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新民了_311
李新民了_3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88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08-17 08:39)
标签:

文化

 

 

此刻,黎明即将到来,新的一天又要开始 。这即将开始的新的一天,是一年的开端。这是2011年午夜最后的一刻,整个村庄炮声齐鸣,绚丽的烟花照亮村庄的夜空。房屋,河流,稻田,鱼塘,群山,村庄,白雪皑皑,映衬着斑斓的烟花,安详的田园,是温馨迷人的景致。“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所有的悲欢与哀乐,收获与付出,期盼与愿景,幸与不幸,都在此刻融汇交替。新年开始了,五谷丰登,吉祥平安,生活殷实,绿水长流,爆竹声声,传递着渴盼与祈祷,盛大的景象饱含着生命生活的全部意义和内容。我的村庄,正在迎接新年的到来。

借着这样的夜,以及这样的夜色,我再次伫立在老屋前。现在,我正处在有家能回却无法居住的尴尬境地。几年来,因种种原因,我无法住进自己的老屋,不是不愿,而是不能。我的老屋,因时间的久远,风雨的侵蚀,已然完成了它在我整个家庭中庄严的使命,并以羸弱的身躯正向我们的生活告退。因此,近三年的春节,我总是匆忙赶回,住在老屋不远处的堂兄家,看着陪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5 16:11)
标签:

杂谈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雨来的正是时候。七月流火,我的内心确实需要清凉。

还好,煎熬一夜的闷热,早早的起床,开车走在清晨的街上,竟然难得的闲适和清爽。近期以来,所谓的忙碌让人烦躁不堪,虽然这是一种本能的工作状态的反应,但我还是很害怕,害怕它会长期的吞噬我的心灵。所以,我需要一场雨的滋润,在炎热的夏天,最好不是狂风暴雨那种,不大不小,适时表达我的心事,让我能够安静下来,在这座我已经无法离开无比眷恋无限热爱的小城里,性情着我的性情。今天有雨,我需要的那种,正好!

其实你知道,我说从一阵雨声开始,你就已经明白接下来我要说些什么。是的,这样的天气里,此刻,我不能不说到雨声以外的东西,场景,意境,思想,语言,生活,烦恼以及其他。

我承认,为了散文,为了这次笔会,我掏空了自己,倾我所有。以至于送走每位文友,当所有的人逐渐离去,当所有的车辆消失在我的视线,我站在宾馆的院子里,除了感受头顶阳光的炽热,我空的似乎要飘了起来。肉体的,物质的,精神的,思想的,似乎都从我的身体分割出去,不再属于我的部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5 15:05)
标签:

杂谈

 

 

时令即将进入大寒的时候,雪终于下了。虽然没有纷纷扬扬,天地苍茫,即便是零星的映衬,冬天也似乎完整许多。不曾想,冬天如果没有雪,我们是否还是我们?

刚入冬,在季节的界点,关于千年寒冬的消息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我在想,人生不过百年,倘若真能遭遇千年寒冬,真是自然的造化和上苍的恩赐。刹时,激动、感恩、好奇、企盼,各种情绪混杂一起,弥漫整个心头。怎么想,这个冬天,一定分外深刻。

其实,对于一场雪的期待,注定有它期待的理由。比喻,听到千年寒冷的消息,我的心情非常宽慰。我告诉自己,我又将回到从前,回到最原始的自然的状态和最初出发的地方,生命的本真,真正属于我们的冬天,应该是彻骨的寒冷。否则,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又失去知觉的日子里,我们会将自己丢失。

我害怕这样的丢失,以至于找不到自己,一如我对冬天的渴望。记忆中的冬天是多么鲜活而生动。凛冽呼啸的风掠过脸庞,如刀割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1 14:34)
标签:

杂谈

 

 

1

一片叶子,尾随着另一片叶子,在深秋的午后,在午后的光线里缓缓飘落下来,飘落成一种姿态,与我不期而遇。

我得承认,此刻,我没有悲伤。眷恋,告别,依附,相约,应该是这个过程的全部内容。落叶的过程如同花开,生生世世的轮回,在苍茫的天地间碾落成泥,瞬间的美丽即是永恒,我是否遇见了你?

请不要错过。就这么一刻,仿佛一见钟情抑或一见如故。你的眼睛已在我的眼睛里疼痛,你的泪水已在我的泪水里疼痛,你的身体已在我的身体里疼痛。而我想说,其实,我热爱生活。

2

沿着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沿着露珠打湿的小径,这干净的时光,你是否在满怀欢喜安静地等我?

独自走在路上,在一首古老的歌谣里,深深浅浅地想你。

我已无法回到从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时常想起杨庄的那棵老树,像想起久远时光中的一位老人。

那棵树究竟有多老,我无法知道。爷爷说,他小的时候也问过他的长辈,没有谁有准确的记忆,能说清这棵树的身世和来历。爷爷已经离去几十年了,这棵树在我眼里似乎一点也没改变,依然旺盛着生命。我想,这棵树或许比村庄还要久远,在我们还没有住进村庄的时候,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多年,你一看它生长的位置就知道,它是准备长期在这里生活下去的。

一个村庄有一棵弄不清背景和年龄的树,这个村庄就显得有些与众种不同,它让村庄充满了传说和故事,也多了一些神秘的色彩,树和村庄也会被十里八乡的人记住。树和人没有什么不同,一生的深浅,明眼人落眼就看得出来。换句话说,有了一棵古老的树,村庄才像个样子。

树会记得许多事情,与村庄里其他事物相比,树是最值得信任的。比喻路,你当年走过,后来没走了,时间长了就埋没了你的足迹。路很多,还会分岔,不小心就会把人引入歧途,重新走回时,是满脑子的怨气和悔恨。甚至根本就走不回来,一路的迷途,会把自己弄丢。风呢,就更不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4 08:55)
标签:

杂谈

 

 

1

给我一个临窗的位置,让我尽情眺望窗外的景象。

这个七月盛夏的午后,天空高远辽阔,心境澄明如练,风一阵紧接一阵,青草与花香的气息弥漫路途。

我再次这样远走独行,旅途之上,任眼眸欲穿远方的呼唤。羊群与故乡,绿树与村庄,冲动与渴望,鱼贯而出,我多想毫无顾虑的喊出热爱。

在怀乡的季节,箴言如炊烟袅袅。或许,爱在哪里,哪里就有美丽的风景;心在哪里,哪里就有温暖人心的希望。

2

我苍白的手指,无法阻挡季节的脚步。亲爱的,七月,雨水已经漫延我们的城市,正如我的渴念,潮汛一般,将黑夜淹没,是否打湿了你的梦境?

黎明即将到来,让我轻轻拥着你,你听窗外的雨声,仿佛是我诉说的心事,你看我的脸上此刻正泛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3 09:04)
标签:

杂谈

 

 

我对蜂一直没有什么好感。我小的时候,被一种叫做赤眼蜂的蜂蜇过多次,以至于长到这么大了,我仍对蜂有气。

按理说,任何动物和生灵都应该是人类的朋友,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这么多年,我对蜂的看法却一直改变不了。如果一个人从小的时候,对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物就有陈见,那就注定他一辈子得坚守自己的看法。童年的心灵总是那么脆弱而固执,一旦伤害了,就无法弥补和挽回。譬如,我对赤眼蜂就是这种情绪。

赤眼蜂是一种散蜂,蜂在一块的时候,最多也不过二三只,不像蜜蜂那样,到什么地方都呼朋引伴,成群行动,声势浩大。赤眼蜂也不像蜜蜂那样勤劳,辛勤的采集花粉,为人类酿蜜。它纯粹属于那种没事找事干的家伙,而且净干坏事。今天把你家的屋梁锯两个小洞,明天又将你家的房门挖两个小窟窿,好端端的一件家什,硬是把它弄得千疮百孔,不成个样子。自从我认识了它,一听见它在周围嗡嗡作响,恨不得立即去狠狠地扇它两个耳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1 08:36)
标签:

杂谈

 

 

我的院子里,青草长得齐腰深了。如果不知道底细,以为我家很久没住人了。其实,也就是两年时间,草长得比人要快,一个院子的荒芜,却比人要慢得多。

夏天里,一阵雨水,一阵太阳,天气闷热,草就格外的长得精神,不像庄稼,经不起这样无常的天气,植物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两年里,草以各种理由,甚至长到墙头,毫无顾忌,肆意蔓延。我想,再往前去,草是否会把我的房屋也紧紧包围。我不敢打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下了一场长长的雨,在一个清晨,回到了院子,走一趟,茂盛的草就会有一条人踏过的明显的痕迹,如果是在原野,一看就知道有早行的人来过。我只是回到屋子里,草丛遮蔽了路,我只好在草地上重新走出一条小路来。

我竟然没有心灵上的荒芜,面对一片青草,没有理由。不是草非要长在你的院子里,草有什么错呢?至少,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这些草没有嫌弃我们,如果土地上寸草不生,才会让人真正地感到荒芜和难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回杨庄的时候,正是伏天,雨下得频繁.年龄大的老人说,五十年没有这样下雨了,老天爷真是烂了,一口气下了二十天,把雨下得没有节制,一下子全下完了,再需要雨时怎么办?

仔细想想,我在杨庄时,没有遇到这样长的雨。只不过是二十年的时间,对我来说,是个不短的数目,但对于一个村庄而言,二十年确实不算什么。就像我们从早上一觉醒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黑夜就过去了。一个人对于一个村庄,如同一滴水对于大海,实在是渺小得不值一提。村庄一辈子有多长?要经历多少事情?我永远也无法知道。

在杨庄要碰上这样一场长长的雨,也应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孩子们都会这么想。五十年,他们谁想在这个村子里住五十年呢?我小的时候,分不清时间的概念,不知道五十年究竟有多长,所以希望哪天的大雨,真能把人冲走,我就抱着家里那个洗脚的大木盆,让雨水把我带到山外去。

有一年夏天,连下了十四天的雨,我们相约去另一个村子看大水,那里的河比我家门前的要宽。我们一群没看过海的孩子,站在山坡高处,看浑浊的大水带走杂物,气势汹涌奔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