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瑟
锦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08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08-11-21 13:06)
标签:

杂谈

    这一个月,却恍然过了万重山。

     

    且读宋词。

    汉语言文字 ,到此,就是高峰,就是狂欢。曲折回环,一任缱绻,轻触微扬,迷醉众生。

    掩卷,却是眼底成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4 01:59)
标签:

杂谈

    国庆长假,困意潮涌。原本有许多庄严宏伟的计划,却终究抵不得身体上的倦意,在秋凉的午后和黄昏,就着窗帘后暖而慵懒的光线,躲进轻薄的蚕丝被,一味任性于睡眠中,听妈妈在厨房悉悉操持菜肴的声音,心里宁静而幸福。

    不想醒,也不愿醒。

    但梦却不放过我。

    长假第一天,梦见参加一个过去同事的葬礼,那个曾与我合作过的优秀的音乐制作人,在梦里却以死讯的方式出现,令我震惊伤心,真是罪过。

    长假第二天,梦见和大老板一起操持全社外出的活动,不料联系了半天却来了一辆巨型的卡车,大惊失色,赶忙急急拨电话去调大客车,偏生拨不通,全社的人马都等在门口横眉冷对,梦里一头冷汗。

    长假第三天,更离谱了,梦见在操场上被逼着跑一千米,老大一个操场要跑四圈,痛苦啊,自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31 18:38)
标签:

杂谈

    那天,在回家的地铁上,无端被挤散了耳上的一枚珠珥,只见两道小小的光芒一闪而逝在黑压压的人流中。容不得你四顾寻找,人民广场站到了,一股更为巨大的人流拥上来,把人严严实实挤住。心里哀叹完了完了,这米粒大的珠珥跌入这茫茫人海,纵是火眼金睛也徒唤奈何,虽是心爱,争奈现实无情,当下就放弃了希望。

    车过上海火车站,人流渐松动,突于车门边一老者脚下见一闪亮的东西,心中大喜,除却我的钻石珠珥,还有什么如此耀眼?但人墙坚实,实在挤不过去,我只有暗自祈祷。

    人流上上下下,转眼,延长路站到了,我本该下车,但心知这站下去的人多,如果坚持一下,我或许能找到我的珠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2 18:07)
标签:

杂谈

 

    近日,忙。

    竟日,忙。

    突然发现“忙”乃心亡啊,有意思,原来忙忙碌碌时,心却是不在场的,或者,即使在场,也是空无一物的。

    世事堆积如沙,一颗心,又怎能专注如一?

    想念炎夏中午,悠闲的凉席上,永昼散漫,手倦抛书。

    醒来,是一房间绿豆莲心的香气。

    怎奈?怎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1 17:10)
标签:

杂谈

    十年的编辑岁月,日日出没于文字丛中,其实,真的是太理解作者们对自己作品的情感了,也深深地尊重这种情感,珍惜一切文字。

    但是,作为编辑,在工作中,又要无时无刻地去抵抗这种情感,理智而清醒地修正、规范,甚至毫不留情地删除。有时候,是身不由己,作为国家的宣传机器,编辑是过滤纸;有时候,却是为了文本的完满,用职业技能在作着润色和修补。无论如何,编辑自有这种职业所赋予的独特立场和眼光。

    感谢合作过的作者,从业十年,基本得到的都是作者对编辑的信任、尊重和理解,即使有分歧,也能很好地沟通和解决。

    但是,也有郁闷不可释怀的时候。

    就像手中的这部小说稿,到了最后的清样了,作者大人还在不停地改过来改过去,被删减的内容又执着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规范后的文字又回到了他习惯的文字顺序,可有可无的改动又开始遍布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6 18:22)
标签:

杂谈

    那一年,我正着手编辑一本叫《博物馆和收藏家》的书。于是,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博物馆。

    春日迟迟的午后,我经常在主任的眼皮底下跷班,抱着稿子流连在上海博物馆。在幽森的青铜器馆按图索骥地辨识那些庄严礼器,在璀璨的玉器馆优哉游哉地欣赏无边的温润之色,在阒静的书画馆执着地寻找王羲之的《鸭头丸帖》,看着橱窗里一盏盏照明灯随着我的脚步远近而点亮、熄灭,有着一种迷人的沉静古朴、神秘优雅。

    走累了,就在博物馆中央大厅的椅子上闲坐,天顶射入着柔和光线,脑海一片空白,只是沉醉于博物馆不可言说的气质;或者,在明清家具环绕的茶室中,捧一盏清茶,享受不知今夕何夕的片刻停顿。

    我知道,自己的内心终逃不过“古典”二字,历史与过往的岁月,带着巨大的光环,让我一触即亡。那种优雅的无可比拟的旧日美丽,深深地吸引了我,我突然发现所谓的历史其实是由细节所组成的,一个酒盅,一片玉佩,一段花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30 18:44)
标签:

杂谈

   和先生在喧闹的餐馆吃饭,点菜上菜之际,不经意间,常有令人莞尔的隔座对话传来,用上海话说来,别有一番冷冷的市井之趣。和先生经常笑不可抑,权当添了一道开胃菜。

 

 (一)

男:昨天有个小女孩给我发了一条短消息,居然叫我猪头!

女:(白眼)看来交情不错嘛,侬拎拎清好伐,人家叫你猪头,是对你表示亲热,难不成要人家叫你鼠头?

男:虽然我属鼠,但也不能叫鼠头,这么难听,好象我长得獐头鼠目一样。男人嘛,要气势大一点,叫龙头还差不多。

女:(忍无可忍)你还……龙头呢,要么是水龙头哦……

 

 (二)

男:(镇静地看着女人喝了四碗汤,吃了一盘清炒西洋菜后,终于忍无可忍)吓人啊,侬想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4 19:31)
标签:

杂谈

亲爱的爸:

  节日快乐!

  二十岁之前,你是我世界中唯一的君王;二十岁之后,你自觉主动地禅让了王位。

  一定要过很多年以后,女儿才会明白,这一生,在生命的王国里,没有比你更尽心更尽职的君王了!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比你更深厚更细腻的男人了!

  穷尽一生,也不能报答父爱如山!即使我只是朵普通的雏菊,在你心中,也是永远烂漫璀璨如皇家玫瑰的罢!

  MY MAJESTY,我爱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2 15:21)
标签:

杂谈

 

    5月21日。

    两周年了。

    去熟悉的汤馆喝红萝卜马蹄玉米瘦肉汤,去城市超市买喜欢的荔枝、樱桃、全麦面包,打开车顶天窗,在微凉的初夏夜风中回家。

    平淡而真实,有脚踏实地的清醒宁静。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1 20:13)
标签:

杂谈

    我喜欢的女子是一幅水墨画。

    深色的中式对襟褂是辽远散淡的墨色底,淡淡洇染的便是那人面桃花的妩媚庄严。

    读其文,如见其人,悠悠发散的,依旧是看不透赏不完的水墨山水。

    墨色的山,是沉郁坚强,爱憎分明,是活着的心气,是把世间一切放在肩头的坦荡,是巾帼红颜的韧和硬。

    留白的水,是温柔从容,怀瑾握玉,是母性的情怀,是把一切包容在心头的静气,是人间女子的柔和暖。

    而那些间或点染的胭脂、藤黄,是恋恋红尘的烟火气息,是遍地喧腾的人世图景,是山花插满头的俗世欢乐。

    我常想,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但水墨女子,却是最难以从眼里心里抹去的,最简单也最浓郁,最朴实也最妖娆,至刚至柔之间,有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