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下垂14
下垂1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6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网号:下垂14CM 原名:梁文涛,男,汉族,.80年代末始文学创作,现已在《青年文学》《长江文艺》《长江》《诗刊》《青年作家》《星星》《绿风》《诗神》《诗林》《诗潮》《扬子江》《诗选刊》《诗歌报》《诗歌月刊》《农民日报》《青年报》等数十家省级以上报刊发表诗歌、散文、随笔、报告文学等共计100余万字。出版个人诗集《敞的玫瑰》等。在历年举的省级以上报刊类全国性文学大奖赛中,创作的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获奖60余次。其诗歌作品曾入选《青春诗历》《新抒情诗选》《1990年青年抒情诗选》《2004年年度诗歌》《21世纪文学大系2004年诗歌》《网络诗歌》等多种选本。2004年,《青年文学》《诗歌月刊》封面分别以“青年作家群”、“诗人档案”进行人物介绍并推出作品。2003年与刘洁岷、魏理科、晓波等创《新汉诗》论坛和纸刊,秉持一种相对狭义的诗歌标准将异质文本加以集成,倡导整合意识下的非风格化写作。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高考加油站
博文
标签:

杂谈


梁文涛:大师就在我怀中

梁文涛与余笑忠合影

杨义祥与余笑忠合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合影留念
左起:梁文涛、张执浩、余笑忠、黄明山、于坚、吕露、乌青、韩东、魏理科、杨黎、艾先、彭家洪、杨义祥

余笑忠、黄明山、于坚、杨义祥合影留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3 09:36)
标签:

杂谈

 

陈旧的玫瑰话题

 

记得读小学三年级时,班上同学参加学校组织的义务支农活动,每人得到一张奖状和一朵大红花,而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因留校值班与此无缘。母亲得知缘由,便对我说:“只要你好好学习,明儿个我给你弄一朵真花回来。”不日,母亲真的为我采来一朵漂亮的花,用一小药瓶将花插在里面,置在床头。虽然那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一朵玫瑰,但那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以及蕊中那深暗的红,确实让我忘了连日来的不悦,并激动了好一阵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凝翔于清丽与厚重之间

——读梁文涛诗集《敞开的玫瑰》

 

 

一本《敞开的玫瑰》,不厚也不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3 09:21)
标签:

杂谈

雨中偶拾

 

 

     无聊的时候,一个人喜欢独自走一走,无意之中,养成了这个不明不白的习惯。街上人多车杂,是无法静心的,于是,只好选择较为偏僻的去处。

     这一年春末的正午,天上下着细雨,突然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很早想淋一场雨的奢望,该是体验一次的时候了。于是走进雨中,去感受那毛毛细雨中富有浪漫情调的韵味。无奈淋雨的滋味并不好受(也许是孤身一人的缘故吧),那种验证无从谈起。走进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周身全被雨水打湿,浑身冰凉,后悔当初不该有如此的想法。从前读书的那些描写和电影中的一些镜头,想必是作者、导演们营造的一种艺术境界吧!

   不知不觉中雨停了下来。抬头望天,太阳羞怯地露出那绯红的脸,树叶上欲滴的水珠在阳光的抚慰下显得剔透晶莹,雨后的天空,晴朗无比。

     男人的眼,女人的脸,说变就变,其天宇更显自然之魅力,变幻无穷。此时此刻才悟出一种“心境”,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那种感觉来。出人意料之外的偶遇确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3 09:19)
标签:

杂谈

父亲

 

 

 

    燃一支烟,这已是我写作前固有的习惯了。我喜欢自己营造的这种特定的飘飘若仙的氛围——独居小室,让青烟穿行其间。此时此境中,我会觉得思想和情感丰富一些。亦明亦暗的火星之中,我不会迷失自己,如此说来,也算作一种真诚吧。我一向信奉真诚,这个词汇从小到大,在心底早已根深蒂固,由来已久。

    记得小时候,父亲是常教导我们:做人要真诚!其实,那时的“真诚”在我的心目中完全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到后来知道这个字的真正含义时,同时也发现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父亲教育我们的方式也大多数是极为传统而朴实的:什么“子不教,父之过”,什么“从小摸针、长大偷金”,什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等等。要么就讲一些如何惩治那些穷恶极端的罪人,除暴安良的民间故事。父亲用心良苦,为的是要我们做人真诚,从小要养成好习惯,大有所为,不要走那些为人唾弃的邪道。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不曾打骂过我们,言语柔和,话中有话,使我感触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3 09:03)
标签:

杂谈

尊重孩子的选择

 

结婚前,常对几个写诗的朋友讲:将来结了婚,无论生男生女,决不再让他们学我写诗。

诗,没有错;爱诗、写诗也没有错。只是写诗这么多年了,总感觉那种孤灯下独自耕耘、生活清贫的日子不是滋味。眼看着一个个诗友弃笔从经商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穿过夜的黑,我看见生活深处的笑

 

    生活的人们最大的愿望莫过于自己早日成熟起来,而成熟的标准大凡有二:要么是对从前的认识更为贴切、更有深度、更赋思想;要么重新认识。

   “男人三十而立”。对于女人,“三十”这个数字要女人我自己来理解的话,应该算是“立秋”吧!时间也真是的,一不小心就从指缝间溜了过去,从青春年少到为人妻为人母一晃扳指算来,“立秋”对我而言已有三载有余。

    如今,比起年青时的我,少了些轻率,多了些许成熟。和大多数的女人一样,对于未来和前程,不像男人那样要求强烈。作为一个女人,还是循规蹈矩的好,我是这么认为的。也许这样对女人不太公平,但对那些死要“面子”的男人来讲可以说是深爱他们的女人牺牲自己换取他们心理平衡的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把女人用现代和传统来划分,我属于后者,这与知识无关。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接受父母传统的教育至深,最后还是前卫不成败下阵来。

   婚后,惟一的爱好是读书。孩子都快10岁了,哪怕是再忙,我都要抽点时间坐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3 09:58)
标签:

杂谈

并非爱情故事

             

    结识彭子,缘于一位好友偶然的得及,才使我对她多加了一份印象。开始的接触,一切可以说是顺其自然。接下来的日子,慢慢地发现:彭子不仅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而且一肩披发让我强烈地感觉,她做一名护发广告演员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那年的冬天久不见雪。暖冬的惬意给习惯于这种气候的人们几分感激。彭子的出现,让我开始怀念那些雪花飘飘的寒冬来。目的很简单,为的是期待一份浪漫的感觉出现。

    常来常往,自然成了熟人。熟人相见,谈话的主题不再单一。不经意间一些游离于主题之外的言辞散于唇端。此时,抬头望着彭子,绯红的面颊露出几分腼腆,几分羞涩来。

    彭子是清纯的,我这么想。这种时候,也许她并不太懂得一个男人的心思。或许这种叫爱的东西原本就是一种感觉而已。

    雪还是落下来。落得比想象中的迟了些,那种浪漫的念头与此时的气氛相差甚远,以至让我不敢贸然相邀。雪继续下着,一个人站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6 09:10)
标签:

杂谈

黄昏的小树林

 

 

 

黄昏后的小树林,静下来了。

大片大片似叶的光环在金黄的背景下,逐渐隐退,色彩柔静的林中,显得格外清闲和安谧。这是一片惹人喜爱的小树林。

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片小树林的,我不知道,我喜欢一个人独自走走,在这片林子里,准确地说,在这片林子里还没有接近那似乎显得神秘、充满诱惑的夜晚或者成双成对的恋人到来之前,我一个人独享这份幽静。

漫无目的的脚步踏过舒适、柔软的泥土,一股爽心的微风轻轻拂过我的面颊,我感觉周身的血液全通向一管管孤寂的脉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