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阳胡凯
洛阳胡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869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我的老博客

洛阳胡凯的文字记忆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果子的衣柜小店

果子的衣柜小店

就算给俺个面子,请您去看看吧!

博文
置顶: (2012-05-11 13:16)
标签:

杂谈

分类: 边活边侃

   

 

    回忆往事,就象是吃一盘拔丝苹果————原本你是因为最上面那一块儿苹果动的筷子,但是最终吸引你的,可能是那块儿苹果所引出的千丝万缕。
                                        ————【洛艺不绝】九、洛阳剧院东侧豆腐汤(童年篇) 

            

    从小到大,在这里喝汤的人永远都是那么多,也许只是因为我们总是同时吃饱了、然后又不约而同地一起饥饿了————
    从小到大,在南大街上的人永远都是那么多————也许只是因为我们同时出生了,然后一起老去了;我们同时离开了,然后又不约而同地,一起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打第一次与贺记凉面“交手”之后,这一家的片儿粉和凉面便成了我和媳妇之间的嘴边话题————我俩是那种不管吃亏还是占便宜都能让自己很满意的人————比如只要买了一件东西,回来就能把这件东西、这个牌子、那家商店、甚至那个老板夸到要死,哪怕最后没有买到真正需要的东西(闲置一边)、甚至最后证明是个次品,但是在刚买回来之后的日子里永远都会赞不绝口。
  可以猜测————象我俩这么“高素质”的顾客,一旦遇到贺记凉面这样的“真神”,那真是天天都会感恩地夸上几遍。
    
  可是,我俩信誓旦旦的第二次光顾却是姗姗来迟————可能也没耽搁多少日子,但是按照“吃货回头”的节奏来说,确实比我们挂在嘴边的“返场计划”延迟了那么几天。
  为什么延迟,这要照例从一个人的工作、生活和学习开始说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岁月流逝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我和涂涂妈两个人手拉手逛完了整条我自认为熟得不能再熟的五号街,然后忽然在五号南头的音像店背后、和六号的家属楼之间,发现了一片新大陆。
    我当时的感觉用如今应景的一句话说,就是————“我和媳妇们都惊呆了!”

   
在我惊呆的时候,就站在贺记凉面的门口,看着那个后来总被我们谈起的小胡子老板躺在宽宽的门槛上打盹儿。
   
老板看了我们一眼,并没有起身的意思————我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岁月流逝


    每当我想起贺记凉面, 想起他家背后那些播放着《姐姐》和《无地自容》的音像店,想起躺在门槛上打瞌睡的小胡子老板,想起我和贺记凉面的相见恨晚,想起我和涂涂他妈吃完川北片粉 手拉手站在从自己小时候开始就是那样灯火阑珊的五号街头,想起后来和很多论坛的朋友们一起寻找他不断变迁的店址,想起自己后来终于在岁月的奔涌和生活的颠 沛中再也找不到他、甚至如今已经断了思念不再去寻找,想起自己曾经并未觉察如今总觉得回忆万千的生活片段,我就会有一种想在酒后的深夜中独自带着种种回忆、幸福或者悲伤地鼻子一酸然后涌出泪水的感觉。
    因为我不知道————面对贺记凉面、面对涧西80年代那个恐怕在历史上再也不会出现的移 民时代、面对我从小长大然后又能和涂涂妈一起手拉手站在时光里的五号街头、面对那些时候自己曾经的幸福————我不知道是该遗憾她们终于永远地离开了我 们,还是应该庆幸在自己的一生中至少曾经有幸与他们相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岁月流逝
   
           
    蓬松与柔软,是我每次想起老太太家炒面时最大的感受。每次提起她家盘子里堆满的炒面,我都会想到一副景象————我好象看到很多松针自然飘落,然后毫无规则毫无约束完全自由地 降落在一个盘子里,松针全部抖落之后,并没有人再去刻意地把它们压实一些或者调整一下密度与姿势。如果你拿动盘子,松针还会随着你脚步的节奏与起落,轻轻地颤动和跳跃。
    回到这家的盘子上,只不过是把绿色、挺直的松针,换成金黄色、弯曲的炒面和豆芽————每次夹起来一筷子,我都在幻想着这些面条和豆芽会不会是在那个残破的“厨房”里自然飘落,一层层一根根叠放在盘子里,堆成一堆,然后最上面再轻轻地铺上一片鸡蛋。
    这家炒面虽然并不钢丝,但在一个本地炒面的铁律面前也是非常之到位的————面条很干。我是后来到了外地才知道原来全世界的炒面并不全是干的,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岁月流逝
      
  
    那是1995年的春天,我在一阵矛盾纠结中给我如今的媳妇、涂涂他妈写了一封信,把信扔到信箱后总觉得不妥、于是“坐等”通信员来开邮筒时又把自己的信找出来销毁掉,最后在 胡磊来信的嘲笑刺激和吴剑威同学的啤酒联合作用下、终于又给她写了一封信————而且是在吴剑威同学的监视下把信直接赛给来开邮筒的通信员、因而断无再次 反悔的可能。


    于是,经过了两三次照例的回忆往事和不疼不痒地东拉西扯之后,我和涂涂妈开始渐渐地在信里小心翼翼地谈论起各自大学校园里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这个话题定位比较合适,不用讨论过去————因为过去好像尚未发生,也不用讨论未来————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岁月流逝
  
             
    如今,每当我路过长安路和八路(西苑路)交汇的地方,都会望着路口西北角那一片已经成为混凝土路面和绿化带的“小地盘儿”,我总在心中暗想————那些当年一同“云集”在这里闷着头吃炒面、呼呼噜噜喝酸汤的人们,你们都在哪里?
    你们是否还记着当年这一片儿土地上那个端着两盘炒面四下寻找、或者舀着一勺酸汤喊着问“谁要添汤”的老太婆?
    你们是否还记着当时阳光可以穿过法国梧桐的枝繁叶茂,在身边的土地上、面前的桌子上、甚至我们金色的炒面上留下一片片树影斑驳?
    你们是否还记得那个似乎永远都人满为患、从来就没挤进去过的帆布帐篷,以及帐篷南侧那片生机盎然的土地?
    最后,你们是否还记得这个城市最后一家并不随波逐流于“钢丝炒面”这个风靡全城的流派、却能被所有人交口称赞甚至声名远播,乃至让一代人“没齿难忘”的地摊儿炒面吗?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长安路

涧西

洛阳

分类: 岁月流逝
 

  海晓米线的名气很大,直到如今我都相信,涧西区的每一位适龄女青年都应该吃过海晓米线————也许并非所有的“她们”都认为海晓米线好吃,但是没有人会质疑海晓米线的影响力足可以作为洛阳市涧西区那个时代的LOGO之一。
  这就好象虽然大部分人听到左小祖咒唱歌就想找到他、然后揍他一顿————但是你必须承认确实有很多人都知道他,哪怕所有知道他的人都只是因为很想揍他。
    
  我本人其实直到高中毕业以后才开始第一次走进海晓米线,但是即使在我频频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9 11:39)
标签:

美食

分类: 岁月流逝

    
    
    从我在广州和西安上学的时候开始,我就非常羡慕桂林人、沙县人和兰州人,因为他们无论走在哪一个城市,都可以轻易地遇到桂林米粉、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
    尽管我可以想象,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会说那些小店还是和家里的味道不大一样,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他们的乡愁应该比其他人容易缓解和抚慰。
    后来到了北京,我发现了遍地的“驴火”,觉得保定人、河间人,应该也加入了这支乡愁易解的幸福队伍当中。

    每每看到出自于这些地方的饭馆,想起来自于这些地方的幸福人们,总会勾起我心中的幻景————何时能在外地,常常遇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坐落于五号街的知味香牛肉汤,也许是洛阳市的众多汤馆中,味道和名气最不成比例的一家了————他的名字历久弥新、时至今日仍然被人无数次提起。可实际上,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朋友,都并不认为他有多么好喝。   
    这确实算的上一桩趣事。因为二十年过去了,多少曾被人津津乐道的汤馆都已经改辙易弦、甚至随风凋零————而姿色平平的她,不仅依然健在,而且至今还被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涧西区的人民在日常生活和QQ群里频频提起,不得不让人感慨造物弄人、去哪儿说理?
   
    说到她依然被人提起的方式,确实很有喜感,甚至会让人哭笑不得,最常见的是如下两例————
    “随便喝什么汤都行啊,知味香都行!”
    “他那人好打发得很,喝一碗知味香都觉得可美可美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随后的日子,即使不去二姨家、三姨家,偶尔我也会宁愿多骑好几站路而去尝一尝莫家米皮————每次回去的路上,我都会反复回味每一口米皮消失之时,彻底把我“拿下”的最后那一抹辣椒油。
    每一次,那种滋味都是相似的————每一次,都是无法名状和无法理解的。

    
    就象我和一个人PK ,每一次他击中我的招数都是相同的,可我就是看不懂那一招,直到最后我已经习惯了那样去“中”他的那一“招”,以致于从不解、思考、追问,逐渐过度到一种
怀念、依赖、想念,最后频频地去找他,对着他说————
    “你牛逼再来一遍?!”
    最后去的多了,他忽然问我————“你 TM 是来享受的吧!”
    这句话忽然让我有些懵懂,然后想了想,尴尬着、脸红着说————“WRTD ,还真是!”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