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步升
马步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044
  • 关注人气:8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所有内容均为作者原创,请勿复制转载,若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联系邮箱:mabusheng1963@sina.com
谢谢合作!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人世间》:一部时代的奥义书

     马步升

 读完梁晓声长篇小说《人世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31 17:41)

                                                       康县四美

                                                             马步升

      天下风光无有不美者。自然风光之美,美在天然去雕饰,人文风光之美,美在雕饰近天然。世间之美景,虽出自天造地设,却是其美在人,人无赏析美景之心境,之修为,虽大美在前,亦如寻常物事,而其心底如朝阳初升,所见所感无不光华四射。反之,忧烦遮目,利欲熏心,人虽在美景中,定然眼不见美景,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1 15:50)

文学的庆阳

马步升

我们所说的庆阳,至少有两个庆阳。

一个是客观的庆阳。举凡地理历史,山川人文,等等,都是构成庆阳基本骨架的元素。对这些元素的描述史,是与庆阳的文明史同步的。其描述是不是准确,往往是由其所处时代和境遇的认识水平决定的,但其描述目标,无不指向客观。可以说,庆阳的文明史,也就是对庆阳的描述史,而其描述的精确度,则是与时俱进的。客观的庆阳是认识庆阳的基础,这方面的描述文本,可以说,已经洋洋大观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8 21:41)

                                 三万盘石磨

                                        马步升

 

      十几年前的敦煌,城圈与鸣沙山和月牙泉之间,有着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戈壁滩上除了稀落苍黄的沙生植物外,就是这种地貌上独有的大如牛头小如米粒的砾石了,砾石的色泽杂而乱,一律都散发着远古蛮荒的气息。无论冬夏春秋,敦煌都是不缺阳光的,阳光打在砾石上,而几乎所有的砾石都是会反光的,一星一点的反光汇聚起来,好似亿万颗小太阳,平躺在地上,向天空散布着目迷五色的光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低处的心跳  高处的密语

马步升

 进入当下的诗歌究竟要怎样写,这还真是一个问题。但当你决意要写诗时,这已经不是问题了。你所写的,你认为那是诗,那也许就是诗,你如果不愿意谦虚,认为你写的就是好诗,也许那真的就是好诗了。多元的写作,多元的评价,也许正是诗歌所需要的状态。

 惠永臣是诗人,当然他用为数甚多的诗歌作品表明他是诗人,他的诗究竟写的好坏,他自己没有明说过。至少我没有见过。但在我看来,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0 09:10)

马步升的马家湾

 

                                                                              

 

在持续十几年的对马步升作品的阅读中,一个在陇东马莲河畔的村庄“员外村”,早已深深烙在我的脑海之中。我知道,“员外村”是作者虚构的一个地名,在其长篇小说“陇东三部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有一种事物可以阻挡风

马步升

哨兵的诗集《蓑衣鹤》中最后一首诗是《不写了》,在哨兵为数不算少的好诗里面,这首诗当然是不在其中的,然而,我却用毛笔在宣纸上抄写了一遍。一者,这是一部诗集的最后一首,怎么着都有着“压卷”的戏份,二者呢,一个正处在诗歌创作旺盛期的诗人,以这种方式为一部诗集作结,难道会是一种宣示?

抄写完毕,再读一遍,我宁愿相信,他也许仅仅是不写洪湖了。不写了,湖中的关怀和温暖,我已经写尽,不写大雁是天上伤心的人,不写我是湖边的好市民,不写这大水里的某一日,有美酒朋友相伴,就算那湖庙里的高僧转世,也参不透人前的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4 21:11)

                  清风明月刀

                    ——评马步升小说《哈一刀》的三点殊绝

 

                         刘永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1 09:09)

                                             四    

                                                 马步升

有一次,我正在办公室用毛笔写着玩,一个熟人找我,见状,索要一幅“墨宝”,我说我这仅仅是毛笔字,不是墨宝,更不是什么书法。因为被抓了现行,不好拒绝,便问他在内容上的要求。他说能够对生活有所启示就可以了。我随手写了八个字:随心,随意,随量,随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0 14:57)

国之槐

马步升

华夏大地树木种类多不胜数,而在树名前冠以“国”姓者,则少之又少,获此无上荣耀者,国槐是其一。国槐原为华夏独有,此后引植域外,渐成普及树种,一如中华文化,根源于神州大地,而润泽于五洲万方。大约是,国槐在中华文化传统中的特殊地位,因之,这种并不名贵的树种,成为某种华夏精神的象征物,论其数量,广布天下,论其树龄,号称古槐者,遍及东西南北中。在众多古槐中,以甘肃崇信境内之“古槐王”为最,树龄高达三千二百年。

上溯三千二百年,时间的触角便直抵商代晚期,那么,“古槐王”若是一部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