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1-02 08:35)

连续一个月没见阳光了。或许一个月。
时间粒子年糕一样粘结在一起。
或者时间从未割裂,只是一滴水往不同向度的抻拉。
抑或M所处的乐乎国,与雨城一样。

黑色一样,不同时间段和心态的语言有差异。
抑或背景色。
——五点,我就被唤醒。
——我的神经中植入了记忆。
——是等待,也是同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08:3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25 18:19)

经过我
或者我经过
飞翔之上
抑或仰视之井
总有比闪电
更浓稠的雨滴

这些烟熏的
决绝符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25 05:56)
有人在吃喝
有人在唱歌
买卖苹果的人
面颊擦亮幸福的胭脂
也有去教堂凑热闹的
身体竭力拼出
本来十字架的大度

看了一会体育新闻
误以为凌晨大赛
于是早早睡去
并让闹钟为之守岁

有人沉迷梦乡
事物难以保持原形
涟漪熄灭的死水
或悲风偶发感兴时的语态
有人伸出苟活的残臂
捏住某个遗存印象
零碎而漫漶
堪比痛苦抽搐的舌头
退回母亲寄居废弃的庄园

玻璃葆有三体
很多年来
惯于消融并流转于
日光抑或时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25 05:51)
公鸡叫了
两点三十九分
那时耳朵醒着
应该是前天

刚才五点十分
眼睛贴在
窗帘后的位置
渗出几声公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24 01:29)
到处石头
和草
一览无余的
与云天
句式裸露
名词比形容词
还深刻
骨头
融化的速度
超载了
进化论
和净化器

——她葬在这里
——他们葬在这里
——鞭炮和纸灰
葬在风里
写在族谱上的
名字
荒无人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24 01:09)
没有故乡的人,乌鸦寄寓了全部的乡愁和悲伤。
失去母亲后,跟故乡彻底绝缘。从此后,即便经过或住在那里,也是异乡。
南方乌鸦,空灵呢喃,揉碎了枕头。

玻璃上,三年来印着同一副图案色调的不同幻影织锦。
一盏绿灯和几盏黄灯。呼出来的暖气,氤氲成了碎裂不规则的雨线。

跟乌鸦反哺没丝毫关系。只有沮丧。沮丧从耳朵里伸出枝条,搭建的巢穴,寄居了乌鸦报丧的预言,以至于成为空灵婉妙的弗拉门戈深沉之歌。

——都是命啊!你看了看天。
——都是命啊!你叹惋。
——我的命啊!《诗经》与“古诗十九首”从阮籍们的骨灰里,衍射出了幽魅之光。
切割着不规则的绝望之石。

没有璞玉,也没有宝钻。只有凄苦以抑扬顿挫的句式,侵袭入肉体、骨髓和神经中。我掌握了一门属于我们的语言——绦虫。我是你饲育的猪,梦里牵挂的猪——绦虫的寄主。

最后一次喜鹊叫,电报来了,从此我离开了你,去了乌有之地。那儿没有乌鸦,或者说乌鸦活在口语中的“黑老鸹子”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第一遍打上胰子
两只手使劲搓
第二遍tou干净了
第三遍抖擞两下
搭晾衣绳上
再使劲抻两下
衣裳就干了
一桶水分三盆用
就这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Dao了一块布
做了件褂子
我妈说
我姐说
大妈大婶三奶奶
裁缝铺里和笸箩盒子里
的针线活
都这么说
词典里找不到的
一个动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某个中午 青黄不接的春天 我们 正吃午饭 大姨一家五口 破门而入 飞跃锅底的目光 扫完饭桌 又叫停 我们手里的玉米  ——你们来干嘛 我妈问 ——又揭不开锅了 大姨说 ——你们怎么来的 ——打车来的 接下来 五人反客为主 我们一家七口 却滚到院子里 淋着太阳打盹  走出院门 我看见一头瘦骨伶仃的 老牛 忙着反刍 鼻环洞里的绳头 而大姨所谓的“车” 其实 牛背上 搭着一条破麻袋皮  现在 我没房 也没车 两个轮的 除了眼镜 只爱摩拜 一旦想到大姨 骄傲而装逼的腔调 总禁不住 精神万分抖擞  那年 至大姨死了 多年以后 她 也是我们一家的笑话 ——你们怎么来的? ——打~车 ——你们来干啥? ——又揭不开~锅了  那只牛头 当年除夕 献给了 父亲祭祖的供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