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教育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有位青年教师留言说,他是一位特别上进的老师,在工作中干劲十足又勤奋好学,似乎每天都可以听到自己拔节成长的声音。没几年的时间,无论是教学成绩还是课堂教学能力,他都达到了巅峰——教学质量奖拿到了最高的级别,优质课评比足以让身边的同事们无法企及。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却慢慢失去了动力,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再去尝试,更不愿意做出新的努力和改变。他也很想像原来一样能够“天天进步”,却总是空想有余而身体不愿意付诸行动,好像总有个声音在不断告诉自己:你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再那么拼命了。他说:“时间久了,自己的教学能力不但不再提高,还有了要走下坡路的感觉,我该怎么办?”

其实,这种现象非常正常,它是青年教师成长的一个阶段。一般来说,新教师在入职后会有一个短暂的快速成长期,可以在三至五年内达到教师职业的第一次高峰。当这次高峰到来后,教师成长会出现暂时停顿的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02 21:47)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教育

分类: 教育随笔

刚刚做老师的时候,我一直特别享受那种原生态的自由自在:课堂上遇到问题,可以肆无忌惮地与学生争辩到吵吵闹闹;课堂之外碰到好玩的物件,可以没大没小地哄抢到乱作一团;异想天开了,就带着学生不顾一切地去探个究竟……直到有一天,我很敬重的一位老教师告诉我:“你很有能力,又很聪明,如果从现在开始好好努力,几年后一定可以成为最优秀的老师。”

一下子就有了输赢心。在此之前,教育对我来说只是踏进教室时的那一份快乐,那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清楚了一个问题之后的畅快感。没有征服,没有竞技。但在我感到自己有可能成为最优秀的教师之后,我便不能再单纯地享受教育,开始为自己暂时的落后而焦虑,会为自己没有明显的进步而生气,开始有了那种不甘落后的不服气,甚至有了因未能超越他人而滋生的沮丧。我开始关心成为优秀教师必须获得哪些荣誉,去打探哪一种荣誉称号可以通过怎样的方式来获得。就这样,我在追求“优秀”的道路上越走越累,越走越难,越来越迷茫。我想知道:追求优秀不对吗?生命的意义不就应该是一步步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等待绽放》是丁立梅老师的一部随笔集,记录了她与儿子一起走过的高三生活。从9月开学到6月高考,丁老师留下了180多篇生活随记,从而成就了这样一部作品。文集中的每一篇文章都不算太长,大概也就在一千字左右,其中不足千字的为多数。每篇文章所记录的,也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些琐碎小事,不温不火,浅而清淡地泛着生活的家常味。但就是这样一些文字,却打动了万千作者的心,让众多的读者着迷。原因在哪?大概是因为,作者替我们表达了自己想表达却又未能表达出来的一段生活。

高三是人生的一个特殊阶段,身处其中的学生与家长都容易变得敏感:曾经经历的人会刻骨铭心,还未经历的人会满心期待,正在其中的人则可能是困惑迷茫。每一个人都会对“高三”有着一种情愫,一种掺杂了纠结、苦闷、快乐、兴奋等诸多体验的情感。也正是这样的原因,本书的写作内容极易触动读者的心灵,从写作立意上就朝向了生命中的敏感。很多年前,有一本书《哈佛女孩刘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有一位老师写了一篇文章让我“指导”,文章的题目是《英语教学需要伸勺子挖干饭吗》。大概的内容是说,因为休产假,她不得不在初二最后一个学期离开了她所带的班级。一年后,在学生的毕业典礼上,接她班级的老师高调强调这个班级原来的英语成绩多么差,现在的成绩多么好。这让她感到很委屈:她很注重学生学习习惯和兴趣的培养,倡导让学生在快乐中学习。也正因此,她带的学生往往在初中的前两年里英语成绩会相对落后,而在最后一年中才会迅速提升。她感觉,这位接班的老师将学生成绩好归功于最后一年的努力,而否定她前两年打下的良好基础,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读完这篇文章,我觉得作者和文章的主人公恰恰代表了现实中两种不同的教师职业生态。同样是教学成绩突出,有的老师只是关注分数本身,研究和琢磨的是如何应对各种考试,如何帮助学生在短期内获得高分。而有的教师则是关注学生成长的本质,注重习惯、兴趣及素养的培育,在学生生命的根部用力,从而帮助学生获得终生有益的成长力。两种不同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20161月,叙事者发起了一次挑战活动,邀请老师们在寒假的30天里坚持每天写一篇教育叙事;20199月,叙事者又发起了一次挑战活动,邀请老师们在开学的第一周坚持每天一篇教育叙事。认真想想,这两次活动选择的时间都很具有挑战性,一次是在大家都需要“忙年”的春节期间,一次是在据说能让老师们忙到窒息的“开学季”。以至于有朋友说,教书已是不易,为什么还要去为难自己呢?

        孟子曾经告诫说,人往往是“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这句话讲得应该是人生的大格局,所以听起来似乎离我们比较远,但人生的很多寻常也可以借用这句话来反思:人家在不断自我更新,我们为什么依然原地踏步?人家做起事来激情似火,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在一次新教师培训活动中,一位年轻教师问我:“在今天,教师到底应该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学生的生命中?”这个问话的背景是:在为他们做讲座的几位专家中,分别从自己的立场强调了教师的不同身份属性——年长者告诫年轻教师要做春蚕和蜡烛,甘做学生成长的铺路石;新派专家则强调平等与尊重,告诉年轻教师应该做学生的陪伴者和同行者。其实,这些观点都对,在学生生命成长过程中,教师的价值和意义肯定是多维的,也很难用几个关键词来概括。但是,二十多年的教育生涯中,我越来越感觉到教师最应该努力的,也许是要成为学生生命中的“贵人”。

什么是贵人?美国阿姆斯壮大学校长、台大教授黄天中曾经谈及过自己的贵人。黄天中自幼家境贫寒,也没有过人的天资,拼尽全力才考上了台湾一所很普通的大学。后来他到美国的一所大学半工半读,虽然学习很勤奋,学习成绩却没有达到申请奖学金的水平。汉密尔顿教授看到了他的努力和进步,坚持为他申请奖学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2019年的暑假,叙事者利用两个月的时间共读了高平叔编的《蔡元培教育论著选》。本书主要收录了蔡先生1912年到1939年的文章,这一时期恰是他开始担任“教育总长”到生命终结前的人生高潮期,所以算得上是他人生精华的一个大荟萃。也正因此,本书中的很多观点和理念与读者之间存在一些距离,加上半文言的表达方式,整本书读起来令人感到费心和吃力,这也是“叙事者”需要拿出两个月来共读它的原因。

蔡元培先生的一生正处在中国历史的重大转折时期。他读私塾、教私塾,做书院的院长;他接受现代教育、做现代教育,做中华民国的教育总长,做北大的校长。可以说,在他的人生履历中,新与旧、传统与现代始终交织在一起,是一个很复杂的思想综合体。从他的职业变迁来说,单就1912年后的时间段内,他做过教育行政官员,主持过教育研究机构,也任职过很多与教育相距甚远的其他岗位。但无论在哪,无论处于何种身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魏巍在《我的老师》一文中这样描写蔡老师:她从来不打骂我们。仅仅有一次,她的教鞭好像在落下来,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轻轻地敲在石板上,大伙笑了,她也笑了。我用儿童的狡猾的眼光察觉,她爱我们,并没存心要打的意思。

从来不打骂学生的蔡老师为什么举起了教鞭?显然是学生犯了比较严重的错误,这份错误也许足以让老师愤怒不已,甚至采取十分严厉的措施来惩戒学生。但是,蔡老师却将教鞭“高高举起,轻轻落下”——高高举起,是蔡老师对学生错误的一种表达和警示;轻轻落下,则是蔡老师固守的一份善意。正是这份善意,不仅让学生知道了自己的错误所在,而且感受到了老师对自己的关爱和疼惜。很明显,这种因善意而带来的心灵触动,远比恶狠狠的批评更加持久的教育力量,远比声嘶力竭的恐吓更有价值和教育意义。其实,善意是人之根本,更是教育之本。无论一个人的教育理念多么超前,无论当下的教育技术多么先进,教师都应该对学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9 17:22)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在与青年教师交流的时候,我经常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当走进教室面对一群孩子时,你觉得最重要的专业能力是什么?他们的回答通常会比较集中,诸如渊博的知识、超强的教学技术、丰富的实践经验等方面的专业素养,在答案中的出现频率往往占据绝对优势。每每至此,我都想给他们讲一讲李老师的故事。

      李老师是科班出身,毕业于重点师范院校,工作已经十二年,正处在经验丰富、精力充沛的职业发展黄金期。他的教学成绩很突出,在年级中一直遥遥领先;他的教学能力很强,多次在市级以上业务大赛中获奖。有一天早晨,李老师在开车上班路上与一辆自行车发生刮擦,受到了骑车人耍赖般的纠缠与要挟。余怒未消的他踏着铃声赶到教室,匆匆忙忙开始上课。在提问环节,他一连叫了两个同学都回答错误,当第三个同学依然没有说出正确答案时,他忽然之间情绪爆发,冲着学生大发雷霆并推了学生一把,导致学生跌倒受了轻微伤。在学生家长的强烈要求下,李老师被调离教学岗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随笔

杂谈

分类: 教育随笔

不止一次,有人问我:“王老师,看着你四年出版了四本书,还能发表那么多文章,真是羡慕呀!”也不止一次,有人说:“这几年他好幸运,书一本本地出,文章一片片地发,还到处讲课赚粉丝。”每至此,我都想告诉他们,其实这一切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只要你付出的足够多。

我的写作大概分为两个阶段,这两个阶段的划分与工作调整有着紧密的关系。2013年,我从学校调入教体局工作,从一个一线教师变成了“机关人”。正因此,我的写作也就从单纯的教育叙事转向了系统的理论写作。所以说,2013年是一个分水岭,既是教育行动的分水岭,也是个人写作的分水岭。

2013年之前,无论是作为普通教师还是管理人员,我始终坚守着课堂与班级这两大阵地,始终与学生建立着最为直接的联系。这个时期,我可以肆意瞭望教育最为真实、最为辽阔的外在,也可以清晰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