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10-08 00:51)
雨水
比血还烫
目光
扭曲
车窗
锈迹斑斑
比雨水熄灭得更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04 13:08)
在干什么,忘了
好像三男一女
围着一张课桌
在做着点什么
总得做点什么
最次也是书法
也许就是书法
你捏起掉头毛笔
写了几个字
而后走出屋子
顺着窗外
凝视着对面后窗
是否有人朝你表情
然后从屋子前门进来

——你是否敲门了
——我确定喊了一声报告
——你真的想要进来
——她还是那样子吧
在转喻空间里
你扮演着漂浮的还乡梦患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04 13:01)
照壁后那张桌子上
蒙着一层灰尘
我看到了
他们没看到
另一群他们
坐在对门的位置
喝酒烧烤
我看着这张蒙了一层
灰尘的桌子
并坐了下来
却发不出声音
门后顶着一张桌子
想坐过去
又迈不动步子
像一枚钉子
这类动喻实在老套
我可能是一头
被粘在桌子边沿的
蟑螂或驴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0-01 14:22)
就那么点骨灰
那么重一具肉身
挺大大的单词
和超肥硕的长句
乃至绵延无边
浩瀚深邃
蓊郁葳蕤的
树状思维导图
焚烧后
也只有那么一撮骨灰
除了粘结在床基上的
除了追随
烟雾化解的灵魂
还有声音和颜色
甚至记忆与遗忘的排泄物
它们抱紧骨灰盒子
及其小至一平方米
大致一座大山的
我们和他者的
坟地陵墓
你们都比不过一个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坛子的形状或骨灰屋,河水冲积的
三角洲,抑或垃圾堆砌的庭院
甚至徒步世界的吟游诗人,你命运的
符咒,献祭于词语森林的嘴唇
业已枯萎发黑。翻不动字典的手指,
下载了一个App,而轮子却沉陷于
语义本源。记得在意大利某个广场
某个泛黄年月的夜晚,比如你家
盘踞着孤独无依的古老幽灵。此时
从记忆里冒出的泡沫萌芽,昨天和前天
由无声无息片段组成的拼盘,记忆
始终裹挟着黎明乌鸦湿润的啼声。痛苦
再读莅临于干涸河堤的雨水,接纳了
牲口瞳孔中吐露的最后一抹余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28 10:24)
记下来
行走不断叮嘱
一桶水压扁的呓语
记下来,你说
另一个你同意
记下来,就是
一切重中之重
记下七个暖瓶或更多
七个小矮人,守着
一个水龙头,手足无措的
还有一个想要带你们去桥头,寻找
无名之地的灰色暗影

记下来的量词,多于名词
二者多于动词。记得
那时你锁上了四肢
好像一条野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有可能多活一天
或者棒骨切成三块
一份梦里水煮
醒来你憋着尿
被抽水马桶摁住脑袋
刚才微信上他说——
在吗在吗在吗在吗
而你一律不做回复
然后你接到快递通知
预知终于实现闭环
现在你把它记下来
编撰成同一性的几种形式
上述这些句子
仅是反刍后的零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11:14)
云,伸手够得着。
云躺在被窝里
看着你
云,喜欢哄人
所有人,包括死鬼

芦山上的云
越走越远
脱下帽子和手套
胡子擦绿了山
也带走了收获

到处都是狗屎牛粪鸡粪。碾盘成了聚会的场所。因为恐惧而辩解,越辩解越恐惧,以至于记忆接受了篡改的信息,觉得你是被冤枉的。问题在于恐惧无法篡改,它始终存在着流动着变异着分蘖着滋生着网络着统治着……

娘娘山太高了。高远之蓝。蓝承接了天空的深度,你们永远抵达不了的屏幕。敢于冒险的人,终其一生也走不出村子。反之,想象山那面是什么的、海那面是什么的孩子,可能被牵引着、诱惑着、唆使着,揣着一个小梦,抓住每一缕光线的钉子,爬上了墙头。

云,从云生处来
并不携带乡音
传播的方言
鹭和乌鸦缄默不语
石头种植风景
和石头繁殖粮食
北方的棉花
袒露着牲畜的胸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14 19:22)
必须有雾,才有话说。雾酝酿了私密氛围,如此才能虚设一个触手可及受众——

遥不可及的“你”,对着月光,瞪大眼睛,辨识那些模模糊糊的字迹。而后,幽幽叹息一声,复凝望一下月色,聆听周遭被月光催熟的皱褶与倒影。

你耽溺于这种自为浪漫的情境中而不能自拔。你构思了无数的开头和煽情的称呼,甚至你选择了无数支钢笔和称心如意的白纸,为了写下或凭着回忆而写下现在的诸种感受,这些感受大多未经叙事句法的修饰,以至于免不了粉碎的命运。

就像雾说给霜听,而霜消泯前,月光曾一度照见了它们。那时你走在满是冰碴的街道上,许多幽魅的反光,越是无声越引人惊悸。

能回忆,说明你还没死。只可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14 13:18)
1.
C宣布要铐起我来,极为突然。之前我们还并肩携行,甚至与他弟弟一起聊了很长时间。他挎着我的胳膊,从西穿过围楼及其中央广场,往东门走。那儿据说是监禁室。

让我方便一下吧,因为路上一直想的是漫漫无期的恐怖并想藉此方便而逃走。C同意了。实质结果是,他同意我方便不代表他认为我逃得出去。事实的确如此。

C家在惠州某个叫乐山的古村。你们兄弟俩为何不为这个快要消失的古村做点事呢?双胞胎兄弟不置可否,淡漠而默然地坐着。我们住在同一幢楼?要么他们住的是I,而我住的是O,抑或反之?

在无法确定地点的情况下,我只能将C断定为引领我来到这爿围楼做考察的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