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山种豆
南山种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46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0篇)
国外 (0篇)
博文
(2014-12-18 22:26)
标签:

美食

磅礴乌蒙,以穹窿而峥嵘;逶迤娄山,得峻岭而险隘。嗣以冷水河,源深沟清泉,泻硝洞坡,过雷公山,走三锅庄,达油砂河,汇于赤水,酿佳醴无数。域中奇山异水,美景纷呈;沿岸峰峦叠嶂,美不胜收。



至若雾岚升腾,霞光四射;群峰耸峙,绵延万里。冷水河流,且清且浅,过万山而不失纤细;或急或徐,走流泉而不减从容。然两岸山峦崔嵬,壁立千仞,晨夕不见曦阳。参天古树,珍奇稀蕨;青藤网结,翠竹斜逸,皆翠若泼。苍鹰飞旋,盘桓青天;猿鸟鸣禽,聒噪林间。其水或奔腾直泻,或迂回前进,时疾时缓,皆若琉璃。其水清澈至极,河底奇形沙石,岩隙纹绘游鱼,皆历历可见。河里青石,或大如箕斗,或小若鹅卵,皆藏虾蟹。裸足行走,透骨冰凉。举目四望,有鸟翩飞于苍穹,或停或离,若滞若飘,宛如无所依,悠悠然让人顿生遗世之心。苏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8 22:10)
标签:

宠物

老房子

一、     静静的院落

许多年前的黄昏,在院子里,我的大祖父嚯嚯地磨着刀。我的祖父坐在院子的椅子上,拿着酒瓶。祖父一边用手梳理着胡子,一边说着话。他说,天冷了。然后咂口酒。接着他又说,天真的冷了。然后又咂一口酒。大祖父依然嚯嚯地磨刀。他耳朵不好,我的祖父就走到他哥哥的身边,大声说,天冷了?大祖父说,嗯!依旧是磨刀的声音,嚯嚯!嚯嚯!

许多年之后,祖父兄弟俩去了院子对面的山梁,一夜一夜的风吹着,一夜一夜的月光照着。有时候,我想,那边应该没酒了,祖父是等我为他打一壶酒来;或者那把镰刀已经锈迹斑斑,而大祖父已经找不到磨刀的石头了。可是,我在这边还有好多事情——他们把自己的事情忙完了,就去那边休息了——我也会到那边去休息的,只是,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忙完。

太阳已经沉了,天边紫色的云变成那么安静的篮。我一个人坐在院落里。晚风一起,树上的叶子簌簌地往下落,来它年年都光顾的院子。天气已经开始凉了,这个秋天的这个院落,它属于我自己了。

我站起身子,在院子里漫无目的地走着。我不知道,这样来回的走动有什么用?可是,只要我停下来,这个世界就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4 01:10)
标签:

情感

医院

 

 

 

    作为这段日子的见证,我准备把它写成一篇小说。小说的开头我想了好久,反正得伟大,比如象马尔克斯的“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也比如说曹雪芹的“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而在经历了许多日子后的几天前,我站在学校后面的荒冢之上撒尿,看见一只叫春的猫和另一只叫春的猫……

我的日子受不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开头,那是因为我的生活本来就平凡,平凡得让我很清晰的记得我在一个星期以前的早上九点十分在巷子拐角的地方吃了一棵没带豆浆的油条。夏天就要过去了,我整天穿梭的田野和街道都改变了许多,比如说经常和我打招呼的那个老头,他坐在堂屋前的屋檐下,两只脚八字形的张开,眯着眼扭着头对我说吃了吗?而最近,我依然走过他的门口的时候,他居然很早就把头扭到太阳的那边去了。夕阳的光照在他的脸上,醉酒似的红。这日子整天重复着,象一首歌就一个音符似的,而那老头不和我招呼,算是这首歌里的一个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25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1.08,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1.08,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今年夏天》。
  • 2007.01.08,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7 23:47)
标签:

清明节

文化

    天是越来越冷了。推开窗来,层层叠叠的房屋在灰白的云层里越显孤单。突然想起老家屋后的那垄田来,已是冬至时节,那片田想必也是寂寥的。故乡的冬天,雨常不断。连绵的雨里,垄上枯黄的野草在寒风里抖擞。然待阴历的年后,阳光一来,小草就呼啦呼啦的长了。有时候没事,爬过屋后,就会看见去年收割了稻子的田里葱绿一片。

    在春天长势葳蕤的小草里,一种有点像野菊雏苗的小草,老家人呼为“茅香”,小小的四五片叶子,叶子上还有些绒毛,有雨时,绒毛上全是晶莹的雨滴,白亮亮的一片,有人或动物走过,碰着了,摇落雨滴,叶就恢复了本来的绿。倘在春天不管它,待到插秧时节,茅香就会开出黄黄的花儿来,花朵不漂亮,也没有香味,蜜蜂和蝴蝶都不曾留意它,因为那时候油菜花开得正灿烂。我们也忙着抢种,等沿山小溪的水流到田里,可以隐约看见水在田里四漫,就撵着牛驾了犁,犁铧划过的地方,茅香的小花就淹在浑浊的田水里了,偶尔看见水上漂着的小花,也是湿漉漉沾满了泥。

    但初春,空气里还有些冷,走在村里的路上,每个人揣着手,瞅瞅这里,发芽了,瞧瞧那里,吐嫩叶了。心里却还惦念着冬天里的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4 17:34)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作者:七堇年

陈丹青《退步集》里摘录的访谈,非常打动我。

 

采访者: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陈:又是个傻×问题!――人生没有意义的。

 

   你看过哲学吗?你可别过了大学年龄还扛着大学生人格在生活――人生一点没有意义的,生命完全没有意义

   的。

 

采访者:那活着干吗呢?

 

陈:没有干吗。你生下来,爹妈征求你意见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5-01 17:56)
标签:

杂谈

昨天去的百里杜鹃,花漫山遍野地开着,所谓的花团锦簇,确实就是这样。

发几张随手拍的照片,相机忘了带卡去了,只拍了几张,不过窥一斑不是能知全豹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应该在下面种些草,即使不是黑色的,也能衬托其光辉形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只要你活着,我就活着。如果你死了,我真的就死了。”

在这个流于表白的世界,这样的话或许是网上矫情的留言,掺和着《大话西游》似的幽默;或者是琼瑶剧里的一段对白,赚取观众廉价的眼泪。但这是《山楂树之恋》中的“老三”孙建新对静秋说的。在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孙建新说了,之后是一段静默,仿佛能够听见月光在屋里行走的声音。而一年以后,静秋趴在病床上,哽咽说“我活着,你也要活着”时,建新已经失语,只有泪水从眼角渗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4 23:19)

1,风声鹤唳的一夜

2,记叙文(小说)

3,黎明从黄昏开始(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