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旅游


   

    泸沽湖很美,如果你赶上了好天气。

    为了看一看泸沽湖,我们来回在路上花了十五六个小时。

    当我们第一眼看到泸沽湖的时候,已经开始觉得几个小时的颠簸很划算。

    我们没能骑单车环湖,只是几个人合包了一辆车环湖半圈,还根据发呆哥的推荐到泸沽湖的女神湾寻找松茸煮鱼。虽然我们不确定是否吃到了正宗的松茸煮鱼,但确实很美味,女神湾的风景也很不错。

    在泸沽湖的最后一晚,@有没有的有、@银酱吐司先生和我,晚餐后在湖边散步,坐等第一颗星星出现。泸沽湖的星空很美,原谅我无法拍下来给你们看。  

    星空很低,星星很近地闪烁,很安静。月亮细细弯弯的挂在山头上。这样的星空,让人不容易去想沉重的东西,一切压力都化作浮云飘得远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打开那十天在云南拍的照片,满眼蓝天白云。昆明,大理,丽江,我们经历了几种不同的天气,即使通常有些恼人的雨天,都给我们带来了好景致。

   在云南,我遇到了很多像我一样一个人出行的女孩子,有的只有20岁,妈妈级的姐姐也因为独自出行显得更加年轻。因为大家都是一个人,似乎更有情感交流以及实用信息交流的需求,如果恰巧大家有类似的出行计划,那就再好不过了。

   在大理,我和在春夏秋冬青旅认识的小姑娘@有没有的有 一起去苍山,两人在细雨里步行了11公里以上,几个小时里聊了很多。下雨的山中有点冷,我们在半山腰的一家简陋小店里围着火盆吃炒饵丝。我们为山中的景色感叹,为偶尔露出的太阳兴奋,还念出那些小时候学过的古诗词:空山新雨后,鸟鸣山更幽,落英缤纷,东边日出西边雨……在神奇美丽的大自然面前,我们的语言是多么匮乏。

   在丽江,我们在古城青旅认识了更多的人。这里的我们,是指在丽江火车站“捡到”对方的大三学生@银酱吐司先生和我。跟着这个不上相小王子,我们认识了发呆哥@鹤舞馒头 、韩国小说家徐先生 、台北的纪同学。

   云南之行的青旅体验是我最喜欢的,各种各样的人,无边无际的闲聊,让人觉得生活除了各种让人生气让人担心的食物外,还有很多更值得更应该关注的事情。

   时间太短,我还有太多想去的地方还没有去。一路上,我遇到了三个以上辞职出游的MM,一个月的云南,三个月的东南亚,或者几个月从北到南的穷游。我还算喜欢现在的工作,还想在这份工作里多挖掘点有意思的东西出来,所以只能以后更好地利用假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3 15:43)
标签:

丽江

束河

白沙


   整个云南行最值得回味的部分,除了泸沽湖的星空外,就是一个阵雨天气里,与不上相小王子@银酱吐司先生 和发呆哥@鹤舞馒头骑单车从丽江古城到束河、白沙古镇,一天内两次看到彩虹。(20110602,丽江束白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7 13:52)

深圳4月已经很夏天,红是红,绿是绿,阳光刺眼的亮。

周日中午,从少儿图书馆听加藤嘉一的讲座出来,走熟悉的同心路经过市委食堂回报社。

第二机关幼儿园门口的簕杜鹃开得正好,园里一棵高大的枇杷树伸出墙外,累累的琵琶很诱人。

深圳人的阳台是一片风景,常常是排满各种各样的花盆,四季常见绿色植物和各色花朵,以至于让人担心他们的阳台是否能够承担那样的负荷,藤萝慢慢爬到墙上长成一片,簕杜鹃一年接一年地开放。

 

深圳市委靠近荔枝公园,市委食堂边的球场长期有这样沁人的绿。市委食堂经常是报社同事们的食堂,豆浆、豆花、馒头都很不错,食堂边的小卖部供应光明农场的酸奶,这阵子有据说来自的光明农场的桑葚盖着桑叶一小篮一小篮整齐摆在那儿,让人感觉这简直不是在深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18:14)
标签:

成都

旅游

 
     我在成都只呆了一天多,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都江堰。从成都火车北站坐动车过去要三四十分钟,到站后还要再做公交车几十分钟摇过去都江堰景区。
    从都江堰宝瓶口流过的水是绿色的,滚滚而去,这绿色的江水流了几千年了罢。《大秦帝国》里描写都江堰建成,达人孩子追着水流奔跑。这种时间的穿越让都江堰显得更加伟大些。
    江边的山上满是青绿的树,是春天特有的颜色,山上有座不高的塔,笼罩在薄雾里很有仙意。燕子在江面上盘旋很安静地盘旋。




     武侯祠旁的锦里,桃花开得很好。我从小就不喜欢粉色,但春天里的粉色确实很可爱。桃花春水,桃花残荷,春天的气息挡都都不住。 

 

      杜甫草堂前的五株桃中,有一株开了花。桃树下有一口石井。

 

     PS:在南京念书的时候,宿舍姑娘姑娘们去过几次风波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恕不远送”是出门时伙计们的告别语,抑扬顿挫,有点江湖的感觉。这几年里,这两句话总是在脑海里冒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17:42)
标签:

重庆

旅游

 

一个人出门游玩是孤独的,去香港、澳门来个短程的还行,一个人呆一个星期就会想回,跟同事一起吃快餐讲冷笑话也很美好。月初凑了六七天的假期,打着通讯社聚会的名义第一次去了祖国的西南闲逛——传说中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程度和一离开就想念的重庆,没想到最后这个聚会就我一个人去,找刘兆亮同学“打秋风”从杭州打到重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重庆这个山城是个很有新鲜感的地方,坐在公交车上经常被晃得七荤八素,司机开车也很惊险,有好吃的各类豆制品和麻辣火锅,不到深圳一半的房价让人感叹,即使是长江边、环境很好的小区也不到一万元一平米呐。

 

朝天门广场有很多人放风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风筝在江上飞。南京的长江虽然也穿过城区,做轮渡过江的感觉很好,不过总觉得人与长江的距离是远的。

 

 

一个人出行住国际青年旅舍很便宜,而且这些旅舍的地段一般都不错,去哪里玩都很节省时间。

在重庆的前几天住在磁器口古镇的纯真年代,打开窗户就是嘉陵江,虽然嘉陵江水不多、岸边也全是做生意的船和小摊,但这种临江而居的感觉还不错。磁器口古镇跟江南的很多古镇搞得有些雷同,面熟的连锁店排列在泥泞的石板小街两旁,好在聚集了很多种小吃(豆花很不错哦)。

 

在重庆的最后一天,我搬到了朝天门附近、长滨路湖广会馆的玺院青年旅舍。玺院与长江只隔着一条马路,即使是四楼的洗手间也能看到长江和对面的景……

在重庆的最后半天,和重庆的康利妹妹去了传说中洋人街。康利买了两个风车,开心得像个小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年12月20日,隔壁小区的枯藤。

     2011年3月22日,市委食堂边的新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5 17:31)
标签:

杂谈

    一个小朋友去年考上了西部某省的狱警,昨天来深圳把户口办过去,趁此机会问了他好多问题。说起来,他们家算得上是狱警世家了,父辈和祖父辈都在他现在工作的那个监狱工作过。


    Q&A

    狱警真的可以随便打人吗?他说,顶多扇两耳光,不会打太重。容易被人讹上,真想打也不用自己动手⋯⋯

    监狱的犯人里也有老大?他说,牢头都是监狱选出来的,为了方便管理犯人,牢头管理得好,可以加分,加分就意味着可以减刑。有的牢头在犯人面前很凶,但在狱警面前都点头哈腰。

    新人进监狱是不是都要受欺负?他说,新人近来后先要集中培训,之后才会分出去。

    如果新人进去了,但家里有钱,是不是可以过好点?他说,现金在监狱里是不许流通的,家里给犯人们的钱都存在电子卡里,可以用电子卡在监狱的超市里买东西送给别的犯人。

    超市里东西贵吗?他说,他所在的监狱物价不高,一般比外面贵一点点,比如外面一元钱的纸巾卖一块一。(毕竟还是西部啊,深圳某监狱的超市据说物价高死了,因为关了很多经济犯。)

    狱警灰色收入多吗?他说,我刚进去没什么,到一定级别的肯定有。队长们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但抽烟都是抽中华。他这个新人的月收入要高于当地普通公务员,主要来自队里的奖金,不同的队奖金不同。

    犯人在监狱里干活多少钱一个月?都干什么活?他说,一般四五百块钱一个月,这些钱全都存在他们的电子卡上。出狱的时候,卡里的钱可以带走。他所在的监狱,犯人们之前磨宝石,比较脏,现在是缠线圈,费眼睛。

    他们干活会不会不太专业?他说,他们干活比社会上的90后强多了,非常卖力,有的人连饭都不去吃一直干活,抓个馒头抽空吃着。

    那他们赚的钱归谁?他说,一部分是监狱自留的,作为工作人员奖金,有一部分还要给犯人看病用。据说,监狱里正常死亡一个人要花六万,包括停尸费、解剖费等等。(这个数字比我想象的多,我意味直接火化就算了)

    监狱里伙食怎么样?他说,一般都是吃陈米,不好吃,一个星期吃一次肉。但是电子卡有钱的话,可以去监狱的饭店里点菜。

    你们监狱里有没有特别有才的人,类似肖申克那样的?他说,监狱里有个画画特别好的人,拿出去都可以得奖的那种,这个人从小到大画画得了很多奖,可惜高中时打架无意中打到人家太阳穴,打死了人,未成年所以判了十几年。监狱里还有文革就开始坐牢的人,外面的世界都变了,他们就算出去也不适应了。

    你们那里有越狱的吗?他说,附近监狱曾有个犯人在二会期间跑了,因为下水道太宽了。自那以后,他们这个监狱也把下水道改窄了。

    监狱里有没有能享受单人间待遇的啊?他们监狱有一个,进去之前是外省一个监狱的狱长。至于他能住单人间的理由,除了大家都曾经在一个系统奋斗过之外,还因为这个前狱长社会关系丰富,可以帮所在监狱介绍活,这就意味着监狱可以有更多的收入,工作人员有更多的奖金。

    对了,你打过犯人没有?他说,没打过。他所在监狱的犯人相对比较安分,因为多数都是轻犯,好好表现还可以早点出去。他说,有的犯人出去没衣服,或者车费不够,他都帮忙给点旧衣服、送点车费。

   

    小朋友他们监狱上班的制度跟一般公务员不一样,是30天上10天班,上124小时的班之后,休息2天,这跟我们在南京上学时管我们宿舍的兰达物业阿姨们很像(话说这些阿姨们认识我们楼里的每个人,经常拿着相片册子背诵,还要抽查)。同时,也像兰达阿姨们会让同学们中午或者晚上帮忙看一会儿一样,小朋友所在监狱的同志们也会让犯人们帮忙看犯人,自己悄悄睡一会儿。

    这个是不是有点雷?据说,可以如此被信任的犯人都是快刑满出狱的,没必要冒啥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1 09:57)

 

201101,县城汽车站的一棵梧桐。

你来,或离开,它,就在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深圳“两会”,我写了不少关于马化腾的稿子,有同事笑我是不是成了马化腾的粉丝了。

  只是,我跟的那一组马化腾确实是最大的新闻点啊。

  一个40岁仍然有梦想的男人还是值得尊敬的。

  这是他写给一个15岁小姑娘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