠子,什么颜色的我都知道。

张鲁决定去了,临行前,章诗将换洗的衣物收拾了满满的一大包,千叮咛万嘱咐的,两人依依惜别。

 章诗的原丈夫蔡宁是在张鲁走后的第二个星期天到章诗家的。那天,章诗正好休班在家洗衣服,听见门铃响,章诗也没从猫眼瞧瞧是谁,就开了门。那天,蔡宁又喝了不少酒。一进门,满嘴的酒气扑面而来,章诗被蔡宁的突然到来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2)
标签:

杂谈

 

当然,张鲁的妻子李录在外地出差参加一个培训班,说白了就是单位出点钱,公费旅游罢了。本来,李录不愿去,因为要去的那个地方,她已经去过十几次了,但经不住丈夫的翻白眼,最后嘟囔着嘴走了。更何况,同他一起去的还有经常让丈夫吃醋的同事刘国,她就是想气气张鲁,怎么样,就允许你在外粘花惹草,就不许我在外头有个三亲俩好。

    张鲁望着已经进入梦想的章诗,一直就这样望到了天亮。

天亮了,章诗睡醒了。其实,章诗是喊着张鲁的名字惊醒的,睡梦中,她梦见自己同张鲁手拉手在满地是鲜花的花丛中奔跑,成群做伴的山羊在向他们咩咩的叫,她是那么的幸福。突然,她被张鲁推了一把,在她向后倾倒的同时,她看见奔跑着的张鲁掉进了一个望不到底的深渊。章诗摔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呼唤着张鲁的名字。惊醒后,她看见张鲁目不转睛的就在身边看她,她的脸腾地红了。

那几天,章诗就像无家的孤儿,失魂落魄的游离在医院和医院之间。同事碰见了,都好奇的问她,怎么不回家,她淡淡的一笑,说,家里太冷清,丈夫去外地了,一个人孤单,想在大集体的环境中体验一下单身贵族的乐趣。当然,旁人从她脸上的伤痕上就能看出来,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2)
标签:

杂谈

 

石头的清香

                      

                       (1)

从医院里出来,吸入清新而湿润的空气,张鲁突然感到原本压抑的心情顷刻间有了一种快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夸张地伸缩着腹肌,他想,喔,原来,这空气是这样的美好,他漫无目的地向道路延伸的方向走去,他到底去哪呢,其实,张鲁并不知道他要去哪,他只是随便地走走,漫无目的的走走……

医院正前方是一条柏油马路,通向繁华的闹市区,早晨7点50分的阳光还不是很热烈。有一些一手拿着早点,一手拎着包去上班的人们,他们每天都焦渴着期盼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一份憧憬或者梦想,他们神色急急匆匆,步履严整而不纷乱,他们从没有想到过,清澄的空气里或许还飘散着石头的清香。

     张鲁走上一条由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道,这条路是医院旁的一条通向花园的路,他远远地看见章诗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2 19:31)
标签:

杂谈

 

叫什么忠的,人老实,本份,敢情这人心隔肚皮的这么阴险呢?回去,我得提醒提醒我们家的老头子。

我几乎是哼着歌回到家的,我感到像报了仇似的内心是一阵狂喜。看到老婆异样的眼光,我竟不知觉地笑了,笑得那样甜,这些天来内心积聚的所有怨气仿佛一下子都排泄了出去。此刻,我真想放开喉咙,大声的唱上一曲,“我爱你,塞北的雪“,可我的理智逐渐占了上风,我不能忘乎几以,我只是刚迈出了一小步,并且是卑鄙的一小步。虽说心里多少有些不落疹,但毕竟开心多了,心情舒畅了,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席梦思床上。

秋天是一个让多愁善感的人心情落寞的季节,这对喜欢穿短裤半截袖在秋天的夜晚里梦游的我来讲,心情就如同树叶在瑟瑟的风中抖擞一样,我紧蹙着眉头,漫无目的地走在花园里。

此刻,我的意识里飘逸着一些往来的片断,又是阿忠,他那扭曲的形象又占据了我的思绪,我背着手慢慢地踱着步。

花园里散步的人渐渐稀少了,我估摸着忒晚了,才不情愿地撤回家。

早上一到班上,我见阿忠还是那幅老样子,打水扫地,破天荒地同他打声招呼,他那丫,那表情,嘴角像痴呆的婴儿般仿佛挺感动。

阿忠去现场时,我端杯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