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步升
马步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162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所有内容均为作者原创,请勿复制转载,若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联系邮箱:mabusheng1963@sina.com
谢谢合作!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精准扶贫背景下如何精准地书写乡村

                                                          马步升

  在整个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最为凸显的成就,无疑是关于乡村书写。主要表现在,其一,乡村革命和建设,是二十世纪中国最主要的时代课题。在整个二十世纪,实现国家的近代化和现代化,已经成为世界性及世纪性潮流,而且,能否顺应或跟得上这个摧枯拉朽的潮流,直接关乎到每个国家的生存。作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拥有最广大农民群体的国度,中国人痛切地感受和认知到,农村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低处的心跳  高处的密语

马步升

 进入当下的诗歌究竟要怎样写,这还真是一个问题。但当你决意要写诗时,这已经不是问题了。你所写的,你认为那是诗,那也许就是诗,你如果不愿意谦虚,认为你写的就是好诗,也许那真的就是好诗了。多元的写作,多元的评价,也许正是诗歌所需要的状态。

 惠永臣是诗人,当然他用为数甚多的诗歌作品表明他是诗人,他的诗究竟写的好坏,他自己没有明说过。至少我没有见过。但在我看来,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0 15:32)

刀客为什么要隐遁

马步升

长篇小说《刀客遁》目录

 

第一章:隐身豪宅的花儿皇后

艳惊西北的花儿皇后,富可敌国的商业巨子,留洋归来的秀才,剑拔弩张的江湖英雄帖,香艳豪门,冷血江湖,关山度若飞,帷幕启玄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0 09:10)

马步升的马家湾

 

                                                                              

 

在持续十几年的对马步升作品的阅读中,一个在陇东马莲河畔的村庄“员外村”,早已深深烙在我的脑海之中。我知道,“员外村”是作者虚构的一个地名,在其长篇小说“陇东三部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5 13:42)

                      苦难与幸运

                                                             马步升

       我出生于一个完全不具备读书条件的家庭,我成长于一个完全不具备读书条件的时代。这是我的苦难,也是我的幸运。因为家里实在太穷,距离学校又实在太远,只因为家里无人看护我,便由小哥哥把我带到学校。由于那个时代农民没有个人产业,一切都是集体的,把我留在家中,除了给家人和生产队添乱,什么都干不了。学校是唯一的去处。与我同时代的同村孩子,就这样获得了进校读书的资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有一种事物可以阻挡风

马步升

哨兵的诗集《蓑衣鹤》中最后一首诗是《不写了》,在哨兵为数不算少的好诗里面,这首诗当然是不在其中的,然而,我却用毛笔在宣纸上抄写了一遍。一者,这是一部诗集的最后一首,怎么着都有着“压卷”的戏份,二者呢,一个正处在诗歌创作旺盛期的诗人,以这种方式为一部诗集作结,难道会是一种宣示?

抄写完毕,再读一遍,我宁愿相信,他也许仅仅是不写洪湖了。不写了,湖中的关怀和温暖,我已经写尽,不写大雁是天上伤心的人,不写我是湖边的好市民,不写这大水里的某一日,有美酒朋友相伴,就算那湖庙里的高僧转世,也参不透人前的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4 21:11)

                  清风明月刀

                    ——评马步升小说《哈一刀》的三点殊绝

 

                         刘永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悼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

2018040207:09 来源:中国作家网 王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1 09:09)

                                             四    

                                                 马步升

有一次,我正在办公室用毛笔写着玩,一个熟人找我,见状,索要一幅“墨宝”,我说我这仅仅是毛笔字,不是墨宝,更不是什么书法。因为被抓了现行,不好拒绝,便问他在内容上的要求。他说能够对生活有所启示就可以了。我随手写了八个字:随心,随意,随量,随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0 14:57)

国之槐

马步升

华夏大地树木种类多不胜数,而在树名前冠以“国”姓者,则少之又少,获此无上荣耀者,国槐是其一。国槐原为华夏独有,此后引植域外,渐成普及树种,一如中华文化,根源于神州大地,而润泽于五洲万方。大约是,国槐在中华文化传统中的特殊地位,因之,这种并不名贵的树种,成为某种华夏精神的象征物,论其数量,广布天下,论其树龄,号称古槐者,遍及东西南北中。在众多古槐中,以甘肃崇信境内之“古槐王”为最,树龄高达三千二百年。

上溯三千二百年,时间的触角便直抵商代晚期,那么,“古槐王”若是一部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