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麦芽糖你好
麦芽糖你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62
  • 关注人气:3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主编

《娃娃画报》(针对3~6岁小朋友的幼儿益智读物):021-62817432 邮发代号:4-345   

投稿邮箱:

李编辑lixin@jcph.com 

沈编辑shenyang5875@sina.com

 

《小青蛙报》(针对4~7岁小朋友的周报):021-62823025-40214、40215 邮发代号:3-34

投稿邮箱:

龚编辑gw0924@sohu.com

 

《小朋友》(针对小学一二年级小朋友的课外读物,上下半月):021-62823025 邮发代号:4-2

 

《小福尔摩斯》(针对小学高年级的侦探、悬疑、推理、冒险故事):每月一本,定价7元。

投稿邮箱:

朱编辑loretta_zhu@163.com

张编辑aloe_zhang@hotmail.com

 

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1538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052)

 

主编QQ:776467161

主编微博:http://t.sina.com.cn/maiyatang504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我的园地


《儿童文学中的女性主义声音》

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2003年4月

 


《我们的纪念日》

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4月

 

 




“傻妞日记”系列——

《我的杂牌军》

《快乐帮帮岛》

《毕业综合征》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2010年4月

博文
(2017-04-28 11:26)
标签:

情感

分类: 穿越夜的云朵(连载)

丁小俞不由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她不知道她要和他纠缠到什么时候。

林一枫的工作终于在5月上旬定了下来。

他很高兴,心情也放松起来,甚至组织一帮狐朋狗友去郊游。

夏有志和他女朋友,以及向天昀和张璐,都去了。

大家一人骑一辆自行车,向郊区的水库进发。

丁小俞坐在林一枫后面,抱住他的腰,任温暖的风吹过脸颊。

五月的天,真好啊,蓝蓝的,澄澈干净。

他们的车走在颠簸的小路上,压着斑驳的树影。

直到中午才到水库,一伙人嚷嚷着饿坏了。

“知道了,马上来喂你们这群狼!”

向天昀说,他从带来的包里掏出一样样东西,铺在地上的塑料布以及啤酒和各种吃食。

大家坐下来,围着一堆面包和午餐肉大快朵颐。

他们喝酒,聊天,唱歌。

还有个男生胖墩墩的,可是学女人走猫步,逗得大伙乐不可支。

连张璐阴沉了一路的脸也终于有了笑模样。

也许因为向天昀的工作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她的眉头一直皱着。

这时候那个胖男生抹抹嘴巴,叫道:“我去游泳去了!”

他大喇喇脱掉上衣,露出白花花的肩背,又脱下裤子,只穿一条大裤衩,就奔下水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6 11:43)
标签:

情感

分类: 穿越夜的云朵(连载)

接下来的几天,丁小俞的时间都贡献给了刘思齐。

她带着刘思齐去看电影,看录像,钻进街边无证经营的录像厅里。

坐在狭长的条凳上,一坐就是三个钟头。

他们看周润发,看钟楚红,看林青霞,看成龙,看胖乎乎的像皮球一样的洪金宝。

动作片,枪战片,警匪片,言情片,来者不拒,一直看得腰酸眼疼。

那时候录像厅设备简陋,观众鱼龙混杂,里面烟雾缭绕。

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们竟然看到一些经典。

比如发哥和红姑的《秋天的童话》,比如胡慧中的《欢颜》。

比如林青霞的《我是一片云》《月朦胧、鸟朦胧》。

当然,有时候看完了也不知道片子里到底在讲什么,只见黑人在街头执枪巷战。

录像厅里大多放的是烂片,看得丁小俞想吐。

刘思齐也显得萎靡不振,可是晚上的时间是这么漫长,他们有大把的时间等着挥霍。

“我好像生病了,浑身都没劲。”刘思齐说。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面包会有的。”丁小俞安慰她。

她希望她尽快走出来。差不多一周,她陪她吃饭,陪她上自习,陪她看录像。

连林一枫的约会都省略了。

不知为何,她更心疼刘思齐,她就像她身体的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5 11:21)

这一天,刘思齐突然闯进宿舍。

一屁股坐到床上,“我要跟他分手!”她咬牙切齿地说。

“真的?”丁小俞从上铺歪下头问。

“我他妈说话不算数就出门撞死!”刘思齐赌咒发誓道,那眼神可以杀死人。

“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丁小俞高兴地跳下上铺。

“我们应该去庆祝!”她摇晃着她的肩膀。

“庆祝?”

“对,庆祝分手,庆祝你解放了,摆脱了,成自由人了!”丁小俞兴奋地说。

“你早该离开他了!”丁小俞拍拍她肩膀。

“是啊,我早该离开他了,现在我是彻底解放了!”刘思齐对自己说。

她仿佛在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走吧,喝酒去。”丁小俞拽起她。

她们去了登峰,要了四瓶啤酒和两碗拉面。

面没怎么吃,酒却喝了不少,刘思齐一喝就停不下来,后来还要了瓶二锅头。

“他妈的,我对他那么好,为什么他这么对待我?”她开始骂娘。

“这是条喂不熟的狗!”丁小俞说。他一直不喜欢魏巍,也不明白为什么刘思齐就离不开他。

“呃……”刘思齐打着嗝,“我真想杀了他!”她的眼睛放出凶光,“杀了他,就没事了,天下天平!”

她胡乱挠着头,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4 15:06)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间就到了5月中旬,天已经渐渐热了起来。

不过早晚很凉,需要披件外套。

林一枫他们班几乎空了,教室门敞着,卫生也没人打扫。

这天,林一枫和夏有志来了。

夏有志还带着他的女朋友。他们俩依然粘在一起。

风起了,他女友就躲进他怀里。

他们四个人在教室里聊着天,直到天光渐渐暗下来。

夏有志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首长诗,又是长江又是黄河,仿佛荡气回肠。

不过他的字体极潇洒,龙飞凤舞的。

那天,他女朋友说不想回家。

她好像跟她爸吵架了,所以不想回家。

“那么他们今晚呆哪儿?”丁小俞好奇地问林一枫。

“就睡教室呗。”林一枫说。

“会冷的。”

“两个人抱在一起就不冷了。”林一枫嘻嘻一笑.

丁小俞没想到那女孩胆子还挺大,她看着教室外面,风把树吹得哗哗响。

“那你把外套脱了给他们吧。”

丁小俞剥下林一枫的外套,递给那女孩,那女孩披着男人的西装,更有一种惹人怜的味道。

他们走出了教学楼。

风更大了,掀起地上的尘土,看样子一场暴雨要来了。

林一枫搂住丁小俞,两人加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1 14:59)

第二天,她们登上了回程。

因为丁小俞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林一枫,谁也不知道他的下一站。

她有些沮丧,默默地坐在宋依容边上。

宋依容也不吱声,只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

长长的公路,笔直的白杨树,轰隆隆开过的拖拉机,有人赶着驴车得儿得儿地跑。

一周后,林一枫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他依着门框向里面张望,路燕燕捣了丁小俞一把。

丁小俞抬起头,看到了林一枫,她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她向门口跑去。

像要倒下去似的,扑进了林一枫怀里。

林一枫抱住她的腰,嘿嘿笑起来,他的脸明显地黑了瘦了。

丁小俞心疼地抚摸着他的面孔。“你都跑哪儿去了?”她埋怨道,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襟。

他们拐到一个角落里,像久别重逢似的紧紧地抱在一起。

慌张而充满喜悦地亲热起来。

她摩挲着他的脊背,他的身体,他的来不及修理的长了胡子茬的两颊,心里长长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她的心才安定下来。

是的,他还在,他还需要她,惦记她。

她满足地呻吟着,任凭他在她身体上摸索,就像他需要她一样,她也需要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1 14:58)

黄昏时分,她们到达了H县。

走进落满夕阳的县委大院,丁小俞仍然沉浸在兴奋和喜悦中。

不过H县看来很穷,县委办公地就是几排简陋的平房,周围是寥寥几棵白杨树。

荒凉而贫瘠。

这样的地方在西北很普遍,它们坐落在戈壁滩小小的绿洲上。

有一个姑娘出来泼水,看见了丁小俞和宋依容。

“你们找谁?”她的口音有点河南腔。

“想……问一下,有没有W日报的记者来过?他们在吗?”丁小俞惴惴地问,声音里充满了希望。

“哦,不知道。”她歪着脑袋想了想,“我帮你们问问吧。”

她扭头走进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门上写着“宣传部”。

“小曹,有没有W日报的记者来过?”

那个叫小曹的男生似乎一只眼睛有点毛病,它看着你的时候又好像看着别处。

“嗯,来过,走了。”小曹回答。

“啊——”丁小俞失望地叫出了声,她快要哭出来了。

“你也是W日报的?”小曹问。

“不是……”丁小俞苦着脸回答。

她的心沉了下去,他好像是掉线的风筝,一旦脱手,就再也找不回了。

这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她和宋依容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马上回去吗?她不愿意,好像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1 14:56)

现在的她充满了期待和兴奋,就像要去冒险一样。

​​​“那么好吧,你就去找他吧。”宋依容说。

看着丁小俞坐卧不宁的样子,宋依容帮她下了决心。

“你陪我去吗?”丁小俞央求地望着她。

“嗯。”宋依容点点头。

“太好了!”丁小俞像小鸟一样欢快地跳起来,几天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她给汪天水说,一旦老师问起来,就说她和宋依容生病拉肚子了。

她狡黠而快活地笑着。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汪天水打包票道。

于是她拉着宋依容出了教室就往宿舍跑。

她要马上出发。

宋依容没吱声,默默跟着她。

她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校门。

到达长途公交车站已过中午,车站很乱,有许多外地人。

一个乞丐蓬头垢面地蹲在地上,捡别人丢掉的饭盒吃。

丁小俞看着他,突然觉得肚子饿了。

宋依容买了两个肉包子,递给她一个,两人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买了票,还得等40分钟才开车。

林一枫去的H县,在W市下面两个多钟头车程的地方。

每次丁小俞从家里回学校车子都会路过那里。

不过她从来没去过。

现在的她充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0:43)
标签:

杂谈

​​

​林一枫越来越忙,忙着实习,忙着为他未来的工作攒砝码。

丁小俞看见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她听柳嫣然说林一枫留下的可能性极大。

她为他高兴,可是隐忧也接踵而至,不知怎么,他像断线的风筝似乎越飞越远了。

他不大讲他工作的事,好像觉得讲了她也听不懂。

可是她愿意去听,愿意去了解,而他逐渐地把她隔绝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3月下旬,她竟然没了他的消息。

碰到向天昀,才知道他出差了,到下面的县,这个县距离学校有两个小时车程。

“他们要经常到下面去采访的。”向天昀说。

“哦……”丁小俞的心一点点缩紧了,他怎么都不告诉她?

就这么走了?她忽然觉得很失落,像丢了一块重要而珍贵的东西。

她开始焦躁起来,无法正常地上课,正常地吃饭。

宋依容看她六神无主,厌弃地问:“你就这么离不开他吗?”

她很没出息地垂下了头。

“我就不明白他身上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宋依容不屑地说。

“不知道。”丁小俞摇摇头,她也不明白自己,她就想抓住他,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没有他,她连呼吸都困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30 16:01)
标签:

杂谈

​​

​春天是骚动的季节。

万物复苏,百花争春,人的心里也像有无数小虫子在爬,蠢蠢欲动。

刘思齐就出了事,把一个女孩给打了。

据说狠狠扇了那女孩一巴掌,把人家脸打肿了,嘴角出了血。

然后她们开始了全武行,互相撕扯衣服,揪头发。

在操场上,像两个泼妇,骂着脏话。

路燕燕给丁小俞说的时候,眼睛发亮,好像总算看到了热闹。

丁小俞到处找刘思齐,最后在食堂看见了她。

她依然倔强地挺直了身板,一头乌发烫得跟鸡窝似的,乱蓬蓬地堆在脑后。

“你怎么跟人打架了?”丁小俞追问。

“别让我看见她,见一回打一回!”刘思齐死不改悔地说。

“你真能呀!”丁小俞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她哪儿惹你了?”

“哼,贱货,她敢勾引魏巍!”刘思齐咬牙切齿地说。

丁小俞早已隐隐猜到,能惹得刘思齐大动肝火的只有魏巍。

魏巍就像是刘思齐的一个劫。青春期的劫,需要有人来给她渡劫。

就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可是白浅在哪儿呢?

后来学校差点给刘思齐处分,因为她先动的手,而且拒不道歉,态度强硬。

路燕燕说刘思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30 15:55)
标签:

杂谈

​​

​春天是骚动的季节。

万物复苏,百花争春,人的心里也像有无数小虫子在爬,蠢蠢欲动。

刘思齐就出了事,把一个女孩给打了。

据说狠狠扇了那女孩一巴掌,把人家脸打肿了,嘴角出了血。

然后她们开始了全武行,互相撕扯衣服,揪头发。

在操场上,像两个泼妇,骂着脏话。

路燕燕给丁小俞说的时候,眼睛发亮,好像总算看到了热闹。

丁小俞到处找刘思齐,最后在食堂看见了她。

她依然倔强地挺直了身板,一头乌发烫得跟鸡窝似的,乱蓬蓬地堆在脑后。

“你怎么跟人打架了?”丁小俞追问。

“别让我看见她,见一回打一回!”刘思齐死不改悔地说。

“你真能呀!”丁小俞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她哪儿惹你了?”

“哼,贱货,她敢勾引魏巍!”刘思齐咬牙切齿地说。

丁小俞早已隐隐猜到,能惹得刘思齐大动肝火的只有魏巍。

魏巍就像是刘思齐的一个劫。青春期的劫,需要有人来给她渡劫。

就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可是白浅在哪儿呢?

后来学校差点给刘思齐处分,因为她先动的手,而且拒不道歉,态度强硬。

路燕燕说刘思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