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尘埃飞舞
尘埃飞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0-12-25 15:29)
标签:

杂谈

        这几日,因为失业的缘故,时间大把大把的堆积着。又是一个对我来说已没有意义的周末,一觉醒来已近中午。起床吃完饭出来后,望着偌大一个校园,对自己的去处犹豫不定。终究因为惦记着周国平的那本《妞妞》,搭上了平时每天坐着去上班的公交车,赶往金泰新华图书城。依旧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站点下车,漠然的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向前走。突然在天桥的拐角处,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流浪汉正坐在他平日用来捡垃圾的蛇皮袋上,津津有味的读一本也许是他从垃圾桶或者路上那里捡来的书。书的封皮上粘带着一些脏兮兮的水渍,书的扉页已经发黄。然而他是如此的专注,也许是看到了有趣的章节,只见他高兴的竟然呵呵笑出声来。我站在不远处,默默的打量这个奇异的流浪者。这个空当儿——周日的下午,这一带正是人流如潮,势不可挡的时候。然而,身旁川流不息的人群似乎跟他在不同的世界。这一幕让人恍然有置身于电影《盗梦空间》的错觉。仔细看去,那本不薄的书,已被他翻阅到了最后几页。看那纸质和印刷版本,我猜想应该是街上小地摊卖的那种盗版武侠小说之类的书。尽管这些书平时被我嗤之以鼻,但这一刻它却让一个为温饱常日愁眉不展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26 21:22)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随笔

who bring the sunshine into our life?

the golden lights shine in the heart,

look,happiness is pouring,  everywhere.

hey,hold the one belonging to you, folks.

                                       ----a short poem<<cherish>> by me

译文:

谁把灿烂的阳光带进我们的生命?

那金色的斑斓在我们内心闪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31 11:28)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随笔
     炎热抓着盛夏的尾巴,一步三回首,恋恋不肯离去;然初秋的阳光,渐渐褪去凌厉,开始变得温和起来。

最近,总是对黑夜的到来毫无概念。似乎不磨蹭到夜里十二点以后睡觉,就有点不太习惯。而白天,大部分时间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任其悄然走过,通常能奋力抓住的一般超不过四个小时。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公司出来后,匆匆吃了晚饭,赶往学校的教室。打算坐个俩仨小时,认认真真的看书。刚刚开学,学校里到处弥漫着暑假归来的气息,只是与我无关,我所关心的仅仅是教室的门是否已经大开,张开双臂迎接我的到来。只是,这次我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因为等到下了公车,看到的却是一排排盛满黑夜的屋子。几经周折,在好心的同学的指引下,跑到另一个方向找到两间开着灯的自习室,挑了一个人相对较少的,走了进去。刚刚坐定,汗一股脑全跑了出来,一抬头,发现教室里竟有半边的电扇都是关着的。一瞬间,越发觉得燥热难耐。匆匆跑出来又进了旁边的一个教室,望着满屋子的人,突然有点沮丧。还好这时眼尖,发现前方第三排空着。于时,像得了宝贝般,窃喜。坐下来,一边对付趴在背上徒增热气的头发,一边赶紧掏出书来看,谁知嘴角得意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7 14:56)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更新

  “大部分时候我们的生活平静如初;偶尔我们开始默默地思念一些人,一些事,一个地方;某一时刻,因为无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思念,眼角溢满泪水。岁月沉淀的下来的,也许不仅仅是曾经的故事,还有一种名曰情感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5:01)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文章
       初识范玮琪,是在大二。一次在图书馆翻阅杂志,无意中看到一篇《亲亲姐妹淘》文章的题记,作者说题记取自于范玮琪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印象非常深刻。于是,回去后搜索这首歌来听,觉得歌词写得异常好。后来再听,突然发现这个声音很熟悉,许久才恍然大悟,这个歌手原来和我们经常在宿舍听的那首歌《可不可以不勇敢》的演唱者是同一个人。因为异常喜欢她的那首很有感觉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所以后来闲来无事时便常常有意无意的搜索她的歌来听。学着唱她的《是非题》、《最初的梦想》、《黑白配》还有《启程》.......下面的这首《那些花儿》原唱是朴树,但我却是从范玮琪那里熟识的它,后来也听了王菲的版本,终究觉得还是范玮琪的版本最有味道。

        记得,范玮琪的fans都昵称她范范。百度图片中,看到的范玮琪,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有着纯净的美,这些竟然跟她那刚劲的嗓音判若两人。依稀记得大约去年的时候,范玮琪来到福州举行演唱会。可惜,如我这般的听者终究少了一份追星族所拥有的激情和狂热,最终也没有去现场一睹她之芳容。只是,我依然静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5:00)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文章
        接触王菲的音乐,是在走出校门以后。一直知道她是一个很出名的歌手,甚至在很小的时候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音乐天后人物。记得大学二年级的时,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一篇她的自传式的文章。依稀记得,她出生在一个挺富足的家庭,从小属于那种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女孩儿。于是她给我的印象始终是一个有着冷冷美的叛逆音乐天才。

         王菲的很多歌曲,早在很久以前都被人们耳熟能详了。只是我仅仅熟悉那些歌曲的名字,却从没有去留意听过多少。直至在走出校门后,上班无聊时,突然兴致盎然,打开KUGOO搜出来听了几首。对于我这种不怎么会欣赏音乐的人来说,依然从她那独特的嗓音中听出了某种能打动人的东西。她的歌,和她的人一样忧郁。不知道为什么,我无可抗拒的喜欢她身上特有的那种高傲而又冷艳的气质。其实,王菲除了身材不错外,并不美。她惯有的冷漠表情,昭示着似乎并不平易近人。然而,我却破例不讨厌她,与她天后的名气无关。从她的《容易受伤的女人》到《暗涌》和《旋木》,我都无缘由的喜欢。也许,她的歌唱出了我们某些时刻的孤独或者无助吧。偶然从收音机电台上听到她的《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4:59)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随笔
         2010年的“五一”就要到了。就在我们不厌其烦的说着新年一类的话题时,时间竟不知不觉的已走过了2010年的1/3。新鲜的慢慢平淡,平淡的终归变旧了。时光就是这样,用岁月的无情腐蚀着我们原本单纯无比的心灵。

         突然变得语无伦次起来,这些天神经变得异常敏感。似乎脱离这样的时日,已是好久以前了。而现在的自己,内心似乎变的异常苍老。常常在面对自己束手无策的事情时,烦躁异常,脾气变的越来越臭。我的字里行间,似乎再也寻不到半点心平气和的影子。窗外的阳光,不合时宜的飘洒进来,给我不安的神经增加些许困顿。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知道梦里的颜色是白是黑。只是在半个小时的休憩后,竟然睡醒了。内心终于平静了很多。很多事,终究想不明白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某些时候,我甚至开始认命了。觉得自己的付出不管是否值得,都得做下去。有时候,很想不必这样痛苦,开开心心的生活着不是很好么?可是,生活非要给我们开玩笑。自从我被偷的身无分文以后,就陷入了一系列的恶性循环。

         也许,我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4:58)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文章
        该死的感冒,终于在昨天晚上开始有所好转。也许是刮痧起的作用,也许是吃那两粒大蒜片的效果,还可能是我照网上查到的那些方法,拿杯热水对着鼻孔熏了一通的缘故。总之,下午下班的时候感觉终于活过来了。于是,昨晚回去异常兴奋,不仅忽忽洗了一大堆衣服,而且把整个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接着一口气看书到凌晨一点,却没有一点困意。

        于是,第二天醒来,依然精力旺盛。甩掉那个穿了一周不敢脱的大棉袄,换上单薄清爽的衣服,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尽管,今天福州的天气有点阴冷。却依然精神抖擞的忙活了一个上午。终于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我拎起包直奔楼下对面的马家拉面馆。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客满。正在寻思着看能不能找个空位坐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坐着的一对老夫妻,竟然不像别人那样正对着坐,偏偏那老人家的外面空出来一个位置。似乎故意为我留的一样。于是乎,我就兴冲冲的一屁股坐在了那个老爷爷的旁面,老奶奶的对面。等到面端上来的时刻,我们才开始答起话来。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4:5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随笔
    近来,生活多半在平淡中走过晨曦,驶过日落。近来,经常浏览别人的博客,却已很少在这里敲下只言片语。说不清,近来的日子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也许,人越长大越容易抛弃年少时那些敏感的情绪了。正像辛弃疾老人家说的那样: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今年的年假,意外的多了几天。于是早早的就带着兴奋,赶回北方老家去过年去了。尽管,回家的火车票,依然没有因为我的提早而容易买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4:54)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文章
   我们无意中犯下的错误,却也被爱的人无意中放在了心里。你的无意源于你早已不知不觉的不在乎他的感受,而他的无意却是因为时时刻刻都太在乎你。只是彼此都没发觉......于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便在不知不觉中越拉越长,直至最后走丢了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愚钝的我们总是不知道珍惜应该珍惜的感情,却贪婪的窥欲着不属于我们的东西。-----题记

      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所以昨夜突然袭来的它让我不知所措。明明知道仅仅是个梦而已,却依然放不下一颗揪着的心。从凌晨四点就开始焦急的等着天亮,以便证实梦的假象。对于我们太在乎的人,总是这样在内心为他们忐忐忑忑。就像昨夜一样,明明知道只是模模糊糊梦中出现的一个意外的境象,却依然不能不担心于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一直以来,总以为自己早已适应了离家在外的生活,总以为自己对那个千里之外的家不在依恋,甚至有时候在内心都会觉得很遥远。对于这个年纪的我来说,对那个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还没有太多的乡愁,依然不能体会父母的那份牵挂,甚而大多数时候忘了牵挂他们,反而很是向往远方的风景,向往远离它之外的陌生的一切。原本以为的这些,却被昨夜一个短暂的梦击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